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薅神 第四百四十一章 錯覺

小說:第一薅神 作者:芊舟 更新時間:2022-02-22 06:30:30
  相對于趙潛的滿臉通紅,衛云卻是滿臉慘白,她天賦極好,平時經常引為傲,感覺同輩中人誰都不如自己,這也是造成他脾氣驕橫的一個原因。但今天看到馬云騰所表現出來的強大法力,使她心靈受到了強烈的震憾。

  這難道就是自小跟自己一塊玩的伙伴嗎?這個難道就是一直被自己瞧不起,只能修武技的云騰嗎?看著天空中揮撒自如的馬云騰,淡藍色的仙甲,淡定的表情,漸漸的,衛云眼里異樣的神色更濃,馬云騰從容的身形深深的印到了心里,迅即臉上升起一團紅霞,心虛的向四周看了看,見無人注意自己,這才放心。

  這時被五靈盾保護下的兩銀衣人叫苦不選,仙器五靈盾居然擋不住對方綿綿不斷的攻擊使兩人感到亡魂皆冒,強烈無休止的打擊更使兩人的身體有如散了架一般,但打擊依然沒有停止的跡象。

  兩人也均是見多識廣之人,知道這種打擊法,仙器也受不了,五靈盾遲早要被打廢,想到這里,兩人又都冒出一身冷汗。

  突然一銀衣人大叫一聲:“住手,本座有話說。”

  馬云騰畢竟閱歷有限,隨即收住攻擊,看著二人。

  兩銀衣人定下身來,終于這如噩夢般打擊停止了,兩人都大口大口喘著氣,借機多恢復一下體力。

  收回五靈盾,銀衣人仔細查看,五靈盾上儼然已經出現了一條細細的裂紋,兩人臉色又同時大變。心里又是恐懼又是憤怒。

  索運飛在下面不由嘆了口氣,這時候怎么能停止呢?應該加把勁直接把二個打成重傷,這場爭斗也就結束了,馬云騰畢竟斗法經驗有限,給敵人留下了困獸之斗的喘息時間。

  看著目光陰晴不定的兩銀衣人,馬云騰神色依然平靜、清冷。

  “說出你們的來歷,告訴我你們的真實目的,或許我能網開一面,我的忍耐有限度,不要再浪費時間了。”

  兩銀衣人桀桀怪笑,一抖手,祭出一黑色小牌,黑牌迅速變大到幾丈高,幻化成一個巨大的骷髏頭,骷髏頭整體反常的呈黑色,孔洞里噴出股股黑霧,遮云敝日,頓時天靈后院陰風慘慘,天際間傳來陰惻惻的哭聲。

  兩個銀衣人都發出一聲獰笑,接著一聲長嘯,向骷髏頭撲去。而在底下療傷的四個黑衣人也有三個又騰空而起,也向骷髏頭撲去,只有一開始與衛天翔斗法的那個,傷的太重,無法起身。

  兩銀衣人飛到骷髏頭的眼部,一人占據一個,三個黑衣人,一個飛到鼻部,有兩個在嘴部,五人同時拉開面具,又各吐了一口血,鮮血迅即被骷髏頭吸收,整個骷髏黑色中開始透露出暗紅色。

  五人同時掐頭法訣,骷髏頭逸出的黑霧更濃,而骷髏頭的額頭處,突然出現一個鮮紅的紅光,由小到大,由暗變亮,似乎在積蓄著什么。

  這正是銀衣人所帶的最后一件法寶叫劫魂牌,這實是一件至兇的魔寶,劫魂牌里鎮住了千百個元神,均被煉化。劫魂牌祭出可組成劫魂大陣,積蓄陰靈力量對敵手進行致命一擊,憑借千百個怨魂,同時還可以拘拿對方的元神,讓對方永墜劫魂牌的自有空間中,一來可增強法寶的力量,另一方面也讓對方喪失超生轉世之能。

  但此陣以精血伺之,對布陣者損害也大,三個黑衣人本來就運行過一次噬血攻擊,又強自運行劫魂大陣,就算擊敗馬云騰,也最少靜養半年,方可痊愈。

  馬云騰對敵經驗有限,看著對方怪異動作,又再次陷入遲疑。

  “快動手,不要讓他們先攻擊。”索運飛畢竟經驗老道,一看對方的法寶,臉色就微微一變,大聲提醒馬云騰。

  馬云騰頓時醒悟過來,雙掌翻動掐動法訣,同時揮動天外舟,火雨與狂風夾雜著碎冰,如兩條長龍,一紅一白,交織盤旋著撞向骷髏頭。后面還跟隨著兩片劍光。

  二條長龍與劍光迅即沖近骷髏頭,這時骷髏頭突然黑光閃耀,自動生成一個結界,結界前方顯現出一陰靈,全身雪白,包括頭發、眼睛、肢體,呈現出淡淡的透明之色。

  陰靈半垂著頭,卻揮動雙手,一個漆黑如墨的小號骷髏頭在前方幻現,強行擋住了馬云騰的攻擊,但由于攻擊力量實在太強大,骷髏頭被震的前后搖晃,陰靈也消失,額頭上的光芒暗淡下去。

  兩銀衣人與三黑衣人面色一變,忙繼續掐動法訣,慢慢骷髏額頭又開始慢慢亮了起來,馬云騰這時也知道,對方以五人之力,醞釀攻擊如此之慢,那此攻擊絕對非同小可,自己雖然法力高強,恐怕也不見得能抵擋不住。

  馬云騰不敢怠慢,御動內丹奮力攻擊,骷髏頭又生成結界,陰靈擋路,與馬云騰強悍的攻擊對撞在一起,結果仍然是骷髏頭震動,攻擊消散,但對方卻未受傷。

  劫魂陣與馬云騰就僵在了那里,馬云騰可以震散骷髏頭的攻擊積蓄,但卻攻不破骷髏頭的結界,傷不到陣中人,骷髏頭中仿佛有無數陰靈用身體去將馬云騰的攻擊抵擋下來。

  而在劫魂陣中的五人也是叫苦不堪,對手的攻擊感覺沒有窮盡,都攻擊了這么長時間了,對方法力依然沒有衰減的跡象,雖然馬云騰的攻擊沒有對五人造成傷害,但卻也吃了不少苦頭。五行攻擊還好,五行攻擊后面跟隨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攻擊,劫魂牌的結界居然也擋不住,魔寶與仙器都擋不住對手的這種攻擊方式,讓幾人心里都驚恐莫名。

  以銀衣人破凡實力居然也看不出馬云騰的這種攻擊方式,其實原因很簡單,一來沒有修行者認為有人會修武技,而且還是法力如此高強的對手,二來是大家從來沒見過武技修到高深處是什么樣子,三來馬云騰的劍光已經帶上五行屬性,給對手也造成了許多錯覺。

  馬云騰不明所以,還以為自己的劍光也被對手的結界給擋住,其實,擋住劍光的也是劫魂牌本體。

  雙方又僵持了許多,馬云騰雖然法力高強,但此時也感到一陣疲憊,人畢竟不是鐵打的,而劫魂陣里的五人也都惴惴不安,生怕劫魂牌經不住對方連綿不絕的打擊。

  如果馬云騰經驗再豐富一下,拋棄五行攻擊,全力鼓蕩力之丹,對劫魂牌進入不間斷物理打擊,劫魂牌能不能支撐的住就大打折扣了。

  但由于力之丹的攻擊被本體擋住,表面上似乎并沒有起到多大作用,而五行攻擊卻能直接擊退了陰靈,造成了對方攻擊的中斷,這給馬云騰造成了錯覺,似乎五行攻擊更有作用。

  當局者迷是斗法過程中再正常不過的表現。現在所剩的就是雙方苦苦支撐,看誰先撐不住了。

  而此時馬云騰心中的疑云更重,對方目前所使用的法寶不論是一開始隱身法寶還是護盾法寶,再到現在這個怪異骷髏頭,均是非同小可之物,為什么會對天靈派天梭志在必得呢?

  馬云騰一邊與對手僵持,一邊在胡思亂想,他十歲上天缺,雖然在天缺上修行了千百年,但由于基本是獨處,不論經驗與閱歷都相當的潰乏,與對方久戰不下,不由的有些焦躁,靈智漸泯,仗著自己法力強橫,功力深厚一氣蠻干,雖然法力消耗頗巨,劫魂陣里的五人也是吃足了苦頭,提心吊膽。

  兩方又僵持了一會,馬云騰疲憊感漸重,也慢慢冷靜下來,仔細分析,對方的骷髏頭之所以到現在也沒能發威,想來是被自己的法力強行震蕩所致,也就是說,自己雖然尚未攻破對方的這個邪陣,但也相去不遠,如果此時再有一位高手從骷髏頭對面二人同時攻擊,則其陣法必破,但可惜的是衛大叔恰好身負重傷,其它人功力太淺,強行攻擊反而容易被魔功反噬。

  想到這里,馬云騰不由的一陣苦笑,對于這場拼斗,自己能否堅持到最后,現在心里實在沒底,為防萬一,馬云騰用心神告知索二叔,讓他帶著天靈諸人先撤到安全地方,但說了幾次,索運飛都充耳不聞。馬云騰不由暗中嘆了口氣,知道諸人不會拋開自己而去,也就不再多言。

  其實攻破劫魂陣的方法有許多種,馬云騰顯然忘了自己還有一堆次品仙器,雖然都沒有修煉融合,但暫時駕御還是沒有問題,借助仙器幫助,就算是硬砸,馬云騰足可以破掉對方的劫魂陣,反正這些東西在他心目中也不值錢,但他腦子里從來沒有打過拿仙器攻擊的念頭,在這最關鍵時候,居然一點也沒想起來。

  又僵持了一會,馬云騰疲憊感更重,知道必須要盡快解決戰斗,否則后果不堪設想,正發愁,福至心靈,突然想起玄靈玉來,馬上通過心神與玄靈玉短暫交流,玄靈玉目前雖然只能咕咕叫,還不能說什么,但馬云騰的心神卻已經可以讀懂了。

  正在天靈諸人深深為馬云騰捏一把汗的時候,突然發現,馬云騰旁邊慢慢幻化出另一個馬云騰來,兩人一模一樣,連仙甲也相同,唯一不同的是一人手中執劍,一人手中無劍。玄靈玉的幻化幾乎已經達到出神入化的程度了,連馬云騰也沒想到,居然連仙甲也可以幻化的如此相像。

  兩個馬云騰面部表情也極其相象,臉上都掛著無所謂的表情,淡淡的看著對方,所有人包括天靈諸人與劫魂陣中的銀衣人與黑衣人,全都面色巨變,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分身神通嗎?傳說只有渡過心劫馬上就要飛升的極端高手才可能擁有分身神通,難道眼前這人已經渡過心劫,或者是即將飛升的歸元期的大宗師?

  天靈諸人也都傻傻的看著兩個馬云騰,今天,這個以前誰都不太放在心上的異端,已經為諸人帶來的太多的震撼與太多的不可思議,趙潛依然滿臉通紅,眼里卻散發出熾熱的目光,眼神漸漸迷離,仿佛站在天空大展神威的不是馬云騰,而是自己,想到心癢處,趙潛的身體也因為過渡興奮,開始輕微的顫抖起來。

  而在劫魂陣中的五人,身體也都明顯的顫抖起來,但眼里流露出的卻是極其恐懼的目光,由于身在其中,更明白劫魂牌的承受能力已經到了極限,實在是經不起兩個馬云騰這種變態高手的夾擊,面具之下,眾人臉色一片死灰。

  此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空中,并沒有發現那個最初被衛天翔打成重傷的黑衣人已經掙開眼睛,他恐懼的看著天空,馬云騰每擊打一次劫魂牌,他的身體都不由自主的抽動一次。

  劫魂牌是教中數得著的至寶之一,黑衣人心里非常清楚它的巨大威力,從未見過、也壓根沒有想過,有人可以將劫魂大陣折磨的如此狼狽。當看到又一個馬云騰突然幻化出現時,更是面色慘白,心知大事去矣,心中恐懼之極,看看四周,無人注意自己,咬了咬牙,強忍傷勢悄悄退走了。

  劫魂陣中的五人已經開始做最后的抵抗,心底里都實在不能接受馬云騰擁有這種變態的分身神通,都盼望這一個分身只不過是一個幻象。

  分身神通又分幾種,一種是殘影分身,就是在攻擊的瞬間,修行者兩邊會出現與本體一樣的分身,而且與本體做著相同的攻擊動作,但無自己意識。殘影的多少與功力高低有關。

  還有一種分身是神識分身,擁有自己獨立的意識,可自我思維如何進行攻擊。殘影分身傳說中有修行界的極端高手修成,但神識分身卻已經屬于大神通,從未聽說修行者能夠練成,分身神通會使施法者攻擊或防御效果加乘,但有其一利必有其一憋,就是法力消耗也成倍增加。

  而實事上,馬云騰的確還不具備此種神通,連殘影分身他也未掌握,但由于玄靈玉幻化的實在太像,便讓所有人都產生錯覺。

  兩個銀衣人現在甚至已經懷疑對面這個恐怖的年輕人根本就不是修行者,而是已經得道仙人,看著對方身上的絢麗仙甲,那絕非修行界應有之物,又想想對方恐怖的實力,兩銀衣人更加確認了自己的想法,恐懼感更***神幾欲崩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第一薅神,第一薅神最新章節,第一薅神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