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 初吻

小說:唯一 作者:羨枳 更新時間:2021-04-19 14:56:27
  微風和煦,郁修竹垂首看到女孩原本黝黑的長發在太陽光的照射下偏屬金黃色,忍不住地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

  毛茸茸的,跟只小貓一樣。

  路過的行人都會將視線落在這對出挑的年輕夫妻身上,郁修竹覆蓋住她的手,俯身在她耳畔輕語:“還沒抱夠嗎?”

  也不等她回答,他便接著說:“我們回家,讓你抱個夠。”

  這男人真的是說話越來越壞了,夏梔悶悶地放開他,四目相對,她看到他眸中沾染的笑意,溫柔寵溺。

  她以前總是看不懂他看向她時那種難以言說的眼神,卻在此刻知曉了答案。

  那是一種縱容的偏愛。

  他現在戴著口罩,但夏梔知道,他一定是笑著的。

  不久兩人回到家中,因為夏梔剛病愈,還帶著咳嗽,郁修竹熬了白粥又做了幾道清淡的小菜就算是解決了午餐,然后他便準備出門去劇組。

  夏梔送著他出門,他在玄關處穿鞋,夏梔看到他的領帶歪了,伸手幫他擺正。

  總算是有了夫妻的感覺,郁修竹心滿意足,也不忘囑咐:“我先走了,你再去睡個午覺吧。”

  “好。”

  “別亂吃東西,等我回來。”

  “我又不是小孩,”夏梔淺笑,“你注意安全。”

  “嗯,”又開始舍不得她了,郁修竹伸出雙臂,“來,抱抱。”

  還沒等夏梔作何反應,他已經將她攬入懷中,“這是補上早上的。”

  ——讓你抱個夠。

  夏梔聽懂了他的弦外之音,嬌羞地推開他,“小心遲到。”

  “那……我先走了。”

  “嗯。”

  男人一步三回頭,最后還是進了電梯。

  其實剛剛他還想再得寸進尺的。

  郁修竹一走,夏梔假裝出來的沉著淡定瞬間灰飛煙滅,回想男人剛剛擁抱她時的溫度,耳根再度發燙。

  說到底也是第一次正兒八經地談戀愛,何況,對象還是郁修竹。

  連夏梔都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對異性天生就有致命的吸引力。

  她躺在沙發上平復心情,突如其來的手機鈴聲讓她轉移了注意力。

  邊顏。

  她遲頓一秒才接起,“顏顏。”

  “夏夏,我現在才看到你的消息,怎么了嗎?”

  昨晚江時墨便讓她與邊顏聯系,只是邊顏一直沒有回復,后來她去了醫院,也把這件事情遺忘了。

  她不熱衷于他人的八卦,但邊顏是她關系最緊密的摯友,而江時墨是她最敬重的老師,很多事情都有些迫不得已。有時候夾在中間,也屬實為難。

  “你回來了嗎?”

  “回了,剛下的高鐵,現在還在高鐵站。”

  夏梔不樂于見到他們兩人這種水深火熱的狀態,“顏顏,是江老師讓我問你的。”

  意料之內的,那邊沉默了許久。

  就在夏梔以為邊顏掛了電話時,那邊終于出聲:“我們不說他了,你最近怎么樣。”

  這么些年的默契,夏梔知道她又在回避問題,便和她說:“我和郁修竹確定關系了。”

  “真的嗎!是我想的那種關系嗎?”

  “可能是,”見她心情已經沒有那么頹喪,夏梔才接著剛剛的話題,“昨晚江老師特地和我聊起你,顏顏,其實我覺得……他真的很在乎也很愛你的。”

  “我和他真的沒可能了。”

  邊顏一邊和夏梔講電話,一邊拿身份證驗證出站,抬頭就看到大片大片的人流中,江時墨站在她前方的不遠處,身姿欣長,熠熠生輝。

  “沒可能?”他薄唇輕啟,滿是譏誚,“你有沒有想過我站在這里等了你這么久,卻只能換來你這句話是什么感受?”

  -

  等郁修竹結束了今天的戲份回到家中,已到了飯點。

  他打開門,入眼的客廳并沒有女孩的身影,他又梭巡了一周,才隱約看到女孩已經坐在餐桌前。

  他走過去,便看到餐桌上已經擺放好了色澤鮮艷的晚餐。

  聽見響動,夏梔轉過身來,“你回來啦。”

  “嗯,今天有個演員一直卡戲,所以耽誤了時間,”郁修竹走到她身邊的位置坐下,“不是讓你不用等我嗎。”

  “家里就我們兩個人,就不要分開吃飯了,”夏梔夾了一筷子水煮牛肉給他,“我手藝沒你好,只能做些家常菜,你試試看。”

  郁修竹小嘗了一口,很中規中矩的味道,但因為出自她的手中,便變得更加可口,“好吃。”

  見他不嫌棄,夏梔放了心,開始和他商量:“以后不要一直是你做飯,這樣你太累了。”

  男人回答得果斷:“不累。”

  “呃……”她的本意是想和他分擔家務的。

  夏梔還想繼續和他協商,而郁修竹一秒便看破她的心思,“夏夏,遇到今天這種情況,就你來做飯,其他時間我來就好,因為工作日我的工作比你輕松,這樣可以嗎?”

  雖然是詢問她的語句,但語氣卻不容置疑。

  ……好吧。

  夏梔發現,在某些方面,郁修竹有時候固執得可怕。

  飯后,郁修竹自然而然地承擔了收拾的任務,等他將碗筷都放入洗碗機后出來,看到夏梔已經坐在沙發里翻閱手中的書籍。

  如果是以前,他是不會去打擾她的工作的,但好不容易和她確認關系,親密的時間本來就不多,這讓他愈發想霸占她在家的時間。

  他皺著眉拿起她手中的書籍,隨便扯了個借口:“你剛生完病,不要過度勞累。”

  “我已經沒事啦,你快還給我。”

  “不還,”郁修竹翻到封面,許慶安著四個大字就印在上面,“你怎么看起他的書了。”

  “我得把小說和電影都看一遍,才能進一步分析他的案子。”

  郁修竹把書扔到一邊,緊挨著她坐下,長臂一攬,她便倒在他的懷中,“明天再看,現在我們看點別的。”

  “……看什么?”

  ……其實這是他隨意找的話題,郁修竹腦神經高速運轉,“你弟弟的綜藝第一期好像是今晚播出,他今天還發消息讓我準時觀看。”

  經過他這么一提醒,夏梔才后知后覺地想起,“哦,我想起來了,他今天也發消息給我了。”

  很好,郁修竹拿起電視遙控接上某APP,正好趕上夏圣熙的綜藝。

  郁修竹只知道夏圣熙參加了一個類似選拔的綜藝,聽介紹才知道是偶像競演養成類真人秀。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么這節目是一百個小鮮肉在競演!?

  小鮮肉的類型五花八門,但都有個共同特點——就是帥。

  郁修竹有了關掉電視的沖動。

  “……要不我們換個節目吧。”

  綜藝已經播到團隊表演后讓導師評級的階段,夏梔雖然沒有多大興趣,但出于支持弟弟的心態,回道:“就這個吧,我看看圣熙的評級是多少。”

  “……”郁修竹總算知道什么叫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里,郁修竹郁悶地看著一百個小鮮肉在屏幕里不停地閃過。

  很明顯的,節目組有捧夏圣熙的意思,他是被剪輯在中期出場的。

  夏圣熙的五官在這一百人中里也是拔尖的,何況他能力突出,唱跳俱佳,不出所料地拿走了導師手中的第一個A級。

  總算是結束了夏圣熙的鏡頭,郁修竹再度開口:“接下來也沒有圣熙了,我們不看了吧?”

  夏梔這回沒什么意見,“好。”

  郁修竹立馬關了電視。

  夏梔這才注意到郁修竹狀態不對勁,扯了扯他的衣角,“怎么啦?”

  不喜歡你看別的男人。

  郁修竹從沒想過自己的占有欲會這么強,且一發不可收拾。

  夏梔在看綜藝的過程中在他胸腔前找了個位置靠著,所以他低頭就能看到她微微抿著的櫻紅絳唇。

  從午間便妄想的得寸進尺,讓他在一念間失了智。

  他低頭,用自己的唇覆上她的。

  本來他也想紳士地一觸就走,可那片柔軟比他想象中的觸感還要誘人,而夏梔瞪大的雙眼讓他產生了一種不知名的控制欲,大掌控住她的后腦勺,加深了這個吻。

  他終于不再是僅限于與她擁抱的距離,對她多年積壓的情感終于在此刻徹底爆發,他無師自通地撬開她的唇齒,與她進一步地糾纏。

  許久,他才因為她的咳嗽而放開她。

  而這突如其來的深吻讓夏梔選擇落荒而逃,“我,我去洗澡。”

  這次郁修竹選擇放過她,看著她疾步跑上樓梯,微揚的嘴角彰顯他此刻的好心情。

  有微信提醒音,他低頭瞥了眼手機,夏圣熙發來詢問:【姐夫,你有沒有看節目,我表現得這么樣!】

  此刻他已經不吝嗇他的表揚:【很棒。】

  來自偶像的鼓勵讓夏圣熙信心倍增:【謝謝姐夫,我會繼續努力的!】

  好像……應該感謝一下夏圣熙綜藝的推波助瀾。

  郁修竹難得打開常年不更新的微博,這個節目已經掛在了熱搜上,各個藝人的粉絲在號召著打榜。

  于是乎,他點進網頁鏈接里,給夏圣熙打了個榜,順帶的,還轉發到微博里。

  -

  夏圣熙剛結束一天的練習,從練習室回到自己的宿舍內。

  舍友一見到他回來,激動不已地跳到他眼前,“夏圣熙,你出息了啊!你居然認識郁影帝!”

  一臉懵逼的夏圣熙:“???”

  他好像沒有對外宣傳過吧……之前的合照因為考慮到郁修竹的身份,他害怕被說成是蹭熱度,最后也沒有發微博。

  “你趕緊看微博啊,你和郁影帝在熱搜第一掛著呢。”

  夏圣熙趕緊拿出手機查看微博,正如舍友所說,微博熱搜榜第一名赫然寫著“郁修竹夏圣熙”,后面還帶著一個爆字。

  點進去就看到郁修竹幫他打榜的微博,而評論區早就炸開了鍋。

  有一個熱評被頂上第一名:【哥居然也在追男團嗎?我也喜歡夏圣熙!】

  而之所以會被頂上第一名,是因為郁修竹回復了她:【不是,這是我小舅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唯一,唯一最新章節,唯一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