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辭色 第67章 擁有

小說:第一辭色 作者:黎青燃 更新時間:2021-04-20 09:44:24
  走了兩天之后船行駛到了寬闊平緩的水面上,不再像之前那樣搖搖擺擺,我才堪堪松了一口氣。這次暈船的反應已經比上一次好多了,也不知是不是因為我一直趴在欄桿上吹風,而姬玉恢復得很快,一直陪在我身邊。

  他好像真的怕我會不見,基本上與我形影不離。信鴿也沒有了書卷也不看了,我想他原本那么繁忙,來找我的這段時間該耽誤他多少事情啊。

  不得不說姬玉很細心,總是可以輕易地察覺我的不適,常常我還沒有開口他便去要了各種酸的水果蜜餞或者拿了清心丸來給我。即便是當年他接近蘇琤時,也不曾這樣殷勤的。

  我受寵若驚地跟他說我自己來就好,他這樣子我不習慣。

  他挑了挑眉毛,把剛剛剝好的橘子遞給我,笑道:“那你習慣習慣吧。”

  他給我的橘子剝得很干凈,連上面的筋絡都剝得干干凈凈。我有些意外地抬眼看姬玉,他拍拍手從袖子里又掏出一個芒果,輕描淡寫道:“吃完了還有這個。”

  “……”

  他是從哪里弄來這么多水果的?

  他怎么知道我不喜歡橘子上的筋絡?

  我低頭掰著橘子瓣放到嘴里,那酸酸甜甜的味道一旦滿開胸中的窒悶感便散去不少,我不禁說道:“真甜啊。”

  “是啊,看起來真好吃。”姬玉在旁邊別有深意地附和道。

  我轉過眼看去便見他一只手捧著芒果一只手剝皮,看樣子是兩只手都占全了騰不出來。沉默了一瞬之后我掰了兩瓣橘子遞到他嘴邊,說道:“你……要不要嘗嘗?”

  他狐貍似的笑起來,吃了我喂給他的橘子,唇邊沾了一點點橘子汁。我也不知怎么下意識地伸出去幫他擦掉了,指節觸碰到他嘴角的時候心莫名顫了顫,他的笑意也深下去。

  “你……”他似乎想要說什么,旁邊卻傳來一聲輕響,一只毽子落在我們身側。

  我撿起毽子轉頭看去,便見遠處一個縛著袖子的淺橘色衣裙姑娘,下巴尖尖的眼睛很大,正是常見的清麗嬌小的衛國女子。她的丫鬟正好跑到我身前,橘衣姑娘遠遠地笑著說:“沒收住力道踢大了,抱歉啊。”

  然后她的眼睛就睜大了,笑容淡下去怔怔地看向我——旁邊的這個人。我順著她的目光看來果然看到了姬玉轉過來的臉,他也并沒有笑只是露出個正臉看向這邊,但那橘衣姑娘就已經看呆了。

  我便不動聲色地側移一步,笑道:“沒關系,姑娘拿回去踢吧。”

  丫鬟便捧著毽子跑回了魂飛天外的橘衣姑娘身邊,那姑娘臉紅了紅偏過頭去不再看,和丫鬟們竊竊私語一陣便跑回房間去——看那房間的規格是整艘船上最豪華的。

  姬玉倒是恍然未覺般轉過頭專心致志地剝芒果皮,我沉默了一會兒說道:“你這次為什么不戴面具了?”

  姬玉剝著皮,面不改色道:“過敏時我不能戴,再者說我權衡之后覺得以這個容貌勸你回來會更容易些。”

  我一時無言以對,他倒是很清楚如何利用自己外貌的優勢。

  沒過多久當我手里的橘子吃完,他手里的芒果剝好之時,我又聽到了周圍傳來竊竊私語聲。余光瞄過去,卻見那位橘衣姑娘去而復返,還帶了其他幾位姑娘來,一群嬌小姐和丫鬟們若無其事地在甲板上走來走去,視線也在姬玉這里飄來飄去。

  這是在觀摩姬玉的美貌?

  姬玉眼觀鼻鼻觀心不為所動,淡淡說道:“這個你可能也得習慣一下。”

  “……”

  他正要把手里的芒果遞給我,船身稍一傾斜,在我們周圍閑逛的一位小姐就徑直撞在姬玉身上,姬玉手里的芒果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曲線,咚得一聲落入河中。

  我一時覺得非常可惜以至于輕微地生氣起來。

  姬玉瞇起眼睛轉過頭去看那位小姐,那桃粉色衣服的姑娘行禮道歉道:“實在對不起,我沒站穩。”

  這小姐也是踢毽子的小姑娘喊來的,被簇擁在人群之中帶的丫鬟也最多,想來是她們里面家世最好最受寵的了。

  姬玉沒有了貴公子這層可望不可及的保護色之后,這樣的容貌便是大大的麻煩了,誰都可以來“不小心”造次。不過還是要說衛國女子就是膽大,我還在站在這里呢就明目張膽地來套近乎了。

  我靠在欄桿上,只待姬玉如同平時那樣微笑著把她迷得分不清東西,卻見他只是點點頭就不再搭理那姑娘,轉過頭對我笑道:“我過會兒再給你剝一個,你還難受嗎?”

  便是姬玉沒有搭理那姑娘,那姑娘看著姬玉的眼神也是灼熱的。雖然說自討沒趣但她也沒有太大失落,轉身又去和姑娘們竊竊私語了。

  姬玉之前對待女子一向和顏悅色,從未有這般冷漠。我有些意外,腦子里轉了轉便說:“這次我們又要扮演恩愛夫妻了嗎?”

  姬玉一瞬間露出他那種似笑非笑的招牌表情,但是很快就收斂笑容顯露出一點怒氣。我恍然發現最近都沒有再看見他那種防御式的笑容,似乎是他在有意克制。

  他不在我面前那樣笑,似乎是試圖真誠不設防地面對我。

  “你不必扮演任何角色,我也沒有演戲。誰閑的沒事干天天跟你演戲,我恨不得你能把我給你剝的橘子吐出來!”姬玉低聲氣道,剝芒果黏糊糊的手在我臉上狠狠擦了一把。

  我被他這幼稚的舉動弄得一驚,有點不知所措地看著他。芒果香甜的氣味充斥了我的鼻腔,我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我還從來沒有吃過芒果呢。”

  芒果在齊國是稀罕水果,本地是不產的,偶爾進貢來那么一兩個從來沒有我的份。我只知道它們聞起來是香香的,卻從來不知道它們的滋味。

  我兒時還會饞一饞,大了知道它們永遠也不會屬于我之后,也就不再想了。

  姬玉聞言眸光閃了閃,他又伸出芒果味兒的手掐了掐我的臉,輕聲笑道:“走吧,你去洗洗臉,我再給你剝就是了。”

  他眼里一絲怒氣也沒有了,似乎有點心疼。

  后來他不知又從哪里拿出了一個芒果,個頭比剛剛那個還要大更加金燦燦。他好整以暇地剝完遞給我,我第一次吃到芒果的味道。

  原來它們是這樣的味道,很醇厚的香甜。

  原來被姬玉珍重以待是這樣的感覺。我有時候很怕他這樣的溫柔和示好,若是真習慣了,我怕有一天我會離不開他。

  像他這樣的人怎么會屬于我呢?

  姬玉的人氣果然再一次得到了印證,第二天他出門卻遲遲未歸,我有些奇怪地去找他,見他站在甲板上面前站著那個撞了他的小姐。小姐挎著一籃子各種各樣的水果笑盈盈地對他說著什么,我悄悄接近他們躲在墻后,便聽見那位小姐的聲音。

  “昨日撞了先生害得先生的果子掉了,我特地挑了些上好的水果來賠罪。”她把那籃子水果遞給姬玉,面上有些紅暈。

  姬玉淡淡接過籃子說道:“多謝,小姐還有別的事情嗎?”

  “啊?啊……昨天看到先生的妻子身體不適,我還想探望一下……”

  “既然知道她身體不適就別打擾她了,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說就行。”

  姬玉直來直往公事公辦的幾句話讓小姐面上的紅暈退了大半,她咬咬唇有些不甘心地說:“先生您對您的妻子真好啊。”

  “理所應當。”

  “可是我瞧著她十分普通,替先生可惜。”小姐也不繞圈子了,直截了當地說:“石溪杜氏你聽說過嗎?我是杜氏的獨女,家父正尋人入贅,有杜氏的幫襯無論你在衛國還是去宋國,都……”

  姬玉低聲笑起來,似乎覺得這情形過于滑稽,他把籃子丟還給小姐的丫鬟說道:“石溪杜氏?這個我聽都沒聽過的家族,可真是好大的氣勢啊。”

  小姐愣了愣,臉又紅起來了——這次是氣紅的:“你……你竟看不起我們杜氏?”

  “你是哪個氏都與我沒有關系。小姐,我早已把自己許給她了,你來晚了。”姬玉輕輕一笑,轉身就想走。

  那小姐氣道:“那要是你妻子死了呢?”

  姬玉的步子頓了頓,回過頭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小姐,說道:“有我在,誰動這種心思就該死。”

  小姐被姬玉這番威脅性極大的話嚇到了,和她的丫鬟一起站在原地面色青白。姬玉倒是不慌不忙好整以暇地離開,路過我這面墻時和我對上目光。他愣了愣便走過來,語氣里帶著玩笑:“你躲在這里,聽得可好?”

  我覺得迷惑,他為何不像以前那樣溫言軟語地騙一騙,便可以不著痕跡地抽身而去,他向來擅長這種招數。

  聽了我的疑問姬玉睜大眼睛看了我半天,眼神猶如在看一段不開竅的木頭。

  “辛然還說我不懂得愛人……我看你才是真的一竅不通,該讓她好好給你上課。”姬玉長嘆一聲,似乎非常無奈地說道:“若我還像那樣,你豈不是更不相信我?更何況既然我已經把自己許給了你,就不能再對別的女人那么好了。”

  “你什么時候把自己許給我了?”

  “你不省人事的時候。”姬玉笑著笑著,話里玩笑的意味就淡下去變得鄭重,他說道:“我承諾過了,從今以后我是你的。”

  他鄭重的神情突然讓我覺得慌張,我低下眼眸咳了幾聲之后便就像沒有聽過一樣,轉身回房間了。姬玉好像在我身后低聲笑起來,倒也沒有再說什么就跟著我走進來,又從袖子里掏出一只芒果自覺地開始剝。

  ……再這么剝下去,他大概會成為剝水果的一把好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第一辭色,第一辭色最新章節,第一辭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