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 第 39 章

小說:唯一 作者:羨枳 更新時間:2021-04-19 14:56:27
  論壇上的那個帖子因為主觀臆測性強,沒什么實際證據予以輔證,最終也沒引起多大的水花。新的新聞一出來,郁修竹妻子又變成了無人知曉的神秘人。

  時間一晃就到了周末,郁修竹早就和夏梔約好了回郁家老宅。

  郁家老宅位于津城的著名度假區內,占地面積大,據郁修竹所言,這是改革開放后購置的,當時郁修竹的父親郁明誠抓住時機,迅速使郁家發展壯大。而其輝煌且富有藝術氣息的建筑,無一不在闡述郁家的財力雄厚。

  郁家的家族史可以追溯到唐朝,據郁修竹說還曾出過幾個朝代的狀元,文化底蘊濃厚。只是郁修竹在和夏梔提起時,不咸不淡,好似與自己無關。

  夏梔還未見過郁明誠,但從小耳濡目染,也曾聽夏則言提過。

  總之,用夏則言的話來講,是個人物。

  郁修竹極少和夏梔談過有關于他家族的問題,夏梔也可以敏銳地察覺到他不愿提起。一般豪門世家都會有些外界難以理解的糾葛,夏梔自然也不會再去過問。

  不過他們結婚這么久,除了郁修竹的母親蔣儀瓊去過他們家中一次,也不見郁修竹其他人家關心過。

  不像溫晴,三頭兩日就往他們家里跑,還時不時的會讓夏梔帶郁修竹回夏宅。

  郁修竹驅車帶夏梔回到老宅,經過幾道驗證才到老宅門口。

  有戴著白色手套的保安過來給他們開車門,郁修竹到后車廂拿出禮物盒后將車鑰匙交給他,讓他幫忙泊車。

  夏家沒有那么多規矩,三代同堂相處起來也氣氛融洽,郁家這種嚴肅冷漠的氛圍讓夏梔多少感覺有些不自在。

  門口站著一位面容淡漠的中年男子,見他們走來,朝他們略略鞠躬,“二少爺,少夫人。”

  少夫人?

  夏梔不習慣這樣的稱呼,但也不好說什么。

  郁修竹介紹道:“這是老宅的總管家,你稱呼為黃叔就好了。”

  夏梔便跟著叫了一句:“黃叔。”

  黃叔微微點頭致意,幫忙拿走郁修竹手中的禮物盒。

  郁修竹這才空出手,牽著夏梔往里面走。

  蔣儀瓊坐在客廳的紅木沙發上等候,她雖然四十多歲,但歲月并沒有在她臉上留下太多的痕跡,皮膚光滑,妝容精致,一顰一笑都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魅力。

  郁修竹前幾日提到過,他母親以前是名演員,嫁給他父親后逐漸隱退。

  郁修竹:“媽。”

  夏梔也跟著喊了一句:“媽。”

  “來啦,”蔣儀瓊忙道,“快坐。”

  郁修竹牽著夏梔在沙發的一側坐下,蔣儀瓊很健談,寥寥幾句便挑起話題。

  說話間,郁明誠從樓梯下來。

  即便郁修竹還沒有做介紹,夏梔之前也未見過他,但那一刻她便可以篤定這就是郁明誠。

  郁明誠約莫年近六十,郁修竹那雙狹長的眼很明顯遺傳了父親,只是郁明誠眼神凌厲,金絲框眼鏡也壓不住他如寒潭般冷漠的眸色,五官棱角分明,威不可遏。

  他掃了一眼客廳上的幾個人,視線落在夏梔身上。

  郁修竹沉聲道:“父親。”

  父親?

  真是疏遠的稱呼,夏梔還在糾結要如何稱呼郁明誠,他已經走到他們跟前,“這就是小梔吧?”

  郁明誠微微扯出一個笑容,只是看上去有些違和。

  這種低氣壓讓人多少覺得不適,夏梔微笑道:“父親。”

  “嗯,既然都來了,”郁明誠朝身邊站著的黃叔說,“讓廚房上菜吧,還有去叫銘川下來。”

  “是。”

  銘川……又是誰?

  郁家的氛圍讓夏梔覺得過于古怪,郁修竹一直緊握著她的手,郁明誠出現的那一瞬間,她察覺到他的手在收緊。

  神色看上去雖然無異,可郁修竹畢竟是演員,總能夠藏好自己的心緒。

  夏梔反握住他的手,用眼神安撫他。

  餐廳早就擺放好了午宴,極盡奢華,所有的食材看上去便知道價格不菲,擺盤堪比米其林廚師,色香味俱全。

  幾個人靜坐了幾分鐘,老宅的內置電梯打開,黃叔推著輪椅出來,輪椅上坐著一個男人,乍一看與郁修竹有幾分神似,只是看上去要比郁修竹年長幾歲。

  就在夏梔以為男人是有腿疾不便行動時,男人卻從輪椅上站起,步履如常地走到餐桌邊坐下。

  他似笑非笑地看了夏梔一眼,又看向她身邊的郁修竹,“怎么,不介紹一下?”

  郁修竹略略抬眸,面無表情,好似不想搭理他,過了片刻后才回道:“我愛人,夏梔。”

  聲音更是毫無波瀾。

  “呵,”男人溢出一聲輕蔑的笑,朝夏梔自我介紹道,“我是郁銘川。”

  見夏梔并不認識他,他補充了一句:“是郁修竹的哥哥。”

  哥哥?

  郁修竹從未和她提起過他還有一個哥哥。

  兄弟倆之間的劍拔弩張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夏梔淺淺一笑,禮貌到位:“你好。”

  一餐下來,幾乎無言。

  只有郁明誠會和夏梔客套幾句話,連善談的蔣儀瓊都沉默不語。

  郁修竹神色如常,早就見怪不怪,不斷地給夏梔夾菜,偶爾在夏梔耳邊低語,毫不避嫌。

  郁明誠悉數看在眼中,“你們感情倒是挺好的。”

  基本不搭話的郁修竹這才回道:“當然。”

  郁明誠與他對視,而后瞥過夏梔的腹部,“準備什么時候要個孩子?”

  夏梔拿筷子的手微微一頓,郁修竹左手摟住她的腰,說:“不急,我們工作都在上升期。”

  “嗯,”郁明誠接過傭人遞過來的毛巾,擦了擦嘴角,“你們一直沒辦婚禮,得挑個良辰吉日舉行吧。”

  “呵,”郁銘川再度發出類似嘲諷的冷笑,他起身,“我吃飽了,你們慢用。”

  臨走前,他又看了郁修竹一眼,冷意愈發明顯。

  就算是上好的美食,夏梔也覺得有些食不下咽,好不容易結束了午餐,郁修竹牽著夏梔的手在后花園散步。

  郁家的精致奢華是體現在每一個細節里的,后花園種著各種名貴的花木,許是有園丁定期的修剪,每一處都看出是人為的畫作。

  兩人都保持著沉默,各有所思。

  走了一會兒,兩人離住宅有了一定的距離,這里沒有人打擾,郁修竹才攬住夏梔的腰,“本來不想帶你回來的,但總得來看看我媽。”

  很明顯的,郁修竹跟蔣儀瓊比較親近,他與郁明誠的關系是說不出的奇怪,總之不像是普通的父子關系。

  最詭異的莫屬于郁修竹和郁銘川。

  若不說,夏梔真的無法察覺兩人是兄弟。

  夏梔難以想象郁修竹在這個家中成長需要背負多少東西,他從未提及,但夏梔知道肯定不易。

  她突然覺得自己很幸運,她的家庭關系并不復雜,父母恩愛,雖然父親常年出差,但卻有夏則言來填補這一方面的空缺,即便夏則言還是少了點父親的感覺,但這些與郁修竹的家庭環境比起來,不足一提。

  郁修竹卻能難得可貴地一直保持溫柔,跟他在一起的時間越長,越能感受到他強大的內心世界。

  并且,視她為珍寶,始終如一。

  她停住腳步,側身擁住她,“修竹。”

  但安慰的話卻不知如何說出口。

  雖然郁修竹從未告訴她有關于他的身世,可夏梔也能察覺得出并不簡單。

  她沒有經歷過,可她想和他感同身受。

  “我沒事。”郁修竹輕拍著她的后背,在她耳邊低喃,“我有你就夠了。”

  這一溫柔的話語莫名擊中了夏梔的淚腺,她埋在郁修竹懷中一動不動,過了片刻,郁修竹感受到胸口處傳來的一片濕潤。

  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夏梔哭。

  還是因為心疼他。

  小家伙怎么可以這么招人喜歡。

  他慌亂地揉揉她的腦袋,下巴抵在她的肩上,“你就是我的家。”

  郁修竹也會想,以后再和她生兒育女,這便是他的家。

  其他的,都變得不重要。

  夏梔止住眼淚,沖著他笑,“一時沒忍住。”

  “那邊有個衛生間,你去洗個臉,”郁修竹抬手拭去她眼角的淚水,“小傻子,別哭了。”

  “小傻子”這個稱呼從他口中脫口而出,是說不出的寵溺。

  夏梔聽話地去附近的洗手間洗了把臉,涼水撒在臉上,理智回籠。

  跟郁修竹在一起后,她的七情六欲被他調動,情感感知系統逐漸發達,以前寡淡的生活開始變得豐富起來。

  這大概就是愛情的力量吧。

  她從洗手間出來,意外地,看到郁銘川坐在輪椅上,看著她,似笑非笑。

  郁銘川對郁修竹很明顯的不善,夏梔對他并沒有好感,“有事?”

  “夏梔是吧,”郁銘川上下打量著她,嘴角的冷意并沒有淡去,“若不是我意外出了車禍,娶你的人應該是我。”

  郁銘川看著眼前的女生,冰肌玉潔,五官是無可挑剔的精致,身材出挑,氣質出眾。

  原來這就是夏家的千金。

  比他見過的任何名媛都要出色。

  不僅如此,郁銘川也看得出,郁修竹因為和夏梔聯姻,在郁家的地位提升了不少,這讓他更是咬牙切齒,“真是便宜了那個私生子。”

  私生子?指郁修竹嗎?

  夏梔眉毛微挑,“就你?”

  淡淡的兩個字,表達了她滿滿的不屑一顧。

  郁銘川何時受過這種嘲諷,見郁修竹已經走到夏梔身邊,意有所指:“不過可惜了,你現在嫁的人是他,一個私生子在郁家能有什么地位。”

  “抱歉,”夏梔握住郁修竹的手,想起之前無意間發現的他背后積累的資本,如今看來,郁修竹大概沒讓他的家人知曉,且她看到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我們不稀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唯一,唯一最新章節,唯一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