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 生病

小說:唯一 作者:羨枳 更新時間:2021-04-19 14:56:27
  周廷深生病了。

  換季本來就頻發流感,加上最近日夜顛倒的忙碌,晚上周廷深剛從會議室出來,還沒走到辦公室便昏倒了,還好閆秦也在,和秘書幾個人手忙腳亂地把周廷深送到了醫院。

  周廷深感覺自己好像陷入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境,咽喉似有火焰在灼燒,干口舌燥的,讓他異常難受。

  只是后來不知為什么嘴唇感受到了濕潤,清清涼涼的冰水附著在唇上,猶如久旱逢甘霖,漸漸緩解了不適感。

  再度醒來已經是清晨了,周廷深睜開眼,第一眼就看到小姑娘坐在床頭邊,紅著眼眶看他。

  周廷深覺得有些好笑,“只是發高燒而已,怎么還哭了?”

  他當然不知道夏梔昨晚接到他住院的消息,二話不說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醫院,一整個晚上為了照顧他都不敢合眼。眼睛因為通宵的原因有些紅腫,看上去還真的挺像剛剛哭過。

  這時看他醒來,夏梔伸手去觸摸他的額頭,感受到體溫降了下來,才稍稍松了口氣,此刻的聲音聽上去有些沙啞,“餓了嗎?我下去給你買點粥喝?”

  周廷深還不算很清醒,良久才回了一句“好”。

  夏梔回來的時候,正好有護士來給周廷深換輸液瓶,她便在一旁拿起兩個小碗,將剛買來的小米粥裝到里面,來回倒換,給小米粥快速降溫。

  護士走后,夏梔端著碗和羹勺遞到周廷深跟前,周廷深看著眼前纖細白皙的手,有些愣神。

  這也不是他第一次生病住院,也不是夏梔第一次來醫院照顧他。

  確切的說,他每一次住院,病房里總有夏梔忙碌的小身影,特別是當年兩人在英國留學的時候,他有一次胃穿孔,在外人生地不熟,也是夏梔忙前忙后悉心照料到他出院。

  他垂眸,沒有輸液的那只手拿起羹勺,舀起一小勺子的小米粥,試了試溫度,正好合適。

  這時病房門被推開,閆秦高大的身形晃了進來,手上還提著一個水果籃,夏梔自然是認識周廷深這個摯友的,乖巧地和他打了聲招呼:“閆秦哥。”

  “夏梔怎么還在這?”閆秦有些訝異,抬手看了一下腕表,“都快七點半了,還不用去上班嗎?”

  閆秦說罷,看到夏梔手中拿著的瓷碗,有些了然,將水果籃放到一邊,微笑地從她手中接過瓷碗,“我來照顧廷深就好了,你趕緊去律所吧,別耽誤了工作。”

  “噢,”夏梔不放心地再用手試了一下周廷深額頭的溫度,確定是好轉的,“那我先走啦。”

  她收回手,卻被周廷深握住。

  溫熱的觸感讓她所有的注意力一下子都集中在他手上,思緒短路。

  周廷深喉結滾了滾,“你下午還過來嗎?”

  夏梔條件反射地說道:“我下班后就過來。”

  “好,”周廷深露出淺淺的笑意,“路上注意安全。”

  -

  夏梔已經離開了,周廷深收起臉上的笑意,重新回到被窩內,頗為自然地指使閆秦:“你去給我倒杯水。”

  “滾,老子又不是你保姆,”閆秦將瓷碗隨意放在床頭柜上,“自己起來喝粥。”

  周廷深冷哼了一聲,“也不見你對我這個病號客氣點。”

  “就一破感冒你還真把自己當病號了?”閆秦挑了挑眉,“輸液完你都能回出院了還非得賴在這里,等夏梔來照顧你?周廷深,你要點臉行嗎,我倒不知道你還有欲擒故縱的本事。”

  周廷深捏了捏眉心,“明天我晚上我約了宏遠集團的老總。”

  “所以呢?”

  “你看看你那里有沒有適合的女生,”周廷深頓了頓,好一會兒才繼續說,“你上次說的那個小演員,也一起帶過來吧。”

  閆秦很快就明白他的意思,怒從中來,“周廷深,我真特么希望看到你玩死自己的那天。”

  “閆公子,你大概沒有這個機會,”周廷深神色如常地拿起瓷碗,已經有些涼了,“到時候我和夏梔的婚禮,還勞請閆公子給個大紅包。”

  -

  寬闊的冷色調辦公室內,夏梔在跟江時墨匯報案件的進展,江時墨猝不及防地打斷她,“你今天怎么回事?”

  夏梔愣了一下,“我覺得我的思路沒有問題。”

  “確實沒有問題,跟我想的差不多,”江時墨食指和中指間夾著一支筆,在辦公桌上敲了敲,“我指的是你的狀態。”

  “很正常啊。”

  江時墨冷笑了一聲,“我倒是沒見過你紅著眼睛穿休閑服來上班。”

  昨晚接到周廷深住院的消息后太過著急,隨意換了一套休閑服就出門,早上也沒有時間換裝。

  江時墨拿著杯子起身走到飲水機前,給自己倒了杯溫水,一如既往地淡漠,“我對你除了和顏顏外的其他私生活不感興趣,不過前幾日和你大哥見面,他說你最近閑得很,”他上下打量一下她,“看來我給你安排的工作還不夠多,你才有閑情雅致去追男人,所以這個案件你全權負責吧,有什么疑慮再來問我,我會定期檢查進度。”

  “……”沒見過甩鍋甩得這么理直氣壯的。

  “對了,下周我約見了林總,你跟我一起去應酬,”江時墨已經翻開新的卷宗,末了還補上一句:“記得穿正式點。”

  -

  周廷深本來就身強體壯,感冒來得快,去的也快,會暈倒只是因為這段時間過度勞累,所以當天晚上夏梔就陪著周廷深辦理了出院手續。

  第二天晚上,周廷深如約到達約定的餐廳,閆秦早已經置辦好了一切,所以等到他到包間時,宏遠集團的黃總已經摟著一個看上去不過剛畢業的女孩,正開懷大笑。

  閆秦和周廷深對視了一眼,知道今天的生意基本沒問題了。

  包間里還有好幾個女孩,估計都是閆秦找來的,那幾人見到英俊挺拔的周廷深,都含羞小心翼翼地打量著他,又不敢被發現。

  “黃總,”周廷深客氣地上前伸出一只手,誠意滿滿,“歡迎做客津城。”

  “周公子果然如傳聞一般英俊瀟灑,”黃總愉快地和他握手,“多謝周公子款待。”

  周廷深眸中閃過一絲冷芒,“不必客氣。”

  這筆生意跟預料中一樣順利,雙方很快達成合意,周廷深拿出早已擬定好的合同,黃總略略地翻看一下,就簽上自己的名字。

  生意談完,就只剩下娛樂,黃總的心思早就不在工作上,和懷中的女孩聊得火熱。周廷深自然識趣地不再去過問其他。

  閆秦給了另一個女孩一個示意的眼神,女孩嬌滴滴地拿起酒杯靠近周廷深,“周公子……”

  剛剛陪黃總喝了幾杯酒,周廷深現在有些微醺,垂眸打量靠近他的女孩。

  確實如閆秦所說,長得很是清純,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嬌艷欲滴,有點像日系明星,乍一看,與夏梔還有三分神似。

  周廷深微瞇著眼睛,見她低著頭,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和他對視,“叫什么名字?”

  女孩在他的注視下稍稍紅了臉,嬌羞著回答:“朱殊,特殊的殊。”

  周廷深見她這副模樣,嘴角噙上淡淡的笑意,只是眼眸里沒有太多的溫度,“幾歲了?”

  “二……二十。”

  真小啊,“在讀大學?”

  “嗯,在電影學院,讀大二。”

  其實也不小了,夏梔二十歲的時候已經快本科畢業了,那時因為他在英國留學,所以也跟著他申請了英國的知識產權碩士。

  眼前的女孩跟夏梔的那幾分神似讓周廷深有些走神。

  但其實還是不同的,因為夏梔的那股清純是從她骨子里流露出來的,并不刻意,而眼前的女孩,是知道這是勾引男人的利器。

  朱殊端起酒杯,假意要和周廷深碰杯,周廷深從善如流地拿起酒杯,兩杯相碰,朱殊好似沒拿穩,杯里的酒灑落在周廷深筆挺昂貴的黑色西裝褲上。

  “啊!對不起!”朱殊連忙抽了幾張紙巾給他擦拭。

  “小姑娘,”周廷深唇角微勾,聲線低啞,帶著幾分蠱惑,“你弄濕的這件褲子可不便宜。”

  “對不起!”

  朱殊看上去都快哭出來了,周廷深看著她泫然欲泣的大眼睛,抬手幫她拭去了掛在眼角的淚水,“哭什么,我又沒說要讓你賠。”

  周廷深起身去衛生間,閆秦正趴在衛生間的窗口上,指間夾著煙,煙頭忽明忽暗,已經燃燒到了中間。

  聽見腳步聲,閆秦斜眼看他,豎起兩根手指,“我要這個百分點。”

  周廷深此刻心情頗好,“沒問題。”

  閆秦側過身,從褲兜里掏出兩張房卡扔給他,“房間已經開好了,你們直接過去就行。”

  周廷深用手指夾住,“謝了。”

  感覺到身后的人已經離開了,閆秦微瞇著眼睛,碾滅了煙。

  樓層并不高,他可以看到樓下車水馬龍的街道。

  有那么一瞬間,他想打個電話叫夏梔過來。

  但終究什么都沒有做,直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煙灰,回到包間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唯一,唯一最新章節,唯一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