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薅神 第四百四十八章 別具一格

小說:第一薅神 作者:芊舟 更新時間:2022-03-01 06:26:28
  為此,馬云騰還在心里權衡了好一會,盤算再三,自認為應該可以擺放。

  但沒想到擺放是順利完成了,但啟動它,對法力的要求是如此變態,隨著法訣的不斷拍出,一邊是體內內丹激蕩的越來越厲害,瘋狂的將四周的五行能量吸入虛無之境,另一邊馬云騰感覺體內的法力又有如潮水般向外涌。

  此時馬云騰暗暗心驚,暗暗埋怨自己太過自信,自己終究只擁有一點仙靈力,平時自己做事一向謹慎,怎么這次盤算許久,依然會行此險招。想到這里,臉上的汗跡更是明顯。

  從天缺回來后,馬云騰就沒有遇到一個能真正威脅自己的對手,因此自信心膨脹了許多,對問題的考慮就沒有以前那么細致。

  原本這個仙陣啟動也不需要太多的仙靈力,但多與不多是相對的,與馬云騰體內那點靈力來說,已經超出來他的能力范圍。強行啟動,靈力耗光這后,只能用法力去添補。

  靈力與法力畢竟不是一個層面的東西,拍出同樣一個手訣,相對于靈力,用法力要多消耗十倍甚至幾十倍,馬云騰不是不知道這個道理,但倚仗自己法力強橫,并未太放在心上,這也是給了他一個教訓。

  不過慶幸的是,仙陣的擺放不會出現反噬的現象,最壞的結果就是擺放失敗,所以馬云騰雖然擔心自己支撐不住,但也不怕失敗。

  隨著法訣的不斷拍出,天靈四周的銀光越來越少,但馬云騰身上的銀光卻越來越盛,終于,最后一道銀光也幻滅了。天靈山恢復了寧靜,只有空中的金色葫蘆閃動著淡淡的金芒,輕輕飄在空中。

  馬云騰輕輕松了一口氣,終于撐下來了,此時汗水已經將他的渾身都浸透了,看著空中的金色葫蘆,知道還有最后的工作要做,就是將自己布的結界與索運飛劉煙布的第一層結界關聯起來,同時還要隱藏陣樞。

  暗暗調息了一會,五行能量源源不斷的涌入體內,法力在迅速的恢復,身上的銀光并不曾消散,反而越來越盛。馬云騰不再多耽隔,縱身向金色葫蘆飛去,轉瞬間,金色葫蘆已在自己腳下,靜靜的翻騰旋轉著,散發著柔柔的光華。

  馬云騰鼓蕩內丹,又向四周拍出幾個法訣,由于是在外圍結界內,所以很輕松的就將兩層結界關聯起來。

  最后就是隱藏陣樞,馬云騰輕輕游走于葫蘆四周,并不時拍出各種法訣,每一個法訣拍出,葫蘆的金光就淡一些,馬云騰身上的銀光也會暗淡一些,慢慢的,銀光慢慢散去,金色葫蘆也漸漸變的虛無,最終消失不見。

  馬云騰又拍了幾個法訣,終于結界布置完成,此時天色已近黃昏,淡淡的斜陽散漫的飄落在天靈山上,天靈山一如往常的寧靜。天靈諸人站在原地都沒有動過,衛天翔的手一直輕輕束于身后,含笑看著馬云騰擺陣,對于陣法,他懂的有限,索運飛則一改往日的嚴峻,自始至終看的眉飛色舞,并不時的點著頭。

  劉煙對陣法結界擺放也非常癡迷,但馬云騰所運用的手法絕大多數他聞所未聞,更別說能看的懂,看著自己師父頻頻點頭,顯得深以為然的樣子,不僅納悶,對于師父能夠領會馬云騰的手法,她心里還真忍不住頗打了幾個問號,但她一向尊師,這懷疑放在心里自然不會透露出來。

  馬云騰閃身來到眾人面前,神情疲憊,眾人見狀都吃了一驚,馬云騰擺了擺手,告訴大家自己無礙,眾人均知馬云騰擺的陣非同小可,但也均沒想到會把他累成這個樣子。大家都是修行者,知道這是法力消耗極巨的表現,休息一下即可恢復,所以也就放下心來。

  衛云偷偷打量馬云騰,見他面容微微發紅,臉上汗漬依然明顯,身上的衣服明顯能看出已經被汗浸的差不多了,馬云騰也毫不掩飾自己的狼狽。看到這里,衛云心里反而有種輕松的感覺,馬云騰的疲憊使她感覺他依然還是一個修行者,雖然法力強橫,但也有其限,這無形中使她本來感覺越來越遙遠的一個人,驀然又近了許多。

  馬云騰打起精神,與眾人一起回到天霄閣,將擺放的結界陣法對天靈眾人講解了一下,包括如何隱藏內層結界,如果發動核心殺陣,如何進出結界,如何啟動外圍幻陣及迷陣,如何隔斷或連接內外兩層結界,及外圍結界如何受攻擊時牽引啟動內層結界的各種手法法訣等等,等馬云騰交待完,夜已深了。相比之下,索運飛與劉煙獲益最深,而衛天翔只不過多長了些見識罷了。

  眾人又聊了一會,各自散去,索運飛師徒兩人獨自去領會馬云騰所授的手法,馬云騰回去運功調息,一夜無話。

  等馬云騰收功時,已經是第二天下午,法力已經完全恢復,但修為卻進步有限,明明感覺就要突破第三重了,但卻遲遲不知道該如何去跨過。尋思半天,馬云騰不禁暗暗嘆了口氣,知道這事也急不得,一般修行者每修進一重需要的時間都很漫長,而且層次越高,時間就越長,衛大叔光在返璞期就修行了幾百年,如果沒有自己幫助,再修幾百年也很正常,想到這里,心里也就釋然。

  師父給自己留下玉石中曾說過,要想盡快提升修為,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斷的挑戰自己,非常經歷造就非常人,想到這里,馬云騰募然想起天靈山頂的仙陣來了,心里一動,一種想去一探究競的渴望油然而生,但茲體事大,不必急于一時,并且還需要跟衛大叔商量一下。

  馬云騰主意打定,又惦記起給衛大叔等人的九幻功法及天靈其它眾弟子的儲物牌還沒發放,于是出門去前院,將這些東西交給了衛天翔及索運飛。

  衛、索二人對自身修煉的天靈功法相當自信,而實事上天靈的修煉功法的確也可算的上一流,否則就算馬云騰再怎么幫忙衛天翔也不可能破凡。但一流與頂級永遠不是一個層次上的東西,當兩人抱著懷疑的心思分心神查看時,居然一看看了一個時辰都沒抬頭,若不是石鳳凰強行打斷二人,還不知道要看到什么時候。

  兩人都是行家,功法的好壞很容易分辨清楚,兩人看了一會就已經明白九幻絕不是天靈功法所能比擬的,結果越看越沉迷,不知不覺看了一個多時辰。一部頂級的修行功法對一個門派意味著什么衛、索二人心中太清楚了,憑借這部功法,天靈踏入頂級大派的可能性向前跨了一大步。

  天靈原來的功法其實以火性為最強,木性次之,其他金、水、土的修煉功法就是大路貨了。而九幻功法卻是提供了完整的五行修煉功法,全是頂階,還有各種陣法,在功法上天靈不再有任何的短板。

  然后驚訝遠遠還沒有結束,當馬云騰如變戲法般拿出了眾多各式各樣的仙器讓衛天翔等人大肆派發時,眾人就已經什么都說不出來了。

  但衛天翔卻沒有將低級弟子的儲物牌發下去,只是宣布了只要弟子能修出內丹,就可以得到馬云騰贈送的儲物仙器,即便這樣,整個天靈都沸騰了,年輕的弟子更是摩拳擦掌。馬云騰回想衛大叔的決定,不由暗暗慚愧,自己還是太年輕,如果讓低級弟子擁有了仙器,那對他們來說,或許所帶來的風險要遠遠大于好處。

  馬云騰將儲物牌交給衛天翔的時候,同時給了他大量的五行之晶,由衛天翔根據各弟子修煉層次相應贈予。而這些五行之晶自然也沒有發放下去,修為到不了成丹期以上,使用五行之晶就是喪盡天良的浪費。

  天靈上下上至衛天翔、索運飛下至幾個剛入門不久的小弟子,均紅光滿面、意氣風發、興奮異常。索運飛則嚴厲的告誡眾弟子,天靈擁有諸多儲物牌之事絕不能暴露,否則后果可想而知。

  諸弟子自然小心謹記。趙潛也特別興奮,因為掌門不知為啥,并沒有要把自己已經拿到手的儲物牌先收回去。然而與眾弟子的興奮相依襯的是,衛云明顯有些不自然,神情中更帶著一絲失落與迷茫,但此時已經沒有人再注意這些。

  接下來這段時間,天靈慢慢恢復了寧靜,一如衛天翔所料,蒙面人并沒有再次光臨,想來也確實是遭受了重創。這段時間衛天翔、索運飛及石鳳凰幾乎都處于半閉關狀態,潛心研究九幻功法,其他眾人包括幾大弟子卻并未開始修行。

  這倒并不是衛天翔等人藏私,而是因為其它天靈眾人修為太低,募然修煉一套全新的功法且沒有人能指點的情況下,練功是非常危險的,很容易走到岔路上。

  一晃眼一個多月過去了,馬云騰就住在天靈,閑來無事就是出去走走,有時指點一下天靈小字輩弟子修煉,有時跟趙潛聊聊天、扯扯皮。

  這段時間衛云脾氣有點陰晴不定,但淑女的形象還一直完好的保持著或者說堅持著,雖然經常在馬云騰眼前閃來閃去,但卻從不搭理他,馬云騰自然也不會放在心上,樂的清靜。

  這日下午,馬云騰正與幾個天靈小字輩弟子在后院聊天,突然跑進來一個天靈弟子,老遠就對馬云騰喊到:

  “馬大哥~,馬大哥~”

  跑到近前才一邊喘著氣,一邊說道:

  “馬大哥,掌門人請你到天霄閣,有客人來了。”

  馬云騰一楞,自己認識的朋友有限,除了天靈弟子,外面可以稱的上朋友的也就是寂陽派的陽星,青風門的司徒哲也算一個。但陽星目前在閉關修煉,司徒者跟自己的交情略顯一般,況且司徒哲尚不清楚自己是天靈派的,會是誰呢?

  見報信的弟子還站在面前,就隨口問道:

  “噢?什么客人?”

  “我也不清楚,看掌門人非常鄭重,應該是一個大門派的修行者,總共來了兩人,一個年紀較大,一個比較年青。”

  馬云騰心里納悶,不會是青風門的風靈子吧,想來想去也不得要領,馬云騰身形閃動,很快到了前院,天霄閣的大門開著,馬云騰緩步走了進去。

  大廳內坐著五人,衛天翔夫婦與索運飛均在,另外兩人一個貌似一個六旬老者,但精神矍鑠,一身青布長袍,發髻用一簪子輕輕別住,儼然是一道家打扮,老者表情淡然,眼里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傲氣,老者與衛天翔于上座,索運飛與石鳳凰側座相陪。

  與老者一同前來的還有一青年,身材發胖,臉如滿月,滿臉都掛著笑意,一身絲質長袍,頭罩書生巾,雖然是一讀書人的打扮,但感覺更像是養尊處優的員外,毫無書卷子氣。

  見馬云騰進來,衛天翔心里一喜,站起身來笑著向老者介紹說道:

  “雷長老,這是小侄馬云騰。”

  說完又對馬云騰解釋道:

  “非兒,這兩位是玄教的高人,雷木雷長老與薛不靖薛壇主。”

  “見過兩位道友。”

  馬云騰一拱手,算是見禮了。

  兩人都有些意外,雷木眉頭微微一皺。兩人還以為馬云騰會行晚輩禮,未想到居然是平輩之間打了個招呼。特別是對雷木長老,頗有不敬的嫌疑。

  那個身材發胖的薛壇主眼光流動,然后滿臉含笑的站起身來,臉上熱情涌現。

  “馬世兄英氣內斂,氣色不凡,想來修為頗高,真是英雄少年啊,在下薛不靖,冒昧來到貴派,希望咱們以后多親近親近。”

  “薛壇主客氣了。”馬云騰笑著又一拱手。

  那位道家打扮的雷長老轉頭看了馬云騰一眼,朝他一頷首,什么話也沒說,將頭又轉向衛天翔,剛想說什么,突然頭又猛的擰過來,看著馬云騰,眼里閃過驚駭的神色。

  馬云騰剛才略一打量兩人,心里也暗暗吃驚,那位薛壇主修為是返璞中期,修行界算是個高手,而這位道家雷長老,居然已經踏入了靈寂期,比破凡還要強上一階。這不僅讓他即疑惑,心里又感慨玄教不愧為四大門派之一,實力真是非同小可。

  雷長老面帶異色,盯著馬云騰好一會才說道:

  “馬小友修為看起來深不可測,想來修習的功法也別具一格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第一薅神,第一薅神最新章節,第一薅神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