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世[快穿] 15、聲名狼藉女明星15

小說:媚世[快穿] 作者:雙鶯 更新時間:2021-04-21 19:16:02
  張怡見她掛了電話,走上前,笑吟吟地看著喬姬說了句:“呦,還學會避著我們通電話了呀。”

  喬姬關了手機,隨手放到一邊,但笑不語地和她對視。

  張怡見她這樣,嘴角的笑有些牽強,半真半假地問了句:“給姐說說,是不是背著我談戀愛了?”

  喬姬見她急了,噗嗤笑了聲,也沒再逗她,“是陸懷笙的電話。”

  “哦!陸影帝啊。”

  喬姬眼下剛有要爆紅的趨勢,張怡生怕她經不住誘.惑,隨便亂來,現在一聽打電話的人陸懷笙,她提到嗓子眼的心就放下去了一半,至于另一半……

  “約你吃晚飯嗎?”

  張怡心里疑問不少,看著臥在吊椅里的嬌.媚美人,目光里略帶遲疑,有心要探探她的底。

  “不過……你們現在是什么關系?你和他……”

  “怡姐,別想太多了。”喬姬輕笑著打斷她的話,被長睫擋住的眼瞳,眸色微深:“我和陸影帝……只是朋友。”

  那晚喬姬對陸懷笙提起的話,他當時沒有回復,喬姬知道那個提議說的很不負責任,陸懷笙原本就對她有情,態度那樣認真,鄭重。

  她如果不能善待這段感情,最好是疏遠他這個人。

  假如當時陸懷笙同意了她的提議,只走腎不走心,喬姬卻敢保證,以她的魅力和手段,陸懷笙只會陷得更深。

  可陸懷笙聽完后,只靜看了她片刻,就抬腿走人了。

  什么話也沒留下。

  喬姬事后想,他那樣的人,連喜歡的女人主動獻身,都要等到名正言順的那一天,把她放在心里如此珍重,卻見她自己那樣不自愛,應該是生氣了。

  之后從劇組回家后,兩人就斷了聯系,喬姬也沒再去主動找過他,畢竟陸懷笙不聯系她,也就清楚地說明了他什么意思。

  面對他這樣態度,喬姬多少是有些失落的,原本她都已經打算在完成沈喬執念的期間,認真和一個男人談段情的。

  結果男人不同意,和她一樣,妄想要名分。

  這喬姬就沒辦法了,身體是沈喬的,不是她可以隨便亂來的。

  沈喬的執念之一是嫁給顧西則,不談他這個人怎樣絕情,從始至終,沈喬人生里的男主角只有顧西則。

  眼下喬姬對陸懷笙上了心,她想在她使用這具身體的期間,做一些有益身心的事情,是沒關系的,可嫁給陸懷笙,顯然是不可能的。

  和陸懷笙糾纏是她喬姬,和沈喬半點關系也沒有,萬一沈喬不愿意呢,怨氣沒有凈化完全,這個世界她算是白來了。

  是盡快消減身上的罪孽去投胎轉世,還是只顧一時的歡好?

  喬姬很清醒,也很冷靜,男人對她還沒有那么重要,即便是陸懷笙也不行。

  只是眼下,時隔半個月后,陸懷笙主動來約她了。

  先不管他怎么想的,喬姬是高興的,能約她去參加晚宴,就足以說明,陸懷笙對她還是放不下的。

  一段情,總始于念念不忘。

  喬姬唇角微勾,那笑里,帶上勢在必得的意味。

  張怡對她心中所想半點不知,她抬腳走到吊椅旁邊的沙發上懶懶坐下,又問她:“對了,之前不是說要和顧總復合嗎?怎么現在都殺青大半個月了,一次沒見他約過你?”

  聽她提起那個人,喬姬沒忍住笑了,輕嘖了聲:“怡姐,你不然抽空去找個男人玩玩吧,我給你放假。”

  張怡見她這副嫌棄的模樣,有些失笑道:“怎么說?我這個單身狗不配和你這種有小情人的說話嗎?”

  “經歷的事多了,才能看得透男人呀。”

  喬姬一副過來人的姿態,淡淡說教著:“顧西則這種人,提上褲子就翻臉,我安全起見問他要個名分,你瞧,他人就不見了。”

  “只顧自己爽的男人,我憑什么跟他好。”

  張怡被她的話驚住,半晌沒回過神來。

  喬姬這話說的其實沒毛病,張怡是認同的,可那也要想想對方是誰!

  首都最有權勢的公子哥呀,想做他明面上的女朋友,那至少也要是個和他身份差不太多的豪門名媛。

  張怡真沒料到喬姬野心這么大,她回過神,看了眼對面坐著的女人。

  入秋的陽光沒那么烈,薄薄一層柔和的光束照在她身上,艷.麗的紅色雪紡長裙僅出手臂與腳踝,她素凈著一張臉,烏發雪膚,氣色極好。

  她隨意坐在那里,抬手將額前長發撩到耳后,姿態姿態慵懶,美的不似凡人,讓人過目不忘。

  張怡看著,就想起剛剛在評論里看過的一個詞,絕色的氣勢。

  所以即便她現在沒有化妝,素著一張臉也依舊能美的這樣驚人,里面固有她本來就長相絕美的成分,但氣質風骨,一樣不可少。

  張怡于是就想,長成這樣,心大點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過,顧西則那樣的人家,就算他本人同意給她一個名分,家里也不會任由他胡來的吧。

  “……別的我也不多說,”張怡正經地說:“沈喬,你眼見著就要熬出頭了,自己有點分寸,別自毀前程。”

  喬姬聞言望她一眼,沒有回應。

  如果問顧西則要名分就是自毀前程,那她還真要自毀一回呢。

  .

  陸懷笙約喬姬去的是一場小型慈善義拍晚宴,去的人都是首都有名有勢的大人物。

  以往他是不參與這些宴會的,可和喬姬分開的這十多天里,陸懷笙的夢里全是她。

  夢境多是香.艷的,少數幾場是女人穿著潔白婚紗,滿臉笑意地挽著男人的手臂走進殿堂。

  ——只是那只手臂的主人,沒有一次是他,從始至終,一直都是顧西則的那張臉。

  這個夢做到第四場時,陸懷笙莫名開始有些慌。

  那些香.艷的夢,每一場都沒有重復的。

  可這個關于婚禮的夢,來來回回,一模一樣,所有人的表情都沒有變過一次。

  仿佛是他在夢里預見了未來,這場婚禮,是真實要發生的一樣。

  陸懷笙于是在顧西則去給喬姬戴戒指的那一瞬驚醒后,睜眼等到天亮,他終于拿起手機,給喬姬打了一通別有深意的電話。

  以喬姬高出他千百倍的段數,接到電話的那一刻,她就知道,陸懷笙這算是對她之前的提議,有些松動了。

  .

  晚上八點鐘,喬姬輕挽著清俊男人的手臂,走進了這所聚集著華國權貴人士的晚宴會廳。

  她今晚將長卷發松散地盤在了腦后,露出纖細白.嫩的天鵝頸。

  衣服穿的是特意挑選的繁復繡花層次擺的酒紅色吊帶大長裙,低領顯得脖子有些空,她于是也沒帶貴重項鏈,只綁了一條細細的裙子同色飄帶點綴。

  簡單,卻完美地詮釋出了脖頸的美。

  陸懷笙神色疏淡,緩步行走間,垂眸輕輕瞥了她一眼。

  酒色紅裙將女人的膚色襯的更白了些,她涂著淡粉色指甲的素手懶懶掛在他手臂上,望了眼那系著紗制飄帶的白.嫩脖頸,陸懷笙眸光微暗,有股要伸手去牽住系帶,解開它的沖動。

  怕喬姬發現的他心中所想,陸懷笙迅速移開視線,雙眸無意間被她耳.垂上帶著的鑲有碎鉆的耳釘閃了下。

  他于是多看了眼女人身上佩戴的首飾,如云烏發間插著一個茶色水晶發梳,再有就是碎鉆耳釘,手腕空空,什么也沒有佩戴。

  陸懷笙又特地盯了眼她素白的手,薄唇微微抿起,蕩出一抹淺笑。

  “笑什么?”喬姬收回掃視會場的視線,側眸問他:“和我在一起,你就這么高興?”

  這話有些自戀,但陸懷笙確實如此,今晚再看到喬姬的那一瞬起,他的心就止不住地開始亂跳。

  輕咳一聲,他唇角的弧度又大了些,偏過臉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會場別處,他說:“我們去那邊。”

  大庭廣眾之下,那么多人看著,喬姬沒再逗他,隨他往前面走去。

  .

  昏暗角落里,圍坐在一起的公子哥們盯著走遠的兩道背影,議論個不停。

  “這是陸家那小子嗎?”

  “是吧,不過他怎么舍得出來露臉了?”

  “管他怎么想的,你們看他身邊帶著的那個女人,是今天空降熱搜的沈喬嗎?”

  “沈喬?那不是西則的舊情人咳咳……”

  翹腿坐在椅子上的顧西則,聞言淡淡瞥了幾人一眼,依舊沉默不語。

  旁邊挨著他坐的兄弟沒忍住,說了句:“嘖,這沈喬挺有能耐呀。”

  能耐?顧西則心想可不就是有能耐嗎。

  以前也沒發現她還有這種本事,跟了他不算,轉臉這又攀上了陸懷笙。

  找她去復合,居然還妄想要什么名分。

  不是他顧西則目無下塵,是沈喬的身份實在太低,能做他的情人,已經是她的運氣。

  一個農村出身,連正經文憑都沒有的人。

  還長期混跡在水深的娛樂圈,和別的男人天天拍些卿卿我我的鏡頭給世人看。

  這樣的一個人,要他怎么能給她名分。

  只是……

  顧西則抬眼望向會場一角,昏黃燈火下,女人白如雪的身軀上裹著一層輕薄的紗制紅裙,舉止親密地挽著男人的手臂,微仰起脖子,輕抿一口醉人的紅酒。

  長睫微垂,媚眼如絲,系著細長飄帶的脖頸,脆弱且誘人。

  顧西則不自覺地拿起酒杯,跟著喝了口。

  陸懷笙嗎?顧西則自負地想,一個不知情.事的愣頭青,被女人撩.撥兩下就動了心,妄想認真,怎么就忘了他這樣受盡家人寵愛的孩子,最忌諱的就是用了真心呢。

  因為,陸家絕對不會讓捧在手心小心呵護的乖孫,去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廝混。

  而他,身為顧家長子,又早早接手了家中大半資產,在家里卻是有一定話語權的。

  沈喬想要名分嗎?

  那就給她,一個女朋友的身份,他還是做的了主的。

  顧西則又輕抿一口酒,目光微深地盯著遠處的那兩道人影,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媚世[快穿],媚世[快穿]最新章節,媚世[快穿]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