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世[快穿] 20、聲名狼藉女明星20

小說:媚世[快穿] 作者:雙鶯 更新時間:2021-04-21 19:16:02
  這次陸懷笙去找喬姬,算是家里人默許的。

  在歷經近半年的對抗不妥協后,眼見放在心尖寵愛的孫子精神狀態一天差過一天,在確定他患上輕度抑郁癥,自閉癥又有復發趨勢后,陸家長輩的心都要碎了。

  一直不同意他和喬姬來往,最開始確實有身份太低太拿不出手的原因。

  想也知道,陸家一個名門權貴人家,要娶一個沒有背景的女人進門也不是不能接受。

  可喬姬如今家世背景低不說,連最基本的本科學歷都沒有,而且還是一個娛樂圈早前丑聞滿天飛的女藝人。

  最讓陸家長輩介懷的卻是,她曾做過顧西則的情人。

  現在社會開放,交過男朋友不算什么,可做見不得光的情人……還是來往密切的老朋友家長孫的情人。

  真要讓她進了門,陸老爺子都不敢想以后碰面,他的臉往哪放。

  小孫媳曾做過顧家老大的情人……

  太難看,也太難聽。

  而且也……太委屈了從小當心肝疼的孫子。

  于是對于這件事,一貫好說話的陸家長輩,沒有一個松口的,態度前所未有地強硬。

  終于,在將陸懷笙快要逼到盡頭的這天,關系緊張了近半年的陸老爺子把他叫到了書房。

  是早上,清瘦人影站在窗下書桌前,迎著光,蒼白素凈的臉干凈非常,只是,面無生氣,目光淡漠如死水。

  他靜靜凝望著窗前背對他站的威嚴老人,語調平靜喚了聲:“爺爺。”

  陸老爺子靜默一瞬,沒有回頭,語氣里卻少了些強硬:“非她不可?”

  這樣的話問過很多次,陸懷笙早先聽一次回一次,只是結果從來都是不歡而散,他于是,已經學會了沉默。

  “如果讓你放棄自己喜歡的事業……”

  他話音里,帶了松動,陸懷笙眼底終于有了一絲生氣,他說:“是,如果您同意,我可以按照家里的安排生活。”

  能和喬姬在一起,陸懷笙想,他這一生都該是滿足的,或許……莫名喜歡演戲,就是為了遇到她吧。

  于是,時隔六個月后,陸懷笙第一次踏出了陸家老宅守有警衛員的大門。

  他迫切地想見到喬姬,衣服沒換,手機沒拿,就那么跑到了喬姬的住處。

  從早上到夜里,十多個小時,冷風吹在他身上,陸懷笙心里的喜悅也沒有被吹散絲毫。

  他知道,喬姬現在還沒有嫁給他的心。

  但顧西則,她也未必真的想嫁。當初那樣的處境,顧西則都沒有出手幫她,陸懷笙不信她心里會沒有半點介懷。

  他于是,不顧她的告誡,努力去爭取和她在一起的希望。

  現在,長輩已經同意,能不能心滿意足,只看她的意愿。

  可最后……心如死灰。

  .

  目送女人離開后,不知怎么想的,陸懷笙打車到了最初見到她時的那所酒店。

  他將房間所有的燈關掉,窗簾緊閉,安靜地蓋著被子躺在床.上。

  合上眼,努力想要逃避現實的痛苦,可似乎被傷的太深,連夢里,都是女人冷漠的神情。

  現實剛剛經歷過的場景,女人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話語冰冷。

  畫面一轉,是婚禮現場:

  女人身穿高貴典雅的白色婚紗,一步一步朝他走來,眼尾唇稍笑意幸福溫柔。

  他抿著唇,努力克制著內心的歡喜,緩緩朝她伸出手。

  她望他一眼,語氣卻驚訝:“不是說好的嗎?我們只談情,不說結果。”

  話落,她盈盈一笑,將手遞給了一旁站著的顧西則。

  男人得意地對他笑,語氣里帶了逗弄:“阿笙,我說過的,想談戀愛讓家里人去給你介紹。沈喬,只能是我的。”

  ……

  “陸懷笙,你這樣糾纏好沒意思。”

  “沈喬,只能是我的。”

  “不是說好的嗎?我們只談情,不說結果。”

  “阿笙,我說過的,想談戀愛讓家里人去給你介紹。”

  “真后悔……當時碰到的是你。”

  “讓家里人去給你介紹。”

  “以后,不要再來找我了。”

  “沈喬,只能是我的。”

  “只能是我的。”

  靜謐的夜里,耳邊夢里全是男人女人絕情嘲弄的話語,與那冷漠刺眼的神情。

  陸懷笙被驚醒,猛地坐起身,額角冷汗直流,他像是要被溺死在那夢境里,雙手緊緊摁著心口,大口大口地呼吸著。

  可他們還不放過他,一遍又一遍在他耳邊重復著,眼底嘴角越發冷漠嘲弄。

  陸懷笙神志恍惚著,內心的不安無處安放,他急切地想要逃離這片黑暗,手腳慌亂地要下床去開燈。

  漆黑的房間分不清方向,他一腳踏空跌下床,手帶倒床頭柜上插有白色玫瑰花的玻璃瓶。

  啪啪兩聲,瓶子碎裂,房間明亮。

  可耳邊話語,卻并未消失。

  那樣冷漠,那樣嘲弄,仿佛要在他耳邊說上一輩子。

  極度的絕望,心漸漸焦躁,陸懷笙焦急迷亂的目光,最終,落在了手邊碎裂一地的鋒利碎片上。

  雙眸一凝,莫名的幽深。

  他著了魔似的,緩緩伸出手,撿起一片帶有尖銳棱角的玻璃片,一點一點攏至手心,漸漸合攏。

  只瞬間,深紅鮮血,滴落在地上散亂的白色花瓣上,血滴染紅白色玫瑰,嬌艷誘人,帶著一股引人沉淪的美.感。

  陸懷笙焦躁不安的心,終于,在這一刻,得到了一絲前所未有的慰籍。

  耳邊女人的聲音再次響起,她說,再也不想見到他……

  薄唇微微抿起一個笑,陸懷笙眼眸微垂,流露出一抹悲傷,是自棄的模樣。

  “對不起。”他輕聲說:“以后……”

  “再也不會……出現在你面前。”

  .

  放棄自己喜愛的演藝事業,也要和喬姬在一起,陸懷笙是真的很喜歡她。

  可最終,一部《百鬼夜行》,成就了風情萬種的喬姬,卻斷送了干凈美好的陸懷笙。

  晚上九點左右,正是網上流量最高峰的時間段,一則消息火速在網上傳開。

  通篇的娛樂新聞報道,內容大多表達一個意思:陸懷笙,于3月7日凌晨五點鐘,因抑郁癥加重,在首都某酒店自殺身亡。

  觸目驚心的字眼,砸懵了所有人。

  才宣布了息影沒一個月,卻說那個人,他不在了……

  不在了。

  再也不會醒來,再也見不到他。

  太過震撼。

  那樣的一個人,干凈美好,沒有人愿意相信他已經不在人世。

  可消息傳出僅僅半個小時,陸懷笙工作室沒露面,娛樂圈知名的十八線的明星卻全發了什么“愿天堂沒有痛苦,一路走好。”這樣類似話語的微博。

  仗勢這樣大,不像之前那樣是刻意誤傳,像是已經確認了這件事是真的,大人物們一個沒拉下,全發了微博悼念。

  粉絲們被嚇的眼淚直往下掉,仿佛天塌下來了一樣,神思恍惚,好像再也沒有一點力氣,去反駁這些刺眼的言論。

  只是,三天后,在媒體抓拍到的追悼會外面的一幕景象,是真的刺痛了粉絲與網友的眼睛,也點炸了她們心里的火。

  那張照片,是喬姬去參加追悼會時被抓拍到的。

  當天是個陰天,一片灰沉沉的背景中,所有人都是一套黑色正裝出席,只要有她,穿了一身復古的純白色亞麻長衫。

  醒目的一道白,那樣刺眼,看得人揪心的疼。

  于是,終于有些緩過來神的粉絲們,這時看到喬姬這樣的打扮,心里怒火中燒,罵她這樣的場合也不知道安分,果然是十八線小明星上.位,逮住機會就作妖蹭熱度。

  .

  對于網上的各種謾罵聲,喬姬沒有去關心過,也沒有心情去留意。

  她只記得,跟著顧西則去參加追悼會時,陸懷笙的媽媽趙曼舒的那個眼神。

  布滿了紅血絲的雙眼冷冷盯著她,夾雜著濃郁的恨意,她說:“阿笙說去找你的,為什么,最后卻在酒店……”

  做為一個母親,即使已經.痛失愛子,卻依舊說不出那幾個觸目驚心的字眼。

  趙曼舒于是眨了下微濕的眼睛,沒了繼續說下去的心思,轉身離去。

  喬姬望了眼車窗外飛速流逝的景象,眸色稍有些黯,陸懷笙……或許是在報復吧,用自己的死,來讓她愧疚一生。

  說出那樣的話,真的是傷到他了吧。

  可她只是想……

  喬姬微揚下巴,唇角緩緩勾起,眼底卻似有悲傷一閃而過。

  會愧疚嗎?

  不會的。

  他還不知道,她的心,比石頭還要硬。

  就算是死了,用那樣極端的方式,她也不會記他太久,讓他在心底留下痕跡。

  只沒有想到,當時的他,患有抑郁癥……

  喬姬想起那晚男人熾.熱的吻,利落的松手,心頭有些空悠悠的。

  沒用的陸懷笙,很快,我就會把你忘得一干二凈。喬姬目光閃動著,她這樣想。

  “沈小姐,顧總在樓上等你。”助理小江出聲提醒道。

  喬姬回過神,壓下心底萬千思緒,她轉頭,唇角帶笑地望了小江一眼,獨自下了車。

  最近顧西則在幫她處理趙永林的事,今天能叫她來,是已經做好萬全準備,要做最后一步了。

  喬姬抬眸掃了眼身處的環境,是一處陷入債務糾紛,停工半年的爛尾別墅區。

  這里的別墅很高,有四層。

  喬姬走進面前的那一棟,到頂層一間房門前,她停下,垂眸靜默一瞬,將手機隨手放進上衣口袋里,抬手推開了那扇門。

  屋內燈光有些暗,喬姬反手將門關上,掃了眼屋里當下的情形。

  空曠房間,水泥地,一共有四個人,兩個黑衣健壯的男人將頭破血流的趙永林摁在地上。

  而顧西則,正翹腿坐在椅子上,漫不經心地抬眼和她對視。

  “過來我這邊。”他坐起身,沖喬姬招手。

  地上有些血跡,喬姬瞥了眼,走到他身邊,開口問:“這兩個人是你找來的?”

  “嗯,你等下閉上眼。”顧西則將她拉到身邊坐下,垂眸看她,目光里帶著不贊同:“我處理就行,為什么一定要來?”

  他頓了下,勸說道:“這種事,你看了不好。”

  喬姬聞言隱晦不明地笑了下,“開始吧。”

  顧西則見狀皺了下眉,但人已經來了,再說什么顯然已經沒用。

  他于是扶了下眼鏡,伸手將喬姬拉入懷里,要去捂她的耳朵。

  喬姬卻側著頭,要去看。

  趙永林似乎已經昏迷了過去,顧西則一個眼神,那兩個人就將早已準備好的繩子勒上了他的脖子。

  他中途醒來,充.血的眼睛惡狠狠地盯著喬姬看,四肢掙扎著,臉上漲紅一片。

  喬姬看他,面前閃過酒店里,女人衣不遮體的跪坐在地上,美艷的臉上呈現出和他一樣不正常的漲紅。

  一條寬約兩指的黑色皮帶,正緊緊地勒在她纖細的脖頸間。

  女人被勒的喘不上氣,五官痛苦地扭曲在一起,滿是絕望的雙眼一眨不眨地緊盯著幾步遠的房門看,眼底隱隱流露出幾分期望。

  顧西則,顧西則……

  喬姬回過神,瞥了眼已經倒在地上血泊中的趙永林,起身,從顧西則懷里離開。

  她抬眸瞥他一眼,坐正身子,嘴角微微勾起,有些意味深長。

  下一個,就到你了,顧西則……

  第一次做這樣的事,顧西則望著地上那具一動不動的軀體,神色有些微怔。

  出神間,余光里忽然有道綠色光點閃過,他目光一凝,看向喬姬的神色就有些變了。

  他聲音輕緩,側著頭看喬姬:“口袋里,裝的什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媚世[快穿],媚世[快穿]最新章節,媚世[快穿]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