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住手!”

  雷萬壑身影一閃就準備過去救援,但他看到了那邊的情景,花冰瑜同樣也是看得清清楚楚,自然不可能讓他輕易得逞。

  手中的仙劍劍氣繚繞,直接擋住了去路。

  就這么一會兒工夫,眼前的情景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轉,之前是花冰瑜要沖過去救人,雷萬壑拼命的阻擋。

  如今是雷萬壑要救人,卻被花冰瑜擋得死死的。

  葉不凡這邊占據著絕對的優勢,按住雷鳴一陣痛打,整張臉腫的和豬頭一樣。

  要不是雷萬壑在旁邊看著,真認不出這就是自己的弟子。

  相比之下,作為女人的雷靈兒待遇要好一些,直接被封住了修為。

  打的差不多了,葉不凡將雷鳴的穴道同樣封住,將雷靈兒抓了過來,伸手把兩個人的儲物戒指全部收進了自己的口袋。

  “你……你敢搶我的東西……”

  眼看著自己的戒指被搶走,雷鳴心疼的要死,要知道他的所有積蓄可都是在戒指里面,從沒想過有一天會被搶走。

  只是他現在被打的滿嘴牙齒沒剩下一顆,說起話來含混不清。

  “給我閉嘴。”

  葉不凡毫不客氣,又是一個大嘴巴抽了過去,然后將兩人狠狠的摔在地上。

  他扭頭看向打的熱火朝天的兩個人,“好了,別打了,再打我就把你這兩個寶貝徒弟的腦袋擰下來。”

  兩人停手,雷萬壑退到旁邊,看到自己的兩個徒弟如此凄慘,頓時火冒三丈。

  “小子,你敢動我馭雷仙宗的人……”

  “怎么?難道我表達的不清楚嗎?”

  還沒等他把話說完,葉不凡回手又是兩個大嘴巴抽在雷鳴的臉上,抬腿踩在腳下。

  “你……”

  雷萬壑氣得雙眼噴火,葉不凡卻是擺了擺手。

  “廢話少說,有大長老在你根本就動不了我,現在我們還是商量一下,怎么把你這兩個寶貝徒弟贖回去。”

  雷萬壑咬牙切齒:“你說什么?”

  “怎么,是我說的不清楚,還是你不想要了?如果不想要就說一聲,我現在就送他們上路。”

  葉不凡說完手腕一翻,一把仙劍出現在掌心,直指雷鳴的哽嗓咽喉。

  “等一下。”

  雷萬壑縱橫仙界幾千年,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難纏的主。

  “說吧,你到底要怎么樣?要多少仙晶?”

  “提仙晶多俗氣。”

  葉不凡瞥了一眼他手上的儲物戒指,“就拿你的戒指來換吧。”

  “什么,這不可能!”

  雷萬壑恨的咬牙切齒,他原本想把葉不凡抓到手里狠狠的敲詐一翻,至少也要將雷神殿的傳承抓到自己手里。

  一切都計劃好好的,也擋住了花冰瑜的攻勢。

  萬萬沒想到自己這兩個徒弟竟然成了人家的俘虜,現在反被狠狠的敲詐。

  堂堂的大羅仙被一個真仙敲詐,讓他心中無比的憤怒,偏偏還只能忍著。

  雷萬壑壓著心中的怒火:“我可以給你一百萬下品仙晶,現在把人放了。”

  “難道在你的心中,你的兩個寶貝徒弟就值一百萬下品仙晶?”

  葉不凡搖了搖頭,手上的仙劍挽了一個漂亮的劍花。

  “不同意是吧?那我現在就撕票,三,二,一……”

  數到最后,他手中的仙劍對準了雷鳴的脖子就準備斬下去。

  “等一下!”

  原本雷萬壑還準備討價還價,卻不想人家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

  無論如何也不能損失掉自己的兩個寶貝徒弟,無奈只能取下儲物戒指,甩手扔了過來。

  “這就對了嘛,錢財都是身外之物,這么好的徒弟可不是好找的。”

  葉不凡伸手將儲物戒指抓在手里,神識掃視之下頓時心花怒放。

  不愧是馭雷仙宗的大長老,這戒指里面的仙晶足足有千萬之多。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讓他高興的是里面有著無數的雷屬性煉器材料。

  有了這么多東西,他完全可以讓天雷珠再提升一個等級,成為下品仙器。

  雷萬壑冷哼一聲:“還等什么?趕快給我放人。”

  “那當然,我這人向來都是守信譽的,童叟無欺。”

  葉不凡說完一揮手,兩個人直接飛向了雷萬壑,然后跑到花冰瑜面前,手中托著三個儲物戒指。

  “長老大人,這是這一次的戰利品,您看咱們該如何處置。”

  他剛剛敲詐的爽快,但知道這一切都是靠著這位大長老撐腰。

  “都給你吧。”

  花冰瑜擺了擺手,她對這些東西并不在意。

  “謝長老大人!”

  葉不凡等的就是這句話,喜笑顏開地將戒指抓在手里。

  而就在這時,又一個聲音從半空當中傳來。

  “都別動,你們所有的寶物都是老夫的。”

  話音一落,一道人影出現在幾人面前,赫然是之前逃走的白發邪君血月。

  相比于三天之前,他如今看起來臉色蒼白,氣息也有些虛弱,應該是身上的傷勢還沒有痊愈。

  “你是誰?趕緊給我滾!”

  雷萬壑解開兩個弟子被封的穴道,此刻正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氣無處發泄。

  眼見著一個大羅仙后期竟然也跟跑到自己面前裝13,頓時把他當成了出氣筒。

  白發邪君冷冷一笑:“馭雷仙宗的大長老是嗎?今天不管你是誰,在我這里也只有磕頭求饒的份兒。”

  “找死!”

  雷萬壑早已經怒不可遏,手中的金錘直接砸了過去。

  白發邪君眼中閃過一抹不屑,抬腳在地上一跺,頓時轟隆一聲巨響,五行縛仙陣啟動。

  原來這家伙逃進雷神殿之后,眼見著沒有任何好處可撈,馬上便將自己藏了起來。

  在里面神識被壓制,連花冰瑜等人也沒有找到他的藏身所在。

  后來當眾人全神貫注接受考核的時候,他偷偷地溜出了雷神殿。

  但這老家伙并不死心,只是在外面偷偷的藏了起來,一邊養傷一邊等待時機。

  剛剛眾人一番打斗,剛好進入了他之前布下的五行縛仙陣,眼見著機會來了,自然不會錯過,馬上便站了出來。

  此刻他是心花怒放,雖然有傷,但憑借著這座陣法足以制服眼前這些人。

  到時候什么寶物,什么雷神殿的傳承,都將歸自己所有。

  陣法啟動,雷萬壑的修為馬上被壓制到了大乙仙的境界。

  猝不及防之下一個踉蹌,而這時白發邪君一拳轟了過來,直接將他打翻在地,大口大口的吐血。

  “該死,你竟然布下了陣法!”

  雷萬壑一臉的震驚,此刻已經沒了再戰之力。

  “哈哈哈,我剛剛已經說了,你們的寶物是我的,你們的小命同樣是我的!”

  白發邪君一陣囂張的大笑,隨后目光落在葉不凡的身上,“小子,交出雷神殿的傳承,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都市古仙醫,都市古仙醫最新章節,都市古仙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