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上你指尖 第45章 第四十五下

小說:咬上你指尖 作者:蘇景閑 更新時間:2021-01-23 17:18:03
  楚喻能隱隱聽見周圍嘈雜的聲音。有人在歡呼、在大聲說著什么,還有滾輪碾過沙石的響動。

  一切都仿佛離他很近,又像隔得很遠。

  他眼皮太沉,睜不開,四肢更是失了力氣,如果不是有人支撐,估計連站都站不穩。

  有熟悉的女聲在喊醫生。

  楚喻腦子跟生銹的鐘一樣,遲鈍地轉了十幾秒,才意識到,說話的人是他姐姐。

  明明平時雷厲風行,現在卻慌慌張張,甚至還帶了一絲哭腔。

  “小喻沒事了,你已經出來了,醫生馬上就過來,別怕沒事了……”

  楚喻動了動嘴唇,下意識想要回答,姐你別哭,哭多了眼睛會腫的,不好看。

  但等分辨出聽進耳里的這句話的意思,楚喻心底一直繃著的那根弦猛地顫了一下。

  他無意識地攥緊陸時的衣服,“陸時……陸時,不要醫生……”

  他以為自己說話的聲音很大,但實際上,卻細如蚊吶。

  察覺到楚喻細微的動靜,陸時將懷里不安的人抱穩,問他,“什么?”

  楚喻眼睛閉著,靠在陸時肩上。露出來的小半張側臉蒼白,嘴唇也全然失了血色,但眉卻蹙著。

  楚晞用手指擦了擦眼淚,焦急地詢問,“小喻,你想說什么了。”

  楚喻的嘴唇又動了動,但還是沒能發出聲音來。

  陸時垂眼,忽然道,“楚喻說,他不去醫院。”

  這句話說完,楚晞就看見,楚喻皺著的眉松開來。

  她連忙安撫,“好,都聽你的,你不想去,我們就不去醫院。”

  楚喻感覺自己的意識仿佛飄在水面,浮浮沉沉,半是迷糊半是清醒。他靠著陸時的肩膀,輕輕蹭了蹭。

  有一個人,知曉他的秘密,明白他的恐懼。

  會保護他。

  救援隊的專家和負責人過來,楚晞和楚暄去道謝。

  陸時察覺到,楚喻的嘴唇本能地在自己衣領的位置輕輕蹭過,他低聲說話,“乖,人太多了,我們等等,很快就給你吸。”

  楚喻恢復意識時,下意識地動了動手指。身下躺著的地方綿軟又溫暖,視線所及,有淡藍的窗簾,白色的吊燈。

  很熟悉。

  他聽見家庭醫生把楚暄和楚晞叫了出去,隨后“啪嗒”一聲,門被關上,房間里安靜下來。

  陸時走到床邊。

  他俯下-身,湊近了說話,“醒了?”

  倏爾之間,脖子被楚喻費力抬起的手臂軟軟圈住,陸時沒有掙開,順著力道往下,將自己的肩膀送到了楚喻嘴邊。

  楚喻用牙齒咬住衣領,撩開些許,先用舌尖在泛涼的皮膚上舔了一下。

  陸時松下力道,任由楚喻動作,嗓音很輕,“是不是餓得狠了?”

  “嗯,”楚喻鼻音黏黏糊糊,委屈巴巴的,“好餓。”

  他說著,又沒什么力氣地舔了舔陸時的肩膀。

  被他小貓一樣的動作弄得有些癢,陸時啞聲道,“連咬我都沒力氣了?”

  楚喻是真的沒力氣了。

  他張嘴,嘗試著咬了一下,沒見血。

  松開牙齒,楚喻看著陸時,淺色的眸子濕濕漉漉。

  “可憐兮兮的。”

  陸時起身,卷起袖口,露出膚色冷白的手腕來。

  將手腕遞到楚喻唇邊,“再試試?如果再咬不開,我割開給你喝。”

  楚喻沒太聽清后面半句,他含著陸時的手腕,用牙齒磨了好一會兒,終于破開了小口。鮮血溢出來,被他吮吸,順著喉管咽下去。

  再嘗到這個味道,楚喻連呼吸都戰栗起來,眼睛更是莫名地有些發酸。

  陸時就坐在床邊,一只手喂給楚喻,另一只手輕輕摸了摸他細軟的頭發。

  “怎么要哭了?”

  手指往下移,停在楚喻眼尾,一勾,指尖便沾了一點濕痕。

  將指尖放到嘴邊,嘗了嘗咸澀的味道,陸時問,“在里面,是不是很害怕?”

  楚喻輕輕點了點頭。

  開始的時候怕鬼,后來渴血了,太難受,沒心思再怕鬼了,又開始擔心自己會不會死、會不會變成鬼。

  陸時又問,“很餓是嗎?”

  楚喻又點了點頭。

  陸時湊近了些,直到能從楚喻的瞳孔里看見自己的影子,他才道,“是不是還想我了,所以見了我,總是要哭不哭的。”

  楚喻“嗯”了一聲,很低。

  陸時還是聽清了。

  他喉間溢出愉悅的輕笑來,指尖沿著楚喻眼睛的形狀描摹,忽然問,“章月山手掌受傷流血,山洞里全是他的血腥氣。你很餓,也沒有吸他的血嗎?”

  楚喻松開陸時的手腕,喝了血,說話稍微有了力氣,“嗯,我答應過你的。”

  楚喻知道陸時對自己只吸他的血這件事,近乎偏執。下意識的,他不想讓陸時難過。

  “楚喻。”

  “什么?”

  “下次不要這樣了。”

  陸時垂著單薄的眼皮,將眼中的情緒盡數遮掩。仿佛在說無關緊要的事情一般,語氣平淡,“比你是否吸了別人的血更重要的,是你要活下來,明白嗎。”

  楚喻睫毛微顫。

  他隱隱發覺,似乎有什么不一樣了。

  方子期、夢哥還有李華,去探望章月山時,在那里先哭了一場。等到了楚喻的房間,又掉了一陣眼淚。

  少年人的世界,第一次如此接近生死。

  方子期看著楚喻包扎好的腳踝,雙眼通紅,眼看著又要哭了,“校花,你的腳還能好嗎?以后能下地走路嗎?”

  雖然被關心的感覺很不錯,但楚喻還是忍不住嗶嗶了兩句,“學委,你可以別用‘哇這腿已經殘了’的眼神看我的腳嗎?真的,只是脫臼了,扭了一下,連骨頭都沒傷到。以后能好,也能下地走路。”

  方子期點點頭,“真的嗎?”

  楚喻瘋狂點頭,“真的!我腳真的沒廢,等我腳好了,我在你面前蹦兩步給你看看。”

  等楚喻和方子期聊完,李華指指窗戶外面,“一會兒我們就得跟老葉一起回學校了,校花,等你好了,也趕緊回來。”

  楚喻知道李華幾個,都是耍賴強行留在山上,等自己和章月山的消息的。現在他們被救出來,李華幾個也沒有理由再留在山上。

  楚喻點點頭,“好,你們先回去,我估計過兩天就回來了。”

  夢哥一米八八的大個子,哭的比誰都兇,到現在還哽哽咽咽地說不出話。

  楚喻又是感動又想笑,“夢哥,你一會兒記得洗個臉,不然回學校被你追的那個小仙女看見了,你的一世英名就毀了!”

  等李華和夢哥拖著方子期離開房間,沒一會兒,楚晞開門進來。

  她整理過儀容,看起來精神了些,握著手機笑道,“你們班長正在房間里處理手上的傷口,有點感染,醫生下了狠手,把人疼得大聲嚎。”

  她盯著躺在床上的楚喻看了一會兒,終于松下緊繃的神經,“幸好你沒事。”

  楚喻賣乖,“姐,我福大命大,不就一個山體滑坡嗎,看,我一根頭發都沒傷到,你就別擔心了。”

  楚晞瞪了楚喻一眼,“不就一個山體滑坡?說的倒是輕輕巧巧!”說完,伸手去捏楚喻的臉。

  楚喻皮膚白,還細,一捏一個淡紅印子。他吱哇哇大叫,“你捏其它地方可以,別捏臉!我的臉經不起這種折磨!松手松手我要毀容了!”

  楚晞被逗得大笑,“怎么長到十幾歲了,還跟幾歲的時候一樣,誰碰你的臉都不行?”

  楚喻揉揉自己的臉頰,回懟,“那你怎么從十幾歲長到二十幾歲了,愛捏我臉的破毛病還沒改掉?”

  攏著被子重新坐好,楚喻正經了一點,“姐,你跟哥哥有事就先走吧,我手腳都在,沒出什么事,現在就能下地蹦跶,你們也不用擔心。”

  楚晞搖頭,“不行,現在怎么能走?”

  “怎么不能了?”楚喻伸手推她,“我在里面被困了快六十個小時,你們也耽擱了六十個小時,文件不批了?會不開了?還是我們楚家要倒閉了?”

  “小壞蛋,哪兒有說自己家里要倒閉的?零花錢不想要了啊?”

  楚喻笑瞇瞇地連聲道,“你跟哥哥有多忙我還不知道?零花錢肯定是要的,所以趕緊的,去努力工作,給弟弟賺零花錢!”

  “嘖,賺零花錢,這任務挺重。”

  楚晞手里的事情確實已經積壓了幾天,楚喻沒找到,她半分工作的心思都沒有。

  摸了摸楚喻的額頭,她柔聲問,“真的可以?”

  “可以的,真不用你們擔心。我記得你跟哥哥在我這個年紀的時候,都進董事會列席旁聽了。我愛玩兒,幫不上什么忙,但也不能耽誤你們時間呀。”

  朝楚晞笑了一下,楚喻催促,“趕緊的,拉上哥哥一起,走了走了。”

  汽車的引擎聲從樓下傳來,越來越遠,漸漸聽不見了。

  楚喻靠著枕頭,望向窗外,覺得自己真是太懂事了。

  轉頭看見坐在床邊,正拿手機刷題的陸時,楚喻瞬間不準備懂事了。他挪過去,用自己的腦袋遮住手機屏幕,仰著臉看陸時,“手機比我好看嗎?”

  陸時扔開手機,問他,“無聊了?”

  楚喻點點頭,“無聊了。”

  “想做什么?”

  楚喻半點沒有打擾陸時學習的心虛感,興致勃勃地提議,“我們一起看漫畫吧!我這次帶了好多漫畫書上來,偵探系列的,好看!”

  “好,陪你。”

  陸時也坐到了床上。

  他洗過澡,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沐浴液的氣味,手背上的傷口被水沖洗過,泛著白。

  按照楚喻說的,陸時從一沓漫畫書里,挑了一本出來,兩個人靠在床頭,一起看。

  楚喻看漫畫的時候,很專心很投入。

  “這個朋友b肯定是兇手!他表情心虛,還說不清自己五點半左右到底在哪兒,有問題!陸時,你覺得呢?”

  陸時道,“跟他一起來的那個人才是兇手。這個人心虛,只是因為他五點半去閱覽室時,不小心看見了他朋友出門,沒在房間里,他不敢說。”

  楚喻又翻了幾頁,發現跟陸時說的一模一樣。

  興致勃勃地換了一本漫畫,看到一半,楚喻又問,“那這個案子呢,誰是殺人兇手?我覺得是那個穿紅裙子的姐姐!”

  翻到下兩頁,楚喻垮了表情,“啊,怎么紅裙子姐姐這就死了?那兇手肯定不是她。”

  陸時見他滿眼失望的模樣,不由道,“猜對了一半,有進步。”

  “殺人兇手是她的雙胞胎姐姐。第四頁右上角,和第十二頁左下角,紅裙子女人手腕上的紋身方向不一樣,是兩個人。”

  楚喻直接翻到最后,發現和陸時說的一樣!

  臥槽,真實感受到了什么叫作智商和邏輯的碾壓。

  他問陸時,“你看偵探故事,會不會覺得特別沒意思?”

  “嗯,會。”

  楚喻扔開漫畫書。

  安靜了一會兒,“其實……我只是不敢睡覺。”

  “我知道。”

  陸時給出解決方法,“抱一下?”

  楚喻嫌棄,“抱來抱去,娘娘唧唧的。”

  話是這么說,但身體還是很誠實地靠到了陸時懷里。

  吸了吸氣,楚喻現在才有了,自己真的沒有死在山洞里、已經被救出來了的真實感。

  “不關燈。”

  “好,不關。”

  楚喻嘗試著閉上眼睛。

  隔了一會兒,他又睜開一只眼,看陸時。

  順手拍了拍他的腰,陸時問,“睡不著?”

  “我想問個問題,問了就睡。”

  “問。”

  “要是,”楚喻沒敢看陸時的眼睛,盯著床頭燈,遲疑道,“我是說假如啊,假如我這次沒能出來,真的死在里面了,你會讓別的小怪物吸你的血嗎?”

  他沒發現,在他說出“死”字時,陸時的指尖輕輕顫了顫,又很快被用力握在掌心。

  “楚喻。”

  “嗯?”

  “不會的。”

  楚喻翻過身,跪坐在床上,固執地盯著陸時的眼睛,追根究底,“不會什么?”

  陸時勾了勾唇角,如楚喻所愿,把話說完整,“不會讓第二個小怪物吸我的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咬上你指尖,咬上你指尖最新章節,咬上你指尖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