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薅神 第四百五十四章 打量

小說:第一薅神 作者:芊舟 更新時間:2022-03-07 06:24:41
  “前輩,他們自己制約自己是什么意思?”馬云騰有些迷惑。

  “嘿嘿,內訌,自相殘殺,明爭暗斗,什么骯臟手段他們都能使的出來,哪怕是用在他們自己的同類身上,這就是他們本身的惡性。”

  “前輩,他們是不是就是魔族?”馬云騰忍不住又插口問道。

  “不錯,嘿嘿,當時整個修行界都管這一族叫做魔族,他們的殘暴、強大及無恥,魔族的確是他們最好的稱呼,嘿嘿……”

  說到這里,小老頭開始冷冷的笑起來,嘴里小聲念叨著。

  “魔族……魔族……嘿嘿……,小子,你知道魔族究競是什么人嗎?”

  馬云騰自然不會知道,直接搖了搖頭。

  “晚輩自然不知,不過對這樣的魔頭也應該使用殘忍的手段,將他們斬盡殺絕,絕不能姑息!”

  小老頭歪著腦袋看著馬云騰,滿臉全是譏誚的神色。

  馬云騰臉一紅,不知自己到底哪里說錯了。

  “當然可能晚輩的修為與他們相比還很低……”

  小老頭直接打斷了馬云騰的話,反問道:

  “不是說你修為低,你知道魔族究競是誰嗎?”

  馬云騰搖了搖頭。

  “這些被整個修行界稱為魔鬼一族的不是別人,就是我們,就是現在龍星,不,是現在是地星的修行者!”

  馬云騰大吃一驚,呆呆的看著小老頭,眼里散發出驚駭的目光。

  “怎么,不能接受?”

  小老頭譏笑的目光更加明顯。

  “難道現在地星的修行者就改好了嗎?”

  “前輩是不是搞錯了,地星上絕不會有前輩所說的那樣的殘暴者,大部分都是……都是普通的修行者……。”

  “小子,我再告訴你,雖然我已經幾十萬年沒有出去了,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地星的修行者本性是絕不會修改的,不過你身為其中一員,對許多事情熟視無睹罷了。”

  馬云騰堅決的搖了搖頭還想再說什么,卻又被小老頭打斷了。

  “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我來問你,這些修行者是一開始就住在地星上嗎?”

  馬云騰一楞,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

  “其實這里并不是我們本來的家,而是在千百萬年前遷過來的,當時地星上只有一些溫順的小動物,自從我們遷來后,原本和諧的一塊樂土變的四處血腥,難道我們現在已經停止了對豬、牛、羊等弱小動物的宰殺了嗎,這里原本是他們的家園!”

  馬云騰又是一呆,嘴里喃喃說道:

  “可是豬、牛、羊等家畜不就是用來宰殺的嗎?難道這不對嗎?”

  小老頭哈哈大笑,眼里嘲弄之色更濃。

  “因為我們強大,我們宰殺弱小就被視為應該的,這難道不就是魔性嗎?但那些豬、牛、羊自己也會認為自己該殺嗎?

  天道循環,報應不爽,如果哪一天突然來了一些比我們更強大的多的種族,如果我們在他們眼里就如同我們眼里的豬羊,那你就真正有所體會,只是不知道他們把我們當做寵物或牲畜圈養起來,高興就給點食物,不高興就踹一腳的時候,你做何感想?

  當我們眼睜睜的看著兄弟姐妹甚至孩子被清蒸、紅燒、干炸、烘烤,他們還在我們面前吃的滋滋有味,你卻無力反抗的時候你又做何感想?難道我們不正在干著這樣的事嗎?

  馬云騰只感覺心中氣血翻滾,大叫一聲,猛的站起身來,跌跌撞撞的沖到旁邊,不停的開始干嘔。

  原本自己認為天經地義的行為事情,在小老頭的解釋之下變的極端殘暴,有如萬惡不赦,任誰當心中多年的行為觀念被徹底顛覆時,所受的沖擊都不會太輕。

  馬云騰此時覺的嘴里發苦,心里也發苦,如果小老頭說的是實情,那簡單是太可怕了,一想到那些任人宰割的豬羊,馬云騰忍不住又是一陣干嘔,不知道是不是情緒太過激動,體內虛無空間開始呈現出一些紊亂。

  小老頭也沒想到馬云騰的反應能有這么激烈,一邊含笑看著,眼中卻有異樣的神色在閃動。

  干嘔了好一陣,馬云騰站起身來,但卻感覺身體的疲憊感更重,自己已經休息了有好一會了,虛無空間的紊亂并沒有平息,反而有更進一步加劇的跡象。

  馬云騰想到這里,心中暗暗吃驚,知道壞了,自己肯定哪個地方出了問題,強打起精神走回傳送陣中央,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小老頭一眼就看出了馬云騰的不正常,臉上露出遲疑的神色,指著馬云騰。

  “你……你……”

  馬云騰這時感覺一陣煩燥感從內心深處涌出來,四肢百骸難受異常,知道自己不能再等,向小老頭一拱手。

  “前輩,在下要調息一會兒。”

  說完接著盤膝坐下,開始運轉功力調息。

  小老頭歪著腦袋看著馬云騰,心中納悶,不會是自己在這里待的時間太長了,外面的修行者已經脆弱成這個樣子了吧。此人能獨自闖過外圍仙陣,法力定然強悍之極,自己幾句話就讓其受到重創,小老頭雖然一時還有些不能明白,但已經忍不住有點自己開始佩服自己,臉上露出得意的神情。

  小老頭沒事自己在這里過干癮,馬云騰卻在經受巨大的痛苦,虛無之境里一片紊亂,五顆內丹吞吐著五色光芒,時明時暗,玄靈玉睜著一雙小眼睛,顯然還摸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馬云騰強自鎮定,運轉功法,但越運轉感覺越難受,虛無這境中更是混亂,五行能量已經有彼此開始沖突跡象,玄靈玉這時已經開始幫助梳理混亂的五行能量,但將能量導向內丹時,內丹卻一反往日,并不吸收,反而也開始向虛無之境中釋放五行能量。

  此時馬云騰痛苦感更盛,渾身開始輕微的發抖,虛無之境中能量越來越多,馬云騰感覺自己已經有束縛不住的感覺,如果五行能量在自己體內發生沖突,痛苦自不必說,功散人亡幾乎是必然的結果。

  小老頭這時也停止了自我感覺良好的臆想,愣愣的看著馬云騰,此時馬云騰已經滿臉通紅,痛苦的神情全寫在臉上,此時任誰都能看出馬云騰顯然是練功出了問題,決非是受自己言語刺激,但什么問題暫時自己也沒看出來。

  小老頭一邊捉摸,一邊繞著馬云騰轉,正走著,一股強大的法力從馬云騰身上猛的散發出,自已首當其沖,被橫著向后撞去,去勢極猛,小老頭頓時大驚,順勢抓住石臺邊上立著的一根石柱,滑到了石臺下面。

  隨時法力的向外泄出,馬云騰虛無這境非但沒見好轉,反而卻更加混亂,五內丹釋放五行能量的速度也開始加劇,馬云騰此時心中一片冰涼,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會出現在這種狀況,但如果自己束縛不住五行能量,使五行能量在自己體內發生相生相克時,自己的命運注定是用悲慘結束。

  小老頭躲在石臺下面,偷偷觀瞧,此時浩瀚的法力如潮水般從馬云騰體內泄出,而馬云騰此時的身體卻依然在輕輕的發抖,小老頭略一沉吟,猛然尖聲叫道:

  “反噬!反噬!居然是法力反噬!!”

  聲音充滿了驚奇、惋惜還有一些莫名的興奮。

  此時虛無之境中的玄靈玉突然放棄了梳理混亂的虛無空間,開始瘋狂的吞噬澎湃的五行能量,內丹噴吐出來的能量精純之極,也狂暴之極。

  馬云騰此時思維已經不太清晰,但下意識也知道自己需要盡量控制,止住內丹能量的噴吐,但試了幾次都是徒勞,而且每次嘗試都讓自己痛苦異常,最后無奈放棄,靜觀其變。

  虛無這境中的大量能量被玄靈玉瘋狂的吞噬,混亂的虛無之境已不像開始那樣紊亂,五內丹依然瘋狂的向外傾泄五行能量,但玄靈玉是天地造化奇物,能量吸附強悍之極,在天缺上馬云騰就領教過,此時更是拼了命的吸收。

  須臾,內丹向外噴薄的五行能量慢慢弱了下來,在玄靈玉的奮力吞噬下,馬云騰的身體漸漸不再向外散發法力。此時馬云騰的臉色由紅慢慢變白,虛無之境在玄靈玉的幫助下也已趨于平穩。

  又過了一會兒,內丹終于停止能量噴泄,又開始散發出淡淡的光芒,由噴泄能量又轉換成慢慢的吸收能量,一切好像又恢復了正常。

  馬云騰小心試了一下,又可以正常運轉功法了,慢慢調息了一會,這次危機終于挺了過去,雖然不明就里,但算是死里逃生了。長長吁了口氣,睜開眼睛,發現小老頭瞪著一雙小眼跟自己近在咫尺,一雙眼珠滴溜溜的亂轉,臉上顯得感慨之極,仿佛又佩服又可惜又驚奇。

  見馬云騰睜開眼睛,小老頭嘿嘿干笑了幾聲。

  “小子,你可真不一般,你的功法是怎么練的,怎么會出現法力反噬,而且你居然能扛過去,真是聞所未聞,厲害、厲害,可惜、可惜。”

  馬云騰心里也頗為感慨,知道這次又是玄靈玉把已經跨入鬼門關的自己又生生拉了回來,心中感激,感應了一下,玄靈玉這次吸收了大量精純的五行能量,又一次蜇伏了。

  定了定神,馬云騰看著小老頭,有些虛弱的問道:

  “前輩,法力反噬是怎么回事,前輩在可惜什么?”

  小老頭咪著眼晃了晃腦袋,解釋道:

  “法力反噬從未聽說有人能扛過去,我都打算在你不行的時候,動手將你的元神直接提出來,那我以后就有伴嘍,可惜,可惜,一個馬上就到手的同伴就這么沒了,我也夠倒霉的。”

  說到這里小老頭突然覺的自己剛才給自己取了一個“倒霉”的名字還真是有先見之明,臉上不禁又流露出一絲得意。

  馬云騰聽了又一陣苦笑。

  “那法力反噬是怎么回事,晚輩怎么會出現這種情況?”

  小老頭背著手在馬云騰面前走來走去,一副學問高深的表情,一邊走一邊說:

  “小子,反噬有許多種,大致可分了功法反噬、法力反噬、心魔反噬、法寶反噬等。

  功法反噬是指修行者修習的功法不適合其修煉,或存在某些極端問題,或存在較大的弊端,在機緣巧合的情況下,功法中的不穩定會被無意觸發,進而造成傷害,嚴重者功散人亡,這屬于功法先天不足或功法選擇有誤,有許多修行功法雖然威力奇強,卻都存在這種弊端。

  心魔反噬顧名思議就是修行者由于特殊的經歷,有自己的心魔,心魔反噬一般不會要人命,但如果反噬,修行者的性情可能會大變,原本俠義仁慈可能瞬間就嗜殺成性。

  法寶反噬是指修行者擁有了自己不能駕馭的法寶,卻強行收伏,如果法寶有靈,修行者反而漸漸被寶物所控。

  法力反噬是最最奇怪的一種,也是唯一一種幾乎必死的反噬,法力反噬是指修行者擁有的法力已超過自己本體所能承載的法力極限,換句話說,就是修行者修習的功法及本身所處的境界與自身擁有的法力出現了不平衡,功法與境界已無法約束修行者強大的法力,客與主的關系在某些時候發生逆轉,就會出現這種可怕的反噬。

  法力反噬出現的機率極低,一種可能是修行者本身由于特殊遭遇,造成本體發生了異變,進而法力飛漲,原有的修行功法已不再適合修煉,這種事情屬于比傳說還玄的東西,幾不可信,最有可能出現的一種情況就是修行者不小心誤服了神丹之類的靈藥造成了法力的狂漲,小子,你最近有沒有吃什么靈丹之類的?”

  說完眼睛在馬云騰身上不停的亂瞅。

  馬云騰也是滿腹狐疑,搖了搖頭,如果小老頭說的屬實,那造成自己法力反噬的唯一原因就是自己這次境界的提升,提升后自己的法力和仙靈力都狂漲了一大截,自己原本私下里還頗為心喜,沒想到卻是這種結果,真是讓人哭笑不得,難道天經真的已經不適合自己了,想到這里,心里也是暗暗的發愁。

  “法力反噬是相當可怕的,你居然能挺過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真是奇怪!”

  說到這里小老頭歪著腦袋在馬云騰身上繼續四處打量,似乎仍然不死心的想找出能抗過法力反噬的原因來。

  馬云騰此時也顧不上搭理他,自己在想自己的心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第一薅神,第一薅神最新章節,第一薅神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