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 初見

小說:唯一 作者:羨枳 更新時間:2021-04-19 14:56:27
  《唯一》

  文/羨枳

  天色湛藍,萬里無云。

  津城中級人民法院第一法庭里,庭審已接近尾聲,而觀眾席卻依舊近乎座無虛席,按快門的聲音此起彼伏。

  “下面征詢各方當事人意見,原告,是否愿意調解?”

  原告席上的律師與當事人商量幾秒后,回道:“愿意。”

  法官又將目光投向被告席,“被告是否愿意調解?”

  被告席上,女人的頭發被隨意地扎起,露出了白皙的天鵝頸,萬眾的目光匯集到她精致的五官上,皓齒明眸,只見她嘴角微微揚起,緩緩道:“不愿意。”

  便見原告律師瞬間臉色鐵青,法官接著道:“鑒于一方不同意調解,法庭不再當庭主持調解工作,雙方當事人在庭后仍然可以申請法庭進行調解工作,今天庭審到此結束,雙方請在庭審筆錄上簽字,”法槌落下,“現在宣布休庭。”

  -

  “咔!過!休息半小時!”

  隨著導演的一聲令下,郁修竹收起表情,與女主演拉開距離。一直在一旁等待的助理急忙給他遞水遞手機,“郁哥,你手機一直在響。”

  “謝謝。”郁修竹垂眸看了下手機屏幕,未接來電的備注顯示“母親”。

  化妝師正在給他補妝,他抬手做了個停止的手勢,“抱歉,我接個電話先。”

  郁修竹找了個沒人的角落,戴上藍牙耳機,回撥電話,那邊很快就接通。

  “媽。”

  “修竹,你今晚什么時候回來?”

  他想了一下今日的行程安排,“不回去,我今晚住劇組安排的酒店,明天要拍早戲。”

  蔣儀瓊有些不悅地說:“我發了夏家千金的照片給你了,你有看嗎?”

  郁修竹閉上眼,不由自主地加重呼吸,緊握著手機,“媽,我現在不想結婚……”

  蔣儀瓊沉默了一會兒,說:“這是你父親的意思。我今晚本來想帶你到夏家拜訪的。”

  父親……

  又是父親。

  郁修竹苦笑了一下,自始至終,他就沒有選擇的權利。

  興致缺缺地點開微信,在看到照片的那一瞬間,郁修竹呼吸一窒。

  照片里的女孩和記憶里的五官完美重合,讓他有那么一瞬間的慌神,他有些不置信地放大照片,手指描摹著女孩的臉。

  “是不是很漂亮,家世也好,跟你挺般配的。”

  郁修竹激動得渾身都在顫抖,帶著十二分不確信,卻又忍不住想要證實,“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夏梔。”

  郁修竹微屈著腿,平復呼吸,卻依舊按捺不住瘋狂跳動的心臟,“我拍完戲就回家。”

  -

  庭審結束,夏梔在書記員遞過來的庭審筆錄上簽字,原告律師走近,“夏律不愧是津城最有名的后起之秀,江時墨的親傳弟子,果然名不虛傳。”

  “嚴律過獎了。”夏梔展顏一笑,神色動人,不驕不躁,甚是謙虛。

  這一起商標權糾紛案件,當事人是當下熱播的兩檔綜藝節目的制作公司,從起訴開始便備受關注。記者早就等候在法庭門前準備采訪雙方當事人,卻不料夏梔跟審判長交談后,帶著兩名助理從法官通道離開,避開了記者的蹲守。

  這一庭審足足開了三個小時,好不容易得此空閑,夏梔拿出庭審前便關機的手機,第一步動作便是打開微信,果不其然,置頂聊天的那個人依舊無聲無息,聊天界面仍然停留在早上她對他的問好。

  夏梔微不可查地抿了一下唇線,但也不氣餒,多少也是習慣了周廷深忙碌時不冷不熱的態度,她將手機重新放回手提包里,兩名助理一左一右地走在她身邊,正在不停講話。

  “夏梔姐,剛剛法庭辯論真的太精彩了!我看到原告律師臉都綠了!”男助理李颯是剛畢業的研究生,稚氣未脫,雖然跟夏梔已經出庭過幾次,但還是容易激動。

  另一名女助理劉媛同樣也是剛畢業的研究生,在一旁附和著:“是啊是啊,我什么時候才能跟夏夏姐一樣優秀。”

  夏梔依舊是淺淺地笑著,輕輕地拍了拍劉媛的后背,“你們以后會比我更出色的。”

  說話間,三人來到法院的停車坪,一輛黑色的邁巴赫顯眼地停在她的車旁,見到幾人走來,副駕駛座走下來一名中年男人,男人恭敬地向夏梔略略鞠躬,“大小姐,夫人叫我來請您回家。”

  最近一直在忙案子,算起來,她已經有些時日沒回老宅了。

  夏梔將自己的車鑰匙交給李颯,“你送劉媛回家,明天再把車開到律所給我。”

  -

  夏家老宅坐落于近郊的半山腰上,依山傍水,還附帶一偌大的莊園,夏家到夏梔父母此輩有兩子,但夏梔的小叔英年早逝,所以僅剩夏梔的父親夏世良一人,迎娶了溫家的大小姐溫晴,共孕育了三子女。雖說是三代同堂,但小輩都已立業,基本都在外工作,只是得空才會回老宅。

  夏梔回家的時候,晚餐早已準備就緒,餐桌上卻只見母親溫晴和大哥夏則言。

  夏梔還有幾分疑惑,她以為是有家庭聚餐才叫她回來的,正要詢問,便聽夏母溫晴滿是責備地說:“你看看你,多久沒回家了?”

  “最近工作太忙,”夏梔殷勤地給溫晴夾菜,“怎么不見圣熙?”

  一提起這個,溫晴就一肚子火,“當什么練習生去了,你和圣熙沒一個讓人省心的,一個非要讀法學,另一個一心想著當偶像,怎么都不向你們大哥學學?”

  夏梔笑意盈盈,毫不在意,“這樣多好,你們沒有子女爭家產的煩惱。”

  “我倒希望你們能爭家產,總比現在讓我省心。”

  后面溫晴還在碎碎念些什么,夏梔“嗯嗯啊啊”敷衍地應付著,瞇著眼睛吃飯。

  她這段時間真的太忙碌了。大約半年前,她的師父江時墨與前律所的其他合伙人因理念不合而徹底鬧翻,遂出來自立門戶,夏梔自然而然地跟隨著辭職,因為執業已滿三年,便也出資成為新律所的合伙人。

  自身的能力以及江時墨名氣的加持,她在津城已有一定的名聲,而這段時間案件累積,且大多都是疑難大案,費了不少時間精力。

  這會好不容易得空休息,緊繃的神經一放松下來,閉著眼睛都能睡著,自然沒去留意溫晴在和她講些什么。

  晚餐還沒結束,夏梔實在是太累了,提前離開餐桌上樓休息,走上旋轉樓梯的時候,依稀想起剛剛母親好像是在和她說……相親?

  而且她好像還答應了?

  夏梔拍了拍自己的太陽穴,難道自己已經累到產生幻聽了嗎?

  不宜多想,夏梔回到自己的房間,拉上窗簾,脫了鞋子就往被子里鉆,疲憊席卷而來,很快便陷入深度睡眠中,就連女傭來敲門的聲音都沒有聽見。

  -

  夏梔是被手機的提醒音驚醒的。

  這鈴聲太熟悉了,是她給周廷深專門設定的,很少響過,卻爛熟于心。

  她幾乎是一秒清醒,接起電話,“廷深?”

  “夏夏,”周廷深清冷的聲音透過手機傳來,直擊夏梔的心臟,“我喝酒了,林穆今天出差,你可以來接我嗎?”

  她太久沒有聽到他的聲音了。

  久違的,低啞的磁性。

  她幾乎沒有猶豫,“可以呀,你把地址給我,我現在過去。”

  “不急,”他低緩地笑,報出地址,“你慢慢來。”

  夏梔迅速起身,簡單地化了個淡妝,換上一套素雅的連衣裙,急匆匆地往樓下走。

  走到二樓時,聽到二樓的大廳傳來愉快的交談聲。

  莫非有客人?

  夏梔緩步朝大廳走去,第一眼便見夏則言正和一名男子在交談,后腦勺背對著她,看不清臉,只能依稀看到修長挺拔的身形。

  溫晴見到她,連忙招呼她過去,“剛剛去敲門你都沒回應,快來跟你蔣阿姨問好。”

  大概是母親的客人,自己是失禮了,夏梔反應很快,微笑著走近,歉意滿滿地說:“抱歉,這段時間工作忙,剛剛不小心睡著了。”

  “沒事沒事,夏梔果然跟照片里一樣漂亮呢,”蔣阿姨眉眼滿是驚喜,熱情地拉住她的手,“這是我兒子,郁修竹,你們倆差不多年紀,不妨互相認識一下。”

  “謝謝阿姨夸獎。”看來一時半會是走不了了,夏梔在一旁的單人沙發坐下,抬頭,對上對面男人的眼睛。

  恍若驚鴻。

  夏家基因本來就好,無論是夏則言亦或是夏圣熙,皮相都是一等一的出色,而周廷深也是遠近有名的美男子,夏梔看多了便習慣了,以為自己對皮相好的男人早就免疫了。

  可這次她還是有那么一瞬間的愣神,因為對面的那個男人,長得實在是太好看了。

  四目相對,就見男人骨相線條流暢,鼻梁高挺,狹長的眼睛濃稠似墨,雖是坐著,手工裁剪的西服格外修身,身材比例極好,此時他薄唇微揚,聲線磁性,不急不緩,“你好,我叫郁修竹。”

  夏梔收回視線,淺淺地回以一笑,“我叫夏梔。”

  也只是一剎那的驚艷,很快也就消散了,夏梔想先行離開,可又覺得失禮,只能拿出手機微信周廷深:【家里來客人了,一時走不開,你可以等我一下嗎?】

  周廷深很快回復:【沒關系,我這邊也還沒有結束。】

  夏梔稍稍放了心,用手機吩咐廚師做了一碗醒酒湯,收起手機跟他們交談,只是時不時會打開屏幕看一下時間。

  男人一直在用余光觀察她,所以這些小舉動自然而然地落在郁修竹的眼里,他喉結上下滾動,“夏梔是有什么事情要忙嗎?”

  聞言,夏梔不好意思地笑笑,“工作上的事,我現在得出去一趟。”

  蔣儀瓊一聽,忙說:“那你趕緊去忙你的吧,不用刻意留下來陪我們。”

  夏梔一聽,不顧溫晴警告的眼神,起身道歉:“抱歉,蔣阿姨,郁先生,我還有工作要忙,得先離開了。”

  在座的人都在看她,所以沒有人留意到,郁修竹眼中一閃而過的失落。

  他苦笑了一下,緊握著茶杯的手微微泛白。

  夏則言掃了一眼身旁的郁修竹,拿起茶杯,輕抿一口,眼神晦暗不明。

  夏梔急匆匆地離開,身后溫晴還在和蔣儀瓊譴責她:“這孩子,就只知道工作,你們千萬別見怪……”

  -

  驅車趕往周廷深指定的餐廳,等了片刻,周廷深跟一伙人從餐廳出來,挺拔的身影在人群中分外突出,夏梔趴在方向盤上看他含笑著和他人告別,鳴了一下喇叭示意他。

  他轉過身,夜幕中,周廷深看不見車里的情況,雖然這輛車夏梔并不常開,但她仍能認出這是她的車。

  周廷深拉開副駕駛門,長腿一邁,坐進去。

  酒氣撲鼻而來,夏梔略略皺眉,把手中的保溫盒遞給他,“怎么喝這么多酒,這是我從家里帶來的醒酒湯。”

  “謝謝,”周廷深接過,并沒有急著打開,“大晚上的還叫你出來,怪不好意思的。”

  “干嘛這么客氣,”夏梔笑起來的時候眼睛也跟著彎起來,“送你回家嗎?”

  周廷深思索片刻,“嗯,回麗灣別墅。”

  一路上,兩人都沒怎么說話,周廷深微闔著眼靠著椅背休息,趁紅燈停車,夏梔悄悄地打量他英俊的側臉。

  就算是看了八年多,還是很輕而易舉地就會怦然心動。

  麗灣別墅是在市郊,跟夏家的老宅不在一個方向,約莫半小時的車程。平時能跟周廷深獨處的時間并不算多,所以夏梔感覺時間過得很快。

  到了目的地,周廷深才緩緩醒來,酒意也散去了幾分。他直起腰,月色正濃,星星點點地銀光灑進車內,勾勒出他清雋的輪廓,氣質矜貴清漠,儼然就是一個非常標準的貴公子。

  他側頭與夏梔對視,曖昧的氛圍繚繞在車間,夏梔不由自主地紅了臉。

  “聽說你下午打了一場很漂亮的勝戰,”他的聲音清清涼涼的,似在開玩笑,“怎么說也得跟夏大狀道一句恭喜。”

  “還得等判決書出來才知道是不是勝戰呢。”

  “我們夏夏這么厲害,怎么可能不是勝戰,”周廷深緩緩地笑,眉目俊朗,目光下移,落在了夏梔白皙的右腕上,“怎么還帶著這條手鏈?”

  夏梔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黑曜石,是十八歲時周廷深送她的生日禮物,這么多年除了洗澡,從沒有取下過。

  “現在都配不上你的身份了,”周廷深解開安全帶,漫不經心地說道,“下次再送你一條新的。”

  夏梔含笑著看著他,沒有說話。

  猝不及防地,一個輕盈的吻落在她的右臉上,夏梔瞪大眼睛看著湊近的俊臉,但這張臉很快就離開了,周廷深神色如常地拿起保溫盒,好似什么都沒有發生過,“謝謝你的醒酒湯。”想了想,又說:“晚安,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改天見。”

  周廷深已經下車離開了,夏梔依舊在原地沒有動彈,纖細的手指撫過周廷深剛剛親吻過的地方,淺笑。

  喝醉了吧。

  -

  夏家老宅內,客人已經離開,只剩夏則言和溫晴坐在客廳里,沉默不言。

  過了片刻,管家從樓梯上來,恭敬地說:“夫人,大少爺,大小姐是去找周先生了。”

  “砰”的一聲,溫晴將手中的茶杯用力地放在茶幾上,“這周家的大公子,真是一點都不把我們夏家放在眼里。”

  夏則言一如既往的神色冷淡,輕輕地搖晃手中的茶杯,裊裊白煙升起,略略擋住他若有所思的臉,良久,才聽他徐徐說道:“郁修竹不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唯一,唯一最新章節,唯一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