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時冬至 3、第三章

小說:你來時冬至 作者:竹小星 更新時間:2021-04-26 20:44:11
  從平文中學往右拐,十字路口再左拐,穿過路邊的各個小商鋪,往前就是白馬街,白馬街里的樓道擁擠,因為路道不好,經常有人下雨天滑倒,伴隨著自行車的叮鈴聲,然后就是一連串南方的謾罵方言。

  不過今天天氣不錯,穿著平文校服的少女,還沒有長個子,下半年就是初三了,她比起同班同學來說有些瘦小,小學開始因為出生在年后剛開始,父母便給她報早了一年上幼兒園,她是全班最小的。

  寬大的校服在她身上顯得有些笨拙,明明是最小的尺碼。

  剪著齊劉海的臉蛋,在陽光下白里透紅,是那種純粹的白,五官還沒張開,略顯稚氣。

  賣干貨的大媽搬出風扇,在裂開玻璃的柜臺前,一邊吹著風扇一邊看著新買的彩電。

  “北京奧運會開幕式還有四十九天,志愿者們正在鳥巢和水立方……”

  電視里的人說著什么,她并沒有聽清,匆匆跑過店鋪,又急忙忙掉頭回來,從口袋里掏出皺巴巴五塊錢,“阿嬸,給我一份香菇。”

  “喲,禮禮下課了?急著給你媽做飯呢……”大嬸起身,挪著肥胖的身子,去拿了一袋紅袋子裝的香菇,稱了一下,直接給她,“多給你二兩。”

  “謝謝阿嬸。”紀禮系好袋子,又風風火火跑了。

  阿嬸笑道:“年輕就是好,多大點人,跑的那么快。”

  紀禮回了家,抓了兩把香菇泡在水里,然后換上球鞋,跟在床上睡覺的媽媽說了兩句,就跑了,媽媽叫她早點回來吃飯,她應了聲,聲都飄在整個彎彎繞繞的巷子里了。

  她去了右邊的小坡道,果然就看到徐曄跟幾個同學在門口站著,徐曄前幾天染了個黃毛,被教導主任逮住了,剪成了狗啃的樣子,他也不覺得丟人,反而特別張揚,那頭狗毛仿佛在說:看,就我敢跟主任對著干。

  紀禮跑了過去,徐曄看到她,立馬故作不在意,扯了扯衣領,“都說了讓你別跟著我,還非要跟著我。”

  紀禮干巴巴笑了下,聲音清脆,“我也想去玩嘛。”

  “哎呀,你就帶著她吧,誰讓她是你的小童養媳呢。”

  “就是……”

  同學嬉笑打趣,徐曄看眼紀禮,倏地紅了臉,跟幾個取笑的人打了起來,“少放屁,再胡說八道試試。”

  紀禮也沒臉紅,其實是沒看他們這邊,而是偷偷走上徐家的臺階,往院子里瞧著,果然看到一抹藍白色的聲影。

  男孩子低著頭蹲在門檻那穿鞋,一旁一個瘦巴巴的老人家拿著蒲扇跟他說話:“別再出去亂玩了,天都黑了……”

  男孩子似乎沒認真聽,老人家用蒲扇的手柄敲了敲他的脊梁骨,“恩聽到慕!(你聽到沒有)”

  男孩子這才抬頭,無奈扯著笑,“聽到了,晚飯前肯定回來。”

  夕陽帶著風,匆匆而來,掀起男孩子額前的劉海,露出白凈的臉,眉眼如星如月,挺拔的鼻梁一縱而下,渡過人中,就是紅唇,薄卻不犀利,此刻的神色,帶著敷衍卻不輕慢。

  他手指輕巧打結,站起來后,踢了踢腳后跟,似乎不適應新的鞋子。

  幾乎是他站起來的那一瞬間,紀禮就偏頭不看他了,結果對上徐曄看她的眼神,兩個人都僵住了。

  紀禮是心虛。

  徐曄又紅了臉,故作霸氣,“看什么看,沒見過帥哥啊?”

  紀禮:……

  不過幾秒,身邊就穿過一個人,紀禮心口一滯,男孩的面相是帶著貴氣有禮的,宛如翩翩公子的模樣,聲音卻低沉有力。

  “走了,一群小蘿卜頭。”

  徐曄笑著帶人跟上,紀禮看向說話的徐初延,不知道是不是她太心虛了,他說話的時候,似乎看了她一眼。

  是在說她……小嗎?

  徐初延剛高考結束,明天就要回學校開大會,今天約好跟同學們打球,徐曄也要跟去,紀禮也想去,就跟徐曄說了。

  雖然,徐曄這個笨瓜好像誤會了什么。

  紀禮跟在他們后面,不緊不慢,徐曄是個話癆,而且特別崇拜徐初延,跟他說話說個不停,“哥,你怎么還穿著校服啊?”

  “外套被奶奶洗了啊,只找到這個。”

  徐初延到了九中門口,正好放學時間,學生陸陸續續出來,好幾個跟徐初延打招呼的,徐初延跟他們去說話了。

  紀禮打量著他,聽著旁邊徐曄跟同學說話。

  “你哥大學讀哪?”

  “不知道,他沒說過啊,反正無所謂了。”

  “你哥成績好嗎?”

  這話像是戳到徐曄的肺管子了,他一把拍開那人的手,“要你管?”

  “我就問一下,看看能上什么大學啊。”

  紀禮抬眸看著天空,太陽要落不落,留下殷紅的殘影在天際,她心想:可能是職業大學吧,某人的成績著實堪憂啊。

  徐初延突然走了過來,拍了下徐曄的頭,“去買點東西吃,你們幾個,我先去球場換衣服。”

  “好咧。”徐曄狗腿子拿過錢,吆五喝六帶著身邊的同學浩浩蕩蕩去小賣鋪。

  紀禮看著他們離開,不情不愿跟上徐曄。

  小賣鋪人不少,剛才徐初延在那引起不少女同學圍觀,紀禮拿了包奶糖,忽的聽到旁邊有對女生竊竊私語。

  “哇,徐初延看到沒有?”

  “看到了看到了,你什么時候去他校服外套上寫表白?”

  “哎呀,我……多不好意思啊。”

  “不是吧?當面你不敢,反正明天校服有不少人寫字,你怕什么?”

  “可是今天沒有人啊……”

  “所以第一很重要!”

  兩個人突然加油打氣起來了。

  紀禮捏了捏奶糖,里面沒幾個,還死貴,五塊錢呢,不吃了。

  徐曄給他們算賬,“這么過的冰淇淋?你們宰我哥呢,這都是什么呀……哎,紀禮呢?”

  徐曄回頭四處看著,剛不是還看到紀禮在貨架那買糖嗎?

  徐初延換了球衣,跟同學打的也不認真,抬頭看眼天邊,夕陽都快消失了,同學撞了他一下,“怎么了?”

  同學擔憂看著他,他卻釋然笑了下,“干嘛?搞得跟我要去死了一樣?”

  “拉倒吧,死誰都不死你。”同學笑出聲。

  兩個人沒有緣由笑著。

  “你……真不打算上大學?”同學問,猶豫了好久,終于問出口了。

  徐初延坐了下來,“恩,沒勁。”

  “以后不后悔?”同學看著他。

  風吹過,都初夏了,還有些涼意,他的眼神迷茫了一瞬,很快堅定下來,“按照家人的決定,我怕是會后悔一輩子。”

  “行,我信你。”

  同學將瓶子遞給他,徐初延抬眸,嘴角扯出個淡漠的弧度,“干嘛?這么肉麻。”

  不遠處的臺階處,紀禮捂著肚子,瘋狂跑著,甚至都不敢看球場一眼。

  徐曄剛提著大包小包,就看到紀禮一閃而過,他蹙眉,看過去,沒有人影啊,可能是自己看錯了吧,紀禮那個小矮子還能跑那么快?

  紀禮也不知道怎么回去的,反正到了家關上門,她整個心跳聲都要沖開鼓膜了,耳朵里都是撞擊聲,她喘著氣,驚魂未定。

  媽媽在后面廚房做飯,聽到聲問:“是禮禮嗎?”

  “是我。”紀禮連忙 回復,呼了口氣。

  過了好一會,她抱著肚子,上了樓,關上房門,拉開身上寬松的校服外套,里面一件藍白色的外套,被她汗濕了,還好她的校服大,不然還真藏不住。

  晚上八點,球場已經看不清了,徐初延擦了把汗,回到教室拿衣服,一摸桌肚,一片空氣,他愣了下,拿出手機,照亮桌肚,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

  徐曄在樓下等堂哥徐初延,好半天,看到徐初延黑著臉下來,還是那件球衣。

  “哥,你怎么不換衣服?”

  “衣服不見了。”徐初延沒好氣說,徐曄愣了下,恍惚道:“校服也有人偷?”

  除了徐初延,打球的沒人穿校服,走的時候都沒人穿校服,肯定是被偷了。

  徐初延走了兩步,又站住了,身上的汗都涼了,他叉腰,想了一下,氣笑了,“膽兒挺肥啊。”

  他徐初延的校服也敢偷?

  第二天高三回去開會,老師都說了,一定要穿校服。

  九中的校服,上面都帶著名字,不能隨便借別人的穿,徐初延一早就跟學校的人放話了,趕緊把他校服還回去。

  他九中小霸王,長眼的都不會偷他的東西,結果一直到開會的時候,沒人送回來。

  徐初延都懵了,還能出靈異事件不成?

  班主任看著藍白色中徐初延的那點彩色的黑,氣得當場下去就給他一腳,“你校服呢?”

  “不見了。”徐初延膝蓋彎被踢,紋絲不動,頂著大太陽,班主任氣得差點吐血,全校的領導都在那看著呢。

  “還沒畢業呢,你浪什么?”班主任唾液橫飛,“你也不看看什么場合,去一邊做俯臥撐,什么時候散會,你就什么時候起來。”

  徐初延深吸口氣,轉身出了隊伍,直接趴下,開始做俯臥撐。

  人群中有女生看著他精壯有力的胳膊,T恤貼著脊梁骨,線條明顯,一時間鬧起了不少聲音,班主任罵道:“吵什么?開會呢。”

  “有些人,畢業的最后一天,裝都不裝一下,什么態度?眼里還有沒有老師?有沒有朝夕相處的同學?”

  徐初延汗一點點滴了下來,模糊了身下的影子,他呼著氣,心口的郁氣硬是散不出來。

  別讓他找到那個小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你來時冬至,你來時冬至最新章節,你來時冬至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