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道觀 第182章 第 182 章

小說:我有一座道觀 作者:小時你個渣渣 更新時間:2021-01-23 20:42:07
  成年的世界沒那么多扭扭捏捏。

  聽到鐘離的笑聲,傅杳也笑了,“前面十字路口左轉有一家超市,試就試,希望你別不禁試。”

  對此,鐘離直接以實際行動證明一切。

  鐘離買避孕套的時候,傅杳面帶冷笑;兩人回鐘離的住處時,傅杳面不改色;等小半盒避孕套用掉時,傅杳突然有點想抽煙。

  “還要繼續嗎?”鐘離從背后輕咬著她的耳垂詢問道。

  從鐘離的大衣里摸出煙,傅杳靠著床頭,拿煙的手,微微顫抖:“說好只有累壞的牛沒有耕壞的地呢?”

  鐘離給她揉著腰,笑道:“看來你對我的尺寸挺滿意。”

  “看在你表現還算可以的份上,我可以考慮考慮這門婚事。”

  “僅僅只是考慮?”鐘離這時一圍浴巾,抱著傅杳,下床將一側的頂柜拉開,只見里面滿滿當當放著各種各樣的首飾盒。

  那些盒子也是特制的,鐘離一摁旁邊的按鈕,所有盒子的蓋子緩緩被掀開,露出里面各種的珠寶首飾。

  珠光寶氣迷人眼,傅杳別的缺點沒有,只有錢,能戳中她的心窩。

  “這些首飾都是這些年在拍賣上拍下來的,我覺得它們非常適合我的鐘太太。”鐘離輕聲引誘道。

  傅杳雙手扒拉著柜門,冷靜道:“手機呢?給我。”

  “嗯哼?”

  “我要給我媽打電話,讓她準備好戶口本,我們趕早上最早一班車把證領了。”

  鐘離:“……”

  他就是喜歡她這種性情,無論做什么事,都坦坦蕩蕩。

  抱著她緩緩地輕吻著,鐘離退到了床邊。兩人再次滾落進被窩里,在鐘離再一次進去時,傅杳突然咬了一口他的唇瓣,“其實我去過Q大。你們學校好大,我走了好多路,看到了好多風景,但是可惜,沒有偶遇你。”

  高中分別后,她去了新的學校,心里總覺得有些遺憾。她想著,自己這么帥,再怎么也要親口問問他的答案才行。他不喜歡,那她絕不做任何糾纏。

  結果在他的學校轉了很久,沒能見到他。再后來,她家出了變故,她暫時休學避避風頭。等一切塵埃落定時,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年。

  這半年來,她沒有任何有關鐘離的消息。

  她那個時候就在想,或許有些人一輩子就只會有那么一點交集吧。

  看著她眼里的光,鐘離俯身吻了吻她的眼角,道:“好巧,我也去過江大。你們學校的粉薔薇開了一路,很漂亮。”

  傅杳驀然睜大了眼睛,“你……”

  “我知道你是為保護我,所以才說那些話。雖然心里有很多次想直接認了,可是又覺得自己是在自作多情。高中畢業后,聽說你去了南方的大學,想看看你待的環境是什么樣的,就特地坐火車去了一趟。后來看到你在學校過得很好,覺得這樣也好,也就沒再做過多打擾。”

  既然相安無事,他也沒特意去打聽她的消息,因為不想收到她的婚禮請柬。

  幾個月前高中同學突然詢問他和傅杳究竟怎么回事,時隔多年,他本不想多想,結果人還是不受控制地來到了W市。

  幸好,他來了。

  “我們錯過了十年。”一想到這些年,原來那人心里也有他時,他就忍不住心中滾燙。

  遺憾與幸福交雜,傅杳再一次主動吻住了他,“幸好,兜兜轉轉還是遇到了你。”

  兩人在這夜重溫了一遍高中往事后,天亮后也沒覺得困。

  鐘離讓傅杳休息,他直接去了個電話去公司打了聲招呼。至于領證的事,昨夜也只是嘴皮上耍耍,他沒想唐突傅杳。他最珍視的人,值得最好的對待。

  不過話說回來,他們滾了床單的第二天,傅爸爸就看到了一條新聞——國家要開新的經濟特區。這種國家政策,傅爸爸沒從政自然管不了,但是那新經濟特區很不湊巧的,他當年就在那買了一塊地,而且還是很大一塊地。

  他一開始是弄養殖業,買了一些地方。后來女兒出生了,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地皮價值越來越高。他于是賣了那些升值的地方,倒錢買新地。新地也爭氣,長得也飛快。靠著這些,他手里積累了一些財富,做起來房地產。

  結果房地產公司剛開業,第二年從首都開始,房價就瘋長,他賺得盆滿缽滿。可以說從女兒出生開始,他的生意就一直順風順水。在女兒十八歲時,成了百億富翁。

  而現在這條新聞,讓他隱隱有了當年感覺。

  果不其然,經濟特區一劃,那邊地皮又開始瘋長。

  他手里的地有了價值,銀行那邊原本凍結著他的資產也因為這個新加入的資金松了口。一環扣一環,等好事全部上門之后,傅爸爸一算自己手里的資產,雖然沒有回到之前的巔峰時刻,但是他稍微運作一下,幾十億資產還是有的。

  人生就是這么起起落落,傅杳自家有了錢,自然就不需要再去搬磚。她本來就對賺錢這種事最感興趣,現在霉運一走,當即也擼起袖子加入了商場。

  ……

  張慧跟著老板來到泰安酒店時,心里想的是無論如何也要拿下今天的商談對象。

  國家開發新經濟區,所有人都盯著這塊肥肉。但是其中最好的地皮卻在他們即將要見的老板手里,若是能拿下地,那她升職的事也就穩了,到時候應該能在這里付個首付。

  “小張,我去上個洗手間,你先過去。”

  張慧立即道:“好的,交給我就行。”

  當她走到指定的包間門口時,卻見到一個意料之外的人。

  傅杳。

  想到了王雅說傅杳現在在端盤子,看來應該就是這家了。

  眼底閃過一絲輕蔑,張慧故意將旁邊的瓷器掃落在地,然后驚聲叫道:“對不起,我不小心把花瓶打碎了。誒?傅杳是你啊,抱歉,麻煩你將這些碎片打掃一下。”

  傅杳聽到聲音抬頭,是個不認識的女人,“你是?”

  張慧臉抽了抽下,“我是你的高中同學張慧啊,難道你忘了?聽說你家破產了,但是沒想到你竟然落魄到在這里當服務員。”

  “哦,你就是那個說我霸凌同學的是張慧。”

  “什么叫我說,難道這不是事實?當初你仗著你家有點錢,就到處耀武揚威。現在淪落到這個地步,也是報應。”張慧冷笑道,“我知道你瞧不起我,但是很抱歉,我和你已經不是同一個層次的人了。你以后繼續當你的服務員吧,而我,只會是被你服務的那個。”

  傅杳側了側臉,視線越過張慧,看向她身后道:“王總,我自認為今天應該的穿著應該沒寒酸到像服務員的地步。如果說你邀請我來談判的誠意就是這些的話,我覺得我們也沒繼續下去的必要了。”

  說著,傅杳將手機一收,踩著高跟鞋離開了這里。

  張慧見她擦肩而去,還有些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談判?什么談判?

  她看著自家上司小步追了上去,又滿面怒容地返了回來。

  “王總,這……”她剛想詢問怎么回事,臉上就結結實實挨了一巴掌。

  “你明天不用來上班了。”王總鐵青著一張臉道。他就是見張慧平時還算機靈,嘴巴也甜,所以才帶了人來。

  可沒想這個蠢貨竟然直接把對方給得罪了。別人不知道,可他心里卻非常清楚,傅家已經和恒豐達成了合作,兩家據說也要結親。這得罪的可不就是一個人了,沾親帶故,他可能是得罪了一堆。

  眼見王總要走,張慧還想去解釋什么,卻被酒店的人給攔住了,“這位小姐,這您打碎的花瓶請先賠償了再走。”

  現在正是關鍵時候,張慧哪里耐煩這些,甩了一張卡給他,“要多少直接刷卡。”

  “不貴,這明朝的花瓶,也就四十八萬。”

  這話讓張慧忙去搶大,那男人也還給了她,“看來客人是付不起了,今天有視頻為證,到時候請領取法院的傳票就好。”

  ……

  傅杳在生意場上還算有幾分天賦,再加上氣運來了也這擋不住,傅家的產業在她手里一點點變大。傅爸爸后來干脆把所有產業都放到了她的名下,隨便她怎么折騰。

  半年后,鐘離在游輪上舉行了盛大的求婚儀式;又一個月后,兩人舉辦了婚禮。

  不過舉辦婚禮的地方有些特殊,不是在什么網紅島嶼,也不是什么大酒店,而是雁歸山的一處道觀中。至于觀禮嘉賓,路過的游客都收到了邀請。

  婚禮舉行當天,林秋也在。在舉行婚禮時,他環顧四周人群,發現里面有不少熟悉的面孔。

  幸好,雖然這一世大家都還互不相識,但是這兩人的婚禮誰都沒缺席。

  ——全文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有一座道觀,我有一座道觀最新章節,我有一座道觀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