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上你指尖 第14章 第十四下

小說:咬上你指尖 作者:蘇景閑 更新時間:2021-01-23 17:18:03
  楚喻睜開眼,窗外天光微亮。

  一整晚都沒有做夢,莫名的還有些不太習慣。

  他半瞇著眼,抱著被子發了會兒呆,又把手舉起來,鬼使神差的,用力往墻上拍——臥槽,太他媽疼了!

  楚喻痛得“嘶嘶”地倒抽冷氣,又握握發紅的手指,嘆氣,唉,果然,我并沒有覺醒什么銅皮鐵骨之類的神奇異能。

  好菜哦。

  睡了一覺,他情緒已經差不多穩定下來。

  在床上滾了兩圈,楚喻精神奕奕地蹦下床洗漱。

  照鏡子時發現,頭頂上有一撮頭發左右亂翹,楚喻左手壓著那撮毛,右手拿牙刷。想起什么,他又咬著牙刷,接了兩杯水,澆給墻角放著的那盆鶴望蘭。

  臨出門,那撮頭發總算成功被鎮壓,保住了發型的完整,楚喻心情不錯,準備去教室。

  他開門出去的同時,隔壁的門也正好打開。

  楚喻一抬眼——陸時?

  站在原地,楚喻眨眨睜圓的眼睛,面無表情地轉身打開宿舍門,進去,關門,重新開門,走出來。

  再看,站那兒的還是陸時。

  楚喻喃喃,“原來還真不是幻覺啊……”

  陸時視線在楚喻濕了一小撮的頭發上掃過,莫名想起前一晚,自己碰到楚喻頭發時濕濕軟軟的手感。

  他回答,“嗯,不是。”

  可能是起得早,陸時嗓音微啞,眉眼間露出兩分沒有藏好的冷戾。

  說完,轉身往樓下走。

  楚喻跟著下樓,震驚完,想想又覺得,陸時要是不住他隔壁才叫不正常。

  嘉寧私立這層樓的豪華單人宿舍,住宿條件頂尖,一共也沒幾間,向來是有錢都住不到。

  比如賀致浩,想跟楚喻當鄰居住隔壁,高一開學前哭天搶地,結果還是沒能住進來。

  楚喻則是他媽媽買下學校后,助理行事周全,專門替他選了這一層離樓梯最遠的一間當宿舍。

  他挺滿意的,安靜,不會時常有人從門口經過,方便睡懶覺。

  住了一年多,楚喻知道這層樓從樓梯那邊往后數,一間挨著一間,基本都被各年級的一二三名以及競賽強人承包了。至于陸時,人高一在分部,現在到本部了,自然也會住進來。

  他估計,自己是這一層里,唯一一個學渣。

  跟在陸時后面,楚喻遲疑著要不要上去搭話。

  不過……應該說什么?

  我吸了你那么多血,你頭暈嗎?

  要吃補血顆粒嗎我給你買!

  昨晚回去有沒有感冒?

  夜宵吃的什么?

  沒等他糾結完,楚喻就看見二樓樓道口,一個戴眼鏡的高瘦男生朝陸時揮手。

  他看著眼熟,很快認出來,是之前一起吃過飯的祝知非。

  祝知非正跟陸時說話。

  “陸哥,石頭打電話給你沒?我這邊已經接到三個電話轟炸了!”

  “沒,什么事兒?”

  陸時垂著眼睫,右手揣在口袋里,略低著頭,聽祝知非說話,頸側線條干凈好看。

  “說明天就周六,讓我們一定一定要回去,他已經把電爐子和火鍋底料買好,怎么熬湯底也打聽清楚了。”祝知非扶扶眼鏡,“我聽石頭那語氣,有點興奮過頭。不過陸哥,你這周末回去嗎?”

  嘉寧私立對住校學生管得不嚴,周末沒人會管你在不在學校,只要周日晚上查寢的時候,人在寢室就行。

  不過祝知非清楚,陸時單住,家里就他一個,回去了也沒個人聊天,所以以前在分部,向來十天半個月才回一趟青川路。

  陸時左手單捏了支黑色中性筆,他起床氣重,面上沒表情時,顯得冷,“嗯,要回。”

  “估計我們兩個一走,石頭打游戲都沒人一起,寂寞了。”余光瞥見走在后面兩步的人,祝知非驚訝,停下來打招呼,“小少爺?”

  陸時也停下來,轉身看向楚喻。

  楚喻不自在。

  干巴巴地開口,“早上好啊。”

  陸時開口,“早。”

  “早上好!”祝知非見陸時冷臉,怕楚喻尷尬,連忙熱情道,“我和陸哥正準備去食堂吃個早餐,你要不要一起去?三個人正好。”

  他對楚喻印象不錯,再加上之前當著楚喻的面八卦人本尊,現在還有點不好意思。

  不過說完,祝知非又有點后悔——陸時一開始就不太待見楚喻,開學那天還傳出來兩人不和,自己這么莽撞邀請,會不會不太妥當?

  楚喻昨天下午在恒溫植物園,吸血吸得太多了點,看什么都沒食欲,連糖都嫌棄。

  一聽“食堂”兩個字,連忙拒絕,“我不餓,你們去吧。”

  見楚喻拒絕,祝知非松了口氣,打量兩眼陸時的神情,嘴里沒再勸,“行,那我跟陸哥先走了,下次一起玩兒啊。”

  楚喻到教室到得比往常早很多,但坐他前面的章月山和李華都是學霸,更早。

  見楚喻來,章月山上下打量,“跟昨天上午比起來,你精神看起來好了不少,病怎么樣,好些了嗎?”

  楚喻點點下巴,“差不多好了。”

  說完,他自己怔了一瞬。

  明明只是昨天發生的事情,但仿佛已經過去好久了。

  章月山見沒人注意自己這邊,這才小聲問,“剛剛我還在跟我同桌討論,你昨天到底真暈還是假暈啊?”

  楚喻也沒瞞著,“假的。”

  李華開始兩天,都不太敢跟楚喻搭話,現在也湊過來,“哇果然是假暈!不過,你不是校董的兒子嗎,為什么不囂張一點?比如……比如電視劇上那樣,一拍桌子,直接告訴英語老師,我要你從我眼前消失!立刻,馬上!這樣?”

  楚喻拉開椅子坐下,手撐著下巴,小聲解釋,“當一朵柔弱可憐的小白花多好啊!你想啊,要是我真像你說的這么做了,校長確實會看在我媽面子上,把這個老師開除。但我呢,我會背上一個飛揚跋扈、仗勢欺人的名頭,多吃虧!

  而且吧,不管王老師做了什么,大家都會下意識地同情弱者,最后,明明是我被欺負慘了,旁人反倒會說我欺負老師,致人停職,丟了飯碗。還有就是,我還有兩年學要上,這兩年里,別的老師會怎么看我、怎么對待我?”

  李華恍然大悟,啪啪鼓掌,“妙啊!真是高!”

  章月山也明白過來,“但現在不一樣,身為校董的兒子,你就算生著病,滿心委屈,也按照老師的要求去罰站了,多尊重老師啊!最后還站暈在走廊上,好可憐!”

  “這么一想,我也覺得自己好可憐啊,”楚喻眼里露著點狡黠神情,“我哥我姐以前都教我說,人呢,再怎么都是社會性動物,在處理事情的時候,不能全由著性子來,還是得顧全顧全其他。”

  他說完,冷不丁地想起,當時配合他表演的陸時,見他“暈倒”,半點驚訝也沒有。

  章月山抱拳,“學了一課!”他看見從后門進來的學委方子期,想起來,“對了,楚喻,你作業做了嗎?”

  “我日,沒做!不對,昨天還有作業?”

  章月山:“……”

  楚喻貫徹落實只抄選擇題的精神,手速飛快。陸時進教室時,他已經唰唰抄完,摸了本漫畫書在認真看。

  手機響起信息提示音,楚喻單手點開,瞥了一眼,發現是銀行卡的轉賬收款短信。

  十萬元整。

  楚喻算算時間,他媽在國外,有時差,現在估計是忙完了。

  從小就是這樣,他不管是病了,難過了、不開心了,甚至是做噩夢失眠了,施雅凌知道后,就會給他打錢。

  小學,在大家對零花錢還沒有多大概念的時候,他一天的零花錢就已經直逼五位數了。

  他有時候也會想,周圍同學的家長,包括賀致浩的爸媽,都會要求賀致浩在學校別惹事,好好學習,少出去瘋玩兒。

  但施雅凌從來不會這么要求。

  從小到大,她對他的要求,只有健康,平安,開心。

  至于惹不惹事,學不學習,他媽媽都不在意。

  盯著屏幕上短信的內容好一會兒,楚喻才打字,回了一句“謝謝媽媽,您注意身體。”

  想了想,又把最后五個字刪掉,點下發送。

  第一節課是班主任老葉的語文課。

  老葉教得好,很有自己的風格,就是特別啰嗦,每堂課開始的前五分鐘,都會給他們猛灌心靈雞湯。有時候把自己感動得不行,還會當場作詩一首。

  講臺上,老葉正在朗誦自己即興寫的散文詩,聲情并茂。

  楚喻被催眠,趴在課桌上,有點瞌睡。

  忽然聽見“呲啦”一聲,筆記本內頁被撕下來的聲音。

  沒幾秒,楚喻桌上多了一張紙,他后桌遞來的。

  上面就三個字,怎么了。

  你們學神上課傳紙條,都是整張紙整張紙地傳嗎?

  楚喻看完,從桌肚里找出一支筆,準備回話。

  陸時寫字不是一般好看,用鉛筆寫的,字跡有力不飄,筆鋒有種凌厲的美感。

  再對比自己的字,楚喻覺得人和人之間的差距,真的不是一點點大。

  他忽然就不敢往紙上回話了——

  他實在承受不住這殘酷對比。

  于是他干脆轉過身,小聲跟他后桌說話,“我沒事,就是被老葉催的犯困。”

  余光看見,陸時面前擺著一本書,挺厚,反正不是語文課本。

  “嗯。”

  陸時沒多話,只應了這么一聲,繼續刷題。

  做完一頁題,陸時正準備翻頁繼續,從前面砸過來一個紙團。

  打開,紙條只有巴掌大。

  上面寫著一行字,“陸時同學,你覺得……我有沒有可能加入類似血色薔薇十字團這樣的組織,或者會有圣堂騎士之類的人來追殺我?”

  字跡工工整整。

  紙條留白太小,陸時懶得再寫字,直接說話,“楚喻。”

  楚喻回頭,小聲應道,“啊?”

  陸時挑眉,“在看什么漫畫?”

  將手里漫畫書花花綠綠的封皮露出來,楚喻老實回答,“《血色薔薇與圣殿騎士的禁忌之愛》。”

  他也有點好奇,“那你在看什么書啊?”

  陸時露出書的封面,上面是幾個金色大字,《奧數競賽三千題》。

  楚喻心道,我到底為什么要自取其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咬上你指尖,咬上你指尖最新章節,咬上你指尖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