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薅神 第四百五十章 坐鎮

小說:第一薅神 作者:芊舟 更新時間:2022-03-03 06:22:54
  薛不靖雖然笑臉依舊,但嘴已經明顯在撇到一邊,但當他看到趙潛的儲物牌上真的刻著趙潛的名字的時候,臉上一慣掛著的笑臉剎那間僵住了,隨即迅速消失的無影無蹤。在趙潛試著讓他分心神探了一下,確定真的是儲物仙器之后,薛不靖更是吃驚,心底里對趙潛的話已有三分相信,否則實難解釋這一切。

  要說有位仙人為眼前這位極不著調的天靈的初級弟子單獨修煉了個仙器,還不如說天靈真有位仙人長老來更真實,更令人信服。一個有仙人后臺的修行者,在一個三流門派中怎么可能還只是低級弟子。

  看到薛不靖驚愕的表情,趙潛心里舒服到家了,嘴就又把不住門了,然后神秘兮兮的說天靈還有一部分弟子直接修行的是仙家功法,至于誰在修煉自然屬于天靈的最高機密,不方便透露,趙潛的目的就是語不驚人死不休,這邊說著無心,但那邊聽著有意,雷木雖然一直都在一邊靜靜的閉目靜坐,其實趙潛的每一個字都清晰的傳到了他的耳朵里。

  但聽到趙潛胡謅說有人修行仙家功法時,雷木腦海里突然現出馬云騰的身形,心里也是一動,但薛不靖嘴卻又撇到一邊去了,仙家功法只有仙人能修,如果修行者也能修,那就說明還是修行界的功法。

  薛不靖為人城府極深,心中明白眼前這位天靈弟子十有八九在胡說八道,但圓圓的臉上依然掛著令人可掬的笑容,隨意的又跟趙潛聊了一會,趙潛依舊信口胡謅。趙潛說的越離譜,雖然雷木與薛不靖不以為然,但卻感覺天靈的確越來越神秘,以一個天靈低級弟子敢對四大門派中的長老級人物肆無忌憚的信口開河,胡說八道,就說明天靈可能真的不一般。

  其實趙潛雖然好表現自己,但還不至于到今天這種沒譜的地步。整個天靈派都不知道,趙潛從心底里對四大門派有極強的反感抵觸心理,個中原因卻從未對外人道過。就在趙潛越說越沒譜,雷木二人越來越狐疑的時候,馬云騰來了,這場頗有點搞笑的談話才算終止。

  雖然雷、薛二人對趙潛的胡話并不相信,但依然產生了一些影響,雷木瞅了一眼馬云騰,眼里悄悄閃過一絲異彩,自己已經是靈寂期的超級高手,但看馬云騰的感覺依然只能用深不可測來形容。

  而薛不靖則從另一個角度觀看,一般修行者身上都有百寶囊之類的物品,可以裝一些修行者常用的丹藥或其它不能收入虛無之境的物品,如果外出歷練,百寶囊可能還不只帶一個,而眼前這位天靈掌門的子侄的確是沒有,因為衣衫單薄,一目了然。因此對趙潛所說天靈每人都有儲物仙器之說又更加信了三分。

  眾人又聊了一會,這時大師兄李桂清過來有請兩人貴客前院用茶,馬云騰帶著二人來到前院,天宵閣內依然是衛天翔夫婦與索運飛相陪。

  雷木并未急著追問衛天翔的決定如何,顯然也明白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決定的,眾人只是談了一些修行界的奇聞秩事,其中薛不靖還提起了柳家堡寂陽一派狂送仙器的傳聞。雷、薛二人對此都不置可否,馬云騰自然不會點破,天靈眾人也只是一聽罷了。

  大家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一會兒,雷木突然轉頭對薛不靖說道:

  “不靖,修行者多與人切磋,對提高自己的修行是一條捷徑,這次難得遇見諸多高人,你就不想請教一下嗎?”

  天靈眾人都是一楞,感覺雷木這話說的有些突然,修行者彼此切磋是很正常的一種方式,對于提高自己的修行境界的確有莫大的好處,但切磋一般都是在朋友、親人或師兄弟之間進行,像薛不靖與天靈眾人的關系遠未到這種層次。

  切磋不是比斗,比斗是各方各盡全力,敗者自然是修為不夠,切磋講究點到為止,如果切磋過程中一方心存歹念,趁對方收手時突下毒手,就算是對方修為高于自己也容易中招,所以若非信得過的人,雙方是不會進行切磋的。

  薛不靖明白師伯的意思,掛著笑臉,站起身來向天靈諸人一拱手,恭敬的說道:

  “心中所愿,不敢請爾。”

  天靈諸人眼光都望向衛天翔,衛天翔面色不變,心中琢磨不清楚對方到底什么用意。如果自己去跟他切磋,就算對方有什么花樣自己也不怕,但自己身為一派掌門,對方還有一位長老在壓陣,自己勢必不能先出頭,否則顯的天靈無人了。

  自己的妻子修為較對手為低,自不宜出手,索師弟與對手相當,但此次交手對方是否另有圖謀,尚無定論,二人修為相當,如對方突然發難,則很難抵擋,唯有非兒去最合適,但非兒按年齡來說是晚輩,身分不同,對方并不見的愿意,想到這些衛天翔眉頭輕皺了起來。

  馬云騰心念電轉,其中的厲害沖突也了然于胸,站起身來,拱了拱手。

  “雷長老、薛壇主,衛大叔,小侄修為淺薄,但難得碰到兩個高人,小侄想先請薛壇主指點一下,不知可否?”

  衛天翔正中下懷,但自己不方便表態,看著雷、薛二人,看兩人什么意思。

  雷木也是正中下懷,天靈眾人的修為只有馬云騰他看不出來,其它眾人他都了然于胸,見眾人望著自己,便微微一笑。

  “修行無先后,達者為高,不靖,你就向這位馬道友請教一下吧。”

  薛不靖圓圓的臉上笑容依然,他顯然也明白師伯的意思,笑嘻嘻的看著馬云騰。

  “請小兄弟手下留情了”。

  兩人又客套了幾句,隨眾人來到了靈宵閣外,然后起身形直接飛身到了空中。

  衛天翔等人自然也不會等在地上。眾人都是高手,立于空中并不需要御劍。

  馬云騰并不清楚對方為什么一定要切磋,但顯然有所圖謀,心里對二人微有反感,但對方是客,也不便多表現什么,做了一請的姿勢。

  薛不靖也不再客氣,修行界有一半人修習的是火性功法,相對來說功法威力也偏大,薛不靖修的就是火性,衛天翔也是,而像索運飛這樣修習木性功法的卻是最少的一系。

  薛不靖并未取出法寶飛劍,只是揮動手訣,虛空一拍,只見空中突然出現漫天火雨,迅即滾成一個火團,如電風馳電掣一般向馬云騰卷去,薛不靖這招顯然只是試探。

  馬云騰手輕輕束于身后,滾滾烈焰飛到身前不遠處有如冰雪遇驕陽一般,慢慢消失。

  這一招是馬云騰跟仙人玉陽子處學來,其實并非馬云騰真的沒有動,不過由于對方攻擊比較弱,馬云騰嘴里念動法訣,然后將法訣輕輕吐出,擋于身前,其實依然是防御結擋住了薛不靖的攻擊,這是玉陽子的獨門絕技,在天缺伴星上時,為馬云騰所學。

  但即使是這樣,依然驚世駭俗,薛不靖不明所以,更是驚駭,自己這次攻擊雖然未盡全力,但威勢已然非常強,馬云騰未見動手,就輕易破掉了自己的攻擊,對方的修為實在是令人恐怖,而旁觀雷木的心里也是大吃一驚,他猜到馬云騰法力詭異,但也沒想到詭異到了這種地步。

  見之前的試探攻擊毫無效果,薛不靖不再猶豫,雙掌合抱,嘴里念念有詞,掌心處有一團火球由小變大,慢慢將其托起,火焰有如一顆燃燒的巨石,迅速變大,薛不靖大喝一聲,火焰有如天外隕石,破空向馬云騰砸去,顯然這次已經使上全力。

  馬云騰不敢太過大意,隨手在身前劃了幾個符,輕輕推上前去,火焰巨石瞬間而致,眾人原本以為會發出巨響,但沒想到巨石被防御結包住,也悄無聲息的迅速消融。

  馬云騰心里非常滿意,接下對方的攻擊比想像中還要輕松,現在看來是自己有些過于小心了,自己雖然還沒有進入第四重,但感覺法力卻比剛下天缺時,又增長了不少。

  薛不靖雖然城府極深,但此時兩眼也開始發紅,鼓動全身法力,不斷轉換各種攻擊手段,但對方不管自己如何攻擊,只是輕輕的在身前劃一個圈,所有手段都如同隔靴撓癢,顯然沒有給對方造成任何麻煩,自己每次攻擊都仿佛虛空而發,未感受到絲毫阻擋,但卻迅速消散。

  雷木作為旁觀者看的更是心驚,留意天靈眾人,見表情均很平淡,顯的不喜不悲,顯然一切都是意料之中,這使雷木感覺更是不安,用眼神余光打量衛天翔,見其靜靜的浮于空中,雖然空中山風激蕩,但長袍卻筆直的垂于身上,并未受到任何影響,站在那里顯的淵挺岳歭。

  “此人也好生了得!”

  雷木看到這里,心神震動,沒想到天靈一派果然有如此多的頂級高手。

  這時薛不靖已經把自己的飛劍呼了出來,飛劍劍身成紅色扭曲如蛇,劍尖成三角形,一看就是一件可能有異能的法寶,馬云騰看到這里也不敢太過隨意。

  薛不靖雖然在玄教身份只是一個壇主,但位列四大門派,其身份跟衛天翔也相當,而現在卻被一個小輩分的子侄搞的如此狼狽,自然感覺也有些下不來臺,這時他已顧不了太多,將劍祭于空中,嘴里念念有詞,寶劍迅速變得有幾丈大小,并開始旋轉起來,越轉越快,劍身四周慢慢浮現出許多小劍,均如靈蛇一般,彎曲扭轉,有如活物,薛不靖猛的雙掌前推,同時又是一聲大喝。

  寶劍帶著紅色赤芒,裹著眾多蛇形靈劍,向馬云騰劈去。

  馬云騰一直只守不攻,希望對方能知難而退,但對方顯然不會輕易罷手,而此時又發出如此猛烈攻擊,心里也知道如不讓對方吃點虧,顯然不會輕易罷手的。

  想到這里,馬云騰右手握拳,凌空向怪劍搗去,顯的姿勢怪異,一團淡淡的光華脫手而出,重重的擊在紅色巨劍上,由于速度非常之快,眾人根本就沒看出馬云騰打出的是什么,只聽一聲巨想,紅劍發出一聲哀鳴,迅速變小,并向地下墜去,同時薛不靖只覺的全身劇震,渾身骨頭架子有如散了一般,法力幾乎凝聚不起來,眼前發黑,在空中搖晃了許久才穩下身形。

  雷木雙眼精光四射,久久凝視馬云騰,心中驚駭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馬云騰剛才打出的是什么,雷木也沒有看清楚,開始估計可能是馬云騰的飛劍,但仔細一想又不像,以自己靈寂的修為,馬云騰修行境界看不出來也還罷了,可修的五行功法屬于哪一系,自己也沒有看出來,想到這里心中更是駭然。

  雷木光顧自想心事,衛天翔用法力裹住下落的飛劍,輕輕向薛不靖送去,此時薛不靖才剛緩過勁來,感覺法力迅速回復,抬手將飛劍招回,低頭一看,劍體上居然帶著一個印記,有如握拳,顯然是對方一擊留下的,但劍身幸好未損,只要溫養一些時日即可,心下稍安。

  比到此刻實在已經無法再比下去了,雷木心念電轉,就算自己上去,也未見得有必勝的把握,此人功力怪異可怕,修為高深,修行界恐怕沒幾個人是其對手,沒想到小小的天靈果然隱藏著如此高人,雷木眼中的亮芒漸漸隱去。招呼薛不靖過來,其實他不叫,薛不靖也不會傻到還要再比,對方一動手,自己差點骨頭架子散了,如果再來一下,恐怕能不能站在空中頂的住都很成問題。

  玄教二人精心醞釀的一場切磋就這樣虎頭蛇尾的結束了,切磋之前,兩人感覺馬云騰修為深不可測,切磋之后,感覺是更加深不可測,以雷木靈寂期的修為,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整個天靈派的實力讓兩人心底里暗暗心驚。

  雷薛二人又稍坐了一會,居然直接告辭而去,臨走之時雷木墾請天靈多考慮一下玄教的提議,衛天翔自然客氣應對。這兩人來的突然,走的也突然。

  天靈一派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又過了半月,衛天翔等人看天靈近期應該不會有事,便找馬云騰商量,三人想專心修煉九幻功法,需要閉關一段時間,天靈山由三大弟子掌管,馬云騰坐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第一薅神,第一薅神最新章節,第一薅神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