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時冬至 6、第六章

小說:你來時冬至 作者:竹小星 更新時間:2021-04-26 20:44:11
  周愷拿到車,就給紀禮打電話,站在車行柜臺,扭著屁股,一臉騷包說:“姐,我請你吃飯,去野蠻部落吃。”

  紀禮在練車呢,宋叔在一邊看著她,紀禮沖他歉意笑了笑,扭頭對周愷不客氣道:“吃你個頭,趕緊去給自己買保險吧。”

  “放心,就是小比賽,輕輕松松。”周愷嘴都要裂開合不上了,他拿過車行老板張元遞過來的合同,沖他說:“老板,你吃嗎?我請客。”

  張元搖頭,擦了擦手上的油漬,“不用了,記得還車就行。”

  “我一定完好無損把車給你送回來。”周愷豪氣說,張元逗笑了,“想的可真美。”

  紀禮知道他這會得意不行,直接掛了電話,繼續小心翼翼開車,宋叔在一邊都要睡著了,打了個哈欠,“紀丫頭,開車沒膽子怎么開車?放開點,你這么慢慢開,幾時能學會啊?”

  紀禮干巴巴笑了下,稍微提了一點速度,她心跳卻一點沒有慢下來過,腦海里想起一些事情,比如五年前徐初延彎道比賽那次,后面追他的車翻下山,火都染紅了半邊天,他沒有停下車速。

  “這體檢也沒問題啊,怎么膽子這么小?”宋叔喝了口茶,轉頭看向路邊,障礙測試那條道,有輛普普通通的教練車,走著S曲線,擦著障礙走,走過一遍按理說直接過了,可能那人缺,掉車頭又走了一道,越開越騷。

  最后教練下車,一頓臉紅對著車里的人說什么。

  宋叔頓時笑了,“這職業的就是職業的,花哨那么多。”

  紀禮一偏頭看過去,那車下來一個一米八七的大高個,五官張揚,很是囂張的笑,紀禮心一橫,腳下用力一踩,車一下子撞上旁邊的花壇,宋叔好死不死還踩了剎車,差點沒把兩個人顛飛。

  “紀禮!”饒是脾氣好過宋叔,這會也惹毛了,退了車,下車,沖她喊:“你回家自己拿盆練去,嚇死我這條老命了,開什么玩笑呢,你當游戲機呢?瞎踩?”

  紀禮下了車,縮著耳朵,一臉無辜又可憐的樣子,宋叔嘆了口氣,指了指她,實在是拿她沒辦法了。

  徐初延正在喝礦泉水,看著那車往花壇沖,笑了下,紀禮出來,他偏頭,一口水噴了出來,差點沒憋住,嗆到自己。

  宋叔開著他的車去修,紀禮點頭哈腰說對不起,宋叔看到她眼疼,一溜煙跑了。

  下午的點,夕陽還沒出來呢,這幾天梅雨天,終于碰到個晴天出來練車,結果碰到這個情況,紀禮拿上包,揉了揉腳腕,上次崴了一腳,還疼著呢。

  一抬頭,又看到徐初延沖她笑,一臉興奮,要是有尾巴,早就揮起來了,眼睛都發亮,似乎很開心她的車技很爛。

  紀禮起身過去,徐初延跟了上去,“禮禮妹妹,你也來考駕照啊?”

  “不然呢?陪你來曬太陽?”紀禮憋了口氣,這個人不知道她是因為他練車心神不寧,還在這得意。

  徐初延逗笑了,跟在她后面慢慢走著,想到什么問:“你平時也關注賽車?”

  紀禮愣了下,立馬道:“沒有,不關心,賽車就是跑車比賽嗎?”

  徐初延挑眉,看著她,紀禮偏頭看他,問:“怎么了?”

  他搖頭,兩個人又沉默下來了,紀禮咳嗽了下,繼續往前面走了。

  徐初延雙手插兜,看眼她,又看眼考點,有些疑惑,她干嘛撒謊?

  周愷說要請吃飯,就是認真的,找到店里去了,紀禮剛開門,店面離學校近,她的油箱可以開始炸土豆了,準備今天做點,結果被周愷堵了個正著。

  “我不去,沒看到我忙著嗎?”紀禮下著土豆,帶著防油的透明護罩,頭也不抬。

  “哎呀,姐,你幫了我這么大忙,我當然要請你吃飯了,野蠻部落哎!”

  野蠻部落是這邊最大的一家餐廳,平時花銷也不貴,就是不好定位置,里面的招牌菜很有名,而且是徐家的,徐家的酒直供,不少人搶位置,逢年過節都去。

  紀禮搖頭,“不去。”

  “你不去就是不給我面子!”周愷兇狠說,紀禮一把放下漏勺,“我當然不給你面子,不給你面子,我給你簽字讓你租車?”

  “我……”周愷頓時蔫了。

  紀禮還想說什么,門口進來一個人,她立馬看了過去,一個女人在門口掐了煙,紅唇濃艷,三四月的天穿著薄薄的長裙,紀禮看著都冷。

  女人笑著問:“老板娘,你這有徐家的皖字號的酒嗎?”

  “有。”紀禮有些不自在,對這個稱呼,怎么說的跟還有老板似的,女人立馬笑的花枝亂顫,拍了拍手,“太好了,老子找一天了,這些客人真是煩死了,老徐也是,這幾天酒也沒供應上來……”

  女人徑直去貨架那,數了下那的酒,立馬道:“我都要了,多少錢?”

  “我是按零售價賣的。”紀禮感覺出不對,她應該不是買零售酒的客戶,女人無奈道:“我知道,你就按照那個價格給我,我能怎么辦,我也沒進過這個貨,客人突然要,我去徐家廠里問了,這酒沒了……”

  女人語速很快,紀禮還是聽懂了,皖字號的酒自然實惠平民,徐家也就她會進這些酒了,但是也挺好喝的,有些酒看著貴其實還沒這個好喝呢。

  女人付了錢,“我一會讓我店里的伙計來拿,老板娘你到時候幫我盯著,別碎了啊……”

  她雖然語速快,但聲音很好聽,紀禮笑著點頭,周愷看著她離開,忽的對紀禮說:“這個是那個酒館老板娘。”

  “哪個?”

  “海底。”周愷壓低聲音,“就旁邊那條街的,聽說她沒結婚,有個兒子。”

  紀禮點頭,“恩,那就是老板。”

  不算老板娘。

  周愷‘嗐’了聲,“有什么區別,過不了多久就是老板娘了,聽說延哥老是過去玩,都說延哥跟她在談呢……”

  紀禮聽不到周愷后面說什么,目光盯著油鍋,沸騰的油水在冒泡,土豆的水分被榨干,似乎很難受,變得很干癟。

  酒吧的伙計來的時候,紀禮把酒給他們,周愷已經走了,紀禮沒胃口不想出去吃飯了,周愷實在是拗不過她,只好走了。

  伙計笑著道謝,抱著一箱酒走了。

  紀禮回到柜臺,手撐著頭,盯著柜臺旁邊的避孕套貨架,發起了呆。

  浪子,酒吧女。

  不大不小的街道,總會流傳著各種流言蜚語,終會有人說一句:絕配。

  夜色一深,紀禮用關東煮的湯下了點掛面,吃了一碗面,有些撐了,她收拾了店,提前關門了,走在路上,她繞了兩條路,去了‘海底’酒吧。

  生意不錯,人來人往,店員在外面攬客戶。

  野蠻部落在另一條街,一抬頭就能看到那邊的招牌,是這邊最高的餐廳,人氣很旺的街道,突然顯得她那邊的小店有些冷清,等城市重新建設,老房子一拆,這邊只會更熱鬧。

  瘋狂生長的希望,在光明里綻放,慢慢褪色的星光,在黑暗里悄無聲息。

  紀禮呼了口氣,拉上外套拉鏈,去那幾條街道逛一圈,就看看。

  路邊有小攤,不少吃東西的店,還有賣東西的。

  等她再回到酒吧門口的時候,意外看到了老板娘,老板娘夾著煙跟身邊的人說話,送喝醉的客戶下臺階,等客人一走,老板娘吸了口煙,將手里的錢數了數塞進了口袋里,有些生氣又無奈。

  紀禮看著她進去,繼續維持自己的生意,她突然想通了。

  那個女人真的在很努力的生活,就像她一樣,曾經她努力生活讓父母治病,現在努力生活一個人的家,都是很普通的人,徐初延不會喜歡一個很特別讓她心服口服的女人。

  浪子只是歸于平靜了,從徐奶奶去世那天開始,或許更早,他就跌進凡塵了。

  紀禮才會覺得他現在是真實存在過的。

  或許她以前不是喜歡他,而是喜歡他那種性格,天生的自由罷了。

  她看眼時間,時候不早了,往另一邊走回家。

  徐初延目光穿過人群,疑惑看著她那點身影,怎么碰到她的次數那么多?這地方實在是小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你來時冬至,你來時冬至最新章節,你來時冬至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