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淵游戲 第281章(完結)

小說:深淵游戲 作者:水千丞 更新時間:2021-04-06 11:24:37
  第281章(完結)

  蠶將基地設在了位于南西伯利亞荒無人煙的不毛之地,他們吃盡了苦頭,才找到了有人類的城市。

  難以想象要在這樣的地方挖開幾百米深的凍土,建造這樣一個基地,需要耗費多么龐大的財力,這么看來,給進入游戲的資金支持者一點小小的特權,也是無可厚非的。

  喬驚霆撫摸著胸口猙獰的疤痕,心里有著跟他的藏象一樣的疑問,這枚太歲項鏈,是巧合嗎?

  或許吧,蠶死了,他也不會去問喬云凱,所以這個問題的答案,恐怕要成為永遠的秘密了。

  一切結束后,他想過向喬云凱復仇,但想到喬瑞都,他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喬云凱欠他的,喬瑞都還他了,何況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他要找到他的藏象所說的,蠶位于世界各地的備份,想辦法重塑沈悟非的肉身,然后,銷毀那些東西,讓藏象的秘密永遠只是一個秘密。

  此外,他還要阻止那些試圖挖掘藏象的秘密,制造覺醒者的當權者。

  在經歷了這一切后,眾人都明白,沒有比維持現狀更好的選擇了,藏象與人類,即便一開始寄生與被寄生,但自從人類有了自己的智慧后,已經逐漸演變成了共生關系,藏象離不開人類,人類也離不開藏象,百萬年來都是如此,又何必去付出那些血腥的代價,去強行打破這樣的平衡呢。

  蠶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沒能正確認清自己的立場。

  藏象和人類才是不可分割的利益體,妄圖毀掉這樣的“合作”關系的蠶,會成為他們共同的敵人,對于這個世界的創造者——藏象,和這個世界的既得利益者——人類來說,蠶只是個局外人,甚至是一個可恥的毀滅者。

  蠶根本就不了解人類,更加不了解藏象,超越自己的想象和能力,自不量力地妄圖控制更高維度的生命體,最終的結局只有失敗和消亡。

  喬驚霆回顧他自進入游戲到離開游戲,這近兩年的時光里所經歷的一切,仿佛做了一場長長的噩夢,長到他以為永遠都不會蘇醒,可他最終還是醒了過來,才發現,噩夢已經變成了現實,他還得去收拾殘局。

  他獲得了也許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也背負著最沉重的使命,從一個得過且過的小混混,到人類終極秘密地守護者,他已經快要找不到當初的自己,或者說,他更看清了自己。

  如果這就是他的命運,他將背負著逝去的一切走下去。

  在分別前,深淵游戲的六位幸存者們一起吃了個頓飯,聊起接下來的打算。

  喬驚霆平靜地說:“首先,我要所有人承諾,在回歸現實世界后,絕對不能在人前使用我們的覺醒能力,如果我知道有誰濫用這種能力,造成恐慌,我會親手殺了他。”

  他表情冷峻,不怒自威。

  眾人頷首承諾。

  喬驚霆又道:“我要去尋找蠶留下來的備份,想辦法復活沈悟非,還有銷毀那些備份,如果誰愿意跟我去,歡迎,我不會勉強。”

  白邇毫不猶豫道:“霆哥,我跟你一起去 。”

  喬驚霆驚訝道:“你不回白氏嗎?”

  白邇搖搖頭,勉強一笑:“白妄已經死了,我弟弟不會再有危險,就讓他以為我死了吧,這對他來說是最好的。”

  喬驚霆點點頭:“也好。”

  喬瑞都道:“我會代替我父親,去接觸其他資金支持者,搜集蠶留下來的所有信息和資料,我們一起尋找它的那些備份,掘地三尺,也要挖出來。”

  “好,他們可能是唯一的線索了。”

  妹妹小聲說:“我……我想回家。”

  喬驚霆笑著摸了摸她的頭:“我們會送你回家的。”

  最后,湯靖川道:“我很樂意加入你們,但我想先帶天崇回一趟我的老家,這是我承諾他的,給我一點時間,我們會回來找你們。”

  “沒問題。”

  喬瑞都伸了個懶腰,后仰在沙發上,瞪大了眼睛看著天花板,口中喃喃道:“真不敢相信我們從游戲里出來了……”

  幾聲輕嘆斷續響起。

  對于在場的每個人來說,那段經歷都如一場大夢,夢做得久了,醒過來都會顛倒現實,缺乏真實感,何況他們在夢里失去了那么多,外表的傷疤可以痊愈,心中的溝壑卻是一輩子都無法填平了。

  喬驚霆拿出裝著沈悟非的藏象的金屬球,在手中把玩,他微微一笑:“你說,沈悟非最后是不是贏了貝覺明?”

  喬瑞都斜了那金屬球一眼:“至少貝覺明被埋在基地里了,而他還有機會復活。”

  “等他復活的那一天,我會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他。”

  白邇道:“霆哥,我們要去找舒艾嗎?”

  喬驚霆皺起眉:“去……看看她吧。”

  那天,他們一同喝了踐行酒,有些人還會在不久的將來相遇,有些人也許終身不再有交際,誰知道呢,對于看盡了世間匪夷所思之人事物的他們來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

  幾天后,喬驚霆和喬瑞都、白邇一同回到了他們的城市。

  飛機落地的那一刻,他踩著腳下的土地,感到有些暈眩,周圍的一切,都讓他覺得別扭至極。

  他沒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醫院,卻得知他的“姥姥”,在他進入游戲不久之后就轉院了,而且轉去了那里,醫院并沒有記錄。

  喬瑞都道:“你想知道的話,我去查。”

  喬驚霆在醫院昏暗的走廊里呆站了很久,突然有些想不起來她的模樣了,他搖了搖頭:“算了吧,就這樣吧。”

  他終于明白剛下飛機時的奇怪感覺是怎么回事了,那是疏離與陌生,是格格不入,他覺得自己不再能融入他曾經生活過的環境和社會了,他只是一個沒有根系的克隆人,他的親戚是假的,所擁有的一切也都摻了假,他在這里找不到歸屬感,也找不回對親人的思念,唯一跟他有血緣關系又被他認為是親人的人,只剩下身邊的喬瑞都而已了。

  喬驚霆放棄了回家的想法,也放棄了去找以前的兄弟朋友,就讓他們都以為自己死了吧,這樣對更方便,否則他根本不知道如何解釋,這兩年他去了哪里,又為什么變成了這樣。

  喬瑞都回家了,喬驚霆和白邇去了舒艾的城市。

  舒艾在一家事務所當實習律師,過起了朝九晚五的生活。

  倆人在事務所樓下的咖啡館里坐著,從中午一直坐到下午,周圍的寫字樓里不斷地走出下班的白領,他們看著不遠處的自動門開開合合,看了很久,終于,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從里面走了出來。

  舒艾穿著素色的職業套裝,拎著公文包,長腿交疊,快速地從遠處走來,她如云的秀發扎成了馬尾,眉目如畫,明眸如水,清麗動人,氣質超群,滿街熙攘的人群都在她面前黯然失色。

  喬驚霆怔怔地看著舒艾。

  舒艾在經過倆人的桌子旁時,看了他們一眼,就愣住了,眼中閃動著一些難以捉摸的思緒,還有一種連她自己也沒有察覺的哀傷,但她并沒有停下腳步。

  喬驚霆也一直看著她,直勾勾地看著她。

  舒艾俏臉一紅,為了掩飾尷尬,她低頭看了一下表,又偷偷看了喬驚霆一眼,然后大步走了過去。

  喬驚霆的目光一直追隨著她,只覺得心口悶痛,拳頭在桌子底下握緊了。

  白邇輕聲道:“霆哥……”

  喬驚霆低下了頭,深吸了一口氣。

  “霆哥, 你不去找她嗎?

  你可以喚醒她的記憶的。”

  喬驚霆搖搖頭,啞聲道:“她看起來過得很好,我就放心了。”

  白邇欲言又止。

  “希望她能一直過平凡的生活,把從前的那些,徹底的忘了吧。”

  他不希望舒艾背負著那些痛苦的記憶活下去,現在這樣就好,最好不過。

  喬驚霆站起身:“白邇,走吧。”

  白邇跟了上去。

  喬驚霆最后回過身,看了舒艾一眼,發現她正在等公交車,倆人隔著川流不息的馬路相望,仿若時空凝固,一眼萬年。

  舒艾的表情有一絲顫動,她柳眉微蹙,張了張嘴,腳步也往前踏了一步,似乎想做些什么。

  喬驚霆微微一笑,朝她擺了擺手。

  舒艾一驚,一輛貨車正好經過,她心底生出一種莫名的沖動,就想穿過馬路去找那個讓她感到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可當貨車開過之后,馬路對面已經沒有了那兩個人。

  舒艾呆呆地望著往來的車輛,胸腔一緊,悵然若失。

  ——

  半個月后,喬家兄弟和白邇在A城見面。

  喬瑞都帶來了大批的資料,從二十多年前蠶開始跟喬家接觸的一些文字記錄、合同、語音和視頻信息,全都被喬瑞都弄到了手。

  喬驚霆挑了挑眉:“你是怎么從喬云凱手里拿到這些東西的?”

  喬瑞都勾唇一笑:“現在喬家我說了算。”

  “你小子……”喬驚霆哈哈笑道,“很好,這里面應該有我們需要的信息。”

  “我已經開始接觸其他幾家了,從韓老開始,我會把所有的信息都起底,把蠶這二十多年來做過的工作扒個干凈,只有這樣,才有可能找到它留下的所有備份。”

  喬驚霆點點頭:“沒錯,一個都不能漏過,知道蠶的秘密的不止我們,我很擔心別有用心的人會利用蠶留下的東西繼續禍害人間。”

  “這個我倒不擔心,蠶已經死了,沒有人能繼承他的瘋狂,也沒有人能夠掌握它所掌握的力量,即便有,我們也一定可以阻止。

  不過,這樣一來,要復活沈悟非恐怕也很難。”

  “只要掌握了蠶的技術,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去研究。”

  喬驚霆篤定道,“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把悟非帶回來。”

  喬瑞都點點頭:“我在資料里,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我懷疑,組織可能還有人活著。”

  “什么?

  組織的人?”

  “對,組織的人,可能是蠶的創造者, 有可能還活著,如果找到組織的人,就一定能夠復活沈悟非。”

  喬驚霆勾唇一笑:“看來我們有很多事要做了。”

  “是啊,我們需要更多幫手,對了,湯靖川和天崇什么時候回來?”

  喬驚霆打開電腦:“我看看郵件。”

  他打開郵箱,正好看到一封湯靖川發給他的郵件,他們約定了用郵件來聯絡。

  點開郵件,是一段視頻。

  湯靖川帶天崇回了他在澳洲的家,那里有漂亮富足的牧場,湯靖川首先出現在視頻里,他一向冷峻的臉上此時也帶了些笑容:“我們在家里住了一段時間,這樣平靜的生活到現在還像是在做夢。”

  鏡頭一轉,天崇正坐在餐桌前,一顆一顆地堆方糖,聽到湯靖川叫他,便轉過頭,沖著鏡頭微微一笑。

  鏡頭又轉回湯靖川,他正色道:“當你們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一定會來幫忙的,隨時聯系。”

  正說著,天崇打翻了咖啡,啪地一聲脆響,咖啡杯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湯靖川回頭看了一眼,無奈又寵溺地說:“吃個早餐也不老實。”

  他起身去收拾咖啡。

  天崇則從原位飄了過來,飄到了攝像頭前,微笑著看著鏡頭,招了招手。

  喬驚霆嘿嘿一笑:“你們有沒有發現,這小子比之前活潑了一點,之前跟個木偶似的。”

  喬瑞都道:“可能在牧場里玩兒high了吧。”

  他不再看那視頻,而是低頭翻閱自己帶來的資料。

  白邇則起身打算去喝水。

  突然,天崇動手擺弄攝像頭,讓取景框正對著自己的臉,而后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張開了嘴,一字一字清晰地說道:“很高興再見到你們。”

  正在看著視頻的喬驚霆、低頭看資料的喬瑞都,和已經起身要走的白邇,同時,僵住了。

  森冷的寒意入侵,瞬間流竄至四肢百骸,讓他們在炎炎夏日里,如墜千刃冰窟!

  他們的視線全部回到了天崇的臉上,看著那張秀美的、帶著無邪笑容的臉蛋,和那澄澈如水的黑瞳,腦海中卻反復回蕩著他在他們面前吐露的第一句話,發出的第一道聲音。

  那聲音……那聲音!

  天崇再次湊近鏡頭,甜笑著說:“恭喜各位玩家通關機械城U級副本,這場游戲,還沒有結束。”

  天崇,天……蟲……

  蠶!

  (全書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深淵游戲,深淵游戲最新章節,深淵游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