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世[快穿] 21、聲名狼藉女明星21

小說:媚世[快穿] 作者:雙鶯 更新時間:2021-04-21 19:16:02
  喬姬聞言身子有一瞬僵硬,她轉過臉去看男人,聲音莫名:“嗯?什么意思?”

  顧西則沒有回答,眸色漸深,姿勢略有些防備。

  房間內一時有些靜默,僵持片刻,喬姬身子往后靠了靠,低頭笑:“懷疑我?”

  顧西則眸光微閃跟著笑,語氣斯文說一句“別多想……”卻傾身沒有半點預兆地伸手往喬姬上衣口袋里探去。

  他動作突然,喬姬反應卻也不慢。

  幾乎是同時,他身子壓來的瞬間,喬姬就迅速往后退了退。

  只是顧西則腿長胳膊也不短,手指輕松伸進她衣袋里,觸到一個質感堅硬的東西,他雙眼微瞇,兩根手指就捏了出來。

  有些沉,有一面像是玻璃面,顧西則第一時間垂眼看去。

  是一只手機,右上角呼吸燈閃動著。

  目光凝了凝,似是沒有想到會是手機,他還以為……安全起見,顧西則盡管心已經放下,但他還是多疑地摁亮了手機屏幕。

  有條未讀短息顯示,備注陸懷笙母親,顯示的第一行話是:沈小姐有時間嗎?我有些話想對你說……

  原來是短息提醒……顧西則終于安了心。

  他抬頭,目光帶了歉意,語氣莫名有些虛:“你有短信。”

  喬姬神色微冷,靜看他一眼,慢條斯理地接過手機,沒再多說什么,起身朝門外走去。

  顧西則見狀知道她應該是生氣了,被他那樣懷疑防備,不生氣才奇怪。

  女人要怎么哄,顧西則還是懂的,他于是也沒放在心上,瞥了眼地上躺著的尸體,他對門口守著的兩個黑衣男人吩咐道:“處理干凈。”

  話落,他抬腿去追已經走遠了的女人。

  .

  趙曼舒的短信簡單明了,說了意圖,后面就只是地點。

  喬姬想起女人之前看她時的眼神,只有怨恨,那樣濃郁,仿佛是要將她記恨一輩子。

  有著這樣的目光,喬姬想也知道女人約她要說些什么。

  大抵不過是追究責任,問她那天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陸懷笙的抑郁癥為什么突然就加重了……

  喬姬伸手不著痕跡地掩了下口袋衣角,長眸往后瞥了眼,步子越發的大。

  “沈喬。”

  身后男人追上攥.住她的手腕,聲音有些軟:“別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

  喬姬停住腳,轉頭看他,目光帶了笑:“沒關系。對你,我還是了解的。”

  對她什么樣,顧西則自己心里明白,特別是才剛處理完趙永林,她現在這么說,即使語氣神色正常,顧西則卻覺得她話里帶了諷刺。

  他笑笑,略帶無奈,心知當下再聊也不會有什么結果,對她的愧對只能以后慢慢彌補,他于是轉移了話題:“舒姨約你……我去幫你回了。”

  對于陸懷笙的突然身亡,顧西則也是略有些自責的,兩人即使沒一起玩過,但年歲相同,一個圈子里混大的小兄弟,對陸懷笙,顧西則是帶有幾分憐惜和保護欲的。

  時常以長輩的心理去擔心他,事前還沒有和他關系那么緊張時,見了面,也會聊幾句。

  只是……他不聽勸,看上了他顧西則的女人。

  所以那晚看到陸懷笙找來時,顧西則是真的恨不得他消失在這個世上,永遠不要在出現在他和沈喬面前。

  但那只是想想,他不知道女人那晚到底和陸懷笙發生了什么,只記得女人回去時,嘴角的笑,有些牽強……

  她模樣懶懶的,語氣里帶有疲憊:“沒有超時。”

  ……回過神,顧西則的神色變得有些微黯,他抬眼望了眼女人,目光復雜。

  沈喬,是不是對陸懷笙也……

  “發什么呆?”喬姬掙開他的手,抬腿往樓下走去,聲音悠悠傳入顧西則耳中:“多謝你好意,不過這件事……我自己會看著辦。”

  .

  趙曼舒約喬姬在一家環境幽靜的茶館。

  她早早就到了,靜靜等在那里,身上自然而然流露著一股高貴典雅的氣息,一套淺白色套裙極襯她,垂眼不說話時,疏淡眉眼素雅又干凈。

  喬姬推門走進來,目光落在她身上,有些一瞬間的恍惚,陸懷笙,原來是隨母親長相的嗎……

  “來了。”

  趙曼舒抬眼看她,臉上露出一個和善的笑:“坐。”

  似乎和自己預想的有些出入,喬姬神色莫名,在她對面坐了下來。

  輕抿了一口茶,趙曼舒抬眸又打量了喬姬一眼。

  二十出頭的年輕女人,美貌自是不用提,倒是身上的那股風情,比美艷不可方物的臉,還要吸引人。

  趙曼舒看著,目光就有些淡了下來,因為她,心愛的兒子與家里冷戰近半年,眼看著要有緩和的跡象,人卻就這樣突然沒了。

  他人生最后的那段時間,過的那樣痛苦,被囚禁一樣的日子,從來沒有露出過一個笑……

  單單只是回想,趙曼舒的心就疼的幾乎要窒息,她眨了眨帶有水光的雙眸,沒了要客道的心思,直截了當地說出了自己的意圖。

  “沈小姐,你知道的,我們阿笙很喜歡你……”她垂眼靜默一瞬,接著說:“我們家的意思是……責任就不再追究了。”

  “你如果同意和西則解除婚約,陸家會把你當做兒媳婦一樣對待。除此之外,你還可以得到陸家百分之二十的家產……”

  她的語氣,逐漸強硬,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喬姬道:“只是……往后不許你和別的男人結婚,死后,也要和阿笙葬在一起。”

  話落,她沒有催促,只靜坐品茶,等著喬姬的答案。

  茶室靜默良久,喬姬突然笑了:“您是說……冥婚嗎?”

  她唇角的笑容不作假,是真的笑了。

  可聽她說那個字眼,趙曼舒卻沉了臉,聲音冷淡:“可以這么理解。”

  頓了下,想到自己的兒子因她而死,可這個女人現在卻笑了這樣明艷,趙曼舒看的氣有些不順,又出聲加了句:“能做陸家的孫媳婦,你該知足。”

  “陸家的孫媳婦嗎?”喬姬挑眉收了唇角的笑,目光微沉:“為什么要把他的死,推到我身上?”

  “真正的原因,陸夫人不知道嗎?”

  “是什么?”趙曼舒雙眸微斂,想要知道。

  “是你們呀陸夫人。”喬姬看著她冷笑,話語低緩又殘酷:“是你們將他長期關在家里,于是他好好的一個人,短短半年不到時間,就患上了抑郁癥。”

  趙曼舒聞言有些激動,語氣急切地反駁道:“不是的,是你!都是因為你,我們只是為了讓阿笙和你斷了來往……”

  “我嗎?”喬姬淡漠的瞟她一眼:“可我卻只想嫁給顧西則,他就是征得了你們的同意,我也沒打算嫁進你們陸家。”

  “可你們,卻因為這件注定不會發生的事,將他囚禁了起來,于是……他年紀輕輕卻已經就不在了。”

  喬姬頓了瞬,目光幽幽望著對面臉色蒼白一片的女人,說出最后一句直擊人心的話。

  “所以,真正的兇手,難道不是你們嗎?”

  話落,她站起身,沒有回答女人之前提出的打算,推門走出茶室的瞬間,喬姬的神色變得有些隱晦不明。

  冥婚嗎?

  人還在世時,就沒有做主嫁給他的權利,死后,這具身體,將徹底屬于沈喬……

  留他與沈喬合葬嗎?喬姬笑了笑,不好意思,她有些不愿意呢。

  .

  喬姬與顧西則的婚禮地點,定在首都京郊的一所酒店里。

  早上天色還未亮時,張怡就帶著佳佳與化妝師進了喬姬的房間。

  能如愿嫁入豪門,還是嫁給自己喜歡的人,張怡真心為喬姬高興,她以為喬姬會在婚禮前夕激動半夜,這會怕是才剛躺下睡覺。

  結果推開門,眼睛就和窗前沙發上靜坐的女人對上了。

  張怡見她氣色還算紅.潤,沒有黑眼圈也沒熬夜后的蒼白,她有些奇怪地問:“你這是……睡醒了?”

  “不然呢。”喬姬站起身,朝里間走去:“佳佳,進來幫我穿下婚紗。”

  佳佳聞言有些遲疑,見張怡果然看她一眼,她的腿就沉了幾分。

  “還愣著干什么?”張怡抬腳,率先往里走去。

  婚紗雖美,卻沉重繁復,三人費了好一會時間才將它套在喬姬身上。

  張怡來回打量的喬姬一圈,極滿意道:“顧總這眼光真沒的說,對你也真是舍得……這婚紗看著就典雅貴氣。你啊,不是我說,今天就給我正經點,臉上的笑給我收一收……”

  張怡說著,抬眼去看喬姬的臉,入目卻不是常見的那張眼尾唇梢都是笑的美艷臉龐。

  素凈一張臉,目光微淡,神色冷清,竟有股說不出的落寞。

  張怡看的一愣,忘了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女人常掛在唇角的笑,沒再那么頻繁出現了。

  她于是當下就改了口:“你今天大日子,要多笑笑才好。”

  喬姬望她一眼,如她所愿勾起一抹笑。

  等徹底收拾妥當后,天邊已有晨光露出。

  喬姬望著緩緩升起的太陽,心里眼底一片平靜。

  她轉身,走至張怡面前,語氣似告別:“以后,怡姐可能就見不到我了。你要多保重,記得對佳佳好點,她還是小姑娘,別總嚇她。”

  張怡聞言有些懵,雖然早已想到喬姬嫁入顧家后可能不會再頻繁拍戲,但之前沒聽她提起過這件事,她還以為自己想多了。

  眼下聽喬姬這副語氣,似乎是要退圈的意思。

  張怡一時有些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好不容易帶出一個爆紅的藝人,眼見星途越來越好,突然就這么嫁人隱退了。

  張怡想勸,卻自知沒有立場。

  能嫁入顧家這樣的人家,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大好事,犧牲自己的事業,好像并不算太難接受。

  張怡于是就點頭,沒再多想,囑咐喬姬幾句,帶著佳佳先離開了。

  .

  支走所有人后,喬姬拿起手機,撥通了顧西則的電話。

  “沈喬?”

  男人好聽的聲音里帶了絲疑惑,似乎沒想到,這點,臨近儀式開始的時間,喬姬會打電話給他。

  “是我。”喬姬聲音冷靜回他。

  他聞言低聲笑:“怎么?緊張了?”

  喬姬語氣卻沒變:“你知道嗎顧西則?“

  似乎意識到她的態度有些不對勁兒,顧西則收了笑,正經問:“什么?”

  喬姬聲音低緩,一句一句說著自己要說的話:“當時你哪怕只是一個眼神,都可以把沈喬從地獄里救出來。”

  女人輕輕地笑:“可你,連一個小小的眼神,都不愿施舍給她呢。”

  顧西則聞言渾身僵硬,敏銳地意識到似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發生了。

  “我今天的所作所為,是你應得的。”掛斷電話前,她最后說一句:“你的路還很長。顧西則,希望你能好好享受我為你鋪就的未來。”

  終于塵埃落定。

  喬姬穿著厚重的純白色婚紗,靜坐在酒店落地窗前的沙發上,望著微亮的天空,她有一瞬的茫然。

  該做的都已經完成了,只剩下……求而不得。

  喬姬側頭望了眼矮桌上的紅酒,她拿起輕抿兩口,腦子突然有些恍惚,她垂眸,看了眼玻璃杯中僅剩的那點紅酒。

  燈光下,杯中紅酒輕晃著,似鮮血,紅的誘人。

  喬姬輕搖著,目光望著深紅漣漪,漸漸恍惚。

  聽說……他是用玻璃碎片,劃了脖間大動脈自殺的……

  喬姬抬手輕撫上自己光滑纖細的脖頸,手指一寸一寸摸.到那個跳動有力的動脈,望著紅酒杯的目光,漸深。

  失血而死,是一種怎么樣的滋味呢?

  .

  《她的這一生》

  沈喬,出生于大山深處,十五歲被父母做主,將她換給一個地痞無賴做媳婦。

  絕望之下,連夜坐車逃出了那個所謂的家。

  因長相貌美誤入娛樂圈,碌碌無為七年,二十二歲迫于無奈,做了顧西則的情人。

  交往十一個月,一筆錢,兩人分道揚鑣。

  同年四月七號,發現意外懷.孕,混進晚會試圖挽回顧西則,卻被人下.藥帶進了酒店。

  途中偶遇顧西則,向他求救,他卻無動于衷,瀟灑離去。

  最終,被趙永林虐.待致流.產,事后拿這個孩子,換來百鬼夜行女主一角。

  八月某天,顧西則意要復合,為證真心,主動要去收拾趙永林。

  次年四月七日,深夜,趙永林身亡。

  ——

  以下,是犯罪過程的錄音,詳情證據已送至首都派出所。

  于05/19 05:19:21留

  開門聲響起。

  男人低沉微涼的聲音:“過來我這邊。”

  空曠的房間內回蕩起女人高跟鞋的叩叩走路聲,她嗓音嬌.媚,低聲問:“這兩個人是你找來的?”

  下一瞬男人的聲音似在耳邊炸起:“嗯,你等下閉上眼。”

  片刻靜默,有衣服摩擦的聲音響起。

  “我處理就行,為什么一定要來?”男人頓了頓,語氣和緩:“這種事,你看了不好。”

  女人卻沒領情,吩咐的聲音:“開始吧。”

  之后近七分鐘的時間,一片混亂嘶吼中,痛苦絕望的呻.吟聲漸漸減弱,最終,歸與平靜。

  最后一秒,是男人忽然帶了防備的聲音響起。

  “口袋里,裝的什么?”

  錄音很短,不到十五分鐘,卻記錄著趙永林的死亡全過程。

  這段極簡的人生自傳,和長約十四分二十八秒的錄音,是喬姬婚禮當天發布在微博的。

  那天是她和顧西則大喜的日子,從前一天晚上就有人一直蹲守在她的微博下,打算做她婚禮當天更新的動態下,第一個留言的小可愛。

  只是,做夢也沒想到,這樣的大日子,她發的不是婚紗美照,不是婚禮現場,也不是甜掉牙的狗糧……

  卻是這樣一張備忘錄截圖的極短自傳,和那段聽得人膽戰心驚的犯罪現場錄音。

  沈喬這個賬號微博下,粉絲量將近四千萬,這條動態才剛放出沒半分鐘,已經萬人點贊轉發。

  等轉發完有時間去看時,才發現,發布的并不是什么尋常動態。

  事關重大,工作人員聯系不上喬姬,直接將這條微博給刪掉。

  但擁有那么多粉絲,只轉發的就有不下一萬之數,刪喬姬的微博,根本無濟于事。

  眾粉絲網友還在懵逼狀態時,卻又聽喬姬早已在那條微博發出之時,在酒店自殺身亡。

  她的自傳極短,有關顧西則的著墨卻不少。

  被迫做了他的情人。

  意外懷.孕試圖挽回他,卻被人帶去酒店。

  向他求救,他冷眼旁觀。

  最后想要復合,主動將欺辱過沈喬的趙永林殺害……

  錄音里,他的話也是冷漠又平靜,聽得人不寒而栗。

  但想到證據俱在,管顧西則什么身份背景總要把他繩之以法,于是網友心下略安。

  可最終,他們等到的,卻只是沈喬微博賬號被封,有關此事的帖子話題全被清除……

  勢力這樣大,簡直可以說是一手遮天。

  一時間網民反應激烈,連沈喬自殺身亡的這一鑒定都帶上了懷疑。

  聯想到錄音里男人最后聲音微冷地問的那句話,深覺此事沒有那么簡單。

  沈喬或許,是被發現了手里的證據,被顧西則……

  鬧得這樣大,最終,網友如愿以償,顧西則在事發第三天晚上七點鐘,被顧老爺子親自送上了警車。

  .

  四年后。

  a國某破舊公寓。

  矮小冷硬的木板床.上,清瘦男人身體蜷縮著睡在上面。

  他似乎正在做夢,眉頭緊皺,呼吸有些粗重。

  “沈喬,不要……別……沈喬!”

  男人突然驚醒,睜開眼的瞬間,目光陰狠又帶了慌亂。

  是顧西則。

  四年過去,他模樣變了很多,見不得光的身份讓他常年輾轉于各個國家。

  以前奢侈的生活仿佛是一場夢,現在他的生活只比流浪漢好上那么一點。

  當年那件事,由于鬧得人盡皆知,為了家族名聲著想,他放棄了那個顧家長孫的身份,改頭換姓流亡到了國外。

  為了不被人發現當年被執行死刑的人不是他,顧西則只能隱姓埋名地茍活著,和顧家人徹底的斷了來往,再也不能踏入祖國半步。

  從權貴闊少到如今這樣的身份,顧西則內心落差極大,加上東躲西藏不能在人多繁華的地方露面,他整個人更為消極。

  四年過去,身上那股矜貴斯文的氣度早已不復存在,如今的他目光陰沉狠厲,身形瘦到脫形。

  走到祖國大街上,估計都不會有人能認的出他是誰。

  對于設計自己一把的喬姬,顧西則恨之入骨,可她的人早已不再,恨過氣過,如今,卻只剩下想念。

  這次,顧西則終于如愿以償,四年來,第一次夢到了那個女人。

  可夢中的畫面,卻看的他心痛的幾乎快要窒息。

  ——是那晚他在酒店碰到女人時,不顧她的乞求將她留給趙永林之后的夢境。

  昏暗的房間里,女人被一番抽打后,大力掙脫,搖搖晃晃朝門口跑去。

  身后男人眼見她就快要跑到門口,一臉陰狠地抓起手邊裝飾用的大花瓶就朝她砸去。

  那花瓶不偏不倚地剛好砸到女人的后腦勺。

  她勉力攢起的那股勁,一下子就被男人砸散了,身形晃了幾晃,整個人就脫力地摔在了地上。

  男人追上,氣紅眼的他抓起她的頭發就死命的往地上撞去。

  女人美艷的臉一下一下地被磕在滿是碎瓷片的地上,鮮血幾乎要將她的臉完全遮住。

  她再沒有力氣掙脫,男人卻還不解恨,四下掃視了圈,像是在看有什么東西可以教訓她。

  終于,他猩紅的雙眼停在了剛剛被自己甩在地上的黑色皮帶上……

  這場夢,真實到可怕,寂靜的夜里,顧西則神色恍惚著,終于崩潰。

  “如果這就是你對我的報復,”他聲音低沉帶著股絕望:“那我寧愿這輩子……都不要再夢到你。”

  至少這樣,我的心不會空的讓我以為,自己也跟著你一起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媚世[快穿],媚世[快穿]最新章節,媚世[快穿]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