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薅神 第四百四十二章 無礙

小說:第一薅神 作者:芊舟 更新時間:2022-02-23 06:38:26
  玄靈玉輕輕從馬云騰手中接過天外舟,一道銀光,在劫魂大陣的后方幻化出來,與馬云騰遙遙相對。劫魂陣中五人肝膽欲裂,五人同時又都拉開面具,各噴出一口鮮血,這時三名黑衣人神情萎靡之極,明顯是在強自支撐。

  骷髏頭迅速吸收吐出來的鮮血,本來已稀薄的黑霧又轉濃,陰風又現,哭聲又起,如果一開始只是陰惻惻的哭聲,而現在更多的卻是慘號,撕心裂肺的哭喊聲回蕩在天靈山上,地下幾個剛入門的天靈弟子面現痛苦之色,其他眾人也覺的心煩意亂。

  索運飛明白這其實是對方的擾人心神的攻擊,天靈諸人只是余音干擾,對方的主攻對象顯然是馬云騰,此時馬云騰靜立空中,幾乎不為所動,對于各種干擾充耳不聞,神色依舊平靜。

  索運飛心情復雜的嘆了口氣,是高興、是羨慕、是感慨或許還有一絲嫉妒,心情高興之余還有點復雜,他不知馬云騰有勿邪珠保護,諸邪退避,百魔不侵,其實就算沒有勿邪珠,這種檔次的心攻,以馬云騰現在的修為,也不會傷到他分毫。

  索運飛正在感慨,發覺身旁多了一人,扭頭一看,是師兄衛天翔,見衛天翔面帶笑容看著自己,想來師兄傷勢已無大礙,不由心中一喜,正待說話,天上的馬云騰與玄靈玉已經動手了,兩人忙集中精神,其它心思暫且拋到一邊。

  馬云騰雙手合抱鼓蕩體內五行內丹,準備破釜沉舟行雷霆一擊,一股五彩之氣有如云霧一般在掌心慢慢成形,迅速凝成一個五彩能量球,球雖五彩,但閃耀著卻是耀眼的白光,照的馬云騰渾身發亮。

  馬云騰抬手緩緩將彩球托起,彩球越來越大,光芒也越來越盛,五彩之色在球表面緩緩流動,慢慢飄浮到了空中。馬云騰快速掐動法訣,彩球的光芒已經耀的人睜不開眼睛,球體上五色也在快速轉動,只聽一聲大喝,能量彩球如流星一般,拖著長長的尾巴向劫魂陣轟然砸去。

  剛才用的正是天經中攻擊法訣丹陽訣。就在馬云騰攻擊的時候,玄靈玉的攻擊也開始發動了。只見玄靈玉幻化的馬云騰將天外舟執于胸前,劍尖垂直向上,雙手握柄,玄靈玉將劍于胸前虛畫一圈,突然高舉過頂,有若舉火燎天,天外舟霎那間光華大盛,從劍體上崩發出一個劍的虛影,迅速擴大到五十幾丈高,劍影虛虛渺渺,若真若幻,形狀如放大了千百倍的天外舟。

  玄靈玉舞動劍勢,虛影隨劍而走,劍體居然閃現出點點星芒,帶著破空厲嘯,狠狠的向劫魂牌劈去,雖然馬云騰攻擊在先,但天外舟卻后發先至,劫魂牌四周的滾滾黑霧有如豆腐一般被輕輕劈開,劍影直直砸到了劫魂牌本體上。

  只聽一聲悶響,骷髏頭突然發出一聲凄厲之極的慘叫,整體形狀開始扭曲,本來被馬云騰攻擊了這么長時間,已然受損,而玄靈玉揮出的雖然是劍的虛影,但鼓動的卻是天外舟本體攻擊,劫魂牌頓時被重創,迅速變小化成原形,漫天陰風一掃而光。

  劫魂陣中的五人被天外舟擊打的不由自主向前沖去,而迎向他們的正是丹陽訣攻擊,馬云騰沒想到自己打擊了許久的怪東西被玄靈玉一擊而破,實在出乎意料,見丹陽訣已經攻擊到五人面前,大喝一聲:“破!”

  伴隨一聲輕雷之聲,五彩能量球突然如爆炸一般,球體迅速變大,將五人罩了進去,光芒燦爛無比,下面天靈弟子除了衛天翔都已經低頭閉上了眼睛,對方五人在巨大的光球之中扭曲掙扎。

  馬云騰雖然在天缺上試演過這種攻擊法訣,但回來后還是第一次使用,法力控制尚不能運轉如意,丹陽訣攻擊余威向地下的天靈弟子散去,衛天翔振做精神,打出防御結,護著眾人,雖然是余勢,威力不大,但衛天翔依然暗暗心驚,天靈后院房舍又受到波及,許多房舍已經搖搖欲墜。

  明亮的天空漸漸暗淡下來,光球能量如銀星般破碎四散,空中顯現出兩個人來,正是那兩銀衣人。

  兩人黑色戰甲已碎,銀衣也殘破不全,幾乎被血浸透,受傷極重。面具也早已不知去向,顯現出兩張蒼白的臉。三個黑衣人原本就身受重傷,強自支撐,劫魂陣被破,已經不行,又經丹陽訣打擊,三人全部神形俱滅,化為飛灰。

  兩銀衣血人,一個晃了晃身形,已然支撐不住,筆直的從空中栽了下去。

  另一個銀衣人,憑殘存意識,奪路想走,但他此時身受重傷,如何走的了?玄靈玉如鬼魅一般,擋住去路,一腳踹在他身上。

  夾雜著一聲慘叫,銀衣人身子筆直的向后飛去,正是馬云騰的方向,馬云騰移身上前,一把抓住銀衣人的脖子,隨手封了他的功力,直接慣到了天靈弟子的面前。由于已經有兩次抓人脖子的經驗,這次感覺抓的更是順手。

  馬云騰與玄靈玉緩緩降向地面,玄靈玉跑到遠處把那個自己栽下來的銀衣人又一腳踢到眾人面前,然后又四周溜達了一圈,回來的時候,交給馬云騰三樣東西,正是銀衣人所攜帶的三樣法寶,馬云騰也不及細看,先扔進了儲物指環,爭斗終于停止了,雖然有些艱苦,但天靈這邊算是大獲全勝。

  衛天翔這時四處尋找,發現最初受傷的黑衣人已經不見了,估計早已逃遁,以天靈現在狀態,也不能派弟子四處緝拿,無奈之際,只能作罷。

  馬云騰與玄靈玉并肩站在眾人面前,大家皆呆呆的看著兩人,衛天翔連張了兩次嘴,也沒說出什么來。馬云騰啞然失笑,動念間,玄靈玉幻化的馬云騰突然消失,并入虛無這境,與天外舟繼續修煉去了。

  這時天靈眾人看馬云騰的眼神里充滿了驚詫、感激、興奮與激動,如果沒有馬云騰,天靈的下場之悲慘,任何人都可以預想到。在眾多復雜的眼神之中,還夾雜著一雙異樣的眼神,似驚羨、似不解、似柔情,不用說是衛云。

  衛天翔面帶微笑,看著馬云騰嘆聲說道:

  “非兒,這次真是多虧了你,呵呵,沒想到你的法力居然高強至如此境界。”

  他對剛才馬云騰的分身神通有頗多疑問,但此時卻也不方便細問。

  馬云騰自來到天靈,與衛天翔待在一起時日不短,但兩人卻始終沒有機會溝通,先是療傷,后來破凡,再到后來天靈遇襲,環環相扣,所以別后事宜,衛天翔了解的還不如其它天靈弟子多。

  馬云騰展顏一笑,微一躬身。

  “衛大叔,小侄還有許多事沒來的及向您稟報,此間事了,容小侄再詳述。”

  衛天翔點了點頭,對馬云騰為天靈做的這些事,已經不是感激所能形容了,他性情豁達,知道在這方面多想也沒用,暫時拋到一邊,轉頭看躺在地的兩銀衣人,眉頭皺了皺,暗自尋思。

  天靈諸人的目光也全都轉向了兩人,眼中都流露出憤恨的神色,銀衣人渾身是血,銀衣幾不可辯,看來受傷頗重,能否養好還是未定之數。

  關于如何處置兩個銀衣人之事,馬云騰在此是晚輩,不便搶先。衛天翔定了定思緒,望向躺在地上的二人,語氣顯的非常平靜。

  “兩位是何方高人?為何要對我天靈出手?有破凡修為何必做雞鳴狗盜之輩!”

  天靈諸人這才知道,被馬云騰修理如此之慘的兩人居然都是破凡期的絕頂高手,眾人面面相覷,實在難已置信。

  兩個銀衣人身軀都微微動了一下,其中一個掙扎著抬起頭來,以右肘支地,未理會衛天翔的話語,目光仿佛在尋找,最后死死盯著馬云騰,聲音帶著嘶啞。

  “閣下是何方高人,我二人敗于你手,技不如人,無話可說,可否告之名號?”說完空洞的熱神里閃過一絲熱切。

  “馬云騰。”馬云騰看了銀衣人一眼,遲疑了一下,并沒有隱瞞自己的名字。

  銀衣人呆了一呆,眼里流露出一陣迷茫,顯然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閣下是否已修成仙體?”

  馬云騰搖了搖頭。

  銀衣人不再說話,試著提了提功力,無任何反應,內丹顯然已遭受重創,就算有仙丹也不見得能再復原。心中一片慘然,接著一股怨氣升起,眼里留露出瘋狂的神色。

  衛天翔與馬云騰兩人都心升警覺,銀衣人本來慘白的臉色徒然變的赤紅,渾身鮮血如注般冒了出來。

  馬、衛二人一呆,同時大驚。

  “快退!”衛天翔一聲大喝,抖手在天靈諸人面前立起一護壁。

  馬云騰心念電轉,祭起乾坤罩,將兩銀衣人直接給罩了進去。

  眾人只聽前后兩聲悶響,乾坤罩內血肉橫飛,二銀衣人均爆體而亡。

  馬云騰與人對敵經驗不多,只是憑感覺及銀衣人的異常表情感到了危險。

  衛天翔見多識廣,早知對方練有魔功,心存戒備。而對方流露出的狠毒的眼神,讓他猜測對方有可能最后一刻舍命一搏。再到后來銀衣人的所透露出的異常的表現,很像傳說中魔功爆體術前兆,衛天翔這才大聲提醒眾人。

  爆體術是以爆炸毀掉肉身之法,給對方以致命一擊,實是陰毒無比,由于內丹、虛無之境及肉身齊爆,威力實是非同小可,兩人原來打算也是借爆體造成對方受傷或騷亂,兩人元神可從容退去,只要回到教中,有護教大法師在,相信一定會有辦法讓二人重鑄肉身。

  但出乎意料的是,兩人在爆體前被乾坤罩強行罩住,在狹小的空間內連續兩次爆體,且得不到宣泄,兩人元神雖然已出竅,但卻被牢牢困在里面,最后結果,落得神形俱滅。

  馬云騰收回乾坤罩,衛天翔也輕輕拍散防御護壁,兩人對視一眼,從對方眼中都感覺到無耐與憂慮,線索自此斷了,對方來歷已不可查,面對將來,對手是否還會再來?什么時候再來卻均不可控。對方的底細如何?目的如何?也全不知情。但從這次對方派來的幾人中,居然有二個破凡期超級高手與四個返璞期的高手,而且拿的法寶在修行界均是一等一的,可見對手實力絕非天靈所能比擬,這使兩人的疑慮更濃。

  馬、衛二人與索運飛簡單商量了幾句,也都不得要領,對方為什么對天梭志在必得也想不明白?如果對方只是拿天梭去等待下一次天缺來臨,去觀摩天缺,這理由實在太勉強,因為破凡期的高手已經可擺脫地星吸力,自己即可飛近天缺,雖然不如在天梭中穩當,但還不至于讓對方出動如此諸多高手攜眾多法寶來強行奪取。

  但此次襲擊天靈,對方損失了二名破凡絕頂高手及三名返璞期高手,外加損失了三件法寶,也是偷雞不成蝕了一大把米,就算對方有四大門派一般雄厚家底,受此打擊也算重創,想來短期內不會再來。

  話雖如此,但三人均知,他日對方再來,恐怕要比這次兇險萬分。天靈派多此隱憂,衛天翔、索運飛雖然面上沒有表現出來,但心中擔心之極,一籌莫展。

  眾人無語,衛云這時適時的跑上來,拉著父親的胳膊,順勢拿眼偷偷又瞟了馬云騰幾眼,眼睛里晶光閃爍。

  衛天翔輕輕拍了拍女兒,轉頭把目光放到了妻子身上,石云菲功力本低,受創也不輕,所以一直到現在還沒收功。剛才強敵未退,衛天翔無法顧忌妻子,此時才得出空來,快步來到石云菲面前。

  將手掌放到妻子后心,鼓蕩內丹,磅礴的火性法力緩緩輸入對方體內,兩人練的功法屬性都相同,石云菲又已服食過馬云騰的療傷丹藥,所以沒過多久,石鳳凰也慢慢掙開眼睛,看來只要調息上數日,應無大礙。

  索運飛指揮弟子,開始整理天靈后院,有些地方受損頗為嚴重,修繕可能要花些時日,但大致受損不大,也就放下心來,諸弟子忙著修理房舍,后院前進相對有些損傷,而后進房舍,也就是衛天翔夫婦及馬云騰住的地方基本未受損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第一薅神,第一薅神最新章節,第一薅神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