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薅神 第四百三十九章 生事

小說:第一薅神 作者:芊舟 更新時間:2022-02-20 06:34:40
  修行者本身能修進破凡的少之又少,絕大多數都逃不出生命大限,這也是天道,否則如果修行者均不死不滅,那千萬年后,地星上恐怕除了修行者就再也沒有別的了,上蒼在冥冥之中,自會維續相應平衡。

  衛天翔本來身受重傷,生命垂危,可是跟馬云騰在屋子里待了這么幾天,出來不但傷勢全好,而且破凡成功,索運飛與天靈諸弟子更忍不住偷偷打量馬云騰,眼光古怪之極。衛云也看著馬云騰有些發楞,不知在想些什么。

  馬云騰只是平靜的看著天空中的激斗,目不旁視。

  此時石鳳凰安心的站在后面掠陣,眼睛里充滿了驚喜、驕傲與寬慰,她也已經感覺到丈夫已突破破凡,目中含淚,心中喜樂之極,衛天翔此時尚未御劍,只依靠自己強橫的法力,用排天障幾乎拍散三個黑衣人的一切攻擊手段。

  破凡與返璞雖然只有一層之差,但差距卻有如天差地別,此時衛天翔也明顯感覺出,這三個黑衣人任何一個跟索師弟相比均有所不如,索運飛之所有受傷,要么是受到夾攻,要么是受到暗算,或者對方有很強的攻擊法器。

  黑衣人功法中最古怪的莫過去法力中所攜帶的霧色附加攻擊,可直接通過法器慣入人體,干擾心神,但衛天翔此時法力強盛之極,著意防備,雖然額外多花些法力,但這種陰毒攻擊對他已經不再構成威脅,衛天翔只所以沒有迅速擊潰對方,就是想從對方的攻擊中找出蛛絲馬跡,進而判斷出這幾名黑衣人的來歷,但卻始終未得要領。

  斗到現在,三個黑衣人心中都暗生懼意,對方法力強橫之極,自己三人遠非對手。衛天翔現在變成了只守不攻,三個黑衣人也明顯看出了衛天翔在意圖,慢慢三人都停下手來。站在半空中,靜靜的看著衛天翔。

  衛天翔見對方不再進攻,也停下手來,盯著三個黑衣人淡淡的說道:

  “說出你們的來歷,別逼我下重手。”

  三個黑衣人并不為所動,雙方僵持了一會,三人身體同時都抽動了一下,好像聽到了很可怕的事情,神色遲疑,可惜戴著面具,天靈諸人看不到表情變化。

  須臾,三人將面具向上一掀,同時從嘴里噴出一口鮮血,并迅速變化方位,一人在前,兩人在后,后面兩人用手扶著前面那人的肩膀,目光中閃出一片血紅,噴出的三口鮮血卻并不消散,仿佛變成火焰形狀,圍著三人緩緩旋轉。

  衛天翔臉色變的凝重起來,前面黑衣人雙手虛空抱球,手掌緩緩移動,一個黑色的光球慢慢產生,迅速變大,三黑衣人同時一聲大喝,黑球幻化成一條奇臭無比的大蛇,蜿蜒著向衛天翔攻去。

  衛天翔依然用排天障想將其拍散,但這次卻只能把巨蛇身體拍偏,蛇頭有如活的一般,自動調整位置,向衛天翔繼續攻去。

  衛天翔聲色不動,但心底里卻暗暗吃驚,抖手拍出一個防御結,用法力托住,向蛇頭迎面狠狠撞擊而去。

  只聽一聲巨響,天靈那些功力較低的弟子幾乎震暈,心里感覺難受之極,法力相撞的同時,衛天翔與三個黑衣人身體同時大振,衛天翔感覺防御結幾乎破碎,忙鼓蕩內丹,加強法力。

  這時雙方均感覺對方法力如排山倒海一般,衛天翔見多識廣,知道憑對方任何一人都無法跟自己搞衡,就算三人合力,自己也不懼,但此時卻感覺沉重異常,心知跟剛才黑衣人噴出鮮血有關,而這種靠噴血摧殘自己而提高功力的方式,很像傳說中的魔功。

  這種功法特點是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只要自己頂住開始,慢慢就會占據上風,最終擊跨對手。石鳳凰也是見多識廣之人,知道這時候,只要自己去攻擊三個黑衣人,則敵人必遭重創,但一來丈夫了無敗相,二來這明顯是一種偷襲方式,有欠光明,自己不屑去做。

  沒多長時間,衛天翔感覺對方的法力已經開始衰落,心中暗喜,知道自己已穩操勝券。就在這時,衛天翔突然打一哆嗦,本能告訴自己有莫大的危機來臨。

  正遲疑間,前上方不遠處,突然出現一道巨型閃電,幾乎橫貫半空,直直的向自己劈來。

  萬萬沒想到,居然有人隱藏在暗中偷襲,衛天翔大驚,鼓蕩內丹,將功力運行到極致,騰出一只手,向閃電打出了一個防御結,用剩余的法力托住,在后面掠陣的石鳳凰也是大驚,迅速上前也打出一個防御結。

  馬云騰一來認為衛大叔穩操勝券,心里想著心事,所以注意力不是太集中,二來相距太遠,等他反應過來,施救已來不及。

  巨形閃電瞬間就劈到防御結上,防御結稍一阻擋,隨即破碎,石鳳凰的防御結如若無物,衛天翔身體劇震,沒想到偷襲自己的敵人功力是如此之高,儼然也是破凡期的高手。

  衛天翔由于兩面受敵,頓時支持不住,石鳳凰擋了閃電一擊,由于功力較淺,也受傷不輕,兩人同時向地面掉去,閃電威力雖然變弱,依然直直向衛天翔擊去,衛天翔用盡剩余法力,又打出一防御結,但只是稍微阻擋了一下,閃電余威還是打在了他身上,頓時受傷不輕,夫妻兩人筆直的朝下載了下去。

  變化實在太快,天靈諸人都驚呆了,馬云騰臉色難看之極,暗暗自責。他施展法力,裹住二人,將二人迅速拉回天靈諸人中,兩人一落地,迅速盤膝,必須馬上療傷,否則會更糟。

  此時那條蜿蜒的巨蛇威力已經弱了許多,但仍擰轉蛇頭,向衛天翔療傷位置沖去,這時,空中又突然出現巨大冰球,如小山一般,夾雜著狂風,狠狠向衛天翔砸去,顯然,偷襲人也想迅速要了衛天翔的命。

  索運飛憤怒之極,雖然自己重任未愈,但此時此刻只有奮力一搏了,正想抬手運功,手已經被人抓住。接著感覺手心里多了些東西,一看是兩粒丹藥。

  “快給衛大叔他們服下,這里有我。”

  馬云騰用神念叮囑道。

  索運飛一呆,隨即轉身去看衛、石二人傷勢,他現在雖然還不知道馬云騰實力到底如何,但馬云騰自信口氣讓他有種安心的感覺。

  冰球與巨蛇一起呼嘯向天靈諸人砸來,各弟子表情堅毅,雖然知道對方攻擊絕不是自己所能擋下的,但誰也沒有逃開的意思,都運起法力,準備拼死抵抗。

  馬云騰正待出手,衛云突然蹭的一下,躥到了眾人前面,面目激奮,顯然父母同時受傷,又讓他失去了理智,揮舞著寶劍,掐動法訣,人離地而起,就要向黑蛇與冰球沖去。

  馬云騰心里涌出一股反感,覺的這小姑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沒數之極,大腦不受意識支配,受情緒支配,這樣上去不是找死嗎?

  一抬手,用法力裹住衛云,一把就生生甩了下來,嘴里輕輕叱道:

  “別找死!”

  衛云被甩的一屁股坐在地下,稍微清醒了一些,這時其它幾個天靈弟子也已躍躍欲起,馬云騰一看沒辦法,只能自己搶先出手了。

  眾弟子只覺的眼前一花,馬云騰身體從半空中浮現,身形有如幻化。

  看著就要沖到面前的巨蛇與冰球,馬云騰一抬右手,在身前劃了一個大圓圈,同時掐動法訣,一個五彩圓盤從指尖飛出,化做半丈大小,靜靜的浮在身前,而圓盤還在自身緩緩旋轉。

  將手向上一托,五彩圓盤迎著攻來的巨蛇與冰球向空中飛去,并迅速變大,轉速也越來越快,圓盤由圓形也快速變成了旋渦狀,邊沿在前,中心被拖在后面,越來越大,轉速也越來越猛。

  這是天書中的陷空訣,五彩之色就是馬云騰的五行能量,依靠環環相扣的五行之力,吞噬掉敵方的五行攻擊,陷空決是心凡為徒兒特意創制的,可抵擋任何五行攻擊。

  冰球與黑蛇咆哮著,一頭扎進了五彩旋渦,馬云騰一抬手,手掌猛的一握。

  旋渦迅速包裹起來,慢慢變成球形,并散發出耀眼的五彩之光,須臾迅速變小,最后消失在空中,冰球與黑蛇也跟著消失。

  索運飛等天靈眾人呆呆的看著馬云騰,對方這樣無匹的攻擊就這樣被輕易的化為無形,衛云更是瞪著大大的眼睛,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張著小嘴呆呆的看著馬云騰,眼里更是閃過一絲茫然。

  “給我破!”

  眾人正愣神間,馬云騰大喝一聲,遠處傳來一聲巨響,半空中現出二個人來。二人打扮一模一樣,一身銀袍,戴著一銀色面具,長袍遮腳,打扮與黑衣人相同,只不過顏色不同。

  原來馬云騰在打出陷空訣時,看準冰球與閃電出現的大致方位,左手暗暗劈出一道刀光,由于速度極快,對方也未想到他在抵擋巨蛇與冰球的時候,還能發出攻擊,果然隱身法寶受震,暫時失效,兩人同時顯出身影。

  馬云騰原本就一直在懷疑,一開始偷襲衛大叔是閃電,隱藏的人顯然修習的是金系功法,后來的冰球攻擊顯然是水系功法,難道這偷襲之人是水、金同修?現在現出身來,原來是兩人,馬云騰心中方才釋然。

  兩個銀袍人突然被攻擊現形,雙目中透露出驚色,但很快目光就恢復了平靜,一個銀袍人抖手收起隱身法寶,那是一個銀色圓柱形的小網,馬云騰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對這個能隱身的法寶,他也很心動。

  “沒想到小小天靈派居然有二位如此高手,實在是出乎本座意外。”

  銀衣人雖然表情平靜,但心里卻暗暗心驚,在來天靈之前,早已將天靈派底細打聽的清清楚楚,天靈高手衛天翔與索運飛兩人也就是返璞期,石云菲還未到返璞期,其它眾弟子更是不值一談,原也沒放在心上。

  但來之時,護教大法師卻占卜了一下,說此行是兇兆,眾人均不以為然。但搶奪天梭之事重要之極,不能出現絲毫差錯,大長老才給自己二人帶了幾件教中鎮教至寶,這隱身用的云隱罩就是秘寶之一。

  幾人來到天靈山破除天靈結界頗費了一番功夫,這些結界是天靈前輩用心布下,原本厲害之極,無耐這次敵人實力太強,二個破凡期,四個返璞期,又身懷異寶,將結界硬生生的給破開了。

  進來后與天靈諸人對峙,強行索要天梭被拒,隨后與索運飛動起手來,兩個銀袍人在云隱罩中并未顯身,索運飛獨斗一黑衣人本已占上風,但另一黑衣人突然出手,索運飛隨即受傷。

  而石鳳凰只有御神期的修為,更是不濟,如果不是對方想從她嘴里套出天梭下落,早已痛下殺手,兩個在云隱罩中的銀衣人看天靈如此不堪一擊,戒備之心漸去,對護教大法師的話也就不再放在心上。

  后來衛天翔突然出現,法力顯的高強之極,遠超他們的想象,兩人才心中凜然,雖然兩人也是破凡期的修為,可二人是通過魔功取巧修入,與衛天翔實打實的破凡有明顯一段差距,這也是為什么同是返璞期的黑衣人不是索運飛對手的原因。

  由于對衛天翔十分忌憚,才想出此殺招,命三個黑衣人使用噬血大法攻擊,與衛天翔僵住,銀衣人這才在旁偷襲得手,衛天翔果然受傷不輕,但兩人對衛天翔強悍的法力忌憚之極,所以趁其受傷又痛下殺手,一心想絕此后患。

  誰知半路又殺出一個,輕松擋下了噬血攻擊和冰球攻擊,顯示法力比衛天翔還要強悍許多,二銀衣人雖然顯得很是平靜,但心中卻惴惴不安。

  馬云騰身形慢慢向上飄浮,藏青色書生裝束隨風輕擺,腰里的長劍依然極不協調的隨意晃動,可是天靈諸人再也不覺的他這身打扮好笑,看馬云騰的眼光也全都變了。

  當身形慢慢升到與兩銀衣人相同高度,馬云騰表情漠然,冷冷的看著這兩個人。那三名黑衣人噬血攻擊被破,環繞身形的三團火焰形鮮血頓時消散,三人均受傷不輕,此時早已沉到地面,與最先受傷的黑衣人坐在一起正運功療傷。

  “尊架是何許人,為什么來天靈山生事?”馬云騰的臉上沒有顯現出任何的喜怒哀樂,聲音也很平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第一薅神,第一薅神最新章節,第一薅神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