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兵之戈 第167章 番外夙寒x虞人奎六

小說:魂兵之戈 作者:水千丞 更新時間:2021-02-20 18:05:04
  夙寒抓著虞人奎一路穿過街道,很快地,就拐進了一個別墅區,那里坐落著十幾棟獨門獨院的房子,每一棟占地至少都在兩千平以上。夙寒推開了其中一棟的大鐵門。

  虞人奎不解道:“你帶我來這里干什么?”

  “我買下來了。”

  “你哪兒來的錢?”江朝戈提供給他們房子、管家和司機,是為了防止他們到外面搗亂,可不會額外給他們大筆錢揮霍。

  “偷的。”夙寒說得理所當然。

  “你……”

  夙寒硬把虞人奎拽到大門前,用鑰匙打開了門,修長地手指貼著門頁:“本來想等完工了再帶你來,可是你太不老實了。”

  “你究竟想干什么。”

  夙寒食指與中指輕輕一點,門扉大開,屋內的感應燈亮了起來,正對大門的是一個寬敞地客廳,客廳各處都堆放著建筑材料,墻體也還沒有粉刷完畢,到處彌漫著難聞的氣味,可這些都沒被虞人奎放在眼底,在大門大開的瞬間,他的目光就被客廳正中央那個碩大的黃金王座吸引了。

  夙寒帶著怔愣的他走了進去,笑道:“我的記憶力不錯吧,這個王座,是不是跟天鰲城的那個幾乎一模一樣。”

  虞人奎顫聲道:“……為什么……”

  “我想把這里打造成一個小的皇宮,盡量復原你在天鰲城擁有的一切,雖然不可能完全一樣,但這里一定會很漂亮的。”他從背后抱住虞人奎的腰,輕吻他的耳墜,“而且,我喜歡你坐在王座上趾高氣揚的樣子。”

  虞人奎咬牙道:“你是在可憐我嗎,在這個我什么都不是的世界,我要一個毫無用處的王座做什么!”

  “在天棱大陸,你又要王座做什么呢?”

  虞人奎怔住了。

  “你坐在那個位置上,卻沒有笑容,你不曾開心、不曾安穩地入眠、不曾單純地享受美食和豪飲美酒、不曾有一天不提防周圍的人、以及為難聽的流言和越來越惡劣的國態大發雷霆,你恐懼虞人殊的反擊,擔憂虞人瀟的報復,得到王位后,你就得到自己想要的了嗎?”

  虞人奎咬緊了嘴唇,由于用力過度,齒間都沾染了一絲血紅。

  夙寒的聲音溫柔醉人:“你有了我,其實已經得到一切了,你想要無上的權利,想要萬人的膜拜,想要處在一個永遠不會被傷害的高度,這些,只要有我就夠了,你要一個束縛你、讓你憂心讓你痛苦的王座做什么?”

  虞人奎深深地倒吸了一口氣,好像有那么一口氣,一直沒能提上來,卻因為夙寒的一席話,打散了某一層障礙,突然能夠順暢地呼吸了。他深知自己早已經在那個位置上如坐針氈,可他付出了一生的時間和過大的代價去換取它,他已經騎虎難下,他不能說厭倦、說恐懼啊。而這一番話從夙寒嘴里說出來,簡直像是解開了他的鐐銬一般,讓他感到前所有為地輕松。夙寒一直是那么地透徹、那么地犀利,似乎比他自己還了解自己。

  “我覺得這個世界很好,你可以自由地做你自己,這個房子、這個王座,就當做對故鄉思念的寄托吧。”

  虞人奎越發猜不透夙寒在想什么,他時而漫不經心、時而戲謔調侃、時而又深情款款,這個男人的心思好像比海還要深,他沉聲道:“你為什么要這么做?為了相繇?”

  夙寒噗嗤一笑:“你真有趣,要不是你這么有趣,和你捆綁在一起上千年,那該多無聊啊。”

  “少說廢話。”

  夙寒拉著虞人奎,一步步往王座走去,邊走邊道:“你吃醋了,卻不肯承認。”

  “少往自己臉上貼金。”

  夙寒把虞人奎按在了王座上,單膝跪在他面前,牽起他的手,放在唇邊親了一下,深邃如星空般地眼眸一眨不眨地看著他:“你知道相繇為何不肯讓你看關于我的記憶嗎。”

  虞人奎冷道:“為什么。”

  “因為他覺得羞恥。他敗于我手下,我上了他,他放棄身為大巫祖的尊嚴,主動求歡,然后趁機殺了我。”夙寒呵呵笑了起來,“我喜歡在戰勝之后享受戰利品,可惜當時得意忘形了,忘了這個戰利品,有能與我相抗衡的力量。死于美人懷里,倒也沒什么大不了,我倒不覺得丟人,他卻羞恥萬分,死要面子這一點,你跟她倒是有幾分相似。”

  虞人奎揮開他的手,胸膛用力起伏著。

  “初見到你時,我以為這是個報復、羞辱相繇的好機會,可是越相處越發現,你不是相繇,你只是虞人奎,傲慢又刻薄,自尊心比天高的圣皇陛下,看著你在我身下口不對心的樣子,真是……可愛極了。”

  虞人奎惱羞成怒:“你終于敢承認你是在戲弄我。”

  夙寒勾唇一笑:“有什么不好呢,我喜歡你,才想要戲弄你呀。相繇之于我,確實有些特別,畢竟他殺死過我,可除此之外,再沒有別的了,反倒是你,給了我太多驚喜,我對獵物的興趣向來不過三五次,可是你不同,一想到要和你在一起千年,我也不覺得膩。”夙寒再次將他的手貼著自己的唇畔,并輕輕咬住了他的指尖,“這種感覺,真是新鮮,所以,若是相繇膽敢侵占你的意識,我不會放過他的。”

  虞人奎臉上的肌肉不自然地抽動著,他理不清他與夙寒之間現在究竟算什么,可他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真的只有這只淫-獸會在乎他,畢竟他們是生死難分、一命同弦的魂兵使與魂獸,他想擺脫夙寒,絕無可能,而夙寒也離不開他,這樣的羈絆,豈是三言兩句能描述得清的,也許他這一生,真的注定要和夙寒并肩走完。

  夙寒緩緩站了起來,坐上王座,將虞人奎抱坐在了自己腿上,戲謔道:“圣皇陛下,我一直想在王座上□□你,可你總是不答應,今天這里沒有群臣侍從,甚至不是真正的皇宮,你沒有理由拒絕我了吧。”

  虞人奎臉色微變,猛地就想起身。

  夙寒一個翻身,將他壓倒在了寬敞的王座上,并低笑道:“圣皇陛下,我可以滿足你所有的要求,但在床上,你必須聽我的。”

  “誰要和你在這種簡陋的地方交-融!”

  “這簡陋的地方,也別有風味呀。”夙寒的手已經伸進了虞人奎的襯衫里,輕輕一扯,就扯斷了三粒扣子,“這個世界有如此多的新鮮風景,我要和你一一體會……我喜歡這里,你看,就連衣服都這么好脫。”他附身堵住了虞人奎還想多言的唇,熱烈的吻彌漫出的火焰瞬間燃燒了倆人的血液。

  其實不需要夙寒強調,在性-事上,虞人奎從來沒能反抗過夙寒,夙寒有一種魔性的力量,哪怕只是一個吻、一個撫摸、一句情話,就能讓人失去所有的抗爭,腦袋里除了情-欲,什么都不再裝得下,夙寒說得對,他能讓任何三貞九烈之人瞬間化為春-水,這就是上古淫-獸的魔力。

  虞人奎很快就氣喘連連,被夙寒扒了個干凈,按在這全金的王座上為所欲為。

  當夙寒深深頂入他體內時,他睜大了眼睛,強烈的刺激令不間斷地產生了各種各樣的幻覺,他似乎真的回到了天棱大陸,回到了自己從小長大的那個皇宮,只是,他曾經朝思暮想的王座不再重要,對于現在的他來說,夙寒的狂猛的力道、粗魯地吻、性-感地體味、灼熱的溫度,這任何一樣,都比王座更讓他沉迷,當夙寒反復侵占的時候,他的世界除了夙寒,再不剩下別的。

  他情不自禁地摟緊了夙寒的脖子,也許是因為如潮的快-感,也許是痛心于他一生的追求到頭來一場空,也許只是單純地思念故土,他的眼角滑出了莫名的液體,他的身體更往夙寒的懷里拱去,不為別的,只是無聲的要求更瘋狂的征伐,讓他忘了他想要忘記的一切。

  夙寒深邃的眼眸里藏著一片汪洋欲-海,望進虞人奎眼里時,幾乎將人溺斃。

  倆人緊緊相擁,毫無縫隙地感受著對方的每一次心跳與呼吸。他們也許永遠不會談情與愛,在他們漫長的生命中,有的只是永恒至生命盡頭的守護與激-情,是任何力量都無法分離的廝守。

  他們之于彼此,無人可以取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魂兵之戈,魂兵之戈最新章節,魂兵之戈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