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薅神 第四百一十三章 佩服

小說:第一薅神 作者:芊舟 更新時間:2022-01-24 06:30:41
  馬云騰搞不明白他肚子里的那點貨早應該倒的干凈且好幾遍了,為什么還能這么慷慨激昂,心下也不僅佩服。選了跟趙潛一邊的位置,且離他遠遠地,這樣使他不至于一下子看見自己,落一個眼不見心不煩,耳不聽,心不厭。

  一會兒功夫,衛天翔夫婦快步走了進來,兩人一身輕裝,滿臉含笑。

  “趙潛這么忘我的顯擺,估計誰來了都看不見,在大叔面前恐怕會出丑吧。”馬云騰一邊想,一邊探身看了一眼趙潛,結果下巴差點掉下來,趙潛此時正襟危坐,面目冷靜,目光平視,跟旁邊的還在交頭接耳的諸位師兄弟相比顯的格外的文靜,馬云騰不禁啞然。

  衛大嬸叫石云菲,修行界稱其為石鳳凰,修為已經到了第五重御神期,由于夫妻倆經常聯袂出入,衛天翔因妻子常伴左右,也落一稱號叫鳳舞天翔,夫妻倆對這一稱號均相當滿意。夫妻倆膝下一子一女,子名衛石,女名衛云。衛石跟馬云騰同歲,稍小一點。衛云今年八歲,小馬云騰兩歲。

  菜很快上來,天靈派不忌葷素,但也不奢華,衛天翔一擺手,大家開始用餐,修行者修煉到第四重成丹期后即可不需進食,但天靈派卻一直有共同進餐的習慣,用餐過程很安靜,馬云騰發現索運飛索二叔不在,而衛大叔好像心情非常高興,估計飯后應該有事情宣布。

  飯畢,茶水上來,整個飯廳的氣氛變的更加輕松。

  “夫人,這事你來說還是我來說?”衛天翔喝了一口茶,笑著看著旁邊的妻子。

  “天翔,這事還是你來說更好。”石鳳凰臉上帶著溫婉的笑容,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此時下面在座的眾弟子的目光都齊齊的看著掌門,眼里都帶著或多或少的期待。

  衛天翔輕咳了一聲,慢慢的站起來,緩緩掃視在座的諸位天靈派子弟,臉上的笑容慢慢浮現。

  “諸位同門,天缺星……又要來了!”

  在座天靈派諸弟子先是一楞,但接著嘩的一下跟炸了鍋似的,幾乎所有的人都興奮的彼此激烈的交流著,只有馬云騰及一些新入門的弟子都目瞪口呆的看著四周,一臉疑惑。

  趙潛這時候嘴張的最大,滿腦子都是疑問,不停的向四周的正在討論的師兄執著的詢問,可是沒有人顧的上理他。

  衛天翔呵呵一笑,向下壓了壓手,要大家安靜一下。

  “據上一次天缺星來臨已經過去了六十年,這次突然出現在天際,有幸被索師弟發現,索師弟已經向其它友好門派報信去了,相信很快就會回來,由于這次發現天缺光臨格外早,我們可以做充足的準備,由于機會實在難得……”

  衛天翔頓了頓,笑著再次環視眾弟子。

  “我們決定這次將動用本派鎮派仙器天梭,帶大家近距離觀摩天缺星!”

  頓時鍋再次被炸開,整個飯廳里人聲鼎沸,只有馬云騰,趙潛,衛石、衛云等小字輩茫然的看著大家.

  飯后,天靈眾弟子陸續走出飯廳,熱烈的討論毫無停止的意思,馬云騰心里一片茫然,出門時正巧碰到了比他還茫然的趙潛。

  “趙師兄,天缺星是什么?”馬云騰隨口問道。

  “這個……,我回頭再跟你說,師兄我先要方便一下,接著快步走了出去。”趙潛小臉憋的通紅,說話居然出現了極少的吱唔。

  馬云騰不覺的有些好笑,茫然的看著趙潛的背影快速消失。趙潛自入門以來,還是第一次出現有人主動找他搭訕,他卻回避的情況發生。

  轉回頭看見衛石、衛云正糾纏著大師兄,甭問,肯定是關于天缺星的事情問這問那,強烈的好奇心使馬云騰也少有的主動湊了上去。

  四五個天靈的小弟子,包括馬云騰、衛石、衛云前呼后擁般簇擁著大師兄來到了后院西北角一棵大樹下。衛云年紀最小,路上就迫不急待不停的催促,小嘴就沒閑著,大師兄只是撫摸著她的小腦袋,顯得并不著急。

  大師兄身材非常強壯,顯的比衛大叔要高大,一臉淡淡的髯須,從骨子里透著剛猛,古銅色的皮膚,非常健康,修行者在進入第三層重生期即可對自己的身體進行一定的改造,所以也叫換骨期,脫胎換骨的意思,大師兄一直比較喜歡剛猛的造型,特別是師父衛天翔送他了一把天靈派的有數的法寶之一,巨瀾劍之后,更與他相得益彰。

  大師兄修煉的是火屬性功法,天靈派大多數弟子也是修煉的此類功法,原因很簡單,因為衛天翔夫婦修煉的是火性功法,所以在收徒的時候有所選擇,這也無可厚非,因為長期浸淫此道,對火性功法的了解與體悟肯定也較其它功法為高。

  但天靈并不全部都是火性功法,一個門派應該百花齊放,如果全派均是一個屬性,那是相當可怕的,天靈金木水火土各類都有,以火系居多,木系次之,衛天翔師弟索運飛就是木系功法。三師姐劉煙修煉的也是木系功法,是索運飛的徒弟。

  大家簇擁著來到前院西北腳,在石凳上坐下,小師弟師妹們圍了一堆,目光熱切的盯著大師兄,大師兄名字叫李桂清,此時笑呵呵的看著大家,兩手攬著兩邊的小師弟。

  “諸位師弟,你們知道天缺星是什么嗎?”大師兄整理了一下思路,看著大家笑著問道。

  “是一個星星!”衛石搶著說道,李桂清不僅啞然失笑。

  “不錯,是一顆星星,更準確的應該是一顆巨大的星石,這顆星石每隔一些年就會飛臨我們這里一次”。

  聽到天缺確實是一顆在暗空中飛行的巨大星石,馬云騰等小字輩一時都不說話,眼里卻都泛著異樣的光芒。

  “天缺是多少年來一次?是我爹說的60年嗎?”衛云眼睛瞪的大大的,眼神光芒閃動,兩只手死死抓著大師兄的衣袖,似乎生怕他跑了。大師兄笑著拍了拍衛云的腦袋,又輕輕搖了搖頭。

  “天缺星多少年來一次,其實并沒有固定的年限,這次是60年,有的時候達到百年,有的時候五六年就會回來一趟,六十年,已經算是很長了。”

  見所有小師弟們都還專注的看著自己,李桂清接著解釋道。

  “天缺星總是從天際的一頭突然出現,以非常近的距離經過我們,然后向遠方飛去,奇怪的是,飛了一段時間之后,天缺星就突然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了,然后不知再過多少年,就再次從天際的另一邊突然出現。為什么會這個樣子,其實大家都不明白,有些修行界的前輩高人解釋說,突然消失與突然出現是因為時空的突然幻變,但這些很玄妙的東西,就不是我們所能懂的了。”

  天靈派的小弟子們顯然不是很明白什么是時空幻變,聽的一個個暈暈的。

  馬云騰抿了抿嘴,偷偷看了看四周,見沒人說話,又鼓了鼓勇氣,輕聲問道:“大師兄……天缺星來臨為什么大家都很高興?有什么好處嗎?”

  所有的人目光再次齊齊的望向了李桂清。

  “修行之人境界非常重要,象這種自然奇觀,奪天地造化之奇景,對于開闊修行者的眼界與見識有著莫大的好處。”說到這里,大師兄眉毛揚了揚,好像在思考什么,眼睛里也閃過了一絲異彩,接著緩緩說道。

  “修行之路漫長而艱難,越往后越不容易,到高處往往很難有所突破,據說,千年前,也是有一次天缺星光臨,曾經有一個前輩,在第八重靈寂期修行了數百年,卻始終不見再有絲毫突破,那日目睹了天缺星光臨后,悄然而去,失蹤十年后突然現身,已進入第十重歸元期,并很快飛升了,傳說他是觀看天缺星時有所感悟,并迅速找了一個人跡罕至的地方,閉關修煉,終于得成大道”。

  大師兄語氣好像似陳述,又好像似自語,悠然神往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真的嗎?”衛云小臉顯的更加興奮,沒心沒肺的繼續追問,卻將大師兄原本有些飄乎的思維又直接拉回到現實當中。

  李桂清定了定神,呵呵一笑,接著說道。

  “從那之后,修行界都相信天缺星這顆神奇的星體能讓修行之人有所感悟,進而實現自我突破,這才是修行界為什么對這顆小星石有這么大興趣的主要原因。”

  天靈派的小弟子們一個個聽的似懂非懂,卻宛若很明白的都在點著頭。

  “由于天缺星出現的時間不定,出現的地點不定,所以很難留意到它的出現,而一般天缺星從出現到飛過我們這里只有不到三天的時間,飛過之后,雖然仍然可以看到他,但是已經無法近距離觀察了,也失去了觀摩的意義。”說到這里,李桂清明顯變的興奮起來。

  “由于這次索師叔偶然在天缺星剛出現的時候就發現了,所以這次機會非常難得,不能不說是我們天靈派這次運氣實在太好,所以師父才會下決心動用鎮派仙器天梭帶大家近距離觀看,實在是我們的福氣”。

  馬云騰聽到這里,心里若有所思,難道這兩天無端出現的晚霞也是由于天缺星要來臨,而出現的不正常的天氣變化?想想那位因天缺而飛升的前輩,馬云騰心里一陣神往,接下來又是一陣黯然。

  看著其它天靈小子輩依舊圍著大師哥問這問那,而大師哥顯然已經不能再回答出多少新鮮的東西了,馬云騰默默的走開,向著自己的小屋走去。路上看到其他天靈弟子也都圍在一起熱烈的討論,趙潛也在其中,而且臉上的表情極為豐富,似乎已經完全沉浸在了幻想之中,如癡如醉。

  回到自己的小屋,脫了鞋,和衣向鋪上一躺,馬云騰的情緒依舊有些興奮,對那位飛升的前輩越發神往,猛得翻身起來,盤膝而坐,雙掌外翻,手背相對,沉氣、閉目、內視片刻,雙手在胸前畫了一個圈,緩緩升出右手食指,只見從食指頂端絲絲冒著一絲細風。

  馬云騰嘆了口手,放松雙手,沉默不語,跟馬云騰一同修煉水系功法的一個同門,抬手間已經可以刮出一陣狂風了,雖然也沒有什么大的威力,可是跟這指間一絲細風相比,確實是強太多了。而這縷風已經是五行中他修煉的最成功的一門功法了。

  “砰砰砰……砰砰砰……”

  馬云騰正胡思亂想,突然傳來急促的敲門聲,還沒等馬云騰答話,門就直接被推開了一尺寬,接著從門外探進來一個小腦袋,不是趙潛是誰。

  馬云騰一見是他,頭都大了,匆忙從床上坐起,趙潛整個人從一尺寬的門縫里擠了進來,小臉通紅,興奮的表情全寫在臉上,看著馬云騰更是兩眼放光,反而顯的馬云騰賊頭賊腦的。

  “天缺星的事,大師兄都跟我說了。”馬云騰右手向前推出,妄圖將他的那張吐沫星子馬上就要噴出來的小嘴給堵上,但顯然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低估了趙潛的決心。

  趙潛直接無視馬云騰想表達的意思,快步走到床前,也沒等馬云騰同意,又一次口沫橫飛、加油添醋的吹了起來,聽那意思,對天缺星比對他家還熟,一邊吹,一邊用眼光打量馬云騰,看見對方神色木然不為所動,不禁有些失望,隨即停嘴,眼珠一轉,小臉露出神秘兮兮的神色。

  “云騰,你知道那個飛升的仙人叫什么名字?是哪一派的嗎?”

  馬云騰到是沒聽大師兄說這個,興趣馬上來了,精神一振,看著趙潛眼里閃過一絲熱切。小家伙非常享受這種目光,其實他哪知道這些東西,只不過看馬云騰不感興趣,總覺的不過癮,來顯擺的目的顯然沒有達到,所以拉開架式已經開始準備胡謅了。

  “砰……砰……”

  突然傳來的敲門聲,兩個小孩都是一呆,馬云騰趕緊下床快步上前把門打開。

  一個儒雅的男子面含微笑立在門外,正是天靈掌門衛天翔。

  “大叔請進。”馬云騰忙將衛天翔請進來,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趙潛。

  “見過掌門。”趙潛這時雙手垂下,表情淡定,躬身打了個招呼,剛才臉上的流里流氣瞬間消失不見,顯的要多乖巧有多乖巧,馬云騰看的越發佩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第一薅神,第一薅神最新章節,第一薅神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