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曖昧 125、全文完結

小說:限定曖昧 作者:蘇景閑 更新時間:2021-01-28 11:25:03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_app("限定曖昧");</script>

  到達露原星的第三天上午, 破軍才被允許進入臥室。

  椅子上搭著一件經典款的長風衣,陸封寒正站在穿衣鏡前換衣服。他之前十幾年穿慣了制服,現在換成休閑的款式反倒不習慣了。

  黑色長褲, 上身套一件白色襯衣, 扣子沒扣好, 毫不吝嗇地露出腹部緊致利落的肌肉線條, 上面還留著一個很淡的牙印,莫名添了兩分曖昧氣息。

  伸手拿過皮帶,陸封寒對著鏡子比了比,想到什么, 又轉身幾步站到床邊:“言言幫我?”

  祈言才醒沒多久,披著黑色睡袍, 與冷白的皮膚對比明顯。他跪坐在床邊,接過陸封寒手里的皮帶,等準備扣上金屬扣時, 他才注意到陸封寒腹肌上的印子:“我咬的?”

  陸封寒眼神戲謔:“你說呢?”

  驀地想起與之相關聯的記憶,祈言別開眼,不跟陸封寒對視。

  不知道是因為換了個環境獨處還是因為氛圍太好, 兩人昨天都有些過了, 偏偏一絲一毫的記憶他全都記得清楚,現在回憶起來, 呼吸都有點發緊。

  “啪嗒”一聲,皮帶扣合。

  手掌摸了摸祈言的臉, 陸封寒俯身側頭吻上去,十分溫柔。

  在祈言起床洗漱時,陸封寒打開帶來的行李,找出祈言要穿的衣服, 思考兩秒又放回去,另挑了一套。

  昨晚一直斷斷續續,沒怎么睡好,祈言洗完臉還有點困,配合地伸展手臂套進衣袖,又抬起下巴方便陸封寒幫他系扣子。

  直到穿好了,他才從鏡子里發現:“將軍,我們穿的是一樣的衣服?”

  不過雖然款式材質相同,但陸封寒穿上像入鞘的利刃,顯得肩寬腿長,眉眼英俊又桀驁,祈言則偏矜貴秀頎,有種水墨畫似的疏淡。

  陸封寒很滿意:“好看嗎?”

  祈言誠實回答:“將軍穿什么都很好看。”

  即使梅捷琳一直認為,就陸封寒那三百六十天天天除了制式襯衣就是訓練服的垃圾衣品,能高票當選“聯盟軍政內部最會穿衣服的男人”這個稱號,水分真的過量了,實不至名不歸。

  但她也否認不了陸封寒先天資本太足,加上后期體能鍛煉沒間斷過,導致隨便穿條熒光藍的短褲也能穿出開場模特的水準。

  作為一顆以旅游聞名的星球,露原星植被茂密、品類多樣,跟勒托十足的科技感比起來,這里的人生活方式更偏向于自然閑適。

  陽光明亮,從層層樹影間落在地上,大街上人很少,祈言和陸封寒下車步行,懸浮車則由破軍操控著跟在一旁緩緩行駛。

  遠處兩三層樓的木屋掩映在綠植間,露出屋檐一角,河流自橋下穿行,平靜清澈。

  兩人在路邊的小店里買了早餐,陸封寒嘗完,挑出另一份里祈言不吃的食材后遞給他:“味道還不錯,可以試試。”

  吃完早飯,兩個又沿著臨河的商鋪逛過去。第一次正經出門旅游,祈言認真挑挑選選,給葉裴、夏加爾、夏知揚和伊莉莎他們都選了小禮物,連傅教授和聶懷霆都有。

  陸封寒跟在旁邊,幫忙參謀順便當置物架,最后東西拿不下了,全堆進了懸浮車里。

  整理好后站直身,見祈言側臉鼓起一個小包,陸封寒伸手輕輕戳了一下:“在吃什么?”

  祈言說話口齒不清:“糖,是當地特產。”

  “什么口味的,好吃嗎?”

  懶得用語言描述,祈言攥著陸封寒的衣袖,湊上去接了個酸酸甜甜的深吻,又幾秒退開。

  陸封寒拇指擦過嘴角,舌尖還纏著糖的滋味——很不錯。

  這時,趁他沒注意,祈言低著頭,迅速將什么東西套在了他手腕上。

  等陸封寒抬手拉開袖口,才發現是一條草編的手環,用料粗糙,應該是刻意編得松散,對稱綴著兩顆藍色的透明晶石,很別致,還有一股淡淡的植物清香。

  再看祈言的手腕,不知道什么時候也戴上了。

  陸封寒噙著笑,眼里映著陽光:“什么時候買的?”

  “不是買的,”祈言晃了晃自己的手腕,看得出來很喜歡,“店主認出了我們,送給我們的,說這是露原星的傳統,情侶都會戴在手腕上。”

  在附近閑逛了半天,兩人下午才出發。

  由萊納斯晶石組成的鈷藍色山峰離他們住的地方不算很遠,天氣晴朗,山頂覆著白雪,山下的湖泊澄澈如鏡,鈷藍的山峰倒映在水中,仿若幻境。

  祈言拍下來后,讓破軍幫忙發給夏知揚他們,破軍在發之前,還非常貼心地加了全景和全息模式。

  沒一會兒,夏知揚的語音就發來了。

  “我在學校趕作業,你在快樂旅游,我嫉妒,我羨慕!所以,可以多拍兩張照片嗎?支撐我腦補自己在湖邊寫作業!”

  緊接著葉裴也發來語音,元氣十足:“那里好漂亮!祈言你多玩幾天!對了夏知揚騙你的,他才沒有腦補自己在湖邊寫作業,而且他已經開始以看照片作為拖延寫作業的理由了!”

  伊莉莎第三個發來回復:“跟陸將軍一起的?玩得開心!”

  第四個是蒙德里安:“他們都沒寫作業,正在吵架,快打起來了。景色非常美,照片也很好看,對了,我們發現了一家很好吃的餐館,回來了可以一起去。”

  所有回復祈言都一一作了回應,關上個人終端前,他突然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他個人終端里已經保存了這么多人的聯系方式。

  很熱鬧。

  沿著從湖面蜿蜒而過的木橋往山下走,破軍通過個人終端感慨:“我喜歡旅游!”

  祈言贊同:“我也喜歡!”

  對上祈言看過來的期待目光,陸封寒說出早已經算好的計劃:“以后我每年除公休外,有至少二十天假期,只要軍務不忙,都可以排出時間,公費出差也可以帶家屬一起。”

  破軍連忙問:“我算家屬嗎?”

  陸封寒半點不近人情:“看你表現。”

  祈言想起:“第一軍校不是聘請將軍為名譽教官嗎,將軍以后是不是要去上課?”

  陸封寒:“到時候可以讓維因和梅捷琳代我去,我帶你出來玩兒。”

  遠在勒托的梅捷琳沒地方蹭飯,又喝膩了營養劑,只好拉著同樣沒飯吃的維因和龍夕云在外面餐廳里解決生存問題。

  正喝湯,突然覺得鼻子有點癢:“是不是有人在算計我?”

  維因也揉了揉鼻子。

  龍夕云端著果汁杯:“有種不好的預感。”

  沿著木橋走到山腳下,除了他們,周圍已經沒了游人。因為是冬天,日落的時間很早,夕陽的余暉映在藍色晶石上,顯出一種格外瑰麗的色澤。

  祈言湊近了看晶石內里的紋路,突然感覺到什么,偏頭朝向陸封寒,這一瞬間恰好被對方拍了下來。

  懸浮在半空的虛擬拍照界面收攏后消失,陸封寒將照片存好后,裝作無事發生,告訴祈言:“那邊有一股泉水,從山峰的晶石縫隙中源源不斷地溢出來,流進湖里。據說運氣好的話,能從那道縫隙里聽見未來的聲音。”

  路不怎么平坦,陸封寒牽了祈言的手,兩人一起到了泉水溢出的縫隙邊。

  祈言不太清楚步驟:“是直接去聽嗎?”

  陸封寒也沒從事過類似的活動:“應該是?我試試。”

  說著,他耳朵貼近縫隙,幾秒后,像是有些驚訝,神情也越來越嚴肅。

  等陸封寒站直,祈言問:“將軍你聽見聲音了嗎?”

  陸封寒一本正經地點頭:“聽見了。”

  祈言好奇:“聽見了什么?”

  陸封寒:“我聽見了一百年后的聲音。那時我和你依然在一起。”

  微怔后,祈言出聲:“將軍。”

  “嗯?”

  祈言想,在他不知道什么是愛,不確定自己會不會愛上一個人之前,他就已經愛上他了。

  這個人是他的錨點,是他與這個世界的關聯。

  而這份情感,與日俱增。

  此刻,洶涌的情緒堆積,他懊惱于語言的匱乏,無法真切描述,只好用最簡單的語言告訴陸封寒:“我永遠都愛你。”

  陸封寒握攏祈言的手,放到唇邊吻了吻,“我也確定,只要我活著,每一秒都會愛你。”

  當他自血與火的灰燼中醒來,遇見了這一捧薄雪。

  ————全文完結————

  作者有話要說: 比一個心~鞠躬,謝謝有你們的陪伴,如果有緣,小仙女們下本見~

  ---

  到這里就完結啦,非常非常舍不得,但所有人一定都會在他們的世界里繼續

  祈言和陸封寒再見呀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_app2("限定曖昧");</script>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限定曖昧,限定曖昧最新章節,限定曖昧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