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世祖 第366章 將士百戰歸

小說:漢世祖 作者:羋黍離 更新時間:2022-03-10 23:41:38
  谷水湯湯,匯流入洛,河陰地區水脈發達,河洛文明由此孕育,而谷水則是同洛水聯系最為緊密的支脈。

  谷水不算長,流域僅覆蓋洛陽以西至崤函一帶,卻是洛陽西部最重要的水脈交通,這些年,在河洛地區發展復興的過程中,也發揮了重要作用。

  沿谷水向洛,擺脫了山嶺相逼,越往東,水流也越趨于平緩。水色澄清,夾岸綠樹掩映,夏日的照耀下,反射出粼粼波光,水上并不單調,總能見到行船,多是北方內河民間使用最為頻繁的汴船。

  瀕臨水畔,當洛陽與關內的主干道路上,也興起了數座市鎮,論規模固然無法與東部地區相比,但依托著東西交流要道,繁榮并不遜色多少。

  道路間,不說人流如織,但商隊行人,從無短缺,越靠近西京,則越是密集。西遷洛陽后,朝廷圍繞著西京進行了大規模的基礎建設,尤其是道路建設,而西出洛陽的漢直道,到開寶九年已然抵至澠池。

  寬闊的直道靜靜地躺在河洛大地上,平整的石板路上,自西向東,緩緩駛來一支隊伍,一支軍隊。

  放眼望去,估摸著有數千人之眾,在大漢,尤其靠近京畿要地,這種規模的軍隊調動行進,很是少見。

  旌旗林立,除玄色軍旗外,幾面字旗,在太陽的照射下,格外顯眼,“劉”字當先,輔以王、楊、郭等旗。

  毫無疑問,在這個時間段,奉調進京的,只有一支軍隊,劉皇帝特命凱旋進京獻俘宮闕,接受犒賞的漠北及西域遠征漢軍。

  全軍都是騎兵,基本有一部分步卒,也有馬匹代步,西北漢軍,并不缺馬。雖然已然艱難殘酷的遠征作戰中擺脫,依舊保持著嚴密的隊列,這些都是百戰余生的漢軍精銳,軍紀幾乎成為了本能,雖然沒有刻意顯露,但就是釋放出一種令人敬畏的肅殺之氣。

  鐵蹄緩緩踏過,卷起陣陣煙塵,密集的蹄踏,在這開闊的道路上,演奏出一個個渾厚的音符。隊伍之中,另押送著兩百多輛大車,除了物資補給,都是準備獻給朝廷的戰利品,另外就是一些俘虜。

  比如遼太平王耶律敵烈,他就是俘虜之中,地位最高的人物,也是漢軍西域作戰功勛最重要的體現之一。

  剿滅西域遼軍殘部之時,也有一些契丹將領拼死相抗,比如耶律璟當初委任的耶律沙,寧死不降。耶律敵烈也帶著部屬抵抗到最后,但終究沒有直面死亡的勇氣,最終束手就縛,淪為階下之囚。

  而比起一般的俘虜,耶律敵烈的待遇要好一些,至少有一個單獨的囚車,漢軍也沒有虐待,數千里東歸之途,走得還算平穩。

  只是,作為遼國嫡系宗親,曾經野心勃勃、不可一世的耶律敵烈來說,這種任人魚肉、尊嚴掃地的下場,還是深深刺痛著他的內心。當然,好死不如賴活著,與生命相比,所謂的榮辱又算不得什么了。

  “殿下,過了延禧鎮,距離洛陽也就不遠了,今日當可抵京!”行軍陣內,身著武官制服慕容德豐言語輕松地對身邊的劉昉道。

  劉皇帝此前下詔召遠征將士回京,讓太子劉旸派人前去迎候,劉旸直接把這個任務交給了慕容德豐這個東宮近臣。

  慕容德豐呢,知道太子殿下的關照之意,分外盡力,帶著人飛馳向西,花了小二十日的時間,一直到快穿越河西走廊,方才接到奉詔返京的遠征將士。

  一路回京,劉昉都是騎馬的,再走一遭這數千里之遙,仍舊是一段辛苦的旅途。此時的劉昉,同大部分將士一樣,都是滿身的疲憊,然而即將抵京,興奮的情緒油然而生。

  唇邊細密的胡茬,仿佛見證著劉昉的成長,年輕面龐間滿是與其不相襯的滄桑氣質。聽慕容德豐之言,平日里明亮犀利的眼神竟有些迷離,語氣之中帶著無限的感慨:“終于回來了啊!”

  劉旻也是一身輕甲,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抬手抹去額間生出一層細汗,接話道:“猶記得,去歲自西京出發,還在暮春,沒曾想,一去經年,再返洛陽,已至夏中了......”

  而比起劉旻,劉昉在外的時間,顯然要更久,他是開寶七年便隨劉皇帝出巡,待到遼國劇變,北伐啟動,他便遠赴瓜沙從軍。算起來,也跨越了兩個年頭,其間的諸多經歷固然辛苦,但心智始終堅定,未嘗有一絲軟弱動情,但此時,感慨之余,內心卻是陣陣漣漪,有種近鄉情怯之感。

  “一別經年,也不知洛陽是否景貌依舊,不要回京,盡是陌生之感!”劉昉嘴角掩飾不住笑意。

  慕容德豐聞言,也跟著應道:“洛陽日新月異,但繁榮依舊,殿下離京已久,或許會有驚異之感,但陛下與娘娘們,卻始終惦念著二位殿下!”

  聽此言,劉昉雙目之中也生出更多的熱切。劉旻看著劉昉,則嘿嘿笑道:“還有嫂嫂,只怕也是牽腸掛肚,望夫心切了!”

  面對劉旻的談笑,劉昉先是一愣,目光之中浮現出少許柔情,但更多的,是一種愧疚。要說與其妻趙鴛之間有多深厚的感情,倒也不至于,根本還沒來得及培養,就隨駕出巡,前前后后快兩年的時間了,畢竟是明媒正娶的妻子,劉昉身上的責任感還是一直以來都是很重的。

  見四哥沒有作話,注意到他臉上的復雜之色,劉旻也不復平日里嚴肅沉默的表現,竊笑道:“四哥滿面柔情,看來也是想念嫂嫂了,不用急,等回京之后就見到了,說不得,賢妃娘娘還要催著要孫兒了......”

  聽劉旻的調侃,劉昉當即笑罵道:“你小子,有如此興致,取笑于我,莫不是也想女人了?嘗過女人的滋味,是食髓知味了?放心,此番回京,我定然給你物色幾個漢家美人!”

  劉旻頓時嚴肅起來,微昂著脖子,道:“四哥美意,小弟先謝過了!不過,我劉旻想要什么樣的美人,還不是招之即來!”

  “是啊!畢竟是大漢魏王,你若有意,名門淑女,還不擠著門檻往府上送?”劉昉轉而調笑劉旻。

  一起打過仗,戰場上相互扶持,共歷生死,原本關系不算親近的兄弟倆之間,感情明顯加深不少,說起話來,也少了過去的生疏,十分融洽,少有顧忌。

  劉昉兄弟在出塞作戰的過程中,也免不了發泄一番男人本能的欲望,劉旻這個雛兒,第一次則交待給了一名契丹少女身上。

  當然,別提什么感情,那只是戰利品,并且在轉戰過程中,早就拋棄掉了......

  “去,把即將抵京的消息,報與楊王二都帥!”談笑畢,劉昉沖一名親衛吩咐道:“傳令下去,讓全軍打起精神,加快速度,我們是凱旋之師,要以昂揚姿態進京!”

  “是!”

  王彥升病了,楊業則徹底放權,這數千里返程,一應指揮安排,都是交由劉昉在負責,并且讓楊延昭輔助。戰場上劉昉能夠指揮作戰,戰場下,在統兵治兵上的經驗同樣是飛速提升,這三千余軍,更是安排得井井有條,一路上基本沒有出現什么疏漏,即便有些問題,也都快速及時地解決了。

  “日新,多謝你這一路遠迎了!”劉昉又瞧向慕容德豐,道:“還要煩勞你多跑一趟,先行前往洛陽,協調返京后的安排!”

  “是!”慕容德豐自然沒有推拒言苦的道理,當即應道。

  “元顯,你帶幾個人,陪同日新一并前往,我領大軍隨后!”劉昉又朝楊延昭說道,簡簡單單幾句話,便將事情安排妥當。

  “遵命!”楊延昭也是果斷應道,而后招呼了幾名騎士,便與慕容德豐一道,沿著馳道快馬東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漢世祖,漢世祖最新章節,漢世祖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