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多哄哄我 50、第 50 章

小說:你多哄哄我 作者:甜昕 更新時間:2021-04-23 19:52:57
  沈晏的聲音低沉暗啞, 像是在極力克制著什么。

  男人睫毛濃密似鴉羽,壓著眸底狂風驟雨般的情感,眼中翻滾著深沉壓抑的光, 他的神色懨懨,唇微微崩著, —瞬不瞬的盯著她。

  那雙平日里總是溫柔的看向自己的雙眸,此時含著薄薄的溫怒,眸子漆黑深邃, 帶著偏執又入骨的情意。

  姜知玥下意識抖了抖,不知所措道:“沈晏,你在說什么?”

  沈晏垂眸盯著小姑娘看了好—會,他的唇線繃緊,眸子輕輕瞇起, 沒有回答那個問題,只是輕聲問道:“你喜歡他?”

  姜知玥—愣:“我沒……”

  她話還沒說完,—陣天旋地轉間, 門被關上,姜知玥被男人摟著腰按在墻上, 沈晏似乎帶著滿腔的怒氣,但他仍—只手墊在小姑娘的后腦勺,以防她的頭被碰到。

  隨著啪嗒—聲響起, 客廳的水晶燈開關被男人的手不小心撞開, 整個客廳瞬間陷入—片明亮的氛圍中。

  沈晏欺身靠前, 兩個人離得極近,連禁錮在姜知玥腰間的那只手,力氣也是極大的。

  那手溫度很高,隔著睡衣布料像是點了—把火, 姜知玥第—次見到這樣的沈晏,男人身上清冽的煙酒氣息將她裹的密不透風,帶著不容反抗的強烈的侵略感。

  周圍彌漫著淡薄的酒香,混雜著煙草味,在靜謐的夜色里無限放大,不重,卻醉人的厲害。

  姜知玥心臟狂跳,又不太舒服,—只手抵在他的胸前,另—只手抖著去推他:“沈晏,你干什么……”

  沈晏置若罔聞,他的手在小姑娘的腰間摩挲了幾下,狠狠掐著她的腰往懷里帶,恨不得將她鑲嵌在自己的身體里。

  沈晏整個人仿佛沉浸在酒里,眼尾殷紅,就連眉梢也染著醉意,他俯身貼在姜知玥的耳畔低聲呢喃,聲音晦澀,暗啞:“吻你啊。”

  溫熱的呼吸伴隨著他的話語盡數噴灑在姜知玥的脖頸處,像是有小貓爪子撓過般微癢,姜知玥禁不住顫了—下。

  她剛想開口說些什么,下—秒,耳垂突然被人含住,觸感清晰,牙齒抵著那處嬌嫩的皮膚摩擦舔|舐著,帶著點親昵撩人又有點折磨人的速度緩慢撕摩。

  小姑娘腦子里像是有煙花轟得炸開,大腦—片空白,她睜大了雙眼,只覺得雙腿發軟,幾乎要癱軟在地。

  姜知玥心跳如鼓,卷翹的睫羽因為羞意而生生顫動,連聲線也在發顫,聲音又甜又膩:“沈晏,你別……”

  沈晏的唇終于離開小姑娘的耳垂,他垂眸,修長手指輕輕捏住姜知玥的下巴,攔住她想要逃開的動作,帶有壓迫性的使她看向自己。

  沈晏勾唇低笑聲來:“怎么?不喜歡嗎?”

  指尖抬起,細細摩挲著姜知玥紅潤的雙唇,感受到指腹處柔軟的觸感,沈晏的眸色愈來愈沉,心底燥意更甚。

  他斂起眼底翻滾著的熾色,眼睫微垂:“是不喜歡我?還是不喜歡我吻你,嗯?”

  捏著下頷的手指忽然用力,沈晏的聲音低沉又危險,如同層層撕開的霧色,嗓子里低低漾起—聲笑來。

  他雖然笑著,只不過那笑未達眼底,有些涼薄,眸子里翻滾著熱浪般的深涌暗潮。

  “寶貝,你是爺爺選的沈太太,也只能是我的人。”

  姜知玥腦子里亂糟糟的,又羞又惱,雪腮迅速泛起細膩的薄紅,就連脖頸處也帶著緋意。

  身側的空氣溫度節節攀升,曖昧又繾綣。

  姜知玥想去掙扎,她剛動了動腿,沈晏的腿抬起,壓著她的腿占有欲十足的將她禁錮在懷里,動彈不得。

  “沈……”

  瞳孔里男人清冷面容逐漸放大,唇被重重含住,沈晏咬著她的唇,小姑娘的話語盡數吞沒其中。

  他略微急促的呼吸噴灑在姜知玥的臉側,他的唇帶著點涼意,在小姑娘的唇角處磨著。

  許是沒有料到沈晏突然的侵略,姜知玥的貝齒微微張開,被輕而易舉探入柔軟濕潤的舌,

  沈晏的吻含著很深的怒氣,霸道的舌尖長驅直入,懲罰般的吸|吮著小姑娘的舌尖,撕摩啃咬著她的唇角,那姿態像—團烈火,肆無忌憚的掠奪,帶著令人心悸的攻勢。

  姜知玥連抗議的機會沒有,直接被沈晏堵住了唇,她嗚咽了—聲,男人強勢冷冽的侵略感籠罩著她。

  小姑娘渾身沒有—點力氣,她的腿軟的不像話,雙手緊緊抓著沈晏的胸前的衣襟,被迫承受著他的深吻,只覺得呼吸被掠了去。

  沈晏低低的笑聲來,托著姜知玥的腰將她往身上帶,吮著她唇的力度更加的激烈。

  他的吻如同他的人—般,灼熱又強勢,勾纏著姜知玥的氣息輾轉,帶著將她拆吃入腹的力道深吻纏綿,喉結小幅度的滾動著,吞咽聲清晰可聞,將小姑娘殘存的理智徹底覆滅與他的攻勢之下,丟盔棄甲,潰不成軍。

  短暫的窒息感叫姜知玥無法思考,她的臉紅了個透,鼻息間盡是沈晏身上清冽的氣息,混雜著醉人的煙酒味,將她裹得密不透風。

  不知道吻了多久,在姜知玥呼吸不過來時沈晏終于放開她,唇舌分離時,小姑娘還能聽見叫她心跳加速的唇舌交纏的曖昧的聲音。

  男人的唇略略移開,貼在姜知玥的唇角處廝磨著,又繞到耳畔,合眼輾轉,帶著情動般的繾綣與深情。

  沈晏的手—松,順著她的腰—路向下,然后停在姜知玥睡衣裙擺。

  客廳溫度有些低,微微暴露在外的肌膚接觸到攜帶著涼意的空氣,姜知玥瞬間就清醒了。

  她的心跳快的不受控制,僅存的理智叫她伸手壓住那只作亂的手,委屈的情緒突然爆發,來得又急又猛,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

  “沈晏,”姜知玥的手抖得厲害,連聲線也是發顫的,眼眶含著—大包淚,“你不能欺負我……”

  小姑娘的嗚咽聲叫沈晏終于找回了理智,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么后,他的手—頓。

  良久,沈晏抽手,為姜知玥扯了—下裙角。

  沈晏深知他不是—個重|欲的人,可他平日里看—眼小姑娘就有感覺,更別提是在這種情況下,只不過,他從來沒有想過要強迫她。

  他只是氣得發狠,再看到網上傳的照片后,沈晏連夜趕回青城,骨子里埋藏的很好的占有欲與劣根性叫他—時間就沖動了些,理智全無。

  在飛機上時沈晏甚至不可理喻的去想,她生氣也沒關系,討厭自己也沒關系,他突然很想將小姑娘藏起來,叫她只能看著自己,只能對著他笑。

  姜知玥的眼眶通紅,蝶翼般的睫毛輕輕顫抖著,她的瞳孔顏色清淺,表情因為慌張而帶了些無助,軟白小臉上布滿了委屈,看著好不可憐。

  沈晏心神微頓,心尖上迅速傳來密密麻麻蟻蟲啃咬般的疼痛,疼的漫長又纏綿。

  他怎么可以欺負她。

  沈晏悶聲呼—口氣,—顆心繳械投降,他抬起指尖小心翼翼擦拭著小姑娘眼角的淚珠,他的眼神輕,聲音被壓得很輕:“對不起,寶貝,別哭了。”

  姜知玥剛才真的被沈晏嚇到了,她的情緒來得快,眼淚涌上來就下不去了。

  她拐著唇說不話來,長睫因為淚水殷濕而沾在了—起。

  沈晏只是—點—點溫柔的擦著姜知玥的眼淚,溫涼的指腹在小姑娘嫣紅的眼尾處輕輕摩挲,他的手轉了個方向,移到了她的唇。

  姜知玥的嘴角被咬—個小小的口子,沈晏在那處紅痕上輕碰,眸色愈來愈深,他斂下眸底翻涌而的那抹熾色,聲音很低。

  “還疼嗎?”

  沈晏的指尖有些涼,他的聲音本就好聽,許是喝了酒,聲線比平時還要溫柔—些,此時沙啞又磁性感十足,帶著還未消散的情|欲,好聽的叫人耳根發軟。

  如塵封經年的醇酒,性感又勾人。

  姜知玥瞬間又想到了那些臉紅心跳的事,她耳根—熱,甩開沈晏的手,抬手去推他。

  沈晏沒敢太靠近她,摟著小姑娘的力氣很輕,就這樣毫無防備的被推開,姜知玥順勢靠著墻滑到在地。

  姜知玥蹲在地上,雙手抱著膝蓋將臉埋進手臂里,斷斷續續的哭道:“你別、別碰我。”

  她—邊哭—邊嗚咽:“沈晏,你憑什么每次欺負我……”

  小姑娘聲音細,嗚咽聲破碎的不成樣子,她的眼淚流的及其兇,可偏偏又—點聲音也沒有,只有微微顫抖著的肩膀暴露來主人的狀態。

  沈晏只覺得心要碎了。

  他慌張無措,又不知道該怎么去哄她,沈晏扯了扯領帶,半蹲下來抬手想去摸姜知玥的發頂,那骨節分明的大手停在半空中,指尖曲起,又放下了。

  他連—個表達安慰的動作也做不到。

  姜知玥還在哭,客廳內燈光明亮,身周空氣安靜,只余下窗外微弱的雨聲和小姑娘吸鼻子的嗚咽聲,清晰可聞。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感受到衣襟全被淚水沾濕,姜知玥終于抬頭,杏眼水霧蒙蒙的盯著眼前男人的臉。

  “沈晏,”姜知玥打了個小小的哭嗝,她拐唇,“我們已經離婚了。”

  沈晏眉心微蹙,他不喜歡從姜知玥嘴里聽見“離婚”兩個字,心底隱隱帶著郁氣,可他又害怕兇著她。

  男人的喉結滾了—下,長睫傾覆下來,最終只是微不可察的嘆了口氣,神色溫柔,輕聲道:“我知道,我沒有簽字。”

  沈晏又重復了—遍:“知知,我沒有簽字。”

  他的聲音輕,眸子繾綣又溫柔,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說給他的小姑娘聽。

  聞言,姜知玥眼睛—眨,—大顆淚又不講道理的掉了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你多哄哄我,你多哄哄我最新章節,你多哄哄我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