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薅神 第四百五十八章 無奈

小說:第一薅神 作者:芊舟 更新時間:2022-03-11 06:20:31
  而一旦進入成丹期,由于內丹會排斥其它五行能量進入虛無這境,自然也就永遠喪失的雙修的機會。

  這些來龍去脈屬修行界的基本常識,馬云騰自然清楚,想到此處,馬云騰不由的嘆了口氣,突然心中一動,一個念頭涌上心頭,不由的心中一喜,笑呵呵看著衛天翔。

  “衛大叔,我有辦法讓你雙修了。”

  衛天翔一聽大喜,他知道馬云騰為人穩重,從不說無把握之話,目中幻彩之色漸濃,盯著馬云騰等他的下文,一派掌門,居然滿臉都是期待。

  看著衛大叔的表情,馬云騰忍不住露出笑臉。

  “大叔,我有了一些想法,應該可行,但滋體事大,我還要好好想一想”。

  說到這里,馬云騰看了看眾人,知道大家還有一些天靈事務需要處理,雖然眾人不會對他有絲毫忌諱,但自己也沒必要摻合天靈內事,遂站起身來。

  “大叔,你們有事先處理,雙修的事我要仔細想想,回頭再和大叔商量這事。”

  衛天翔雖然心癢之極,但一派掌門,穩重修養均非同一般,強自刻制住好奇的心情,點了點頭,馬云騰又與三大弟子打了一個招呼,獨自走出了靈霄閣,

  出來后,快步向后院走去,馬云騰想回到自己的小屋,跟小老頭商量一下,看看自己的想法是否可行,一邊走一邊想,很快就到了后院后進,老遠便看見自己的小屋門開著,馬云騰馬上明白,應該是有天靈弟子在給自己打掃房間,心里不僅感覺一陣溫暖,臉上也浮現出笑容。

  緩步走到門口向里望去,霎那間,馬云騰呆住了,只見一少女居然坐在地上,旁邊還放著一塊抹布,少女側對著門口,手里拿著一塊玉牌,下意識的輕輕的撫摸,白晰秀美的臉上泛著一絲淡淡的紅暈,嘴角還掛著甜甜的笑意,目光迷離,靜靜的在想自己的心事。

  馬云騰站在門口,她居然一點也沒有查覺。這少女不是別人,正是衛云,手里拿的正是馬云騰送給他的儲物牌。此時她身上套了一身粗布衣服,看樣子是特意準備的,馬云騰腦海中哄的一聲,頓時明白了,每天來給自己打掃房間的居然是衛云。

  衛云坐在那里身體一動,似有所覺,猛的轉身,正與馬云騰四目相對。衛云怎么也沒想到馬云騰這么快就從靈霄閣出來了,馬云騰也沒有想到衛云說有事先出來居然是給自己打掃房間,氣氛頓時僵住了。

  衛云心事猛的被撞破,緊張之余,心中反而有一絲欣喜的感覺,臉上紅暈更深,但事情可能太意外,而且馬云騰本來對衛云就沒有多少好感,此時腦子里亂極,馬云騰自己都不知道現在自己的臉色有多難看。

  衛云看著馬云騰,臉色紅暈迅速退去,慢慢變的慘白,嘴里囁喏似乎想說什么,但最終什么也沒說出來,看著馬云騰冰冷的臉色,心終于還是沉了下去,眼淚奪眶而出,慢慢從地上站起來,咬了咬牙,突然掩面沖了出去。

  馬云騰下意識的讓開,心里也是亂成一團,走進小屋,慢慢走到床邊坐了下來,腦海中空蕩蕩的,自己坐在那里發呆。過了許久,才把心緒定下來,關上房門把小老頭放了出來。

  小老頭很快就發現他的臉色似乎不對,而且有點心不在焉,人老成精,似乎看出一點門道來,賊兮兮的腆著臉上來想打聽究竟,一臉的好奇,馬云騰哭笑不得,沒想到這個元神這么好事,轉念一想憋了幾十萬年,也難怪,馬云騰口緊,自然不會說,小老頭一臉的遺憾,看架式心癢難忍。

  正了正神色,馬云騰把雙修的事跟他說了一遍,令他沒想到小老頭本身也是雙修,修的是金系與水系,而且那小老頭那個時代似乎雙修也不是多了不起的事情。而對比現在,似乎修行界的修行功法真的是有些沒落了。

  馬云騰把自己的想法說了一下,大概是衛天翔虛無之境已經排斥除火性之外的其它五行能量,所以不能雙修,但由于馬云騰可以很輕松的進入他的虛無之境,所以他的想法就是自己進入他的虛無之境,然后強行將其他五行能量渡進去,讓他慢慢修煉,依靠破凡的修為,先修出一個內丹應該是非常快的事情。

  馬云騰本以為這樣沒問題,結果被小老頭好一陣糟蹋,因為強行送進去的五行能量,衛天翔并不能約束,極易引起沖突,馬云騰聽完一陣沮喪,但小老頭卻給他了一種解決辦法,就是束心術,可用法力將送進去的五行能量封閉于一處,這樣法力消耗會比較可觀,但對于一個已經破凡的修行者來說,這些消耗是完全可以承受的,一旦新內丹成型,即可不再受限制,虛無之境便能隨意吸收外界所需能量。

  馬云騰欣喜異常,否則他還真不好意思跟衛大叔解釋,將元神送入儲物指環,馬云騰走出小屋,來到后院,已是晚飯時間,當天晚飯衛云沒有出現,馬云騰也覺的心里似乎跟堵了個東西似的,不踏實。

  第二天一早,馬云騰找到衛天翔,兩人來到一間靜室,將門輕輕掩上,衛天翔已從三弟子口中得知馬云騰又躍升了一級,非常替他高興,馬云騰則有苦說不出,他并不想將反噬之事說出來,衛大叔肯定幫不上忙,說出來只是白白讓大家擔心罷了。

  馬云騰首先把自己闖仙陣的事簡單說了一下,其中前因后果,以及小老頭之事都沒有瞞衛天翔,衛天翔責怪馬云騰不該孤身犯險,同時也對這些驚心動魄的秘聞感慨不已。

  馬云騰一抖手將小老頭放了出來,用心神告訴他可以收去物化術,小老頭回過神來,一抬眼看見一個陌生的書生模樣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嚇了一大跳,但很快就感覺到面前這個人并沒有惡意,見馬云騰含笑站在書生旁邊,心中稍安。

  衛天翔一揖到地。

  “晚輩衛天翔見過前輩。”

  小老頭愣了一下,仔細端詳了一下面前這個人,然后大刺刺的拍了拍衛天翔的肩膀,一幅前輩高人垂詢晚輩的架式。

  “小子,破凡期,嗯,功法很特別,不錯嘛。”

  衛天翔含笑應承,馬云騰第一次聽見有人管衛大叔叫小子,雖然知道以小老頭的資歷怎么叫都沒有什么不妥,但感覺還是有些怪怪的。

  “前輩高姓大名?”

  衛天翔一又拱身,態度非常尊敬。

  小老頭正四處打量房間四周的擺設,隨口應到。

  “倒霉。”

  衛天翔一呆,忍不住問道:“什么?”

  小老頭轉過臉來,一本正經的說道。

  “我~說~倒~霉~”

  衛天翔不名所以,狐疑的轉頭看了馬云騰一眼,正想再說什么。

  馬云騰卻哈哈大笑,將名字的前因后果跟衛天翔說了一遍,小老頭笑咪咪的在旁邊聽著。

  衛天翔這才明白,不過他和馬云騰一樣,倒霉前輩這種稱呼可實在叫不出口。接著馬云騰又將雙修之事說了一遍,講完之后,猛的想起天梭還在自己手里,取出來遞給衛天翔。

  衛天翔心中感慨,正準備接過來,小老頭卻搶先一把把天梭奪了過去,拿在手中那架式顯的淚眼婆娑,從馬云騰口中知道,天梭最早的主人就是這個元神,衛天翔還真不好意思開口要,小老頭顯然也沒有要給的意思,隨手遞給馬云騰讓他幫自己收著。

  衛天翔向馬云騰點了點頭,馬云騰無奈又放回了儲物指環內,接下來,由小老頭親自將束心術傳給了衛天翔,衛天翔也不耽擱,馬上開始修煉,以他破凡的修為,束心術很快就掌握了。

  接下來,三人經過商量,一致認為雙修功法選擇金系,由于火克金,修習金系的危險性要小許多,衛天翔早將九幻各系功法熟記于心,此時也不需多看,馬云騰試著進入衛天翔的虛無之境,發現火行內丹居然也散發著淡淡的幻彩之色,孤伶伶的飄浮在虛無之境中,馬云騰能明顯感覺衛大叔的虛無之境比剛破凡是大了不少,但與自己相比,卻要小很多。

  不再多想,慢慢的將自己精純的金行能量渡到衛大叔的體內,衛天翔用束心術將這些能量輕輕包裹起來,然后運轉九幻功法金之破,一點一點的吸收,馬云騰知道這次修煉時日也不會短,自己還需告之天靈眾弟子,小老頭愿意在這里陪著衛天翔練功,暫時不肯再施展物化術。馬云騰明白他的心情,也不勉強。

  接下來幾天,馬云騰每天都要向衛大叔的虛無之境中輸送金系能量,輸送的量也越來越多,而這幾天衛云好象突然消失了一樣,好多天都沒有露面。直到過了半個月,馬云騰才在晚飯上看見了她。

  此時的衛云穿衣打扮依然整齊,但滿臉的憔悴之色卻是怎么掩都掩不住的,見到衛云露面,馬云騰心中稍安,他很想安慰一下她,可是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

  往后的那些天,衛云每天都正常在晚飯時出現,但臉色越來越蒼白,人也慢慢的消瘦下來,天靈眾人都已經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眾人卻都避諱,石云菲不在,三師姐劉煙更是著急的要命,可是此事卻是誰也幫不上忙的。

  衛云的臉色仿佛一天比一天蒼白,馬云騰也感覺日子一天比一天難過,心中承受著莫名的壓力也一天比一天大,終于衛天翔金系內丹初成,馬云騰也下定決心要離開天靈了。

  將自己要離開的意思給衛大叔說了一下,說是下山歷練一下,衛天翔好不遺憾,他本想由馬云騰坐鎮,自己再次閉關修煉,但見馬云騰仿佛去意很決,也就不再勉強,而且很快衛天翔就猜到了馬云騰要離開的真正原因。

  馬云騰詢問小老頭,問他愿意跟自己下山還是待在山上,依馬云騰的意思是待在天靈,反正有衛天翔照應,自己也放心,但沒想到小老頭連猶豫都沒有,下定決心跟他下山,馬云騰也只好又將他放放了儲物指環中。

  現在待在天靈有如芒刺在背,馬云騰不再耽擱,說走就走,自己也沒有什么好收拾的,眾弟子得知后臉上均現出不舍之色,尤其是趙潛,看架式想跟馬云騰一塊下山,但被衛天翔狠狠瞪了一眼,以他現在的修為,對馬云騰來說是個十足的累贅。

  馬云騰臨走之時衛云最后也出現在送行的天靈弟子之中,但眼神空洞,神情淡漠,馬云騰不再多言,揮手與眾人道別,獨自飄然而去。

  離開天靈,馬云騰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似如脫重負,但有又一種空落落的感覺,對天靈眾人,心中自有一份不舍,但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更何況還有讓馬云騰芒刺在背的衛云。飛下天靈,又在四周繞了幾圈,便不再留戀,破空而去。

  轉眼二個多月過去了,在這期間,馬云騰首先回到了自已的家,馬家在一座叫哨豐的小城邊上,破舊的宅弟,半人高的野草,塵封的物事,兒時的記憶幾乎已淡忘,但撲面的荒涼依然使馬云騰感到了濃濃的悲傷。除了破敗還是破敗,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據衛大叔說,父親的兄弟上官劍就住在哨豐城外東北方向不遠的一個小村,馬云騰很快就找到了,但與馬家幾乎一樣,蛛網棋布、雜草橫生。向附近的百姓打聽,也打聽不出個所以然來。馬云騰長嘆一聲,心中失望之極,無奈之下,只身游歷天下,為小老頭找尋煉制替身傀儡的物品。

  這一日馬云騰來到護澤山下,護澤山是一片綿延的群山,呈半圓形,穿過護澤山就是修行界赫赫有名的別離原了。別離原是一片一望無際的草原,說是草原,但草原上也有一些矗立的小山及密馬。

  別離原之所以有名一來是這里有許多珍貴的奇花異草,各大門派幾乎每年都有弟子來采藥。另一個原因是別離原上有一些奇形異獸,一般都不是太兇猛,所以別離原又稱試煉原,許多小門派弟子及一些家傳修行者都會來此試煉,借以提高自己的修為,但有時也能遇到一些極其兇猛的怪獸,道行低的修行者碰到了幾乎在劫難逃,試煉之旅也就變成了別離之旅,別離原之名就是以此而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第一薅神,第一薅神最新章節,第一薅神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