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時冬至 64、第六十四章

小說:你來時冬至 作者:竹小星 更新時間:2021-04-26 20:44:11
  徐初延本來就在店里幫忙, 一早就安排了飯菜,店里人這個點也不算多,大部分吃完走了。

  商秋也在, 她的男朋友來看她了,看來網戀很順利, 和小男友在一邊膩膩歪歪,徐初延系著圍裙端菜過去,斜眼掃著他們。

  小男友嚇得不敢看他。

  徐初延在港城還是很有名的,小男友也是在俱樂部工作的, 自然對徐初延之前風云八卦很了解。

  “延哥, 延哥好。”小男生磕磕絆絆開口,商秋拉過他,“我們再點幾個菜吧?”

  “還點啊?”男生看著桌上四個菜, 犯愁, “算了吧,我們夠吃了。”

  “沒關系, 吃不完打包。”商秋揚著下巴, “劃禮禮姐的賬。”

  徐初延扯著嘴角,哼笑一聲,“那給你點個龍蝦煲?”

  商秋立馬瞪大眼睛,“有龍蝦了?”

  “不用不用……”男生連忙擺手, 一臉歉意,覺得自己很冒犯, 商秋嘟著嘴,“我想吃龍蝦……”

  徐初延看著他們,男生泄了氣,“那我們退幾個菜吧?或者明天來吃吧?”

  實在是菜多了, 再來一個,真的吃不完了,很浪費的。

  徐初延這次真心笑了,小男生還挺合他三觀的,兩個人正犯難,紀禮和徐媽媽到了店門口。

  “這邊的天氣就是熱,才幾步,我汗都下來了。”徐媽媽放下包,紀禮看向商秋,揚起笑,“你男朋友來了?”

  商秋連忙點頭,“恩恩,姐,這是我男朋友,叫吳思雨。”

  “這個就是我老板娘。”商秋對男友介紹,男友連忙點頭,看眼徐初延,討好道:“早就聽說延哥老婆漂亮了,今天終于看到了。”

  徐初延彎唇,商秋鼓著腮幫子,“你當著我的面,夸別人好看?”

  徐初延抱著餐盤,“那不是應該的嗎?”

  商秋氣結。

  紀禮上前,看著一桌子菜,剛打算說什么,商秋很有眼力見道:“姐,你也沒吃吧,我們一起吃,正好我點的多。”

  紀禮看向徐初延,徐初延猶豫下,“你要是愿意就行。”

  她這才坐下,“那就一起吃吧。”

  徐初延轉身去廚房了。

  徐媽媽最近要減肥,說到時候兒子結婚,自己穿著禮服顯胖,一個人坐在柜臺前吃減肥沙拉。

  徐初延端著準備好的菜出來,順便給了徐媽媽一碗小龍蝦,徐媽媽連忙道:“我不吃我不吃,我減肥……”

  “哦,蒜香的啊,那我嘗一口。”徐媽媽拒絕的話都沒說完,直接坐下,拿起一只開始剝殼。

  菜都上齊了,徐初延解了圍裙,坐在紀禮旁邊,紀禮正和商秋他們說話,看他坐下,才停了話頭。

  “喝酒嗎?”吳思雨問,紀禮還沒開口,商秋很快道:“延哥不喝酒的。”

  “可以來點,反正現在也不用開車。”徐初延輕巧說著,紀禮看向他,到底是沒說什么。

  只上了兩瓶啤的。

  紀禮自己在一邊剝蝦,徐初延想幫她上手的,她不肯,覺得還是自己剝蝦吃著香,別人剝的總有些不熱乎的感覺。

  剝蝦這種事,不能回回要男人做,適當的體貼一點。

  果然,徐初延抿唇在一邊開心道:“所以我今天是休息日嗎?”

  “剝蝦休息日。”徐初延激動著,紀禮覺得好笑,就這么個事情,也能鬧個休息日出來。

  商秋突然推了把自己男友,“你也休息日嗎?”

  “我……”吳思雨不敢說什么,低頭默默拿過蝦,開始剝蝦殼。

  徐初延找的養殖場還是不錯的,麻小個頭大,頭也不算很大,肉多結實,在初夏能找到這么大的小龍蝦,很良心了。

  野蠻部落開了幾十年,能開到這么大店面,憑的就是良心。

  徐初延做生意并不算天賦異稟,但他很像徐爺爺,加上父親也是商人,基本的東西都懂,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

  白馬街人雖然不喜歡徐初延,但比起徐曄那一家管酒廠,鄰居們還是信服徐初延的。

  “我還要呆幾天,正好能參加婚禮呢。”吳思雨笑著說,紀禮點頭,“可以啊,到時候來吃飯。”

  商秋想到什么,激動道:“是穿那件婚紗嗎?好好看啊,特別適合你。”

  紀禮奇怪,“什么婚紗\"

  徐初延要起身,“我去加個湯。”紀禮看著他,他只好坐了回來。

  “就是延哥朋友圈那個啊……”商秋不明就里,紀禮哼笑,“還發了朋友圈啊?”

  不光私發給徐媽媽,還發了朋友圈。

  還單獨屏蔽了她。

  徐初延這小子從小就聰明,紀禮木著臉將碗推給他,“剝蝦吧。”

  徐初延笑著接過碗,啥也不說。

  商秋噗嗤笑了,看到徐初延認栽,她怎么那么開心?

  紀禮氣得不行,“你有必要那么喜歡那件嗎?我覺得不好看啊。”

  “就是覺得適合你,而已。”徐初延其實沒那么糾結衣服的事情,就是覺得自己一眼看上的東西,和紀禮很配,他就很開心。

  紀禮嘆氣,沒再說什么了。

  吃過飯后,紀禮跟徐初延一塊收拾了下店里,回去的時候,紀禮沒答應徐媽媽一塊回徐家住,自己一個人回家住,徐初延今天晚上要在店里看店,夜宵時間還沒有招到足夠的人,他還要幫忙。

  紀禮回到房間,徐初延給她發消息,問她睡了沒,她回了幾句,還是跳出界面,去和加上的婚紗店員聊天。

  徐初延本來往自己家走的,路過紀禮家,腳一拐,去了紀禮家。

  本來以為紀禮睡了的,誰知道她居然還在床上看手機,徐初延嚇一跳,“你怎么還沒睡?”

  紀禮看到他并不吃驚,起身,拉開抽屜,拿出皮尺,“你來的正好,我讓人給你做衣服來著,你過來量一下尺寸。”

  徐初延看她要過來,連忙后退,“我去洗個澡。”

  剛才夜宵攤,有人喝多了,鬧著要開車,徐初延看不下去,跟人吵了一架,那人是某廠子老板,脾氣大得很。

  差點吐徐初延一身,所以他打算回家的,最后還是跑到紀禮家來了。

  紀禮奇怪,也聞到他身上的酒味,便又坐了回去。

  等徐初延出來的時候,紀禮都要睡著了,但還是很精神的起身,給他量尺寸。

  徐初延站在床邊,紀禮看他個子高,她索性坐在床上給他量。

  徐初延低頭看著她,神色平淡。

  他不喜不怒的時候,平淡的臉總是有股其他的意思,一張看著就很賞心悅目的臉,搭配的很乖又很懶的模樣。

  紀禮雙手繞過他的腰,量著尺寸,再拉過他的手,開始從手腕量,徐初延看著她的手,認真的樣子,忍不住笑了。

  紀禮詫異抬頭,“你笑什么?”

  “量完了?”

  “還沒,你催什么?”紀禮沒好氣道,徐初延欠揍道:“量完了拉燈睡覺啊。”

  不知道為什么,明明很正常的一句話,從他嘴里說出來,非常不純潔的意思。

  紀禮蹙眉瞥了他一眼,轉身去打字,輸入徐初延的尺寸。

  她平時就是會做模型的,尤其是男性角色的模型,倒是有些吃驚,徐初延的比例還挺好的,跟動漫里的比例差不了多少。

  紀禮剛放了手機,燈就關了,紀禮氣結往床鋪里滾,被他拉住了,“快點,我交公糧。”

  “滾蛋,今天公糧休息。”紀禮在被子里包成一團,徐初延在外面惡劣道:“不行,剝蝦都沒有休息,這個也沒有。”

  紀禮:……

  結婚前一天,紀禮去了酒店,徐媽媽陪著她,安排酒店的事情,早飯還是要吃的。

  紀禮把徐初延的衣服給了徐媽媽,讓她交給徐初延的。

  徐初延還一次沒有試過,紀禮也沒來得及看。

  等紀禮收拾好,回家的時候,徐初延已經在門口等了。

  紀禮在車上,老遠就看到他了,他穿著西服,胸口別花,笑的比花好看。

  一切從簡,紀禮還是覺得復雜,從早到晚的婚事,第二天開始,就會是新的人生旅程,也只是多了一個人,和一個家。

  紀禮深吸口氣,只有她一個人在車上,徐媽媽是男方人,先前就下車了。

  等紀禮下來的時候,徐初延看向她,笑容有些凝固。

  紀禮穿著潔白的婚紗,有裙撐的裙子,比她之前選的輕便裙子,要大一些,也是她不喜歡的復雜,但她還是選擇了這件,不過不是徐初延看的那件。

  那件確實不合適。

  徐褚推了把徐初延,“哥,你快去啊。”

  紀禮沖他笑了起來,徐初延這才咳嗽一聲,走了過去,她沒有戴頭紗,簡單的在腦后,胸口的花和徐初延的一樣妖冶。

  從街頭到徐初延家,紀禮拉著他的手。

  在眾人的歡聲笑語中走過,漫長的像是跑過了二十幾年的光陰,每一個角落都很熟悉。

  “緊張嗎?”徐初延問,紀禮笑著搖頭,“不緊張。”

  “我緊張。”徐初延眼底有些慌亂。

  紀禮只是笑。

  她有什么好緊張的,做夢的時候都不緊張,更何況是現實。

  她嫁給了年少最想要嫁的人。

  徐初延看著她的婚紗,“怎么又選這一件了?”

  “你喜歡啊,你喜歡的,我能做的,我就會去做。”

  “我也很喜歡你給我選的衣服。”

  黑色的西裝,裁剪得體,白色的婚紗朦朧又美好。

  黑白相依,就像婚姻,是兩個人一起努力生活,戀愛是兩個人互相墨盒。

  婚姻遠比戀愛慎重,還好紀禮選擇了婚姻。

  她依舊選擇了自己最喜歡最深的那個人,徐初延也在最適合的年齡和最喜歡的人在一起了。

  作者有話要說: 正文完結了,番外明天更新,故事不一定是真的,但徐奶奶是真實存在在作者的生命中的,這輩子喜歡自己的人很少,每一個都值得珍惜,去喜歡喜歡自己的人,而不是去讓別人喜歡你哦。

  下本《在哄你呀》下個月開,歡迎收藏

  文案:1.四年前,許靖玉招惹了個小奶狗,吃干抹凈后,不小心把人渣了。

  后來也沒找到人呢,便當成一段美好的遇見。

  卻在四年后樓下快遞驛站遇見了,小奶狗瞪圓眼睛,朝她齜牙,扣押了她的快遞,顯然對當年之事懷恨在心。

  沈清讓是聯賽里身價最高的選手,十六歲打上國服,常年地區賽第一,十八歲那年帶隊直接進入職業聯賽,因為一張放肆張揚的臉,被無數女粉評價——用最渣的臉,打最浪的野。

  但是沒人知道,十八歲慶功宴那天晚上,他把所有的一切交給了許靖玉,但野王當天也被人渣了個透。

  直到那天傍晚,他在快遞驛站撿到了一個快遞。

  2.聲帶受損后,許靖玉從一線cv上退下來,四年后才重新開始,因為簽約參加某平臺游戲解說直播,從仙女形象直接變成了暴躁解說一姐。

  【這紅色一坨的安琪拉,本來看起來就夠菜了,沒想到是真菜。】

  【上路拿著標桿的楊戩長得這么別致,你就別在野區迷路了,回家養你的哮天犬吧。】

  【我要是下路這個河蟹看著下路這個透明百里在這跳舞,我跳起來就是一錘子事情。】

  偏偏人美聲音好聽,讓人上頭,吸引不少粉絲前來圍觀。

  許靖玉罵遍聯賽選手,尤其是最好看的沈清讓,可以說是頭號黑粉。

  直到有天,開播遲到半個小時,上線后,許靖玉紅著臉,平時一臉囂張,這會慫的不行。

  旁邊露出沈清讓的拽臉,“姐姐,今天罵我哪一場?”

  許靖玉討好笑:不罵了不罵了,我今天開個專場哄你。

  粉絲眾笑:完了,讓神找上門了,暴躁一姐在線哄人。

  許靖玉:罵出去的話都是要哄回來的。

  補充:職業電競打野選手弟弟*前cv后配音演員姐姐(cv和配音演員是有區別。)

  目測是個小姐姐無奈哄野王弟弟,被迫還債日常,年齡差六歲(不要帶三觀)

  游戲:王者

  文案時間:2021.2.10(你來時冬至寫完就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你來時冬至,你來時冬至最新章節,你來時冬至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