黑暗虛空之上,伶陌只身而來,身后空無一人……

  如果注意,可以看見他周身換照著三道奇怪的氣息。

  這三道氣息,就是他閉關三年,所修煉出來的仙氣。

  結合三生道花,熔煉出來的三道仙氣,伶陌已經進入了一種奇妙的境界。

  他整個人站在那里,卻給人一種虛無縹緲般的感覺……

  仙氣環繞,猶如天上謫仙人,下凡間紅樓斗酒的感覺!非常奇妙……

  修煉成三道仙氣之后,伶陌已經看到了自己的未來,那一片虛無縹緲的虛空之上,才是自己真正的戰場。

  等解決了眼前這一個怪物,他會回到他最初的起點上,重新扛起屬于他的責任,備戰諸天。

  “時間!已經經不起考驗了,你我的恩怨,也該做個了結了,放心……我會親自到堤壩的那一邊,親手將你殺死……”

  虛空之上,伶陌冷冷的說道,目光直指黑暗巨擘。

  “可笑!你有什么資格敢說這樣的話,就是你那位兄弟,最終也沒能殺死我,就憑你?”

  “沒錯!就憑我……”

  說完,伶陌的身影消失在那一片虛空,連帶著黑暗巨擘,也一同消失了。

  “怎么回事?”

  “人呢?”

  一時間,大地一陣混亂,無論是魂師,還是魂獸,以及黑暗生靈,都懵逼了。

  兩方陣營的最高統帥,都消失在戰場!

  “他們,應該是去了另一個空間作戰了!”

  唐三最先開口,在伶陌消失的那一剎那,他能感覺到,伶陌身上的三道仙氣,明顯發生了輕微變動。

  似乎,虛空被他劃開了一道口氣,強行將他們兩個拉了進去……

  可能是,伶陌怕他們的戰斗波及,會傷害到大陸,因此直接把黑暗巨擘從虛空中帶走。

  一時間,戰場硝煙暫時停歇,所有人都注視著那一片虛空,祈禱著下一秒從那虛空走出來的人,一定是他們一方的統帥……

  “竟然能硬生生開出一條時空來,小陌的實力,越來越恐怖了!”

  寧風致一臉震驚的說道,這樣的能力,簡直不敢想象。

  “他歷來如此!我們與其干看著,不如……”

  千仞雪輕聲說道,所有人都知道她下面一句話想說什么。

  “好!那我們就比比,誰殺的多如何?”

  唐三目光看向千仞雪,眼神中閃過一絲恨意,不過這種恨意很快就消失了。

  他已經知道,昊天宗與武魂殿的恩怨了,而且……他也已經知道,千仞雪就是武魂殿的。

  可是,她是伶陌的女人,當唐三知道這件事之后,糾結了好長一段時間,最終還是放棄了所謂的恩怨。

  伶陌幫了他很多,親如兄弟,他不會讓兄弟為難,為此只好放棄。

  只不過……放棄歸放棄,他們之間是不可能和好的,因此……既然報不了仇,那就……在其他方面比比吧……

  “正有此意!”

  千仞雪說完,天使圣劍直接出動,瞬間加入戰場。

  而另一邊,有了三萬神兵天降,局勢早已經逆轉,以單方面的碾壓趨勢,將黑暗生靈逐步控制在海峽之中,哪怕一只蒼蠅也逃不出去。

  大陸的局勢,已經穩定住了,唯一的變數,就是伶陌與黑暗巨擘的那一邊。

  虛空之中,伶陌強行開辟了一個虛空,與之黑暗巨擘并肩而戰。

  此時的他,由于深處黑暗虛空之中,因此身上的限制,已經全部被打開了。

  “小子!真不知道是誰給你的勇氣,原本……我的能力,大部分都被世界法則所限制。

  或許,在那里,你還有一線生機!

  但你竟然把我帶到了這里,幫助我從世界法則中掙脫出來,你這是在找死嗎?”

  限制被打開,黑暗巨擘冷笑不止,用一種愚蠢的眼神看著伶陌。

  “找死?不不不,我只是想給你一個公平的死法而已……”

  “狂妄!你拿什么殺死我?”

  黑暗巨擘怒斥,他自始至終都看不懂伶陌,到底有什么底氣。

  似乎,這一次的他,和上一次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但黑暗巨擘卻又說不上來,他到底哪里變了……

  “這里,是我所開辟的戰場!我就是,唯一的神!夠嗎?”

  此話一出,黑暗巨擘臉色逐漸變得陰沉。

  果然……命運再一次輪回,上一次……他不正是被伶陌的時間領域所限制嗎?

  “我的生命,是永恒的!如果你還打算用時間來禁錮我,我勸你還是早點放棄吧……”

  “誰說我要用時間來禁錮你?”

  話音剛落,伶陌頭上出現三朵奇怪的花朵,伴隨著三道仙氣,緩緩降世……

  “三生道花?你竟然把三生道花凝聚出來了?”

  看見三生道花的那一刻,黑暗巨擘徹底慌了,因為他知道……這三朵道花的出現,已經徹底打破了平衡……

  特別是那三朵道花之上的三道仙氣,給他一種直面死亡的恐懼感……

  “驚訝,對,就是這種表情!接下來,你會在這種表情之下,徹底湮滅在時間的長河……”

  伶陌沒有繼續廢話,九葉草,鯤鵬寶術瞬間施展,如炮彈發射一般,一劍狠狠的斬向虛空。

  一時間,虛空一陣動蕩,雙方僅僅交戰兩個回合,那一片星辰,直接被打的破碎。

  還好先前伶陌沒有選擇在大陸與他對決,否則他們的戰斗波及,頃刻間就能毀掉大陸……

  一旦大陸被毀,他辛辛苦苦做的一切,都將付之東流……

  這宿命之中的一戰,徹底展開了!

  兩人激戰數百個回合,不分上下,誰也奈何不了誰,只能看誰更能熬……

  目光來到下界,海峽之上的戰爭,已經差不多結束了,然而虛空之上的戰斗,始終沒有半點消失。

  在殺死最后一個黑暗生靈的那一刻,突然……無量海涯那一邊傳來一聲劇烈的爆炸聲。

  “怎么回事?”

  雪女驚訝的看去,她身后站著冰帝和小七,十分疑惑。

  “小七,去看看發生了什么?”

  冰帝冷冷的說道,回頭叫小七過去看一下,因為他的速度最快。

  小七沒有猶豫,瞬間消失在原地,當他來到無量海涯的那一刻,徹底震驚了。

  “天啊!”

  只見,那羅生門,竟然已經破碎,徹底化作了塵埃,消散在風中。

  驚訝中,小七看見,初陽緩緩升起,連接著的,竟然是一個新的大陸……

  與之斗羅大陸不同,這一個世界,沒有經過戰火的洗禮,一切都顯得那么美好。

  或者說,這是一個全新的世界,完全可以容得下所有大神的新天界!

  天界并沒有和大陸接壤,而是處在極北之巔,與之大陸遙遙相望……

  “不好了!雪女姐姐,那邊,那邊竟然出現了一個新大陸……”

  “什么?”

  “新大陸?”

  聽到小七的話,所有人都震驚了。

  “新大陸!難道是新秩序的開端嗎?”

  “神界,明顯完全陷入了禍亂當中,被打的支離破碎,已然無法支撐我們這些人的存在。

  所以,這一個新大陸,就是新秩序的開端!象征著,我們大陸明日之后的光明……”

  一時間,新大陸的出現,徹底在人群之中傳開了。

  前往新大陸的方法很簡單,就是成神,才可以橫渡那一片無量虛空,前往新的大陸。

  戰爭結束,最先登陸新大陸的,是唐三!

  來到新大陸,他能感覺到,這里的氣息,比之神界還要純粹,還要新鮮……

  虛空之中的戰斗,整整打了三年沒有結果,所有人都沒有離開!

  除了那一批大神先前往新大陸觀察以外,所有人都在北地繼續駐軍,以防再一次出現變故。

  “新大陸的氣息!果然很奇妙,以后……我們就在這里定居如何?”

  史萊克七怪登陸新大陸后,觀望了一段時間,對新大陸的環境,非常滿意。

  “這玩意到底是誰能出來的?不會是小陌吧?”

  有人猜測!這突然出現的大陸,確實有點古怪……

  新的秩序,根本沒有成立,這完全是一個還沒有開發的世界,連法則之力都那么的脆弱。

  “或許吧!這個新大陸,很有可能是小陌給我們留的后路,如果大陸無法守住,這將是我們最后的歸宿……

  小陌與黑暗巨擘進入虛空已經三年了,這三年來,大陸也恢復了往日的氣息,但始終不見他的蹤影,也不知道現在局勢到底如何了……”

  唐三憂慮道,他很想幫伶陌,但是……那一個級別的戰斗,他已經插不上手了。

  三年又三年,朱竹清等人每天都提心吊膽的,生怕伶陌出了什么事。

  直到第六年,伶陌的身影才重新出現在海峽上空。

  “贏了?”

  “贏了,我們勝利了!”

  伶陌負傷歸來,臉上卻帶著笑容,所有人都知道,他贏了。

  喜悅,高興,怒吼響徹整個海峽,所有人對哦呀歡呼了。

  “絕神,絕神,絕神……”

  他們在高呼,手舞足蹈!

  沒有人知道虛空到底發生了什么,但他們知道,這一場戰爭,最終以他們勝利而告終。

  “大陸保衛戰,記入史冊的一戰,我們打贏了,我們成功捍衛了主權,守住了我們的領土……”

  激情熱烈的歡呼中,伶陌回到了絕神殿,很少有人看見,這一戰,伶陌損失了一臂……

  在剛從虛空出來的那一刻,伶陌的手臂,原本已經斷了一條,不過回到絕神殿的時候,已經重新長出來了……

  自那一戰之后,大陸掀起了一場修煉潮,無數的人奔向天門,參加試煉,爭取前往新大陸生活。

  而神界,唐三帶著小舞親自前往,另外還帶著伶陌交給他的三萬神兵。

  如果能平息這一場禍亂最好不過,如果平亂不了,那就建立新神界。

  該做的,伶陌都已經做了!接下來怎么安排,就看唐三怎么想了。

  新神界的執法者,就是唐三,伶陌欽定的秩序繼承人。

  而在某一天,伶陌悄然無聲,帶著朱竹清等人,離開了斗羅大陸,離開了這個世界。

  唐三不知道他們要去哪,只知道……伶陌離開之前說了一句,“上蒼之上……”

  完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斗羅之我可以偷別人武魂,斗羅之我可以偷別人武魂最新章節,斗羅之我可以偷別人武魂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