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 第 23 章

小說:唯一 作者:羨枳 更新時間:2021-04-19 14:56:27
  邊顏見夏梔又是抬頭又是看手機的,“你在看誰?”

  “郁修竹也在,”夏梔準備起身,“他叫我上去找他,你要一起嗎?”

  “去去去,我就只是在屏幕里見過人,找你老公要個簽名拿去賣都能賺不少錢啊。”

  夏梔笑道:“有這么夸張嗎?”

  “你沒見識過粉絲的瘋狂。”

  兩個人越過嘈雜的人群往樓上走,二樓和一樓是截然不同的一番景象,隔絕了一樓的喧囂,卻能俯瞰人群的喧鬧。

  郁修竹倚靠著欄桿站在無光的暗處等她們,還未等她們走近就走上前來,垂眸溫溫柔柔地看著夏梔,總感覺她穿的有些單薄,“冷不冷?”

  “不冷,這里挺暖和的,”夏梔給郁修竹介紹道,“這是我好閨蜜,邊顏。”

  郁修竹這才把視線放到邊顏身上,溫文爾雅地一笑,燦若星辰,“你好,我是郁修竹。”

  “你好你好,”一直活在熒屏里的人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這讓邊顏激動地抓住夏梔胳膊處的衣服,“我可以要個簽名嗎?”

  “當然,”對于夏梔的好朋友,郁修竹自然而然地以禮相待,“先進包間里吧,我找支筆。”

  他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邊顏對郁修竹真的是一百個滿意,還好夏梔及時止損,這哪點不甩周廷深幾百條街?

  郁修竹他們特有的包間空間很大,內飾竭盡奢華,隨隨便便的擺放物件都標志著其不菲的價格,墻上還有內嵌的酒柜,里面置放著各式各樣的名酒。

  包間里的燈光偏暗,單向真空玻璃隔絕了外界的喧囂,靜謐典雅,又可以透過落地窗將一樓的場景盡收眼底。

  周翊宸和謝雋聿聊著天,他今天難得有雅興準備給自己調一杯雞尾酒,工具剛擺放好,就看到郁修竹帶著兩個很漂亮的女孩進來。

  “臥槽!”

  在女孩身邊,郁修竹身上的氣息很明顯地截然不同,那種隔絕人世的冷清變得溫柔內斂,看向女孩的眼神寵溺又繾綣,連謝雋聿都略感稀奇。

  周翊宸不算是第一次見到夏梔,他之前回家見過周廷深帶這個女生回家,但還是被驚艷到。

  這女生真的太漂亮了,氣質也是一等一的脫俗,跟郁修竹站在一起宛如天造地設,郎才女貌。

  夏梔還是很容易害羞的,郁修竹溫聲介紹:“那位是謝雋聿,你叫他大哥就好了,另一位是周翊宸。”

  他又朝謝雋聿他們說:“我愛人,夏梔,這是她朋友邊顏。”

  邊顏在聽到“愛人”兩個字后微挑了一下眉,若有所思地看向郁修竹。

  “謝大哥好。”夏梔先向謝雋聿問好,他們一群人都是一個圈子的,雖然沒見過但也都聽過名字。

  而周翊宸……

  夏梔是認識他的,周廷深同父異母的弟弟,之前去周家的時候見過一面,只是沒想過他竟然會是郁修竹的好友。

  但她還是大大方方地和他打招呼。

  周翊宸看出夏梔的尷尬,忙說:“我跟周廷深沒什么關系,嫂子不用在意。”

  郁修竹招呼著夏梔和邊顏坐下,周翊宸特有眼見地給兩人各調了一杯雞尾酒,“嫂子,邊顏姐,初次見面還請多指教。”

  夏梔一開始還有點拘束,但郁修竹的朋友都挺好相處的,特別是周翊宸,嘴甜也會哄女孩子,幾句話就把她們兩個人哄得很開心。

  周翊宸多少是知道郁修竹那德行的,本就決定助力一把。見夏梔放下防備,也不顧郁修竹警告的眼神,一個勁地給她們兩調酒喝。

  邊顏是千杯不倒,而夏梔的酒量是真的不行,更何況周翊宸還趁大家不注意悄悄混了點高濃度的酒進去,幾杯下來,夏梔連意識都有些迷糊。

  郁修竹一開始以為周翊宸只是調了一些低濃度的才沒有阻止,這會兒見狀況不對,伸手把周翊宸拽走,“周翊宸,你干嘛呢?”

  因為郁修竹一直看夏梔看得很緊,邊顏都沒什么機會和夏梔說悄悄話,這會兒看郁修竹分神和周翊宸講話,她湊近夏梔的耳朵,“郁修竹是不是喜歡你啊?”

  夏梔是真的迷糊了,腦袋遲鈍了好久,“嗯?”

  還沒等邊顏繼續往下說,郁修竹已經回來了,還想接著八卦的邊顏只能作罷。

  “很晚了,我們回家,”郁修竹俯身扶起夏梔,一邊和邊顏說:“邊小姐,等會兒周翊宸送你回去。”

  見夏梔隨郁修竹離開,邊顏自討沒趣,起身和另外兩人告辭,周翊宸剛剛已經收到郁修竹的指令,也跟在她后面。

  結果邊顏剛打開包間的門,就看到江時墨站在門外,微瞇著眼,諱莫如深。

  江時墨嗅到她身上濃烈的酒氣,冷笑,“喝酒了?”

  邊顏最怕的就是他這副模樣,瞬間清醒,“我就只喝了一點點。”

  -

  郁修竹找了一個侍者開車送他們回家,一路上夏梔都很乖地靠在他身邊,夏梔是真的喝醉了,眼神迷離,奶顏駝紅,又純又艷的,看得郁修竹心癢癢。

  夏梔酒品很好,喝醉了也是乖乖的沒有說話,就是困意席卷了她,但顛簸的車輛又讓她覺得胃里翻山倒海的,很不舒服。

  郁修竹見她不太舒服的模樣,小心翼翼地把她攏在懷里。

  夏梔覺得他的懷抱真舒服啊,連顛簸都緩解了些許,在他懷里蹭了蹭,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窩著。

  這會郁修竹是確定夏梔喝醉了,小家伙現在估計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難得起了挑逗她的心思,食指輕撫過她滑膩白皙的臉,“喝醉了?”

  “我沒醉~”連聲音都帶了幾分撒嬌的意味。

  郁修竹既覺得她真的可愛,又覺得有點心酸,他和她,也只能在她醉酒的狀態下才會這么親密。

  “以前喝醉過嗎?”他像哄小孩似的,“第二天醒來會不會記得今晚的事?”

  夏梔嬌嬌地回應他:“沒喝醉過,我現在也沒醉,不許說我喝醉了。”

  “好好好,不說了。”郁修竹簡直要被她萌死了,柔著聲音哄著。

  小家伙酒量也太差了,而且這一反常態的媚態讓郁修竹都有些招架不住。

  看來以后要盯緊點了。

  侍者把他們送到樓下,郁修竹扶著夏梔下車,夏梔現在的小腦極不發達,連走路都是東倒西歪的。

  郁修竹怕她不小心摔倒,攔腰把她公主抱起。

  夏梔骨架小,小小的一團乖順地呆在他懷里。

  原來抱著他的小世界是這種感覺。

  郁修竹有種說不出的心滿意足。

  一路順暢地回到家中,郁修竹直接抱著她到主臥,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在床上。

  見她像是要睡過去的樣子,“乖啊,先別睡,我給你煮碗醒酒湯,喝完再睡,不然明天醒來頭會疼。”

  “噢。”

  郁修竹快速地給她煮了碗醒酒湯,夏梔喝醉酒后真的好乖,郁修竹和她說先別睡她就真的沒睡著。

  她強撐著睡意把醒酒湯喝下,郁修竹幫她掖好被子,正準備關燈,就看到夏梔睜著她那雙懵懂的大眼睛看著他。

  他被她看得心癢難耐,“怎么啦?”

  “郁修竹,你長得真好看。”

  是真的醉的不輕啊,郁修竹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好了,早點休息吧。”

  他起身,準備離開,卻被夏梔柔若無骨的手抓住。

  夏梔也不知道為什么會做出這個動作,她腦海里總是盤旋著邊顏問她的那句“郁修竹是不是喜歡你”。

  她心中那股疑惑被酒精放大,借著酒意,她也脫口而出:“郁修竹,你是不是喜歡我呀?”

  本以為不會聽到他的回答,夏梔已經快要睡著了,剛剛也不過是她的無心之言。

  卻感覺到他俯身在她耳邊,低啞磁性的嗓音響起:“是啊,我是。”

  一直都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唯一,唯一最新章節,唯一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