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辭色 第49章 了結

小說:第一辭色 作者:黎青燃 更新時間:2021-04-20 09:44:24
  顧零揚起手,顫抖著嘴唇忍了又忍,終于松手放了沈白梧的衣襟。沈白梧跌坐回床上大聲咳嗽起來,我給他拍著后背而他一邊咳嗽一邊笑。

  “我逃走之后偷偷回到趙國,一年半后再次返回燕國的時候姬玉和燕世子已經被治愈,而裴牧卻不知所蹤。他失蹤了便沒人能解我身上絕息的余毒,再加上他在我身上試過的那些毒,我才一直孱弱至今。”他抬起眼來看著顧零,眼神說不出是悲哀還是決絕。

  “這應當是我的報應。”

  我其實懷疑過沈白梧和姬玉之間古怪的關系是不是因為沈白梧做了什么引起的,因為他并不怨恨姬玉,而且他覺得自己是姬玉的“仇人”。

  可我也沒想到會是這樣。

  清高的、正直的沈白梧被離經叛道的姬玉所救,卻在最后關頭對姬玉棄置不顧。之后他心灰意冷自我封閉,不僅僅是因為身體一落千丈,更是因為自我懷疑信念崩塌。

  怪不得他可以用自己的命護著姬玉,卻不想面對姬玉。

  這大約是沈白梧一輩子的污點和心結。

  顧零在房間里走了幾圈才能按捺住怒氣,回到床邊痛心疾首地說:“那你至少要通知天子,讓天子去救姬玉啊!”

  “你覺得我沒有通知么?”沈白梧忍著咳嗽聲抬眼看著顧零,淺淺一笑:“我一回到趙國就通知周天子了,可是一年半的時間里天子完全沒有找燕國興師問罪,也不曾暗中援救姬玉,就任由姬玉在那個人間地獄里自生自滅。不然你以為姬玉為什么會這么恨天子?”

  顧零被沈白梧這一席話說得愣住了,他搖著頭說:“這不可能……你不要污蔑天子!雖然他們以前關系不好……但天子從來都不跟姬玉計較的!天子這樣善良明理的……”

  “咳咳,善良明理?顧零啊,你真是蠢得不輕。你知道當年明明天子親自教養姬玉,姬玉為什么突然和天子鬧翻嗎?因為他懷疑天子想要廢了姬禮改立他為太子,因為天子覺得姬玉和自己更像,更能成大事。”

  沈白梧說姬玉告訴他,那段時間姬禮負責籌辦的事情總是出現大大小小的問題,天子仍然和顏悅色地安撫但是朝野上的不滿之聲甚囂塵上,質疑姬禮身為太子的能力。后來姬玉發現那些問題其實是天子暗中制造的,回想起天子總是教授自己帝王之術便猜到了大概。

  姬玉與姬禮兄弟情深關系很好,便極其厭惡天子這種險惡用心。自此之后與天子決裂,放浪形骸離經叛道再也不理政事。

  “這些事情他應該多多少少跟你們提過吧,不過天子先人一步地在你們心中種下了姬玉疑神疑鬼叛逆囂張的形象,你們素日里就非常信任和敬仰天子,根本不相信姬玉的話。”沈白梧嘲諷地笑笑。

  顧零已經聽呆了。

  “天子為什么不救姬玉?因為那時候蔡國的世子無子而亡,年邁的蔡王膝下已無男丁,唯一的女兒正是天子的蔡夫人。蔡王暗中與天子約定,將來若他的外孫繼承天子之位,待他故去后便把蔡國獻給天子。天子于是想要廢了姬禮和王后改立蔡夫人及其子,故而把姬樂遠嫁燕國讓她死在燕王手里,又不救在燕國被試毒的姬玉。啊,你還不知道姬樂是怎么死的吧,她是被燕王毆打至小產而死。”

  顧零聞言如遭雷劈呆立當場,繼而后退著喃喃道這不可能,轉身就想推門而出找姬玉,我把他拉回來讓他繼續聽下去。沈白梧的眼神深沉地嚇人,直直地看著顧零倒把他給鎮住了。

  沈白梧繼續說道:“姬樂殿下已經是燕王的第三個王后了,當時燕王宮內夫人時有病死十分蹊蹺,我到了燕國才發現是燕王酗酒酒后暴虐常打死人。這事瞞得過別人,能瞞得過天子的眼睛嗎?他明知如此為了借助燕國的國勢還是把姬樂嫁過去,而且他也料到姬玉會為了保護姬樂跟去。可謂是一石二鳥。”

  顧零滿眼的混亂,低聲說:“這都是……都是你的猜測。”

  “當我回到燕國的時候姬玉病愈并且得到燕世子信任,位居要職。這時候天子派使者來找姬玉,我不知道他們談了什么。但是三年間姬玉在燕國大家族間挑起紛爭,在王宮內下毒制造瘟疫的假象,屠戮了整個燕國王族親手殺了燕王和燕世子,最后還放火燒了燕王宮。當然在世人的眼里這些都是意外,和姬玉毫無關系。”

  “最后的燕國內亂里,各國聯軍打進燕都紛爭不下,天子出面調停并且得到了燕國三分之一的土地,周國勢大好一度重振威信。我有道理相信,這是姬玉和天子的交易,他幫天子得到這些好處而天子則要給出另一些東西。”

  沈白梧說到這里靠在枕頭上,微微瞇起眼睛好像在回憶什么很久遠的場景。

  他說姬玉放火燒宮的那天,他找了很久才找到姬玉。姬玉看起來像剛剛從火里逃出來般站在熊熊燃燒的宮殿之外,周圍救火的人潮洶涌姬玉卻只是出神地看著宮殿。看見他來了,已經很久沒有和他說過話的姬玉突然說——我該怎么和我哥、我母親,顧漆和顧零交代?

  ——他們會不會跟我離開呢。

  姬玉就像是自言自語般說著,然后突然放松地笑起來,他說一切都結束了。

  那時候的姬玉還不知道,這一切僅僅是開始。

  “我猜他要的條件,是要天子放你們自由。那時候姬禮因為意圖謀反已經被囚禁,他要天子放了姬禮,他母后,你和顧漆。他想帶你們離開,那時候他似乎就有了現在財產的雛形,能夠負擔得起帶你們離開的代價。”沈白梧的聲音頓了頓,然后他苦笑著說:“之后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

  姬玉回到洛邑,等著他的是他兄長被顧漆殺死,他母后自盡身亡的消息。

  “或許你要說這些都是猜測。但結局便是,天子改立蔡夫人為王后,立其子姬央為太子。而姬玉逃離洛邑之后,便勸說蔡國參與對齊國的討伐,在他們四國滅亡齊國之后,又幫助宋國滅了蔡國。”

  高高捧起,狠狠摔下。

  剛剛戰勝齊國的蔡國國富力強得到大片土地,若以后被周天子收歸己有,天子便可一躍成為九州之主,重塑當年周王室號令群雄的局面。天子為此不擇手段足見執念深沉,可最終卻是宋國成為一方霸主。

  這次天子又想扶持吳國與宋國爭霸,再次被姬玉破壞。

  姬玉便要他看到希望,再狠狠踩滅。

  顧零呆呆地看著沈白梧,像是不能思考的空殼,從姬玉初到燕國至今十一年的故事如洪流一般沖垮了他。日光漸漸暗下去屋內光線昏沉,他便僵立于一片混沌的昏暗,如同要被折疊進晨昏界限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的眼睛紅了起來泛起淚光,罵道:“他媽的……他怎么能瞞我十一年!”

  話音未落他便拔劍而起轉身一腳踹開門,朝著溫爾苑的方向過去了。我望向沈白梧,沈白梧低聲說:“你去跟著他!”

  我便立刻把碧璽叫過來照顧沈白梧,然后提起裙子朝著溫爾苑的方向奔過去。路上不知道撞到了多少人我都無暇道歉,隱約聽見——怎么回事都往溫爾苑跑?

  當我趕到溫爾苑的門口時,正看見顧零和姬玉站在院中,顧零不知道什么時候摘了面具拿著劍直直地指著姬玉。姑娘們似乎是聞訊都跑來了,墨瀟和南素飛身來到顧零的身邊抽出劍來抵著他,墨瀟喝到:“還不放下劍!”

  顧零卻完全不管墨瀟,上前一步指著姬玉道:“你拔劍!你把劍□□我們像個爺們兒似的,我們像從前似的打一架!”

  姬玉微微揚起下巴,背著手神色莫測地看著顧零。也不知他們僵持了多久,姬玉突然笑起來,他擺擺手:“墨瀟,南素,你們放開他過來。”

  墨瀟和南素有些顧慮地放下劍,警惕地盯著顧零一步步退到姬玉身邊。姬玉向墨瀟伸出手道:“墨瀟,借你的劍一用。”

  “你的劍呢!你的夢死呢!”顧零紅著眼睛喊道。

  “折了,我現在不佩劍。”姬玉拿著墨瀟的劍在手里顛了顛,也舉起來指著顧零,偏過頭微微一笑:“來吧。”

  顧零咬咬牙一個箭步沖上去,姬玉靈巧地閃開。幾招之內全是顧零進攻姬玉避讓,顧零氣道:“你為什么不出手!你……”

  他話音剛落姬玉終于閃避不及舉劍格擋,清脆的一生“叮”響,兩劍相撞仿佛帶著火星一般。但是下一秒姬玉的劍便脫手掉落在地,顧零來不及收劍刀刃便狠狠砍在姬玉肩膀上,鮮血沿著肩膀滲出來。

  顧零愣了愣,說道:“你做什么?你把劍拿起來,你不要讓我!”

  姬玉大聲笑起來,笑得肩膀都顫抖著,身上的玉佩跟著叮咚作響。他舉起那只握劍的右手說:“拿多少次也是一樣的結果。”

  那只骨節分明的細瘦的手正顫抖著,如秋日垂死的蟬翼。

  顧零像是不明白自己看到了什么,顫著嘴唇問道:“你的手……你的手怎么了?”

  “就像你看到的這樣,廢了,拿不了劍了。”

  姬玉站在一片幽靜樹影里,語氣仿佛說個笑話一般輕描淡寫。

  ※※※※※※※※※※※※※※※※※※※※

  姬玉他其實是所有人里面最堅韌的人,他甚至比沈白梧還要決絕。

  這一章直到卷末是整卷我最喜歡的幾章了~

  (雖然感覺看到這里的大家應該都收藏了,但還是厚著臉皮重新說一遍,求收藏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第一辭色,第一辭色最新章節,第一辭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