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術 665、巨熊騎士,咕咚!

小說:夜的命名術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 更新時間:2022-03-11 13:40:20
  “叮咚!”

  (我在禁忌之地里給你準備了很多的果子,有紅色的、綠色的、白色的、黃色的、粉色的!)

  “叮咚!”

  (禁忌之地里的小伙伴們想要偷吃,但是都被我攔下了,不過這件事情搞的好多小伙伴挺不開心的……)

  “叮咚!”

  (我一直守著果子,但是現在出來跟咕咚一起打架,禁忌之地里的小伙伴們一定會偷吃吧……但是沒關系,我還可以再去給你摘一些呢。)

  遠處殺人熊正在暴走,叮咚在跟久別重逢的慶塵說著家常。

  因為殺人熊的出現,竟然一時間沒人搭理他們了,剩余旳那點火力,Zard一個人就全部擋了下來。

  Zard聚精會神的聽著叮咚叮咚叮咚,雖然也聽不明白啥意思,但聽的格外認真,嘴里還時不時的說著“噗通”“夸嚓”之類的詞附和著叮咚說的話,參與感拉滿。

  張夢阡疑惑的看向Zard:“你也能聽懂那位巨人的話嗎?”

  Zard理直氣壯的說道:“聽不懂啊,我這不是看他一個人說話太孤單了嗎。”

  張夢阡、孫楚辭、團子:“……”

  此時,陳氏部隊已經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給攪亂,連那位一直隱藏在隊伍里的陳氏畫師,也迫不得已交出了自己剩下的底牌,不然重火力部隊被收割的情況下,陳氏部隊很有可能被這殺人熊給徹底打崩!

  這支野戰師是陳氏的精銳部隊,此時傷亡率已經超過了40%,能保持不潰敗已經算是訓練有素了。

  可繼續傷亡下去呢?誰也無法保證。

  早些年鹿島的部隊,甚至還鬧出過戰前必須給士兵發錢、如果不發錢士兵們就一哄而散的情況。

  那時候的財團還很稚嫩,以為有錢就能拉出來一支驍勇善戰的部隊,后來他們才明白該如何掌控部隊。

  就在這樣混亂的環境里,慶塵仰頭看著面前的那位巨人,對方話語像開了閘的洪水似的不停往外傾倒。

  就像是久別重逢的舊友,有著說不完的新鮮事。

  慶塵笑著摸了摸叮咚垂在身旁的碩大手掌:“謝謝你。”

  可就在叮咚被慶塵碰觸的剎那,竟然哭了。

  巨人清澈的眼睛里,流出滾燙的淚水來,一滴一滴掉落在泥土上。

  慶塵怔住了,但他有很快意識到對方為何會流下眼淚,便笑著輕聲解釋道:“我沒事。”

  張夢阡等人在旁邊看著,這還是他們頭一次親眼看見巨人,所以格外的好奇。

  只不過,這巨人說的話,他們是一句也聽不懂,好像只有那位老板能聽懂似的。

  當叮咚流下眼淚的時候,所有人都不明白這位巨人為何而哭。

  只有秧秧,忽然明白了。

  她知道叮咚的巨人天賦就是心靈感應,所以當慶塵的手指與他碰觸時,叮咚瞬間就察覺到了慶塵身上所發生過的悲傷,于是流下了眼淚。

  叮咚不是為自己流淚,而是為慶塵流淚。

  秧秧看向巨人面前少年的側影。

  回歸時,李彤雲給她打電話說,慶塵好像已經走出來了,看起來跟正常人一樣。

  那會兒秧秧稍微放心了一些。

  這次穿越,秧秧看到慶塵已經恢復常態,也就沒再擔心。

  可是,那表面的一切偽裝都瞞不過叮咚,那是巨人族的天賦,可以透過慶塵的一切偽裝看見他的心靈。

  所以叮咚也悲傷了。

  只有叮咚知道,慶塵那笑容背后隱藏著什么。

  堅強也不過是一種保護色罷了。

  叮咚擦了擦眼淚:“叮咚!”

  (我幫你報仇吧!)

  慶塵笑著搖搖頭:“不要這樣做,我希望你能繼續做一個善良的巨人,永遠也不要參與戰爭。”

  這時,旁邊的咕咚說道:“咕咚!”

  (還算你小子有些良心,我叫咕咚,是叮咚的弟弟,我聽禁忌之地的老家伙們說起過你,他們說你是騎士下一代領袖來著,讓我好好聽你的話。不過我看你細胳膊細腿的,很懷疑你是否能成為李叔叔那樣強大的人類,速度也太慢了,我跟他比試的時候根本就摸不著他。不然這樣吧,未來你去當人類的王,我當禁忌之地的王,你我現在就可以簽下永不侵犯的盟約。到時候,你我聯手共治世界,聽說你很聰明,你來幫我解開001號禁忌之地的規則,我幫你踏平聯邦!)

  慶塵愣了一下,神特么踏平聯邦……

  咕咚所謂的李叔叔,應該就是李叔同了吧。

  要論實力來講,他當然比不過李叔同啊,師父他老人家都半神了好嗎!

  這時,張夢阡好奇問慶塵:“老板,兩位巨人到底在說什么啊?”

  慶塵想了想說道:“他們說,歡迎咱們來到002號禁忌之地。”

  然而就是這一刻,咕咚生硬的說道:“我會人類語言,你這翻譯的也差太多了!這翻譯的水平,倒是很像李叔叔。”

  慶塵:“???”

  完了。

  陰溝里翻船了。

  他還以為巨人都只會叮咚、咕咚呢,哪知道這位咕咚在002號禁忌之地外面征戰許久,竟是學會了人類的語言!

  這下,自己跟禁忌之地生物之間的翻譯權,就不是壟斷的了!

  秧秧等人疑惑的看向慶塵:“?”

  慶塵:“哈哈哈,差不多一個意思吧,先不說這些了,我們當下最要緊的事情,就是趁著那頭殺人熊沖陣時,向著陳氏部隊反殺回去。”

  咕咚用生澀的普通話說道:“我跟你想的一樣,這群人打了我那么久,也該反擊了!”

  說完,還沒等慶塵說什么策略,咕咚竟然已經舉著一輛坦克沖了出去。

  這位巨人的戰略就只有一個……平推。

  慶塵感到奇怪的是,002號禁忌之地里的老家伙怎么帶的孩子啊,一個叮咚一個咕咚,性格也差別太大了。

  難道是分包責任制?一部分老家伙教咕咚,一部分老家伙教叮咚,然后教出性格如此迥異的兄弟兩個。

  慶塵還不知道,此時此刻還有一位老家伙正瘋狂的喊著“先有騎士后有天,騎士單手打神仙,干就完事了”。

  一旁趕緊有老家伙罵道:“你特么也太狂了,咱也不至于單手打神仙吧,起碼得雙手。”

  那位瘋狂叫囂的騎士說道:“怕什么,神仙也是我們騎士的人啊,他名字就在青山絕壁最后一米刻著呢,不要怕,咱們口號就這么喊,他不會在意的!”

  大家一想,還真是這么回事,任小粟的名字不也在青山絕壁上面呢嘛,騎士單手打神仙好像也沒什么錯!

  慶塵感慨:“要是每次都能像他一樣戰斗,也挺痛快的。”

  叮咚傻笑著說道:“叮咚!”

  (我弟弟可厲害了……你也厲害!)

  慶塵樂了:“沒想到你還是位端水大師,叮咚,你就在002號禁忌之地邊緣等我們,不要參與戰斗了。

  “叮咚!”

  (不行,我要跟著你!)

  說完,慶塵又對Zard說道:“走吧,憋屈挨打了那么久,也該還回去了!”

  Zard看了一眼還在沉睡的幻羽,心說這一覺醒來就是小羽了,得在小羽醒來之前結束這場戰斗呢,不能讓他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早點結束戰斗!”

  說著,他便嗷嗷亂叫的沖了出去。

  不得不說,鄭老板召喚出來的殺人熊確實厲害,光是這一頭皮糙肉厚的棕熊便奠定了勝局。

  倒不是說它有多么兇狠,殺敵有多么快,而是它出現在陳氏部隊正中心,一下子打亂了陳氏部隊所有部署。

  再加上秧秧先手炸了重火力部隊,陳氏那邊就更沒什么東西制衡它了。

  尋常超凡者,哪怕是騎士,一個個也都是高傷、血薄、防低的戰斗類型,所以就算是半神陳余,真要硬挨到一發空中要塞主火力電磁炮也必死無疑。

  而禁忌之地的生靈不同,它們天生便是銅皮鐵骨,再加上慶塵他們當寶貝的長生天之類的果實,人家都是當飯后甜點在吃,很容易就養出幾個罕見的怪物。

  剛剛有人發射了一枚RPG火箭彈,也只堪堪炸開了它背上的一塊皮膚,連骨頭都沒見著。

  最恐怖的是,這殺人熊的行動能力還極強,核動力主戰坦克的速度在它面前一比也是個弟弟。

  隱藏在陳氏部隊里的那位畫師,為了穩定軍心,還是又擰碎了兩支心血之作。

  只見兩尊如天神般的金吾衛,拎著斧子沖到殺人熊面前,就被一巴掌將兩個金吾衛給一起拍飛了。

  人群之中,那位陳氏畫師面色鐵青的看著這一幕,他穿著下等兵的軍裝,平靜的卸下了自己的行軍背包。

  當背包打開時,顯露出里面最后的八支畫軸。

  這是每位陳氏畫師最后壓箱底的東西。

  陳氏畫師抽出兩支畫軸來,可還沒等他擰碎,便有一柄長長的黑刀從他背后透體而過。

  刀是斜刺向下穿透心臟的,鮮血順著刀尖,滴落在畫師面前敞開的背包上,將他剩余的畫軸全部侵染成了紅色。

  自從剛剛殺人熊出現之后,何今秋和鄭遠東就消失了。

  何老板是趁著殺人熊制造混亂,自己則憑借九柄青玉心劍殺出了重圍,不知所蹤,他已經完成了自己的承諾與交易。

  而鄭遠東,收斂了自己一身的銳氣,很快憑借陳氏軍裝重新混進了士兵里。

  他沒有走,而是一直在人群中逡巡,試圖將那位隱藏的陳氏畫師給找出來。

  這位鄭老板很清楚一件事情,面對陳氏畫師的時候你必須快刀斬亂麻、擒賊先擒王,因為你根本不知道這到底是一位什么樣的畫師、留存了多少年的心血、帶來了多少畫軸。

  如果在場那位陳氏畫師,真的跟當年陳玄武一樣突然放出一千多支畫軸來,怕是在場的所有人都要死。

  所以,畫師一分鐘不死,其實這戰局就一分鐘沒有勝算。

  好在,他找到了。

  表世界時間行者們對于鄭遠東的印象,一直是行事大氣的昆侖領袖、學院院長,但絕大多數時間行者都不知道,鄭遠東還是聯邦內排名第一的殺手。

  還有一手庖丁解牛般的刀術。

  刀,也是神明留在人間的刀。

  陳氏畫師沒有像影視劇里一樣難以置信的去看刀口,他毫不猶豫的便要擰碎手里的兩支畫軸,嘗試著給背后殺手造成最后的傷害。

  但是,還沒等他動手,卻見他胸口刀尖輕輕一擰,那鉆心刺骨的疼痛便讓他手里的畫軸掉落在了地上。

  鄭遠東沒有戀戰,抽刀,收刀,轉身,一氣呵成。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殺人熊身上,直到兩秒后才有人注意到畫師已經跪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陳氏士兵的軍心開始潰散。

  按理說,野戰師內本應有督戰員的,一旦戰場上發現逃兵,就會立刻開槍擊斃。

  可是,當士兵產生想要逃跑的念頭時,第一反應就是先看督戰員在哪,然后他們便發現督戰員已經全部死絕了!

  他們甚至都沒發現那些督戰員是什么時候死的!

  陳氏部隊開始潰敗了,陣型邊緣的零星士兵趁其他人不注意,轉身便往北方山野跑去。

  有第一個,便會有第二個。

  陳氏部隊像一只氣球,北方破了一個口子,球里的氣體不斷噴吐而出,逃跑的人也越來越多,氣球越來越癟。

  然而,就在逃兵開始潰散時,山野中的無面人部隊早就等著了,他們還整建制的保存著,41人,一個不少。

  無面人部隊在夜色里悄悄的綴在逃兵后面,以自身B級基因戰士的實力,輕松的收割著那些無心再戰的士兵。

  夜色偽裝下,41名B級基因戰士仿佛是陳氏士兵最后的喪鐘。

  陳氏逃兵是他們故意放過去的。

  陳氏督戰員也是他們一早暗殺的。

  無面人沒打算以41人撼動整支野戰師,他們只需要在這支部隊的邊緣開一條逃亡的口子,便可以追殺上百里,將逃兵一一殺死。

  無面人們臉上的刀疤,在此時顯得格外猙獰。

  其實,無面人們知道自己就是投名狀,就是用來犧牲的。

  只有鐵與血的付出,才能代替他們的老板慶坤,向慶塵和影子證明自己的忠誠與立場,這樣才會讓更多人免于事后清算。

  在無面人部隊看來,他們最后的結局,應該是以生命做代價,保護慶塵撤離。

  他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畢竟陳氏部隊那么多,南方艦隊就來了兩支,陸地野戰部隊來了一個師、兩個旅,正常人想想都覺得大家肯定要死在這里了。

  他們甚至覺得自己死在這里都未必能把慶塵帶走。

  結果有點出乎意料的是,他們明明要在影子離去后出手的,可他們趕到戰場的時候,戰斗都特么差不多快結束了……

  這讓無面人部隊也有些為難,總得再做點什么吧!

  那就追殺逃兵吧。

  戰爭,就是要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才算是勝利,如果這些逃兵放跑了,被陳氏收攏起來又是一支新的部隊。

  這可是損傷率超過50%才開始潰散的部隊,已經算是極其精銳了。

  ……

  ……

  正面戰場開始潰敗,便意味著勝局已定。

  慶塵松了口氣。

  戰場上,唯一還沒有解氣的,估計就是那頭殺人熊了。

  畢竟大半夜的被鄭老板忽然拉到這里挨了一頓打,不殺到天亮很難解恨。

  只不過,這殺人熊也是無差別攻擊的,它不光殺陳氏部隊,見了002號禁忌之地的野豬和巨人,一樣要殺。

  殺人熊那猩紅的眼珠子四處瞅去,直到它看見了咕咚。

  慶塵心中一凜,這召喚術怕是要反噬了。

  “小心,”慶塵說道。

  但是,他才剛說完,便看見咕咚摩拳擦掌的朝著殺人熊緩緩走去。

  巨人的眼里已經沒了陳氏部隊,只剩下這頭殺人熊。

  現在,慶塵大概知道咕咚那一身傷痕是從哪來的,那是實打實跟猛獸廝殺出來的勛功章!

  只見咕咚走路的速度越來越快,直到最終跑了起來,大地如鼓,鼓聲如雷!

  咕咚身上賁張的肌肉,宛如堅硬的巖石被刀斧削出來的一樣,格外猙獰與硬核!

  巨人奔跑的身軀,充滿了力量感,那是最純粹最原始的暴力美學。

  殺人熊受到挑釁便也朝咕咚沖來,兩個禁忌之地的萬獸之王,竟然在這戰場上要廝殺出個勝負來!

  剎那間,殺人熊一巴掌朝咕咚揮去,而咕咚竟是毫不猶豫繼續前沖,以左臂擋下了這一掌,右拳則掄圓了拳頭砸在殺人熊鼻子上!

  殺人熊仰天怒吼的站起身來,這一瞬間,它的身形竟是比咕咚高大兩倍!

  咕咚雖然一拳命中,可他這一格擋也是要付出代價的,那殺人熊的爪子在他身上留下了四條深可見骨的傷痕。

  叮咚、慶塵、Zard、秧秧,全都要上去幫忙。

  但咕咚眉頭都沒皺一下,怒吼道:“都不要過來,它是我的!”

  說話間,他以雙臂抱著殺人熊的后腿便是一個鎖技,硬生生將站起來的殺人熊摔倒在地上。

  殺人熊在禁忌之地廝殺,哪里見過格斗技巧?

  以往的戰斗里,它只需要站起身來給對手一個熊抱,對手立馬就沒了。

  現在,咕咚所展現的格斗技是它從來沒見過的,殺人熊一時間竟被摔的失去了平衡!

  慶塵看著這一幕都驚了。

  這畫面,就像是一個一米五的拳手在八角籠里,把一個身高兩米多的虎量級拳王給絞摔在了地上!

  原來,咕咚戰斗不只有莽,也是有技巧的,而且還是騎士一脈相承的八角籠打法!

  咕咚的行為習慣和身軀太具有欺騙性,誰能想到,這種魁梧、野蠻、沖動的巨人戰士竟然還會格斗和戰術?

  以咕咚的智商和體魄,在禁忌之地里還不是橫著走?

  不過慶塵覺得有點可惜了,咕咚這身形就算以新人出場打定級賽,也沒人會買他輸,沒法幫騎士摟錢……

  咦,慶塵疑惑了,自己為什么第一時間在想這個事情。

  戰場中,咕咚趁著摔倒殺人熊的瞬間,立刻爬上了殺人熊的背部。

  下一刻,他以雙腿夾住殺人熊粗壯的脖頸,一拳又一拳的捶在殺人熊腦袋上:“咕咚!”

  (服不服?服不服?服不服?)

  殺人熊怒吼著搖晃身形,想要將咕咚甩下來,可不論他如何搖晃,咕咚偏偏就是跟鎖在它身上一般。

  短短一分鐘之內,咕咚捶了殺人熊數百拳,慶塵眼看著這熊瞎子的嘴都快被打歪了。

  “這就是技巧之間的差距啊,殺人熊太笨重了,拿咕咚一點辦法都沒有,它夠不著騎在脖子上的咕咚了,”慶塵感慨道。

  也不知道咕咚到底捶了多少拳,最終殺人熊發出一聲怒吼:“吼!”

  (服了服了服了!)

  慶塵一愣。

  不對勁,他為什么聽懂了殺人熊的語言?

  這不對勁!

  要知道,他之所以能聽懂青山隼、咕咚、叮咚說話,那是因為他身為騎士,已經完成了002號禁忌之地的收容條件,所以,002號禁忌之地說是他的領地也不過分。

  但問題是,殺人熊并非歸屬于002號禁忌之地啊,他本不該聽懂對方說話的。

  而且,剛剛殺人熊廝殺陳氏部隊的時候,已經怒吼過不知道多少聲了,他都沒有聽懂過。

  但是,當咕咚把它打服的那一刻,一切都不一樣了。

  這頭殺人熊認輸后,成了002號禁忌之地的‘屬民’。

  慶塵豁然看向叮咚:“每位禁忌之地誕生的巨人,都有自己的種族天賦對嗎?咕咚的天賦就是可以收服一切他戰勝過的猛獸?”

  叮咚愣了一下:“叮咚!”

  (沒錯。)

  慶塵明白了,如果說叮咚的種族天賦是心靈感應,那么咕咚的天賦可能就叫做萬獸之王了。

  他轉頭看向咕咚,只見那巨人已經意氣風發的騎在了殺人熊的背上,成為了一名巨熊騎士。

  這場戰斗力,咕咚被陳氏打了半天,殺人熊也打了半天,結果連個強弩之末的萬獸之王打了一架,咕咚反而成了這場戰斗的最大贏家。

  張夢阡等人看著這一幕,頭皮都麻了。

  咕咚的身高要比叮咚更高,5米左右。

  殺人熊站起來則有十多米的身高,遮天蔽日。

  這種巨人再收個殺人熊當坐騎,這誰受得了?!

  ……

  六千字章節,晚上11點前還有一章。

  最近真的很勤奮啊,求全訂,求月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術最新章節,夜的命名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