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說唐三藏等人的到來,也已經是傳到了宮中。

  車遲國王宮之中,國王正皺緊眉頭坐在王位之上,他國字臉,不怒自威,此刻臉上卻寫滿了擔憂。

  “唐三藏等人的到來,恐怕是西天給我的最后通牒,他們一直以來都想要定立國教為西方教,以此來掌控我車遲國。”

  “凡人之軀,何以抵抗神明?這唐三藏一行人,恐怕也是西天之人,來者不善,來者不善啊!”

  “朕該如何是好,車遲國二十年旱災好不容易熬過去,現在若是要定立國教為西方教,豈不是要如同那西牛賀洲諸多國家一般,民不聊生?”

  “若是真到那地步,朕又如何有顏面去面對列祖列宗!”

  車遲國國王心中苦嘆著,卻根本想不出來什么辦法應對。

  他只知道,那西方教絕對不是什么好東西,至少,在車遲國的這些西方教眾上,沒有一個一心為民,

  反倒是那幾個看起來身上有些妖氣的國師,竟然愿意為車遲國祈雨,解了車遲國二十年大旱災。

  車遲國國王能夠在西牛賀洲堅持立國為民,自然不是迂腐之輩,

  他很清楚,所謂善惡,從來不是看種族看身份看地位,

  便是佛門之中,也有吃人不吐骨頭的魔僧。

  便是妖族之中,也有樂善好施的好妖怪。

  所以,即便是國王明知道那三位國師身份不簡單,但是在許久的觀察之中,國王發現那三位國師比之于之前國內的那些禿驢簡直好太多了!

  三位國師卻不只是解了國內旱災的事情,卻不知道他們又哪里來許多法子,竟然能夠從外界帶來許多愿意幫助車遲國開墾農田的野獸。

  車遲國旱災二十年,久旱逢甘露,又得三位國師諸多手段幫助,才能夠這么快的緩和過來。

  國王對于三位國師的感激,無可言表。

  但是現在一想到西天恐怕是忍不住了要過來下最后通牒,國王就覺得擔憂不已。

  國王并不覺得三位國師可以抵抗那西方教的強勢壓迫。

  雖然他不知道神佛之間的斗爭,但是,整個西牛賀洲之上,能有幾個國家可以逃離西天的掌控?

  這三個國師,只當是命運一夕的饋贈,轉瞬便逝,而車遲國終于是要迎來最大的危機了!

  國王忽然想起來那三個和尚是來倒換官文的,便打定主意,要不干脆見都不見他們,把官文給他們,讓他們趕緊走?

  正在國王糾結擔憂之際,忽見黃門官來奏:“三位國師來也。”

  慌得國王收了關文,急下龍座,著近侍的設了繡墩,躬身迎接。

  卻見那三位大仙,搖搖擺擺,后帶著一雙丫髻蓬頭的小童兒,往里直進,兩班官控背躬身,不敢仰視。

  三位大仙這幅作態,雖然有些無禮,但是國王卻一點都不在意。

  他們解了車遲國二十年大旱災,救了車遲國百姓,別說是無禮了,國王給他們磕幾個頭又何妨?

  那國王道:“國師,朕未曾奉請,今日如何肯降臨?”

  國王是非常禮賢下士,一點都沒有架子。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國王看錯,他總覺得今天的三位國師看起來十分怪……

  倒也不是怪異,反而是出奇的仙氣飄飄。

  平日里國王所看到的都是略帶腥臭妖氣的國師,哪怕是他們再怎么隱藏,都容易露餡,

  但是今天三位國師看起來就像是成仙了一般?

  難道是朕的錯覺?

  虎力大仙卻是豪氣干云,一揮手,

  “事發突然,我們需要向陛下稟報幾件事情。”

  “其一,那從東土大唐而來的四人方才在城口遇到了那些個被抓起來服役的和尚……”

  國王眉頭一皺,心中暗道不妙,他們是西天的人,看到和尚在那里做苦工,肯定會生氣爆發……

  “莫非是出了什么事情?”國王擔憂道。

  虎力大仙直言道:

  “是的。”

  “那幾百個和尚仗著與圣僧都是僧人,想要求圣僧帶他們造反,反而卻被圣僧好一頓毒打。”

  國王聽到這里,不由得眼睛一亮:這果然是圣僧啊!必定是明辨是非之后,覺得他們確實該打。

  國王松了口氣,如此聽來,那個唐三藏恐怕不是什么壞人,至少,不會是單純向著西天而無視是非的蠻人。

  然而,虎力大仙卻繼續道:

  “后來,還聽聞有伽藍羅漢降下來,似乎是站在那五百和尚那邊的,救下來被圣僧痛罵毆打的眾和尚。

  而且,據那些幾百個和尚得意洋洋的回憶,說這些羅漢伽藍都是來救他們的,而且還會除掉道門,訂立西方教為國教……”

  國王眼睛一凝,臉上寫滿了震驚之色,

  “什么?伽藍羅漢駕臨?”

  “西天的伽藍羅漢降臨,是為了定立國教!”

  國王剛剛好不容易升起的一絲希望,瞬間湮滅!

  這下子粗大事了,沒想到竟然是羅漢直接駕臨!

  如此一說就痛了,那幾百個和尚乃是車遲國內的高層人物,

  其他那些被抓住的和尚自|殺或者累死的一大把,但是偏偏這幾百個有身份的怎么都死不了,他們肯定是受到了那些伽藍和尚的庇護。

  原來西方教早就已經在暗中落子了……

  等等……

  有一瞬間,國王想清楚了一切。

  這車遲國,二十年旱災,恐怕不是天災,是人禍啊!

  仙家秋雨,信手拈來。

  更何況,西天自是神通廣大,能夠將整個西牛賀洲掌控在手中,又有無盡教眾,他們真想要求個雨,輕而易舉!

  但是車遲國內的和尚偏偏二十年求不得雨,這顯然就不是一個菜字可以說得清楚了。

  畢竟,哪怕是在那最干旱的地區之中,連著幾年沒下一滴雨都是極為稀少的。

  而車遲國在二十年之前向來都是風調雨順,只是從二十年前開始旱災,極為反常的滴雨不下!

  原來,一切都是西天為了逼朕就范的壓迫啊!

  雖然國王以前曾經有過如此推斷,但是也是直到如今,才總算是認定了此事。

  國王眼中閃過堅毅之色,絕不能讓他們得逞,車遲國的子民可以自給自足,無需供奉神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西游:人在天庭,朝九晚五,西游:人在天庭,朝九晚五最新章節,西游: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