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時冬至 77、番外十三

小說:你來時冬至 作者:竹小星 更新時間:2021-04-26 20:44:11
  晚上不用上晚自習, 鐘葵葵坐在桌子前,恍恍惚惚拿著簽子,室友們都在吃東西, 一個比一個吃的快。

  偏偏鐘葵葵跟傻了似的,不吃也不搶, 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干嘛呢?”室友問她,鐘葵葵才回過神,繼續吃, 吃的也很慢。

  很快她就不吃了,收拾東西去洗澡, 回來躺在床上, 在被窩里玩手機。

  她看著聊天框, 使勁想徐褚什么意思, 那個話是什么意思。

  可是對方也沒有發消息出來,她也不知道要不要開口去跟他問, 骨子里的那點矜持上來了, 可是感覺如果不問,就這么過去了, 是不是以后也沒有機會問了?

  徐褚說‘她以為的’是真的,她以為他喜歡她。

  真的就是——他喜歡她?

  鐘葵葵嗚咽一聲, 放下手機, 躺平看著上鋪的床板, 真讓人煩躁, 如果可以真想回到下午,扯著徐褚的耳朵,問清楚他到底什么意思,而不是現在, 什么都不敢想,想想就心跳加速。

  哪有人這么簡單的?

  算是告白吧?

  室友們快吃完了,也陸續去洗澡睡覺了,有個室友很大膽,說要去看男朋友,宿管阿姨今天在樓下,也沒什么事,今天不用上晚自習,進出也方便。

  但是去看男朋友,也太大膽了。

  一向不關心別人閑事的鐘葵葵也起身看過去。

  “我就是去看看,他們在宿舍偷偷喝酒,說想見我。”室友紅著臉說。

  “可以參觀嗎?”其他室友說。

  鐘葵葵忍不住笑了。

  “你們也太那什么了吧?有必要嗎?”室友氣結,鐘葵葵立馬道:“你們又不是做什么,我們看看怎么了?”

  此話一出,其他人都笑了。

  “對啊,你又不做什么,我們看看怎么了?”

  邏輯莫名很順,室友氣結。

  “那么多人出去像什么樣子?”室友不理她們,還偷偷用了點口紅,跑出去了。

  寢室又安靜了下來。

  鐘葵葵躺回床上,聽到上鋪幾個在說話。

  “她男朋友哪個班的?”

  “一班,還挺厲害。”

  “我去,那怎么看上她了呀?”

  鐘葵葵有些尷尬,宿舍人多,自然勾心斗角的也多,她從來不參與這種話題。

  “她會打扮唄,偷偷用口紅,畫的跟鬼一樣,抵不過別人瞎啊。”

  上鋪三個人正在吐槽,和鐘葵葵緊挨著的下鋪聽不下去了。

  “差不多得了,說話都要冒酸水了,有本事你們也去談啊。”

  “就是,吵死了。”下鋪另一個人也說,上鋪那幾個哼了聲。

  有個人陰陽怪氣道:“仗著老師和紀委不在,還敢出去約會,他們不會親嘴上床吧?”

  鐘葵葵蹙眉,有人搭腔:“學校哪有床上啊。”

  “好了,別吵了。”

  “怎么就不能說了,說了就是嫉妒嗎?她跟我們說她談戀愛,不就是讓我們議論的嗎?”

  這個比起鐘葵葵的要奇怪的多,鐘葵葵有些后悔自己剛才說那句話了,她真的沒有多想,誰知道宿舍里的人有看不慣那個談戀愛的。

  “你們宿舍有人出去了。”

  鐘葵葵正聽她們吵,突然收到徐褚的消息,她連忙坐直,嚇一跳,“你怎么知道?”

  徐褚是紀委,要是被他抓到了,他可是不留情面的。

  “你會不會舉報他們啊?”

  鐘葵葵心跳如打鼓,正在猜測,徐褚很快回消息:“他們?你知道的不少啊?”

  鐘葵葵突然意識到自己又說錯話了,人家只說室友出去了,可沒有說室友是去見什么人了。

  她快氣吐血了,連忙發消息道:“沒有,她和我另外一個室友去拿東西了,很快就回來了,你……你別……”

  “別什么?”

  “別老動不動就扣分,很不好的,人家很討厭打小報告的學生,你要讓別人討厭你嗎?”

  徐褚看著這句,疑惑蹙眉,收了自己陽臺的衣服,回頭看眼宿舍里,五個人圍在一堆開黑,樓下一個偷偷跑出去約會的,陽臺還有個在那看人家約會的室友。

  這小報告確實有點多,不知道從哪報起。

  徐褚氣笑了,有些胸悶,在鐘葵葵眼里,他就是這種人?

  “出去談戀愛扣分應該不夠吧?”徐褚上了床,冷淡回復,鐘葵葵那邊很快打字過來,“你怎么又知道了?你別告訴老師,真的。”

  “那你是要我不要告訴老師?那有什么好處嗎?”

  “我明天請你吃烤冷面。”鐘葵葵盯著手機,快速打字,生怕他真的告訴老師了,徐褚回的也快,“不吃。”

  “那你要怎么樣?”

  徐褚看著這行字,反而難住了,鐘葵葵屏息盯著手機,上鋪室友下來,看到她問道:“你跟誰聊天呢?不會也談戀愛了吧?”

  “沒有啊,我媽……”鐘葵葵嚇得呼吸都停了,心跳如雷,怎么可能談戀愛?而且絕對不能被她們發現了。

  室友喝了水又上去了,鐘葵葵縮進被窩,悶在里面看徐褚的回復。

  “讓我打不了小報告,自然可以讓我也有小報告,比如我們談個戀愛,這樣,就是共犯。”

  鐘葵葵盯著這行字,陷入了深思。

  這算什么呀?什么都不算,根本就……邏輯不通啊。

  徐褚也沒再發消息過來了,鐘葵葵突然意識到什么了,這根本就不是小報告的問題啊。

  徐褚收到消息的時候,室友回來了,到頭就睡,有人問他:“我靠,親了嗎?”

  “滾。”

  “你也太慫了吧?親嘴都不敢?”

  “誰說我沒有?滾蛋吧你們。”

  徐褚笑著,看著新的消息。

  “好吧。”

  還挺委屈的,徐褚哼了聲。

  之后幾天,徐褚跟鐘葵葵也經常碰到,只是都沒有交流,鐘葵葵懷疑那天晚上是不是徐褚說錯了?酒后失言?聽說他們宿舍喝了酒,也是那個室友說的。

  所以現在是后悔了,就當做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

  鐘葵葵有些奇怪,可是真正的談戀愛是什么樣子的,她也不知道,就是覺得,肯定不是她和徐褚這樣,跟平時沒什么區別啊。

  徐褚也沒再發消息過來。

  她有些不高興了,像是惡作劇,被人耍了一通。

  周五又是月底了,午飯吃的不錯,有雞排,鐘葵葵聽說有雞排,跑得很快,一般放假之前的中午飯是最難搶的,她經常搶不到。

  擠在人堆里,她拿著粉藍色的飯碗,顫抖遞到窗口,“給我來兩份……雞排。”

  周圍男的不少,她差點沒吐血。

  “別搶了,再搶,我不打了。”打飯阿姨來脾氣了,鐘葵葵一臉茫然,好不容易到她了,就不打了?

  “不行啊,阿姨,我先來的。”鐘葵葵說話聲被淹沒在人群里。

  幾個男的大有要把她擠走的架勢,她有些絕望。

  突然一只手將她的飯碗拿走了,她大喊道:“我的碗呢。”

  周遭安靜下來,她以為有人偷她飯碗,一回頭就看到徐褚拿著她的碗,蹙眉盯著她,她立馬安靜下來,炸毛的貓慫了。

  徐褚有些好笑,將飯碗遞過去,“兩份雞排,我看誰還擠,不會排隊是嗎?”

  他一句話,話音未落,一群人連忙搶著排隊了,鐘葵葵喘著氣,看著打好的飯菜放在自己面前。

  他也不插隊,去了隊尾,不少人在開玩笑。

  “紀委,你這就過分了,你跟鐘葵葵是不是有一腿啊?”

  “對呀,你給她這么勤快?”

  徐褚冷冷掃了一眼,“插隊還有理?這么高的個子,也好意思擠別人?這輩子沒吃過飯嗎?”

  那些人沉默了。

  鐘葵葵扒拉著亂掉的頭發,拿著飯碗去找位置了,好友看著她,嘖嘖兩聲,那眼神簡直了。

  “你別這樣看著我.”

  “他對你可真好,這要不是喜歡,我把頭砍了給你踢。”好友拍了拍腦袋。

  鐘葵葵忍不住笑了,“才不是,你想多了。”

  不過,談戀愛的那點小感覺終于上來了。

  放學前,徐褚給她發消息了。

  “你家人來接你嗎?”

  “怎么了?”

  “我們坐公交?”

  徐褚提議,鐘葵葵猶豫著,還是答應了。

  不過坐公交會很慢。

  她出去的時候,徐褚已經在校門口了,看她一眼,自然挪開,往公交車站走,鐘葵葵有些心虛,感覺周圍有人在看她。

  她懷揣著一點點小秘密,那種青澀的甜味。

  公交車站學生也多,徐褚到了,很快有人問他:“你家人沒接你啊?”

  “沒,有事。”徐褚自然說著。

  鐘葵葵看著,猶豫著要不要上前去,會不會太明顯了?本來學校就在傳她和徐褚的事情。

  她深吸口氣,徐褚看過來后,眼神明顯,讓她過去,她還是過去了。

  很快就有人說:“你也是家人不來接啊?這么巧,和紀委一起?”

  “巧嗎?我覺得你跟他也挺巧的。”鐘葵葵用力說,徐褚掃了她一眼。

  幾個人嘻嘻哈哈,車子來了幾輛,終于走了不少人。

  落到最后,黃昏都下來了,有一輛82路來了,徐褚上前拉住她的袖子,一起上了車,車上沒多少人了。

  鐘葵葵問道:“這路車不是來了好幾趟嗎?”

  為什么現在才上車?

  徐褚嘴角拉平,“吵死了。”

  也是,現在車上,就他們兩個學生了,徐褚將她趕到后排靠窗,自己堵在過道的那個位置。

  兩個人一排,鐘葵葵有些緊張,感覺不是跟同齡人談戀愛,是跟一個長輩談了戀愛,主要是徐褚看著太沉穩了點。

  年紀輕輕怎么有種爹一樣的感覺。

  “你作業寫完了嗎?”徐褚開口。

  看吧,這語氣,除了爸媽,真沒人能說出這種的。

  “沒有。”鐘葵葵還是老實回答了,誰會在學校把放假的作業寫完啊,那么多。

  徐褚卻一臉郁悶,“那怎么辦?明天你要在家寫作業了。”

  鐘葵葵抿唇,看他兩秒才說:“我作業都是最后一天晚上寫的。”

  徐褚:……

  好有道理。

  徐褚猶豫了,到底還是沒忍住,“明天把你作業帶上,去公園寫。”

  “啊?寫作業啊?”鐘葵葵忽略了另一層意思,只想到要寫作業,還不如在家看電視。

  “對,我跟你一起寫。”

  徐褚看她的抗拒了,很無情的剝奪了她看電視的權利。

  鐘葵葵這才想起另一層意思,“就我們?公園啊?”

  公園是什么老土的地方?誰家小年輕約會去公園,那不是老奶奶跳廣場舞的地方嗎?

  “你不喜歡?那你自己選一個,奶茶店也行。”

  “咖啡店,安靜。”鐘葵葵笑起來,徐褚也忍不住笑了,點頭,“好。”

  到了站,下車,鐘葵葵和他都沒說上幾句,有些失望,他們這樣就算談戀愛了嗎?

  回過頭的時候,發現徐褚也跟著下來了。

  “你不是還要過幾個站才下嗎?”鐘葵葵瞪大眼睛,徐褚道:“不遠,我走回去好了。”

  “那……”鐘葵葵覺得這樣不太好,白走那么多步干嘛?

  “走吧,我送你進去。”徐褚催促她,她只好背著書包往小區里走。

  他真的送她到了小區門口。

  鐘葵葵見他要走,叫住他,“我們這樣算什么?”

  “你覺得呢?”徐褚耷拉著眼皮。

  鐘葵葵只好道:“有點不像……”

  “我們是學生,談戀愛就用學生的方式,好好讀書,好好長大,不用像別人,但是你放心,做我女朋友,該有的都會有的。”

  徐褚認真說著,鐘葵葵說不出話。

  “明天記得帶上作業,我教你。”

  他揚起笑,后退幾步,揮了揮手,轉身走了。

  鐘葵葵抓了抓眼睛,有點懵,但心口滋溜溜的泛糖味。

  鐘葵葵從來沒有假期第一天寫作業的,跟他找了個咖啡廳,徐褚還給她買了奶茶,自己一杯咖啡。

  “你們班作業不多。”徐褚評價了下,鐘葵葵立馬道:“那是肯定比不上你們班了。”

  這都不多,那徐褚那么多作業是什么時候寫完的?

  不過他給自己布置了新的作業,不知道在哪里買的冊子,一看扉頁,是高三的,鐘葵葵便沉默了。

  鐘葵葵還糾結作業不會,怎么開口問他呢,結果只是停頓了幾秒,他就抬頭道:“不會?”

  他今天戴了眼鏡,度數不深,看人時候,感覺眼鏡反光照在他眼里,又黑又亮,比在學校里看到還要沉穩很多。

  鐘葵葵點頭,他將作業拉了過去,認真看了一眼,開始給她講解。

  不過也是鐘葵葵第一次作業寫得這么快,徐褚顯然不會給人講題,有的時候是直接說了答案,鐘葵葵是開心了,徐褚就不高興了。

  他這樣是不對的。

  “下午我給你講講題吧,你基礎很差,明天也要出來。”

  鐘葵葵收拾著書本,臉都綠了,這樣也太麻煩了吧?談戀愛專注講題?徐褚是故意借著戀愛名義打算教書育人吧?

  徐褚歪頭問:“怎么了?”

  “我……”鐘葵葵苦著臉,“我想回家。”

  天天在學校上課,本來就很累了,她不想假期也學習。

  徐褚卻不高興了,“為什么?你跟我在一起不開心嗎?”

  他還慌亂了。

  “不是跟你在一起不開心,是學習不開心。”鐘葵葵收拾書包,“要不……”

  “我們還是分手吧。”

  徐褚放下書,筆也放下了,沉著眸子看她,鐘葵葵突然害怕了。

  “你……”

  “你再說一句。”徐褚冷著聲,鐘葵葵抿唇,“我什么都沒說。”

  適時認慫,是作為一個女朋友的基本修養,最起碼是作為徐褚女朋友的。

  徐褚這才神色緩和,“你要是不喜歡學習,我可以陪你玩,你可以說,我的生活比較枯燥,學習占了大部分,你說吧,想玩什么?”

  這要是一時說起來,鐘葵葵也說不出來啊,她猶豫著,“我還沒想好。”

  “那你什么時候想好?”

  “我……”

  鐘葵葵頭疼,徐褚是不是有點死心眼?

  徐褚掏出手機,翻了下他哥徐初延的朋友圈,帶紀禮去海邊玩,帶孩子一起去游樂場,還有給紀禮買好吃的。

  “我們去吃飯吧,你想吃什么?”

  話一出口,鐘葵葵這才亮了眼睛,“好啊,去吧。”

  她早就餓了。

  選了一家烤魚店,鐘葵葵看著一大盤烤魚,徐褚聞著嗆人的辣味,看著鐘葵葵的饞樣,并不是很糟糕,讓人還挺有食欲的。

  魚皮脆的,內力的肉白嫩,咕嚕咕嚕冒泡的湯汁在魚肉上翻滾,冉冉升起的煙霧,帶著撲鼻的辣味。

  鐘葵葵夾了一大塊魚肉,猶豫了下,夾給他,“你嘗嘗看,這家的魚肉刺很少的,魚湯拌飯吃特別好吃。”

  “你經常吃嗎?”徐褚看著碗里的肉,嘴角按捺不住的笑。

  鐘葵葵給自己也夾了一大塊,“也不是經常吃,你是覺得吃多了對胃不好是嗎?”

  徐褚點頭,鐘葵葵這才笑道:“沒關系,我很少吃的,沒有那么不節制。”

  徐褚又點頭,“你說的對,偶爾吃會很開心。”

  鐘葵葵忍不住笑了,看來他也不那么死板。

  拌飯吃太辣了,鐘葵葵嘴紅了一圈,徐褚說道:“吃不下就算了,要一份新的飯吧。”

  “可是很浪費,我才吃了一口。”

  鐘葵葵想倒水,稀釋一下,徐褚看眼,抬手將她的碗拿走了,“我吃吧,我平時都吃兩碗。”

  “可是那個我吃過……”

  鐘葵葵還沒說完,徐褚已經吃了,她只好放棄了,忍不住笑了。

  別人女朋友有的,她也會有。

  下午太陽不算大,不冷不暖,正合適,徐褚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她嚇得同手同腳走路。

  只看到影子里的兩個人,緊緊挨著,他們手拉著手,做著最普通最平常的一件事情。

  徐褚還是遵從她的意見,沒有再去說學習的事情,鐘葵葵聽室友說,會和男朋友去打游戲,她也去了,其實挺無聊的,徐褚打游戲很厲害。

  她也是第一次知道,而他也是第一次打。

  “很簡單。”他隨便說。

  鐘葵葵看著他,“你哥真的跟你長得很像?”

  徐褚蹙眉,雖然不樂意提起徐初延,但還是掏出手機,翻出最近拍的全家福,鐘葵葵立馬看去過。

  徐褚的哥哥高大,站在徐爸爸身后,徐媽媽抱著小孩,徐初延的手放在身邊女人的腰上,女人笑的像花,比花還好看,徐褚木著臉站在旁邊,不知道還以為是摳圖上去的。

  這么看著,是有點像,但沒有那么像。

  鐘葵葵蹙眉,徐褚知道她在想什么,相冊翻了翻,找出一張兩寸藍底照,鐘葵葵立馬道:“你什么時候留過這個發型。

  徐褚:“……這是我哥。”

  鐘葵葵信了,不能說毫無關系,只能說一模一樣,不過徐褚眼睛旁邊有美人痣,他哥沒有。

  “你哥讀書也很厲害吧?”

  徐褚收了手機,一臉嫌棄,“他大學都沒讀。”

  鐘葵葵閉上嘴了,這也是……沒什么好問的。

  “他很差勁的,我嫂子喜歡他十幾年了,他三十歲才追到人。”

  “你哥是個渣男啊。”鐘葵葵立馬說,莫名心疼徐褚的嫂子,那個女人她見過,很溫柔的女人,也很漂亮,她很喜歡。

  徐褚笑了起來,想了想,“算是吧。”

  在港城跟隊員說比賽的徐初延打了個噴嚏,回頭看了眼四周,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人家女孩子喜歡他十幾年,他這不是玩夠了才找你嫂子的嗎?你嫂子……”鐘葵葵喋喋不休說著,越說越氣。

  徐褚看眼游戲機周圍,沒什么人,他們選的是個死角。

  鐘葵葵還在說,徐褚突然湊近了好多,都要鼻子貼上鼻子了,鐘葵葵瞬間閉上嘴,屏息看他。

  他笑了下,閉上眼,唇瓣貼著唇瓣,親了一口。

  她愣住了。

  “你為什么……這樣?”為什么親我啊?

  鐘葵葵內心咆哮,他靠著游戲機,“因為你好可愛啊。”

  鐘葵葵低頭,臉上爆紅。

  這樣是犯規的。

  徐褚送她回家,兩個人除了牽手,也沒做什么,鐘葵葵呼了口氣,不知道為什么,親親的感覺還不錯。

  徐褚走了,她居然還有點失落,要是再多親一下就好了。

  放完假,回學校,兩個人依舊像往常一樣,照常上下課,只是飯菜有時候,徐褚會幫她打,也會偷偷給她買零食,但是不準她去教學樓吃。

  下了晚自習,徐褚還會偷偷落在后面,跟她在小樹邊接吻。

  “你上課都在想什么?”

  徐褚知道她最近月考成績下來了,倒退了,很不高興。

  “我在想你啊。”鐘葵葵現在膽子也大了,徐褚被她氣笑了,親了她一口,“不行,你得好好學習。”

  “等我上了大學,你要是沒考上,我就……”徐褚想了想,“你就在家,我養你,免得你去了別的學校,被別的男生勾走了魂。”

  好沒有道理哦。

  鐘葵葵氣道:“這次考試很難嘛,我好歹也是考上一中的人,我成績不差,是你成績太好,我盡量和你一個城市大學。”

  “不行,必須一個學校。”徐褚不同意,鐘葵葵哼了聲,“我不管。”

  “由不得你,這個月放假得加課。”

  鐘葵葵要跑,被他拉住,按著親。

  老是這樣也不好,容易翻車。

  某次就翻車了,鐘葵葵和他在小樹林被教導主任逮住了。

  教導主任氣得抓狂,“你們你們你們……”

  “給我叫家長過來。”

  鐘葵葵嚇得臉都白了,徐褚拉著她,在手電筒照射下,一臉坦然。

  徐褚還當著主任的面,對鐘葵葵說:“你先回去睡覺。”

  主任:……他不存在是吧?

  主任看著時間也不早,便沒有說什么,盯著徐褚回了宿舍,氣得牙疼,徐褚可是全校第一,以后可是能上好大學的苗子,還是高二的紀委,這是監守自盜!

  第二天一早,徐媽媽和鐘媽媽都來了。

  兩個人的爸爸都沒來。

  鐘葵葵被叫住辦公室的時候,周圍同學都問什么情況,而且徐褚的媽媽也來。

  “聽說他們談戀愛,被主任抓包了,在小樹林。”

  “臥槽,這么刺激?”

  “不會吧?徐褚真的和鐘葵葵在談?”

  “你不知道嗎?一班都知道了。”

  實在是太勁爆了,平時開玩笑,兩個人都太坦然了,坦然的仿佛真的只是個玩笑,現在事實都擺在面前了。

  鐘媽媽是個家庭婦女,但是也有工作,看著文文靜靜的,坐在一邊喝茶,徐媽媽看著她。

  主任咳嗽一聲,“兩位媽媽,情況你們也了解了吧?”

  “哦,我知道。”徐媽媽突然起身,拿過主任的熱水瓶,給鐘葵葵媽媽的杯子里續上水,“你喝你喝。”

  鐘媽媽也笑道:“不用客氣不用客氣。”

  主任一臉茫然。

  鐘媽媽問徐媽媽,“聽說你家小孩是那個第一名啊?”

  “哎,對,我家孩子打小就聰明。”徐媽媽笑呵呵。

  鐘媽媽抿唇,又問道:“那你們家是做什么的呀?”

  “他爸做點生意。”

  “我老公也是做生意的,葵葵是我的獨生女,你兒子。”

  “我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很大了,三十多,孩子都有了,你放心,我大兒子不管家里的產業的,以后是我小兒子的。”

  主任看著兩個人跟相上了似的,連忙咳嗽起來,“兩位媽媽!”

  鐘媽媽和徐媽媽這才坐了回去,一臉虛心聽教的樣子,要不是主任打擾,兩個人都要換聯系方式了。

  主任頭疼,這都是什么情況。

  “早戀是非常嚴重的行為,我希望兩位家長弄清楚情況。”

  徐媽媽笑道:“可是,我兒子也沒掉到第二名啊。”

  鐘媽媽也笑著說:“能和第一名談,還能學習進步呀。”

  主任:……

  徐褚先進來,鐘葵葵在后面,看到自家媽媽,嚇得不行,又看到徐媽媽了,頭疼的很。

  鐘葵葵低著頭,不敢說話。

  “學校是讀書的地方,你們在干什么?搞得烏煙瘴氣的,作為紀委不以身作則……”

  主任說了一大堆,嗓子都啞了。

  最后問一句,“知道錯了嗎?”

  “知道了。”鐘葵葵小聲說,徐褚看她一眼,點頭道:“知道了。”

  主任呼了口氣,擺手道:“明天一人寫一個檢討,明天晨會讀。”

  鐘媽媽立馬要開口,徐褚直接先開口道:“我先勾引的她,我一個人寫就可以了。”

  鐘媽媽打量著他,忍不住笑了。

  主任氣得翻白眼,“你……”

  “對呀,人家小姑娘膽子小,一看就是我兒子的錯。”徐媽媽也在旁邊說。

  最后鐘葵葵走了,檢討也不用寫了,整個人都恍恍惚惚的。

  兩個媽媽換了聯系方式,笑瞇瞇出去約飯了。

  第二天一早晨會,徐褚第一次因為犯了嚴重的錯誤上臺檢討。

  下面齊刷刷的眼睛盯著他。

  他拿出紙,瞇眼看著下面的鐘葵葵,笑了起來。

  “我這次因為早戀,被主任逮住,非常的影響學校風氣。”

  他停頓了一下,突然收了紙條,“對不起,我錯了,但我不改,第一名永遠是我的,不光第一名是我的,高考全市第一也是我的,我還要督促我女朋友考上同一所大學。”

  他鞠了下躬。

  全場嘩然。

  鐘葵葵紅著臉,周圍人都看著他們。

  徐媽媽和鐘媽媽約飯吃茶,笑道:“我這兩個兒子都挺像的,不管是長相,還是性格。”

  作者有話要說: 全文完

  下本寫《在哄你呀》—姐弟戀

  文案:1.四年前,許靖玉招惹了個小奶狗,吃干抹凈后,不小心把人渣了。

  后來也沒找到人呢,便當成一段美好的遇見。

  卻在四年后樓下快遞驛站遇見了,小奶狗瞪圓眼睛,朝她齜牙,扣押了她的快遞,顯然對當年之事懷恨在心。

  沈清讓是某直播平臺的游戲主播,出了名可以靠臉吃飯,卻要靠技術的人,聽說不少戰隊想招募他,被他拒絕,也有打榜的小姐姐想要和他雙排上分,也沒有結果。

  但是沒人知道,十八歲那天晚上,他把所有的一切交給了許靖玉,但野王當天也被人渣了個透。

  直到那天傍晚,他在快遞驛站撿到了一個快遞。

  2.聲帶受損后,許靖玉從一線cv上退下來,四年后才重新開始,因為簽約參加某平臺游戲解說直播,從仙女形象直接變成了暴躁解說一姐。

  【這紅色一坨的安琪拉,本來看起來就夠菜了,沒想到是真菜。】

  【上路拿著標桿的楊戩長得這么別致,你就別在野區迷路了,回家養你的哮天犬吧。】

  【我要是下路這個河蟹看著下路這個透明百里在這跳舞,我跳起來就是一錘子事情。】

  偏偏人美聲音好聽,讓人上頭,吸引不少粉絲前來圍觀。

  許靖玉罵了不少人上到職業比賽,下到游戲區主播,尤其是最好看的沈清讓,可以說是頭號黑粉。

  直到有天,開播遲到半個小時,上線后,許靖玉紅著臉,平時一臉囂張,這會慫的不行。

  旁邊露出沈清讓的拽臉,“姐姐,今天罵我哪一場?”

  許靖玉討好笑:不罵了不罵了,我今天開個專場哄你。

  粉絲眾笑:完了,讓神找上門了,暴躁一姐在線哄人。

  許靖玉:罵出去的話都是要哄回來的。

  補充:業余主播打野選手學生弟弟*前cv后配音演員姐姐(cv和配音演員是有區別。)

  目測是個小姐姐無奈哄野王弟弟,被迫還債日常,年齡差六歲(不要帶三觀)

  游戲:王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你來時冬至,你來時冬至最新章節,你來時冬至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