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世祖 第360章 今日狩兔,他日獵敵

小說:漢世祖 作者:羋黍離 更新時間:2022-03-08 06:25:17
  帝后私談間,場內又爆發出了一陣如潮的歡呼聲,比拼已經進行到第四輪,神箭手們各展其長,此時引起歡呼的,是名年輕軍官,五十步外,快馬疾馳,兩箭齊發,雙雙中的,直插靶心。這樣的本事,已能稱得上神乎其技。

  連劉皇帝都在這熱烈的氛圍中,多投以關注的目光,指著那名軍官,對朝喦脫吩咐道:“去問問,此為何人?”

  “是!”喦脫受命,沒有絲毫耽擱,趨步下臺,前去調查。

  見狀,符后輕笑道:“官家又見獵心喜,起愛才之心了?”

  劉皇帝很自然地答道:“我素來如此!任何時候,最重要的都是人才,我自然希望,天下能有層出不窮的人才,共襄大漢盛世,共享升平時代!”

  “官家的胸襟器量,一如既往,博大寬廣啊!”符后也說起些恭維話。當然,半真半假,劉皇帝歷來的風格,為私或許不乏狹隘處,但于公從來顧全大局,器量十足。

  “你我夫妻,就不需這般恭維客套!”劉皇帝這么說道,大概是,習慣了符后的端莊嚴正,人家說點討好話,劉皇帝反而不適應了。

  很快,喦脫返回,快步至御前,立定傾身,恭敬稟道:“官家,這名小將名叫陳嘉,應州金城人氏,隸屬龍棲軍左廂第一軍,軍職百將,曾參與北伐,作戰勇猛,力戰有功,后抽調入京,補龍棲軍額,以騎射聞名,此番行狩,由殿前司選拔,獻藝御前......”

  喦脫查問得還是比較詳盡的,聽其匯報,劉皇帝嘴角揚起了少許笑意,道:“是龍棲軍中之人啊!”

  龍棲軍畢竟是劉皇帝起家的部隊,憑借著這層關系,就等于在本軍將士身上加持了一道特殊的榮光,這么多年,二十多年下來,在三衙禁軍中始終獨占鰲頭,力壓全軍,既有“親軍”之名,也號稱天下第一強軍。

  喦脫自然明白劉皇帝對龍棲軍的親近與好感,注意到他嘴角的笑容,當即開捧:“幸得官家恩德照拂,龍棲軍方得人才輩出啊!”

  聽其言,劉皇帝嘴角扯了下,作為三衙禁兵第一軍,所享受的資源是最為豐厚的,內外將士欣然向往,精兵強將都往里調,自然人才輩出了。

  看劉皇帝對自己的恭維沒有太大反應,喦脫也不在意,畢竟他也不是每次獻媚都能取悅劉皇帝,得到積極的反饋。

  “官家是否有意召見?”見劉皇帝饒有興趣的樣子,喦脫又主動請示道。

  卻迎來劉皇帝的拒絕:“不用,照常進行!”

  如今的劉皇帝,已不像過去那般,不遺余力地施加影響,收買軍心,一個小小的百將,縱然騎射技術再是精湛,也難輕易入劉皇帝眼,當下大漢軍隊,已然穩定,更是人才濟濟,也不需像當年那般,費盡心機地尋覓收服人才。

  當然,真正令劉皇帝有所觸動的,是這又是一名從底層發跡的軍官,沒有什么背景與后臺。這些年,大漢軍中的后起之秀,毫無疑問,以軍二代、軍三代為主,闖出些名聲的,不是功臣之子,就是名將之后。

  這是難以避免的,功臣勛貴們出生入死,建功立業,除了權勢富貴,蔭庇子孫也是重要追求,而軍二代、三代們崛起,逐漸繼承先輩們的榮光,沿循他們的足跡,在軍中發展奮進,也符合天理人情。

  而這些人,有父祖輩們給予的豐富資源可以利用,有良好的基礎,兼具有別常人的高素養,自然更容易升遷出頭。而這些年,老臣老將逐漸凋零,抑或走向幕后,固然還有一批宿將仍就站在臺前,但勛貴將臣之后,也是逐漸崛起,替代老人,擔任重要職位,成為軍隊中堅。

  這是無法阻遏的大勢,并且,在開寶北伐之中,已然有所體現。老帥老將們仍舊發揮余熱,甚至主持大局,但后進晚輩們同樣表現不差。在開春之后,樞密院對軍隊的整頓之中,也確實有一批中青代將領,得到提升,擔任更重要的軍職,而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勛貴二代。

  對于這樣的情況,劉皇帝自然是洞若觀火,并且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是持樂見其成的態度的。軍功貴族階層,是劉皇帝用以拱衛皇權以及鞏固統治階級而扶持并妥協的產物,在保證其不會反噬的前提下,并不會去刻意打壓。

  在這一點上,劉皇帝也算有自信,并且夠安心。過去的二十多年,許多政策的施行與制度的確立,都是出于一個平衡考慮,也圍繞著這一點核心思想進行。

  但是,劉皇帝準許一個階層的存在與壯大,卻不允許其膨脹,于是,便開始對軍功貴族內部,進行平衡,這一點并不難做到,畢竟貴族內部本就是派系林立,軍隊之中,也各據山頭,調兵的權力始終掌握在朝廷手中,治兵之權,也同樣受到朝廷的節制與影響。

  與此同時,便是對庶族官僚進行扶持,在近幾年中,尤其明顯,趙普任相乃是其中最據代表的一個舉措。

  在此基礎上,對于寒門庶族將士的提拔,同樣也在進行中。比如,去年劉皇帝親自接見從漠北返回大漢的幾名官兵,親自給他們賞賜提拔,又將一個原本不名一文的底層士卒白羊,越級提拔為宿衛軍官,也有扶持這些軍功貴族集團之外將士的意思在里邊,同時也激烈天下所有寒門將士分發上進之心。

  作為皇帝,劉皇帝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難免政治上的權衡考慮,這些也幾乎成為他的本能了。

  騎射比拼,最終的勝利者,沒有多少意外,勝利者就是那名喚作陳嘉的小將,不只有吸人眼球的驚艷之舉,更因為幾輪下來的積分總計最高,以此冠絕群英,一舉奪魁。

  騎射較藝成績出來,各給賞賜,陳嘉得到了一整套的寶馬、精甲及武器,其余人員,縱然稍次,也算豐盛,除了物質獎勵之外,也有各軍內部的記功,至加官升職,那是理所應當的事情。畢竟,對于入選御前比賽的軍官們而言,這本身就是一次鍍金的經歷。

  大概一個多時辰后,張雍來報,射獵考察,已然結束,皇子及參與的貴族子弟們陸續獵獲歸來。

  “誰獵獲最多?”劉皇帝略帶好奇地問張雍。

  張雍干練地答道:“回陛下,經統計,宿衛營將郭世隆獵獲最多,有5只山雞、2只兔,3頭鹿、4條貍,另有一頭豹,總計大小15樣獵物!”

  “將門虎子啊,郭家子,不負其祖風采啊!”劉皇帝笑了笑,當即道:“賞!”

  郭世隆,乃是上黨公郭從義之孫。

  皇子們也參與了狩獵,當然,最能善武功的劉昉、劉旻兄弟都不在,自然沒有太出彩的,倘若真有誰又意外出色的表現,劉皇帝反而會懷疑了。

  不過,此時的劉皇帝,更關心的,反而是十三皇子劉曄的表現,適才那小子,在他面前的表現還是有作用的,至少勾起了他的興趣。

  “劉曄呢?”

  “十三皇子也已回營!”

  “宣!”

  很快,劉曄受召前來覲見,這幾乎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皇帝特殊對待,臣僚賓客們自然也大感興趣。

  劉曄呢,還是此前的裝扮,不過一臉疲憊,身上也多了些泥垢,顯得有些狼狽,不過,表情倒顯得有些嚴肅。

  不過,手里拎著一只灰兔,皮毛染血,略帶遺憾地說道:“兒無能,只獵得一兔!”

  劉皇帝這回是真驚奇了,看了看那死兔,再注意到劉曄平靜的小臉,一點都沒有殺生的緊張與不適,心中暗嘆。

  “這獵兔,未必比射虎更容易,同樣考驗射藝!”劉皇帝輕笑著感慨道:“小十三,看來是我小瞧你了!說吧,要什么賞賜?”

  聞言,劉曄小臉上終于露出了點笑容,眼神中明顯有些激動,那是一種得到劉皇帝認可的情緒,微微搖頭,興奮地道:“兒不要賞賜,只請爹爹,收下此兔!”

  “好!”劉皇帝沒有絲毫猶豫,應道:“你這番心意,我收下了!”

  朝劉曄招招手,讓他上前,輕撫著他后腦勺,劉皇帝大概是第一次這般溫和親切地對他:“今日,你只獵一兔獻與爹,爹等你長大,屆時便可替爹獵敵了!”

  “是!”劉曄認真地頷首,小臉上滿是鄭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漢世祖,漢世祖最新章節,漢世祖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