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世祖 第327章 派系

小說:漢世祖 作者:羋黍離 更新時間:2022-02-08 17:18:06
  一番寒暄,很快熱烈起來,王寅武需要進一步確認遠征軍的情況,楊業等人則有太多的話想要詢問。

  當然,都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些許的澎湃之后,情緒便迅速平復下來,甚至于,冷靜思考之后,楊業看向這王寅武的目光已帶上了審量。

  此人的身份,不必有過多的懷疑,畢竟官居武德司河西都知,雖然沒有見過,但多少聽過。

  并且,這個王寅武,算是武德司諸多探事官中少有的功勛之臣,十數年前,就是由他陪同盧多遜第一次出使西域,歷時兩載,費盡波折,完成使命而歸,帶回了許多極具價值的情報。

  武德司的架構中,以都知總管各地探事吏卒,但不是一道一都知,而是為便于統籌管理,因地而置。整個西北,也只置有兩都知,河西與關內,不過,河西在軍事情報的搜集刺探上需要承擔更重的責任。

  而武德司河西都知,在西北地區,實在是個不小的人物,比起那些軍政要員,地位要弱上不少但論實權,以及影響力,并不小。

  不可避免的,大漢如今自中樞及地方都是派系林立,中樞以外戚、開國功勛以及乾祐元臣為主,地方上自然以地域區分,影響較大的,便是東南、西南、河東、河北、西北,當然這也是同元勛功臣牽扯頗深。

  沒有貴族功臣支撐,是沒法形成權力派系的,即便有,也容易遭到針對打壓。當然這也非絕對的事,比如宰相趙普,崛起于西南,但卻有自成一派的意思了。

  當初,趙普巡撫西南,起因就在于蜀亂,攜帶著安撫西南以及制衡將帥的使命前往西南的,因此,趙普同向訓、王全斌等將帥,關系一般,甚至有所齟齬。

  在大漢的軍政體系內,軍功貴族的影響巨大,這是劉皇帝既妥協又扶持的結果,但在此同時,官僚集團也在二十多年的發展過程中,不斷強大起來。

  比起過去的李濤、范質、魏仁浦這些宰相們,趙普的官僚屬性也要更強些,可以說,從趙普為相開始,大漢的權力配置也在悄然之間迎來一個新階段,一個士大夫官僚集團崛起,逐漸掌握朝廷權力,由此平衡在過去顯得有些膨脹的貴族集團。

  要知道,在過去的大漢,不論宰相還是將帥,掌握主要權力的,都是公卿貴族。劉皇帝在收權的同時,厚待勛貴功臣,也不免使其占據了朝廷及民間大量利益。

  過去,收權只是為了太平穩定,為了中央集權,為了皇權至上。然而,表面上是皇帝集權,實際上則是對權力進行一輪重新劃分,只是權力中心是劉皇帝。

  而進行一統天下,也需要那些元臣將帥效命賣力,當然,劉皇帝也給予了相應的回報。不過,一統天下之后,劉皇帝進行各種政策調整,其中就包括對政治體制的調整與權力的進一步平衡了。

  天下未定時,文官仕途始終處于勢弱,這是時勢現狀,再加強勢的劉皇帝存在一定偏見,也不愿在治國治軍事務上有太多掣肘。

  然天下已定后,形勢也隨之變化,雖然還不至于馬放南山,劉皇帝也沒有鳥盡弓藏,但他對文臣,對官僚集團的扶持是肯定的。

  趙普算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而他在當政的這幾年中,一些政治意圖也逐漸表露出來了,那就是抑權,針對大漢的勛貴階層,進行抑制。

  如果說正史上趙普是輔助趙匡胤削藩鎮,收兵權,制武夫,那么在劉皇帝的大漢,事情都被劉皇帝做完了,在這種情況下,趙普也就找到了新的目標,他就是這樣的人,只要有機會,就不會缺少作為。

  而抑制權貴,顯然是個十分艱巨,具備挑戰的事情,并且難度極大,充滿風險。

  與趙普相類的,大概就是宋琪與盧多遜了,宋琪是藩鎮出身,身上始終打著“燕系”的印記。

  而盧多遜,則是出身官宦,年少成名,深得劉皇帝歡心。而與趙普不同的是,盧多遜在西北地區深耕十數年,從一個四處奔走的專使,一步一步,累積功勞,直至成為河西布政使。

  而與內地道州所不同的是,他這個河西布政使,影響力遍及軍政,并且在這十數年中,結識了大量軍政要員,也培植了一些勢力,雖然是個文臣,盧多遜卻是西北軍政的核心人物。

  去歲,郭進西征,挺進西域,盧多遜那般盡力,為之張羅后勤,全力支援,也是從西北全局的利益出發,而郭進,也是西北大將。

  而這王寅武,則與盧多遜相交莫逆,雖然由于職位性質的緣故,比較低調,但毫無疑問,這也是西北集團的中堅人物。

  這也不得不提一句,武德司這個龐大的情報機構,內部同樣派系林立,二十多年下來,地方上的這些都知,也幾乎是一方諸侯,雖然無法同京畿以及司衙相對抗,但擁有的軟硬實力也是可觀的。這其中,當然也少不了劉皇帝的制衡操作。

  而以王寅武如此身份,竟然離開河西,甘冒奇險,遠涉大漠域外,親自來尋覓遠征軍,這就顯得格外慎重了。因此,對于王寅武,楊業幾人的態度很好。

  “有勞王都知涉險來尋,營中簡陋,只以些許奶酒,以做招待,怠慢之處,還望海涵!”幾人唯著火炕坐下,拿出劉昉帶回的馬奶酒,楊業對王寅武道。

  “楊公客氣了,在下實不敢當!”面對楊業,王寅武應對也十分謙順,嘆道:“能夠尋到遠征軍將士,已是極盡喜悅。”

  聞言,楊業點了點頭,看著王寅武,也不再廢話,而是直接察問起:“不知王都知,是如何尋到此處的?”

  聞問,王寅武當即稟道:“自去歲秋,得知遠征軍兵敗烏孤山,流言頻傳,直言遠征軍覆沒。陛下震怒,責成調查尋找。

  數月之內,武德司派遣數支精干小隊,深入漠北,進行探尋。后經多方打探,綜合消息,武德使李公斷定,遠征軍向西撤退。

  因此,從去歲冬開始,河西下屬,便受到嚴令,向金山地區打探。

  在下也兩次繞路遠上,于周邊打探,直到今春,涉足金山以東,同當地的粘八葛部取得聯系,從他們口中得知大軍線索。

  于是,在下率人西來,果然蒙上天垂憐,得以在這域外,覓得遠征軍將士……”

  說著,王寅武也是一副動情的表現,不只是因為尋到遠征軍,完成任務,立下功勞,也因為他們的尋覓之旅,也同樣艱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漢世祖,漢世祖最新章節,漢世祖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