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上你指尖 第54章 第五十四下

小說:咬上你指尖 作者:蘇景閑 更新時間:2021-01-23 17:18:03
  連著下了好幾天的雨,中午總算是放晴了。陽光不暖和,還晃眼睛,但總比陰沉沉來得舒服。

  楚喻把書立著,擋臉,手撐著下巴昏昏欲睡。

  數學老師感冒,嗓子啞,拎著水杯進教室時就說,大家這節課安靜些,他講課聲音會比較小。

  楚喻聽了一會兒課,實在撐不住,開始打瞌睡。他撐住眼皮,扭脖子往旁邊看,發現不僅他,不少人都快在犯困。夢哥還跟他一個路數,課本立得好好的,人睡得都快打呼嚕了。

  陸時被叫起來講大題的解法,楚喻瞬間清醒了,坐直,豎著耳朵,聽身后椅子在地面摩擦,接著傳來的是陸時的嗓音。

  很好聽。

  陸時講題的時候,從來沒什么廢話,幾句話就把思路捋得清晰,還給出了一二三種解法。

  楚喻聽見李華手里正轉的筆“啪”一聲落在課桌上,低聲跟章月山說話,“原來是這樣,老師剛剛講的太復雜了,陸神這個解法簡潔很多。”

  楚喻聽著,心里咕嚕咕嚕冒出點高興,心道,那當然!

  下課,祝知非抱著厚厚一本習題集來找陸時,手指扶扶眼鏡,“這天氣也太潮了,都快被悶成蘑菇了。”

  楚喻正借了章月山的魔方玩兒,接了句,“我要是變蘑菇了,肯定是毒蘑菇,劇毒那種。”

  祝知非不解,“為什么啊?”

  楚喻彎起眼尾,“因為毒蘑菇長得好看!”

  “哈哈哈非常有道理了!”

  祝知非被逗笑,又嘆氣,“草了,期中考退步了兩個名次,我媽的焦慮癥都要犯了。”他把題攤開放在陸時面前,“就這道題,我算一節課了,硬是沒算出來!”

  陸時捏著鉛筆,隨便拿了一張草稿紙,開始講。

  李華積極地湊過去聽,方子期路過,也停下來看題。

  楚喻背靠著墻,手指玩著魔方,眼睛看向被人圍著的陸時。

  捏著筆的手指骨節分明,校服領口扣子沒扣上,露出肩頸線條,那里他熟悉,咬過不知道多少次了。

  嘴唇有些薄,講題時聲音不高,聽在耳朵里酥酥癢癢的。

  一切都沒有變化。

  那一個晚上,染著酒氣的陸時,隱忍哭泣的陸時,手腕蓋著眼睛沉默的陸時,都仿佛是楚喻自己虛構出的幻覺。

  但楚喻又清楚,都是真的。

  只不過一夜之后,陸時就將所有的情緒,重新藏了起來,半分不露。

  但越是這樣平靜,楚喻就越是心慌。

  再回想自己才聽到真相時的驚詫與寒意,難以想象,陸時在得知真相時的心情。

  應該不止是難過吧?

  卻又必須在人前,做出無事發生的姿態。

  想到這里,楚喻眼睛又有點酸了。

  “楚喻。”

  楚喻偏頭,就看見陸時停下筆,遞了一張紙過來,上面寫著一道題。

  “把這道題做了,轉移轉移注意力。”

  說完,他垂下眼皮,繼續在草稿紙上寫寫畫畫,給祝知非講題。

  楚喻在桌肚里找了好久,才扒拉了一支筆出來。覺得不好看,又重新找了一支。

  題是陸時現寫的,差不多比楚喻的水準高出一點點,處于“這道題我想想還是能解、但又不能很快解出來”的水準。

  楚喻認真做題,等上課鈴響了才把答案算出來,轉身拿去給陸時看。

  陸時看了眼步驟,“對的。”

  上課鈴的響聲里,陸時隔著課桌,沒怎么用力地捏了捏楚喻的嘴角,低聲道,“乖點兒,別要哭不哭的。”

  楚喻拒不承認自己剛剛眼睛紅了,“誰要哭不哭了?”

  “小哭包啊。”

  楚喻哼了一聲,不想再跟陸時說話了。

  進來的是英語老師,楚喻把課本拿出來,立著,繼續擋臉。手伸進桌肚里,想拿漫畫書,碰到封面,又放棄了。

  他用食指,輕輕碰了碰自己的唇角。

  有點燙,還有點癢。

  楚喻趕緊撤手。

  他這幾天,都有點神思不屬的,夢哥那句“但凡你或者陸神是個女的,老葉就要找你們談話了”,一直在腦子里轉悠。

  早戀……

  要早戀,得先有喜歡的人。

  那他,喜歡陸時嗎?

  這個疑問一出來,楚喻自己先倒吸了口氣——這想法,真刺激。

  但這還真是個問題。

  有女生來找陸時要電話,他會緊張。陸時難過,他也會跟著難過。他們晚上睡一張床,坐前后桌,他還吸陸時的血。

  可是這些,應該不足以佐證吧?

  楚喻有一點不確定,他到底是喜歡陸時,還是依賴陸時。

  因為依賴,所以害怕陸時被別人搶走?

  這個念頭一出來,楚喻在心里嘖嘖搖頭,哪兒有這么多矯情!

  晚自習下課鈴一打,章月山和李華就跑沒影了。周五,楚喻今天也沒準備回家,照例陸時去哪兒他去哪兒。

  祝知非拎著沉甸甸的書包,站教室門口喊人,“陸哥,校花,走了走了!”

  三個人順著人潮出校門,門口的馬路已經被擠成了停車場,前后都看不見盡頭。學生家長擠在一起,還有不少發傳單的在中間,根本不問要不要,直接把傳單往人手里塞,十分粗暴。

  這些傳單多半都來自各類補習班,會寫上諸如“三十天提高總分”、“名師精講,助你更上一層樓”之類的廣告詞。楚喻手里被塞了好幾張單子,一張是雅思提高班,一張練英語口語,還有一張是——

  陸時發現楚喻站原地沒走,轉身問他,“怎么了?”

  祝知非正跟陸時嗶嗶他們班的語文老師布置了四張卷子兩篇作文,極為喪心病狂。見兩人都沒走,也停下來。

  借著路燈的光,陸時看清楚喻手里拿著的傳單,“夢幻島冬日游園會?想去?”

  祝知非反應快,“我聽班里人說過,夢幻島搞的這個冬日游園會,要一直辦到元旦之后去了,還挺好玩兒的。不過我就不去了,得回家看書,明天全天補習班。陸哥書包我幫忙拿回去,你們開心玩兒!”

  等站到夢幻島門口,楚喻都還有點懵——陸時真陪他來了?

  說出來可能沒多少人相信,他從小到大,也沒來過幾次游樂園。

  小時候施雅凌忙得不見人影,蘭姨雖然想帶他來,但擔心安全問題,說過幾次,最后也沒能成行。

  后來初中,集體活動,跟同學來過兩次。當時跨進園區大門時,楚喻還特意裝的很老練,克制著沒有東張西望,絕對不讓任何人看出他是第一次來游樂園。

  到現在他都還記得,游樂園里的冰棍比外面的好吃多了。

  夢幻島是個主題游樂園,晚上大部分刺激的項目設施都關停了,比如高空飛人、過山車什么的,全熄了燈。只有摩天輪、旋轉木馬之類的小清新項目還開著。

  大門口立著兩個雪人,長鼻子紅圍巾,估計兩米高,脖子上掛著大大的牌子,寫有“冬日游園會”五個大字。

  楚喻手揣在外套口袋里,捏著暖寶寶,站門口等,一邊四處打量。

  到處都掛著彩燈,一閃一閃的,遠遠還有音樂聲傳過來。

  陸時買了兩張票,還拿了兩個手指大小的雪人娃娃回來,“工作人員送的。”

  楚喻比來比去,挑了一個紅帽子的。

  見陸時手掌還張著,“你那個也給我?”

  “嗯,你要就給你。”

  楚喻也沒客氣,兩個雪人都拿了,心想正好成雙成對。

  大門口檢票進去,是個噴泉,音樂悠悠揚揚,光線隨著樂聲變化,不少人正圍著拍照。

  楚喻多注意了兩眼,發現不是幾個女孩兒組隊自拍,就是情侶組隊自拍。

  看了眼身邊站著的陸時,他加快腳步悶頭往里走。

  穿過綠化帶,手臂突然被拉住,陸時的嗓音就在耳邊,“看路,臺階。”

  楚喻腳下急剎,才發現光線太暗,自己腦子里想著事情,剛剛差點一腳踏空了。

  他拍了拍胸口,站穩了抬頭,入眼的,是一片絢爛燈光。

  往常也沒覺得這些燈堆一起有多好看,今天看著,怎么尤為好看?

  越往里走,園區里的人就多了起來,擠擠攘攘的,一個不留神就會撞人。

  楚喻心情很好,哼著歌,也慢慢走。

  經過攤位,他先去買了一個綁著小彩燈串的透明氣球。聽老板喊價四十,楚喻利索砍價,“二十行不行?四十也太貴了!”

  老板頭上戴著個小鹿發箍,“帥哥,給女朋友買東西,就是要舍得花錢!四十塊都舍不得花,還追什么妹子?男人不能太小氣!”

  楚喻抬抬下巴,“誰說我是給女朋友買了?你也是男人,不能太小氣,趕緊的,二十,不賣拉倒!”

  花二十塊把氣球買下來,楚喻鉆出人群,站到陸時面前,得意,“我簡直天賦異稟!竟然掌握了砍價的技巧!”

  陸時站在人群外,周圍都熱熱鬧鬧的,他身上卻依然清冷。

  楚喻原本想自己牽著氣球,現在改了主意。

  抬起陸時的手腕,楚喻將線在上面纏了兩圈,彎著眼睛對陸時笑道,“你幫我拿,牽著這個氣球,你就是這個游樂園里,最帥的崽!”

  陸時看看氣球,又望向楚喻眼里明晃晃的笑意,一只手揣在口袋里,回答,“好。”

  楚喻見他目光落向自己,兩人視線擦過,突然就生出一點不自在,連忙轉身。

  不遠處有旋轉木馬的音樂聲傳過來,楚喻想去坐幾圈,但拉不下面子。靠近了又勾的心癢,干脆不往那邊走,就沿著攤位逛。

  陸時牽著氣球,耐心地跟在后面。

  楚喻走路不專心,連著三次差點撞人后背上。

  又連忙說了一聲“對不起”,剛說完,就發現自己的手腕被握住了。

  是陸時。

  楚喻立刻就渾身不自在,覺得天氣明明這么冷,但陸時的掌心也太燙了。

  陸時側臉神情自然,“人太多,不要走散了。”

  楚喻喉嚨發干,磕絆地應了一聲,“……好。”

  攤位上賣的東西都大同小異,不是吊飾掛墜,就是貓耳朵小惡魔頭飾。不少情侶在挑選,熒光棒你一根我一根,小惡魔發箍一人戴一個。

  平時都沒覺得,楚喻今天突然發現,怎么到處都是情侶?今天晚上都集體出動了嗎?

  為了忽略手腕上的力道,楚喻拿出百分百的專注力去逛小攤位。但沒多久,一長串的攤位也逛完了。

  楚喻大為失望——明明看著那么多,怎么這么不經逛?夢幻島的招商不太行啊!

  站到雕塑下面,楚喻借著看廣告傳單的動作,別開了陸時的手。

  “我看看傳單,咦,熱度最高的是荒野古墓……我日,這特么肯定是鬼屋,不去不去!”

  楚喻多看了兩眼宣傳畫,陰森森一座墓碑,嚇死人。

  就在這時,周圍的燈光突然一黑,人群響起驚呼。

  楚喻也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往陸時靠了靠,“什么情況,燈怎么突然熄了?有什么活動嗎?”

  他有點悚,腦子里全是剛剛傳單上印的古墓和墓碑的圖像在晃悠。

  不過左右張望了好一會兒,楚喻發現,燈還是沒重新亮起來,也沒出來什么表演。他猜測,“旋轉木馬那邊都沒問題,是不是這邊哪里的線路壞了,一片兒全跟著短路?黑漆漆的,真的有點——”

  楚喻邊說邊轉過頭,就看見陸時牽著的氣球上,纏一圈的藍色小燈還亮著。

  距離太近,他能看清陸時黑沉的眼底,映出的熒藍光點。淡淡的光線下,眼前的人,顯得不太真實。

  一時間,楚喻嘴里的話沒了聲音,看得怔住。

  兩人目光對上,陸時忽然低頭湊近。

  對方的氣息籠罩下來,楚喻硬是沒敢動。他的耳朵敏感,被陸時溫熱的呼吸撩過,呼吸都屏住了。

  “楚喻,這幾天,為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咬上你指尖,咬上你指尖最新章節,咬上你指尖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