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 第 18 章

小說:唯一 作者:羨枳 更新時間:2021-04-19 14:56:27
  女孩動了一下。

  郁修竹一驚,還以為自己不小心把夏梔吵醒了。動作僵硬,過了一會兒,確認女孩依舊還在睡夢中,他才長舒一口氣。

  眼底逐漸流露出復雜的情感。

  是面對她時刻意隱藏起來的。

  即便夏梔剛剛已經說過不再喜歡周廷深。

  但是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曾經那么喜歡那個人,喜歡到眼里就只容得下他一個人。

  其他人,都只能成為她的過客。

  這樣的存在,又怎么可能說忘就忘。

  更讓他難過的是,她那有意無意的禮貌疏離。

  毋庸置疑的,她會扮演好一個妻子的角色,出于這一點,他也相信,她絕不會再和周廷深有聯系。

  可這并不代表她喜歡他。

  她和他相敬如賓,只是如此,也好像只能如此。

  一開始聽到她說不再喜歡周廷深時所產生的莫大的歡喜,也在她主動說出暫時無法接受同屋后湮滅。

  雖然他早就有心理準備,但真正當她說出口時,還是抑制不住內心的失落。

  郁修竹有種無力的挫敗感,他太貪心了,不僅僅想要她的人,還想要她的全心全意。

  想要她全部的全部。

  他一點都不能滿足于僅僅用聯姻建立起來的關系。

  而現在和她相處在同個屋檐下,卻還要時時刻刻將自己的心緒藏好,保持舉止有度。

  因為夏梔對他沒有什么感情,他怕他再進一步,連虛假的表面都會破碎。

  這種徐徐圖之于郁修竹而言也是一種別樣的折磨。

  果然夜深了就容易多愁善感。

  郁修竹深深地嘆了口氣,壓低聲音,說出來不及說出的,“晚安。”

  最后收回視線,悄無聲息地退出主臥。

  -

  次日,日上三竿,生物鐘暫時失效的夏梔才清醒過來。

  每次忙完手頭的事情,她就會睡上一整天恢復元氣。

  這時醒來看著有些陌生的房間,懵懵懂懂的,突然有點反應不過來自己在哪里。

  ……每天都要提醒自己已婚的事實。

  洗漱完后,夏梔慢悠悠地下樓,就看到郁修竹已經坐在一樓客廳的沙發上,聚精會神地看著手中的書籍。

  男人高挺的鼻梁上架著一副金絲框眼鏡,禁欲又清冷,骨相線條流暢完美,像是精心雕刻的雕塑一般,神圣而不可侵犯。

  夏梔突然理解了那些追星女孩的心思,單憑這張臉,就不知道能讓多少人怦然心動。

  ……為什么會有種家里住進了一只男妖精的錯覺。

  哦,不對,這還是他家。

  夏梔拍拍腦袋,想讓自己清醒,可能是自己睡迷糊了,都開始胡思亂想了。

  聽見響動,男人略略抬眸,見女孩緩步從樓梯下來,迷迷糊糊的有些可愛,嘴角勾起一個小小的弧度,“醒了?”

  他放下手中的書本,給夏梔倒上一杯溫水,起身,“先喝杯水,我去給你熱一下早餐。”

  “抱歉,”夏梔感激地接過水杯,不好意思地笑笑,和男人解釋自己的作息習慣,“我出差后習慣睡上一天。”

  “沒事,你把這里當自己家就好了,”郁修竹毫不在意地走到開放式廚房,“想喝咖啡還是豆漿?”

  “豆漿吧。”

  他把小籠包放進蒸箱里,抬頭就看到夏梔捧著下巴坐在餐廳里發呆。

  又乖又純。

  乖得惹人疼。

  他裝作漫不經心地問:“這個周末有沒有什么安排?”

  “沒有,今天想在家里補覺,”女孩的聲音帶著一絲慵懶,軟軟糯糯的,“你要去拍戲嗎?”

  “不用。”

  劇組都還在海城沒有回來,郁修竹也是難得有假期。

  這又是個天載難逢的好機會,郁修竹很會把握時機,“這周末天氣挺好的,雪也停了……要不要出去走走?嗯……比如看看電影什么的。”

  他只是隨口一說,也沒想過夏梔會答應。對他而言,夏梔能和他待在一起就很好了,在哪里都無所謂。

  ……看電影?

  夏梔倒是想起劉媛的話,“你剛上映的那部嗎?”

  郁修竹有些訝異,“你有關注嗎?”

  “我助理是你粉絲,”生活中,夏梔是個不大會去拒絕別人的人,“可以呀,不過明天可以嗎,我今天想多休息會兒。”

  “好,”郁修竹驟然陰天轉晴,生怕女孩反悔,“那我等下先訂票。”

  一頓早餐,女孩頻頻捂著嘴打哈欠。

  ……有那么困嗎?

  郁修竹忍俊不禁,“很累嗎?”

  雖然已經同住一屋了,但女孩還是很容易害羞,“之前養成的習慣,每次休息就會睡一整天。”

  郁修竹給她剝好雞蛋殼,“那你吃完早餐就繼續去休息吧。”

  夏梔說睡一整天,就是真的一整天。

  期間還被郁修竹叫起來不情不愿地吃了一頓午餐,又倒頭繼續睡。

  午餐進食時,郁修竹見夏梔眼皮都快沾在一起了,有些無奈地問:“你之前是連三餐都沒吃嗎?”

  夏梔想了想,之前是大多時候是自己一個人住的,也沒人來叫醒她,“好像是,睡到自然醒。”

  作息也太不規律了,郁修竹想,順帶把調理她作息的行程也提上日程。

  等夏梔真正醒來,已經是傍晚的事了。

  還是因為江時墨打電話給她,讓她跟他一起出去應酬。

  夏梔是很容易切換到工作模式的,她很快從睡夢中清醒,迅速地給自己換上了職業妝容,急匆匆地往樓下跑。

  廚房的燈亮著,這么一聲不吭地就離開好像不道德,她想了想,走進了廚房。

  整個廚房充斥著魚腥味,郁修竹正拿著刀俯身在切魚片,察覺到身后有人靠近,他轉眸,就見夏梔穿著職場裝站在廚房的玻璃拉門外。

  郁修竹有剎那的驚艷,女孩身著黑色西裝外套,里面的白色襯衫熨燙平整,嬌俏的身型,在職業裝的幫襯下顯得尤為出挑,比例得當。

  門沒有拉上,他可以直接和她對話,“你要出去嗎?”

  “對,我現在得陪我師父去應酬。”

  “那……”要不要先吃點魚。

  還沒等他說完,夏梔已經走了。

  郁修竹垂眸看手中處理一半的魚肉,這是下午他特地讓助理去海鮮市場挑選的頂級蘇鼠斑,這種魚很少見,他還想著做幾道菜給女孩平衡一下飲食。

  現在好像用不上了。

  郁修竹想了想,拿保鮮袋將其分裝。

  明天再做吧。

  -

  夜晚的LoseDemon里,依舊是那個裝潢雅致的包間。

  夏梔隨江時墨去應酬,郁修竹一時間也無所事事,便把謝雋聿和周翊宸約了出來。

  心情頗好的郁修竹從酒柜拿出剛標下的RomaneeConti,分杯倒酒,拿給他們兩個人。

  周翊宸有些受寵若驚,“郁哥是有什么喜事嗎?”

  “嗯。”

  謝雋聿冷嘲熱諷的,“就他這春心蕩漾的樣子,八成是他老婆出差回來了吧。”

  郁修竹眉目含笑,慢悠悠地給自己也倒上一杯,動作儒雅矜貴,“對。”

  還沒等謝雋聿繼續開口調侃,突然有人破門而入。

  門外的侍者盡力想攔住推門而入的人,“先生!這里非工作人員禁止進入!”

  還沒等三人看清來者何人,那人已經擺脫了侍者的阻攔,直接沖到郁修竹跟前。

  周廷深。

  郁修竹手上正拿著酒杯和酒瓶,還來不及放下,周廷深帶著盛怒的一拳就揮了過來。

  郁修竹微瞇著眼,反應迅速,側頭躲開,當周廷深顯然被怒意控制,下一拳又緊跟而上。

  但是被郁修竹身后的謝雋聿截住。

  謝雋聿緊握住他的手,冷冷道:“周公子,這似乎非君子所為?”

  郁修竹將酒杯和酒瓶放到桌子中央,站起身,他本來就比周廷深高上幾公分,往前邁了一步,逼近周廷深,垂眸俯視他,冷冷涼涼,“有事?”

  周廷深特別討厭郁修竹這種身高上帶來的壓迫感,“郁修竹,你不過是個戲子而已,誰給你的本事和我搶女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唯一,唯一最新章節,唯一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