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薅神 第四百二十五章 海涵

小說:第一薅神 作者:芊舟 更新時間:2022-02-05 06:32:58
  微一沉吟,分出一絲神識向玉石中探去,卻被一種阻力擋在了外面,凝神靜氣,再試,神識強行向玉石里探去,終于阻力有所松動,神識生生擠了進去。

  馬云騰暗叫饒興,知道多虧自己這“半仙”之體,依靠著半吊子仙靈力,生生擠進去的。進去后一查看,不禁心里又驚又喜又怕,這仙冊里記載的居然是仙界的一套修煉功法,還包括一些仙陣的擺法、制器及丹藥的煉制。

  馬云騰權衡再三,終于抵抗不住誘惑,從儲物指環中取出一個玉石,將信息通過神識轉記了過去,記錄完后,在玉石上又加設了幾個禁制,忙完之后,心砰砰亂跳,不知這樣做是對是錯。

  告訴玄靈玉將仙冊再放回原處,玄靈玉一會就回來了,手中再無一物,相信石室中別無他物,招呼玄靈玉回到虛無空間,馬云騰坐在地上發呆,心里努力想著該怎么辦。

  其實仙冊的確是仙界的一套基礎修煉功法,在打造完天缺修煉洞府后,心凡曾經在此待過一段時間翻看仙冊,但仙冊相對于心凡這種級別的超級強者來說,并沒有多少新奇之處,所以離開天缺時,心凡就直接把仙冊扔在內洞中。

  對于自己擺在洞口的結界,心凡還是非常有自信,以馬云騰修行者的能力,即使修到歸元期,也破不開,所以走的也安心。

  心凡并不是不舍得給自己的徒兒看,而是仙冊必須是飛升之后的仙人方可修煉的,普通修行者是不可能能修煉的,所以也沒有提。

  馬云騰心里掙扎了好半天心緒才安靜下來,心里猜測仙冊可能是師父的修煉功法,師父之所以不給自己,肯定是師父不認為自己可以修煉仙冊,否則憑師父對自己的關心愛護,巴不得把什么都給自己,肯定也不會介意讓自己的愛徒多學習點東西。

  想到這點,心里有些釋然,自己能多修煉些技藝,師父應該高興才對,拿出翻印的仙冊,將神識穿越禁止進到里面,仔細瀏覽仙冊記錄的內容。

  首先是一套修煉功法,關于這個,馬云騰還是有自知之明,師父何許人物,跟仙界四天王比肩的,四天王是什么水準,自己并沒有概念,但用腳指頭想也知道是非同小可的人物,師父的修煉功法,絕不是現在的自己所能參悟的,如果自己強行修煉,恐怕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了。

  至于其它仙陣結界以及制器等,自己卻可以參悟,至于能領悟多少就要看自己運氣了,但相信收獲或多或少,肯定是有的。

  接下來的日子,馬云騰就把精神幾乎全部用到了仙冊上,雖然花費了大量時間,但進展依然緩慢,只掌握了一些非常基礎的東西,最最讓他感到興奮的是,自己可以擺些小型的空間法陣,雖然耗時極長,也極耗精力,但依然樂此不疲。

  掌握了小型空間法陣的擺設,馬云騰就可以自己煉制儲物法寶了,這類法寶對于修行者非常有用,可惜受先天限制,修行者無法自行煉制,由于時間充足,師父又給了相當多的煉器材料,擺放空間法陣并不需要什么特殊材料,所以馬云騰這段時間就跟儲物法寶的煉制干上了。

  一開始只能煉出一丈見方的空間,形狀也如同師父留給自己的指環大小,慢慢的,空間已經可以擴大到二三丈了,但是再也不能擴大了,馬云騰不覺嘆了口氣,知道是自己仙靈力太少所致,再努力也沒用,看著師父煉給自己的儲物指環,里面居然有百丈的空間,不覺非常羨慕。

  正在胡思亂想,突然間,腦子里靈光一閃,馬云騰一蹦而起,使勁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暗罵自己笨死了,自己的思維不自覺間被師父給困在那里了,自己的靈力不夠,無法像師父那樣將諾大的儲物空間做到一個小小的指環上,但自己可以把儲物寶物做成的別的形狀,沒必要一定是戒指大小啊,而且也沒必要只加一個空間法陣。

  主意打定,馬云騰這次把法寶做得四四方方,有半個手掌那么大,里面加入了數個小的空間法陣,查看了一下,空間已有幾十丈,頗為滿意,然后調整外觀,去除尖角,用陽刻手法一邊刻花紋,一邊刻鳥獸,花了頗多時間,終于完成了。

  將寶物放在手中,看著自己這個半仙,用半吊子靈力做的這件半吊子仙器,馬云騰頗為自得,寶物整體成翠綠色,像一個玉佩,給這東西取名儲物牌,隨手放到了自己的儲物指環里,又開始做下一個。

  這東西太有用了,回到天靈,要一人送一個,反正自己有的是時間,師父留的材料也足夠,自己也可以借機多熟悉一下制器。

  接下來馬云騰陷入了瘋狂的煉制儲物牌的亢奮中。

  儲物牌做到幾十個之后,越做越順,馬云騰又童心大起,在后面做的儲物牌上都刻上了天靈諸人的名字,師兄師弟們的外面花紋以鳥獸為主,師姐師妹們的以花草為主,前前后后足足做了近百個才住手,統統收入儲物這間,留待將來派發。

  這次制器花了巨大的精力與極多的時間,但也為馬云騰帶來了莫大的好處,再次運功的時候,能明顯感覺自己修為又精進了一些,雖然沒有突破第三重的意思,但收獲還是非常大。

  由于參悟仙冊使自己對陣法也有了更多的了解,再次梳理次品仙器,馬云騰又修理了十幾件,但剩余的就再也無能為力,不是他現在的層次所能搞定的了。話說回來,等他有了相應能力,也不見得再去修理這些仙器次品了。

  在馬云騰百無聊賴的修行中,天缺再一次經歷了時空變幻,空間仿佛又一次折疊,進入了一個新的星系。

  站在天缺上空,灰藍色的暗空,星云浩渺,無邊的世界,包容著千奇萬幻,但馬云騰的眼睛被另外一件物事牢牢的吸引住了。

  那是一個跟天缺差不多大的彗星,整體呈白色,上面仿佛掛滿了堅冰,后面帶著長長的尾巴,居然跟天缺挨的非常近。

  兩星如相伴一般,不離不棄,瘋狂的飛奔著。馬云騰還真怕兩顆彗星撞到一起,還好擔心的事始終沒有發生。

  兩星相伴飛行多少時間,馬云騰一點概念沒有,只是記得非常長,馬云騰經歷了幾次時間不短的修煉,而修煉間歇,望向茫茫暗空時,都發現這顆白色的星體一直在天缺不遠處。

  這日,終于按捺不住修行的寂寞,馬云騰腦海了產生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到天缺伴星上溜達溜達去。這個想法一冒出來,就再也不可抑制。導致馬云騰已經無法再沉下心來修煉,于是馬上開始做準備工作。

  首先在天缺上設置了一個小小的感應陣法,如果自己在伴星上,天缺與伴星分開了,那自己能馬上感應到,迅速回來,雖然兩星并馳已經許久沒改變,但小心撐的萬年船,出問題往往就是在你認為不可能出問題的時候發生,而結果往往是致命的。

  其它到也沒什么可準備的,玄靈玉跟天外舟都在自己的虛無之境中,儲物室里的功法、材料、丹藥,甚至還包括以前孕育出玄靈玉與天外舟的黑色巨石也早早被收到了儲物指環中。

  掐動法訣,呼出天外舟,御劍向伴星飛去,去勢不敢太快,馬云騰此時心情還頗有些異樣,這算是自己第一次探險,雖然估計沒什么難度,但興奮與新鮮感卻還是很重。

  伴星越來越近,已經可以感受到外圍的隕石在環繞了,一開始是些細碎的隕石,后來越來越大,同時也出現了大量的堅冰,但以馬云騰現在的修為,不會給他造成多少麻煩,一縷幽光如輕煙一般向前飛馳。

  伴星此時已經變的碩大無比,整個表面果然如自己所料,鋪著一層白色的堅冰,顯的干凈異常,透著一種晶瑩剔透的美麗。伴星表面大體相對趨于平緩,很少有突兀的高山,估計就算有,被冰雪覆蓋也很難看得出來了。

  有驚無險的穿過外圍的隕石層,馬云騰身體輕輕的落到了伴星上。寂靜的世界,在堅冰的映襯下顯的一塵不染。天缺清晰的印入眼簾,豌豆形的星體一邊飛奔一邊慢慢的旋轉著,與伴星表面的純潔相比,天缺表面更讓人有一種蒼涼感。

  天外舟在雪白的伴星表面飛馳,感覺伴星比天缺稍大一點,可能是外面包裹的冰層占了很大的厚度,伴星表面除了冰再沒有任何其它東西,時間久了,馬云騰也頗感無聊。

  天外舟越飛越快,前方一座高大的冰山突然映入眼簾,由于通體呈白色,飛到近處才看出來。馬云騰很懷疑自己再飛快點,說不定就直接撞上去了。說是冰山,其實更像是一個冰錐,并不算太大,卻直沖天空。

  馬云騰一陣興奮,控制天外舟向山頂飛去,很快就到了冰頂,頂部比想象中要平坦,方圓不過百丈,依然是堅冰覆蓋。但在中間位置卻赫然出現了一個大的山洞,山洞寬有十余丈,深不見底。

  馬云騰眉頭微皺,他性格一向小心謹慎,從他來伴星前在天缺上布置感應陣法就能體現出來,思慮再三,一時拿不定主意是否應該下去一探。

  由于十歲上了天缺,從來沒有外出的經歷,對未知事務總有一種陌生的恐懼感,所以在遇上事時,馬云騰顯的比較踟躕。就在這時,山洞底下仿佛有亮光一閃。馬云騰心神一動,眼里閃過一絲決然,御劍向洞下飛去。

  由于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情況,速度不敢太快,向下飛了一柱香的時間,山壁兩邊全是雪白的堅冰,慢慢感受到山洞開始向一邊傾斜,寒氣也越來越重,山壁也越來越窄,最后山洞幾乎變的平行,山壁也只有幾丈寬,又飛了一會兒,前面出現一團亮光,速度繼續放慢,但很快就到亮光處,是一個出口。

  馬云騰小心翼翼的沖出山洞,里面豁然開朗,是一個大的冰窟,寬達幾十丈,但高度有限,且頗多起伏,巨大的冰棱從洞頂垂下,粗細不勻,高低不等,大多數垂于半腰,有的直接垂到了地下,上下并為一體,晶瑩剔透,有如置身水晶世界,折射出奇異的光彩,但些時馬云騰顯然顧不上這些,因為沖進來之后,一眼就發現,冰窟中竟然站著一個人。

  馬云騰怎么也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眼里流露出了深深的驚愕,那人也早已轉過身來,眼里流露出的只有淡淡的意外,此人一身文士打扮,看似二十七八歲的樣子,俊朗的面孔,神情安定,手無寸鐵,也看不出修行者痕跡,但是腳下卻躺著一條冰龍,看樣子,好像是剛死不久,身體尚未僵硬。

  馬云騰并未見過冰龍之類的靈獸,只是小時候從書里看過,依稀就是這副模樣,雪白的身軀覆蓋著鱗片,四只金色的龍爪,巨大的龍頭上有一對淡藍色的龍角,整個冰龍一動不動,靜靜的盤在那里,腦袋歪向一邊,龍嘴里流出深藍色的液體,觀察四周,卻沒有什么打斗的痕跡,看到這里不禁心里駭然,戒備的看著那人。

  那人眼里的意外一閃而沒,面無表情的看著馬云騰。

  “修行者?”那人的口氣似問詢、似自語。

  “在下馬云騰,見過前輩。”馬云騰一拱身,但神情中明顯能看出戒備的神色。

  文士微點了下頭,又繼續打量著馬云騰,眼里露出驚異的神色。

  “小子修煉的是什么功法,感覺如此古怪?”

  馬云騰心里一緊,對方敵友未分,不敢多言。恭聲回道:“晚輩這點微末之技不入前輩法眼。”

  文士顯然明白這是馬云騰不愿意回答,也不勉強,目前平靜的看著馬云騰,似乎在思量著什么,好一會才說道:“我是玉陽子,來自仙界。”文士的口氣顯的頗有些冷淡。

  馬云騰吃一驚,雖然猜出面前這人非同小可,卻也沒想到又讓自己碰上一個仙人,忙又躬身施禮。“晚輩眼拙,請前輩海涵。”

  玉陽子微微點了點頭,眉頭皺了皺,隨后又展開,面色溫和了一些。

  “小子是不是來自地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第一薅神,第一薅神最新章節,第一薅神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