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醫女 番外抓周

小說:名門醫女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20-08-25 01:40:16
  om ,最快更新名門醫女最新章節!

  轉眼間一年就過去了,多多和曉曉也一歲了。舒愨鵡琻

  這一日大清早,兩個小家伙醒得特別早。由著奶娘給他們換上喜慶的衣裳,精致的虎頭鞋,便迫不及待的邁著小粗腿兒往扶搖居的正屋跑。

  還別說,這兩個小家伙兒就是比別人家的孩子要能干。才九個月的時候,就已經能夠扶著丫鬟的手下地走動了,還不到一歲就能走的順順當當。個頭兒也比同齡的孩子要高上許多,不知道的還以為兩歲了呢。

  “邦哥兒,嫵姐兒,走慢些,小心摔著。”圍著兩位小主子轉的丫鬟婆子無不提心吊膽,生怕這兩位金貴的哥兒姐兒有個什么閃失。

  如今的鎮北侯府,這兩位才是最大。去年冬里,老夫人凌氏突然病重沒能扛過去,就這么走了。楊氏便榮升為老夫人,裴瑾這位少夫人也榮升為夫人。少爺小姐們的稱謂,也都跟著提升了一輩兒。

  雖說一般官宦人家的長輩亡故,都要回鄉丁憂。可皇上倚重鎮北侯府,破例讓他們一家子留在了京城。即便是盧少棠卸下了官職,不用每日去朝堂報到,可只要皇帝一有事兒,他還是得奉召進宮去幫著分憂。

  在外人看來,這也算是對侯府莫大的恩惠了。

  孩子們的周歲,本來不宜操辦的。但誰叫喜歡這倆孩子勝過自己親生兒子的皇帝老爺一道圣旨下來,就給倆孩子封了世子和郡主的封號。不得已,侯府只得開門迎客,在太夫人的喪期內擺酒了。

  “一切都安排妥當了?”裴瑾也起了個早,里里外外不知道多少事兒等著她來操持。

  楊氏本就對管理中饋的事兒不感興趣,也樂得清閑。昨兒個小楊氏一家子過來,姐妹倆同榻而眠,聊到很晚,這會子估計還沒起身呢。

  “夫人就放心吧,已經理過好幾遍了,不會出岔子的。”侍書侍畫梳著婦人頭,面上都泛著紅光,可見婚后日子過的還不錯。

  裴瑾喝了口茶,才繼續說道:“一會子有不少的女賓要來,后院的門可要看緊咯…另外,與卓家相鄰的那道院墻,也要派人守著,免得又鬧出什么出格的事兒來,驚擾了院子里的賓客。”

  “那卓公子也真是的…沒事兒就喜歡在院墻邊吹個笛子,撫個琴,擾的侯府不得安寧。”說起這事兒,扶搖居的丫鬟們就頭疼。

  若是傳出什么不好聽的話來,豈不是有損夫人的清譽?

  為了這事兒,盧少棠還曾經一度想要將他們的寢房挪去別的院子呢。不過裴瑾住習慣了扶搖居,懶得搬動。

  就當那些琴聲笛聲是胎教音樂好了,第一公子的技藝也算是有些價值了。(卓三公子:囧…。)

  “娘…娘娘…”裴瑾這頭兒還沒忙完,就聽見兩道軟綿綿嬌滴滴的嗓音從門口傳來,臉上的嚴肅也漸漸的轉為了親切和柔和。

  “到娘這里來。”裴瑾沖著兩個小家伙招了招手,兩個肉乎乎的娃娃就跑的更起勁兒了。

  只是,身后的丫鬟婆子卻是嚇得不輕。

  好在兩個小家伙走路很穩,并沒有摔著,這才讓人松了口氣。

  “娘…泡…”還有些口齒不清的嫵姐兒張開雙臂,諂媚的朝著裴瑾眨了眨眼。

  “娘…抱…”邦哥兒倒是說得清楚一些,不過這撒嬌的功夫與妹妹不相上下。

  裴瑾一手抱起一個,將他們放到自己的腿上坐下。先是每人臉上親了一口,這才詢問起一旁服侍的奶娘。“哥兒姐兒昨兒個什么時辰睡的?”

  兩位奶娘不敢大意,忙上前屈膝行禮,道:“回夫人的話,哥兒姐兒酉時就睡了。”

  裴瑾贊許的點了點頭,不想孩子們睡的太晚。

  見夫人點了頭,兩位奶娘這才如蒙大赦,可后背還是忍不住泛起一陣寒意,額頭上也冒出了一絲細汗。

  這兩位奶娘是后來的,在得知前頭兩位奶娘因為不盡心,差點兒讓兩位小主子遭了大罪,而被發賣的下場之后,做起事來也就謹慎了許多。

  夫人看起來和顏悅色,很好說話的樣子。但是相處的時間久了,才知道這樣的和顏悅色也是有底線的。不超出這個底線,犯點兒小錯,夫人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會太過認真。可若是不識好歹,虧待了兩位小主子,那下場可是不一般的慘。

  都說侯爺冷起臉來的時候,讓人不寒而栗。夫人不笑的時候,那也是很可怕的。只一個眼神,都叫人心驚膽戰,魂不守舍。

  “早上可吃過了?”孩子嘴上不經餓的,尤其是正在長身體的時候。裴瑾就不得不多關心一些,多問上兩句。

  奶娘笑著福了福身,道:“早上起來吃了一回奶,又喂了些水。”

  裴瑾滿意的點了點頭,便將注意力放在了兩個孩子身上。

  盧少棠太過嚴肅,又覺著兩個孩子霸占了他的嬌妻,故而在孩子們面前一直扮演著嚴父的角色。所以孩子們在父親的懷里,是安安靜靜,不敢有任何的調皮。但相反的,在母親的膝上坐著,就沒那么安分了。

  “娘…高高…”嫵姐兒睜著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嘴巴不時地蠕動著,看見桌子上的吃食,就伸出了胳膊。

  那是一盤剛出爐的云片糕,香味撲鼻,難怪小家伙會忍不住咽口水了。

  兩個小家伙正在長牙,裴瑾可不敢給他們多吃甜食,便讓丫鬟遞來一小塊,放到嫵姐兒的手里。

  裴瑾看她吃的香,忍不住搖頭道:“真不知道她是隨了誰的性子,完全就是個小吃貨!”

  丫鬟們個個捂著嘴笑,小郡主的確是很愛吃。

  “娘…吃…”小家伙似乎聽懂了大人的話,忙將手里的糕點送到裴瑾的嘴邊,討好的說道。

  “你吃,娘不餓。”盡管覺得女兒的吃貨屬性不怎么雅,但裴瑾還是寵溺的看著她小口小口的吞咽著,就算口水流下來,滴到她的衣袖上也可以當作看不見。

  邦哥兒見妹妹吃的香,也砸了咂嘴。不過,可能是男孩子的緣故,卻沒有伸手要吃的,而是在母親的懷里蹭了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妹妹。

  “多多也想吃嗎?”裴瑾關注女兒的同時,也沒忘了兒子。

  邦哥兒思慮了一會兒,還是搖了搖頭。“牙…牙…”

  “喲,還知道在長牙,不能吃甜食呢…”盧少棠從外頭進來,見兩個小家伙又賴在妻子的懷里不肯下來,就忍不住調侃起來。

  “爹…”嫵姐兒見到父親,格外的高興。

  盧少棠上前,一把將女兒抱了過去。“拿條帕子過來。”

  立刻,就有丫鬟送上柔軟的帕子。

  盧少棠親自給女兒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然后將帕子往旁邊的桌子上一丟。“你這丫頭,忘了什么也不會忘了吃!”

  “能吃是福。”裴瑾在旁邊補了一句。

  盧少棠嘴上這么說,心里其實可高興了。

  每逢過年過節,皇帝就要將他的一雙兒女接進宮去玩上一日。就讓這倆小吃貨進宮去吃窮了他們的皇帝干舅舅,哼!

  “一會子賓客們該來了,抱他們下去梳洗一下。”裴瑾見兩個孩子臉上都有些臟了,便招來奶娘,將他們遞了過去。

  兩個小家伙還算懂事,沒有哭鬧,乖乖的跟著奶娘下去了。屋子里頭服侍的丫鬟也自覺的退了出去,不敢打擾兩位主子說話。

  夫妻倆得了空,這才能夠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多多和曉曉越來越沉了…平時就讓奶娘丫鬟抱著,免得累著了…”盧少棠心疼妻子,自然不想讓她太過勞累。

  操勞一府的家務,已經夠費神了,還要親自帶孩子,哪里吃得消?

  “習慣了就好。”原本養尊處優的她,抱一會兒就會胳膊酸,腰腿痛的。時間一久,這些問題也就不是問題了。

  盧少棠卻是不太滿意這個答案。要知道,妻子白天太累,晚上可就無法讓他好好的盡興,這怎么成?!

  “孩子越來越大了,也該學著獨立了…”

  “才一歲大的孩子,你讓他們怎么獨立?”裴瑾有些哭笑不得。

  他這個當爹的,還真夠狠心的。

  盧少棠摸了摸鼻子,知道說不過嬌妻,只得轉移話題道:“裴祺和季霜的親事都定下來了,過陣子又有得忙。這段時日就好生歇著,若

  是累壞了娘子,為夫于心何忍?”

  裴瑾嬌嗔的瞪了他一眼,嘴角的笑意卻是更深。“知道了…”

  說起來,裴祺還真是走運。不但將來要繼承裴家的家業,官運也亨通,一路做到了正五品的京城守備,負責指管理軍隊總務,軍餉,軍糧,可謂春風得意。后又碰巧救了國公府的孫小姐,這才有了才子佳人的一段姻緣。

  說起來,能娶到國公府的小姐,那也是高攀了。不過如此一來,裴相從首輔之位退下來,裴家在京城的地位倒不至于一落千丈。

  至于季霜,搬出侯府之后倒也明白事理了一些。雖然對楊氏給她說的那門親事不大滿意,卻還是乖乖兒的在府里備起了嫁妝,沒再鬧下去。其實,楊氏介紹的那門親事倒也過得去。對方雖說是個富商,沒有功名爵位在身。但起碼嫁過去衣食無憂,又沒有公婆要伺候,不知道多逍遙快活。

  “侯爺、夫人,李家兩位姑奶奶過來了。”侍書敲了敲門,在得到回應之后才走了進去。

  李家是裴瑾的舅家,一向交好。裴瑾聽聞兩位表姐過來了,忙起身相迎。

  李芳語和李芳瑩都已經是好幾個孩子的母親了,這一回過來道賀,每個人身邊都跟著兩三個娃兒,看起來粉嫩粉嫩的,煞是可愛。

  “還不給你們表姨母請安?”見到裴瑾迎出來,李芳語姐妹倆忙催促著孩子道。

  幾個小蘿卜頭,最大的也才三四歲,虎頭虎腦的,當真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學著樣子作揖行禮,更顯的憨厚可愛。

  “哎喲,快些免禮…”裴瑾一邊伸手虛扶了一把,一邊給一旁的果兒使了個眼色。

  果兒忙拿出幾個沉甸甸的荷包,遞到幾個孩子手里。

  “每次來都讓表妹破費…還不快謝謝你們表姨母。”李芳語李芳瑩說著客氣話,日漸富態的臉上也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因為鎮北侯府的崛起,以及李家跟裴瑾這位侯夫人的姻親關系,兩位表姐的婆家也不敢向以前那般給她們擺臉色看了。加上幾位連襟都想著與侯府結交,故而這表姐妹倆近幾年來可謂是過得順風順水。

  當然,她們也記得這份恩情,所以一大早就到帶著孩子們過來祝賀了。

  盧少棠很少在府里,這也是李家兩位姑奶奶頭一回見到他。雙方見了禮之后,盧少棠便上前院兒招呼客人去了。

  “邦哥兒和嫵姐兒了?”上一回見,還是在襁褓中。兩個一模一樣的小家伙,不知道惹得多少人疼愛呢。

  故而,這才剛坐下沒多久,兩位姑奶奶就惦記上了。

  “剛才吃了滿嘴的東西,讓奶娘帶下去梳洗了。”提到一雙兒女,裴瑾也滿是為人母的驕傲和喜悅。

  “聽說哥兒姐兒九個月就會走了?”李芳瑩懷里的姐兒一歲了,都還一直抱著,不肯下地行走呢。

  裴瑾笑著,道:“這倆孩子玩性大,抱不住,索性就放地上爬了。跌跌撞撞的,走路也就早一些。”

  李芳瑩點了點頭,心想著回去之后是不是也試一試。

  不一會兒,兩個惹人疼的小家伙便撒開腿跑了進來。“娘…娘…”

  看著肉團子一樣玉雪可愛的娃兒一路小跑著進來,可把屋子里頭的幾個小蘿卜頭給樂壞了,也都圍了過去,想要與這兄妹倆親近。就連李芳瑩懷里的那個,也一直望著會走路的哥哥姐姐們,羨慕不已。

  “帶孩子們下去玩兒吧。”裴瑾倒樂意兒子女兒多幾個玩伴兒,便大方的讓丫鬟帶著一群小蘿卜頭下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表姐妹三人,說起話來也就暢快多了。

  女人們聚在一起,無非就是聊些家庭瑣事,奶娃子,或者是京城里頭的八卦新聞。尤其是李芳瑩,最喜歡聽些奇聞軼事。

  “聽說隔壁卓府的三公子訂了親,卻遲遲不肯迎娶,可把丈人丈母娘給氣壞了!”

  裴瑾也聽聞過這個小道消息,不以為意的笑了笑,道:“第一公子,眼界自然是高的,哪里肯輕易的娶妻?”

  “聽說卓三公子本來是有個心上人的,可惜最終不能在一起,這才被家里逼著娶了一個門當戶對的女子。”李芳瑩煞有介事的說道。<b

  r>

  裴瑾只覺得暗暗好笑。

  這流言還真是可怕!竟然歪曲事實到這個地步。

  “不管怎么說,都已經是訂了親的人了,就該負起責任來。這般作踐那未過門的妻子,實在是不該。”李芳語是個傳統的賢妻良母,自然是站在正義的一方的。

  裴瑾點頭附和,并沒有告訴她們這第一公子的心上人,是只有過一面之緣的自己。

  不一會兒,外頭便漸漸的熱鬧了起來。裴瑾作為府里的女主人,自然不能怠慢了客人,便與李家姐妹一同出去見客了。

  雖說只是個抓周禮,也沒打算大辦。但還是有不少的客人聞風而來,瞬間就將侯府的廳堂給擠滿了。當然,他們也都沒空著手來,賀禮也是堆了滿滿的一屋子。就連宮里的那位,也派人送來了賀禮,而且還都是價值不菲的稀世珍寶。

  有人送,裴瑾自然不會拒絕,便大方的收下了。

  大宴賓客之后,便輪到兩個小家伙出場了。

  早早收拾好的客廳里,已經鋪上了大紅色的纏枝花紋的地毯,地毯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東西。兵書寶劍,算盤元寶,玉佩珍珠,應有盡有。還有官帽酒杯各種精致的小玩意兒,五花八門,看得人眼花繚亂。

  裴瑾命奶娘將兩個孩子往毯子的一頭一丟,便在另一頭朝著兩個小家伙招了招手。“邦哥兒嫵姐兒,過來看看喜歡什么?”

  兩個小家伙見到娘親,頓時就來了精神,撒開小粗腿就往前邁。當然,在行走的過程當中,也沒忘了看看身旁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

  邦哥兒性子比較安靜,看見喜歡的就抓在手里。故而走到裴瑾跟前的時候,懷里已經塞滿了一堆的東西。金元寶,玉佩,兵書,樣樣都不放過。于是眾賓客便討好的說道:“小世子將來是個有出息的,定會像他的父親一樣,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至于嫵姐兒,向來是個愛干凈的。所以再好看的東西,她只是瞄一眼,卻沒有去拿的打算。就在快要走到盡頭,眾人有些失望的時候,她忽然蹲了下去,朝著地上的一盤鳳梨酥抓了過去。

  打量了兩眼之后,便一把塞進了嘴里。“娘…吃…”

  裴瑾無語。

  這閨女,果然是個吃貨么!

  眾人面色尷尬,但還是忍不住贊道:“郡主儀表大方,不是個貪財貪權的,能吃是福,能吃是福啊…”

  裴瑾臉上浮起淡淡的紅暈,與盧少棠對視了一眼。

  盧少棠安撫的拍了拍妻子的肩膀,小聲道:“不求丫頭能富貴滔天,能吃能睡也就知足了。”

  看著一雙兒女滿心歡喜的又是跳又是叫的,裴瑾滿足的笑了。

  ∷更新快∷∷純文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名門醫女,名門醫女最新章節,名門醫女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