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岸有枝 91、江岸91

小說:江岸有枝 作者:酥小麥 更新時間:2021-05-13 18:14:35
  “就, 就直接現在嗎……?”江有枝微愕,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 眼睫翩躚輕顫,用手捂住嘴巴。

  很顯然沈岸并不打算給她思考的機會,往前邁了一步,伸手緊握住她纖細的手腕,聲音溫柔而低沉:“好不好?”

  江有枝一面縮回手,一面支吾道:“不是,主要是我沒有帶身份證和戶口本。”

  沈岸淡笑不語。

  江有枝突然想起上回出去旅游回來之后,二人的身份證就放在一起了。果不其然, 沈岸從車子中間的夾板箱里拿出身份證和戶口本,江有枝眸子一顫動,輕咬下唇:“你,你隨身帶著的嗎?”

  沈岸頭一偏,陽光和陰影勾勒出他棱角分明的下頜線, 話說得輕飄飄:“順手放車里的。”

  ……傻子才信。

  江有枝嗔他一眼,沈岸抬手捏了捏她的臉,力道很輕。

  一路上二人都沒有說話,江有枝的手指輕輕摩挲著安全帶絲綢帶著紋路的質感, 望向后視鏡中自己不那么清晰的半張臉, 傍晚的余暉落在她的面頰上, 好似一張不斷變幻色彩的油畫。

  有點……不大真實的感覺。

  沈岸把車停在民政局門口,從后視鏡里看了一眼她, 手指微微一捻,聲音好似純釀的白葡萄酒,語調帶著安撫的思:“下車吧。”

  二人走到門口,正巧看見一對老年夫妻走出來, 手上各拿著一個紅色的正方形本子,是結婚證。

  兩位老人都頭發斑白了,他們各自的兒女在門口等著,看起來是兩個家庭的長輩。老爺爺應該是想去拉老奶奶的手,伸了好幾次都沒敢,只好悻悻地放進兜里。

  直到那位老奶奶主動挽住老爺爺的手臂,二人才一起露出笑容。

  出口很小,沈岸和江有枝站在門口先等著兩位老人出來。互相攙攜的兩個人快走到門口的時候,江有枝聽到老奶奶蒼老綿軟的聲音喚了一句“親愛的”。

  并沒有任何違和的感覺,只是兩個垂暮的老者新生活的開始。

  同樣,任何一個人的婚姻都是新生活開始的象征,無論從前的軌道是怎么樣的,都會因為另一個人有或多或少的改變,這就是婚姻的義,代表從今往后是兩個人一起向前。

  走出民政局,江有枝覺得腳步都是輕浮著的,沈岸掌心的溫度傳過來,好像在安撫她的情緒。

  她從小開始就見證了婚姻的各種不幸,撥開表面的逢場作戲,只剩下一地的雞毛蒜皮。這個紅本子輕飄飄的重量沒有幾克,真正拴住感情的并不是兩本結婚證,而是心里裝著對方的兩個人。

  “餓不餓呀?”沈岸用一種近乎哄孩子的語氣。

  “不餓,”江有枝先是搖頭,隨后又點點頭,“有點餓。”

  沈岸失笑:“傻了啊?”

  江有枝用胳膊肘推了推他:“才沒有啊。”

  二人一起往外走,因為氣壓的緣故氣流流動,迎面吹來帶著很淡汽油味的清風,沈岸的聲音在風中,也是輕輕的:“是我以前不好。”

  “嗯?”

  “如果我以前能再好一點……說不定等你畢業我們就可以結婚。”

  江有枝微微一怔,她的思緒不由自主地展開來,回到十八歲的時候。兩個人的心智都不是那么成熟,一個敏感自卑,一個孤僻寡言,兩個人的心氣兒都高,最后的分開給了二人各自成長的空間。

  風靜靜的,遠處鐳射玻璃倒映出夕陽的摩天大樓也靜靜的。

  江有枝靠在車窗上,發現這條路不怎么熟悉。新建的開發區逐漸被人流填滿,柏油馬路看起來也較為嶄新,從這里開過去,周圍的植被是被精心設計過的,沈岸的車行駛進一片別墅區地下室。

  “下車吧,小枝。”沈岸伸手解開自己的安全帶,側頭看向她。

  “怎么到這兒來啦?”江有枝回憶了一下,“燕子他們是不是把新居買在這里?”

  “嗯。”沈岸點頭,和江有枝一起走上電梯,按下了一層的按鈕。

  電梯門打開,入眼是深灰色的石頭鋪成的小徑,兩旁栽種著松樹和香樟,還有一些生長茂密的灌木林,泥土的氣味讓人感覺很舒適。

  再走過去,可以看見一幢輕歐風格的小別院,戚因萊站在門口朝二人招手道:“快來,燕子哥剛剛煮了冰糖雪梨。”

  江有枝走進院子的大門,抬眼便是一片青碧色的爬山虎,雕飾精致的窗戶上種植著一些花草,旁邊用玻璃圍住的一塊空地應該是用作地下室采光天井的,除地下室一共三層,沒有太高,但是從沒一個角度看都頗具設計感,余暉的光澤讓這座別院看起來有種油畫般的美感。

  江有枝坐在院子側面的小藤木椅子上,捧著陶瓷碗喝了一口冰糖雪梨,問戚因萊:“你們請的是哪個設計師呀?”

  “我們還沒雇傭設計師呢,還在考慮中。”戚因萊用食指和大拇指捻了一顆紅棗放入嘴里,說道。

  江有枝蹙眉:“啊?這間別院——”

  她似乎瞬間明白了什么,看向戚因萊。

  “三哥還沒跟你說啊?我還以為你早就來看過了呢。我和燕子今天來都被驚艷到了,這個風格明顯就是你會喜歡的嘛。唉,我還想問三哥要設計師的電話號碼呢。”戚因萊的目光和她接觸上,用手撓了撓頭,小聲,“那什么,你不要用這種驚訝的眼神看著我嘛。我們也只被允許在客廳和廚房走動,其他地方要你第一個看。”

  江有枝手指握緊杯子,傳來的溫度有些發燙,她好像可以聽到自己一下一下的心跳聲。

  他……在她沒有看到的時候,做了很多事。

  “我給你講個更驚訝的事情哈。”戚因萊湊近她。

  “什么呀?”

  “你先答應我,不要跟其他人說。”

  這句話是學生時代常聽到的,江有枝笑了:“知道了啊,絕對保密。”

  戚因萊輕輕咳嗽一聲,隨后道:“我懷孕了。”

  江有枝一口冰糖雪梨沒有咽下去,直接被嗆到了:“……啊?”

  “我們真的很小心在做措施的,就,就那一次!一次啊!”戚因萊伸出一個食指豎起來,一臉悔不當初的表情,“我還想著穿婚紗呢……兩個月,都要顯懷了。”

  江有枝深吸一口氣:“寶寶還健康嗎?”

  “醫生說健康的,讓我最好在家里靜養。”

  “那燕子知道嗎?”

  “他知道……我告訴他那天我們就立刻去領證了,但是我爸媽還不知道。他們知道了估計得掐死我不可。”戚因萊嘆了一口氣,“走一步算一步吧,等寶寶出生了,他們的注力就都在孩子身上了。”

  江有枝見她明顯喜悅大于擔憂,也笑道:“冰糖雪梨性寒,你還喝呀?”

  “嘿嘿,所以我喝的是紅棗銀耳湯。”戚因萊把杯子給她看。

  一杯熬得很濃稠的紅棗銀耳湯,透明的銀耳在幾乎是膠質的淡黃色銀耳湯中沉沉浮浮。

  這時,一只白色皮毛的貓咪從屋里走過來,靜靜地趴在江有枝的腳邊,也沒有叫喚,只是熟悉了一下主人的味道,然后用背上的毛發磨蹭了一下她的褲腿。

  美元看起好像瘦了一點兒,但是精神很不錯,更加健康了。

  江有枝低頭去看的時候,正好看到沈岸那雙深褐色的皮鞋落在邊上,他蹲下,伸出手,掌心放著一些貓草。美元立刻湊過去用舌頭舔舐,沈岸輕輕笑了笑。

  他另一只手舉在半空中,江有枝看見了,是一根草莓味的可愛多。她伸出手接過,撕開包裝紙咬了一口,又甜又冰的味道在舌尖炸裂,微微一抿就融了,牛奶、草莓、可可脂被融合在一起,碰撞出更出色的一種味道。

  “胖了點兒。”沈岸的聲音很清冽。

  江有枝搖頭道:“哪兒有呀,我瞧著美元瘦了,至少比我帶它回國的時候瘦了好多。”

  沈岸抬眼,眼睛狹長,態度好整以暇:“我說你。”

  江有枝:“……”

  不管你怎么說,手中的冰激凌該吃還是要吃的。

  這會兒天已經完全黑了,小別墅外景的燈光是從墻角折射出的,給人一種神秘而典雅的感覺。那些白天看似清新的植被,在晚上顯出另一種典雅的情調,好像此刻在院子里就有著香檳酒池和交響樂團。

  境,和畫家的心境一樣,最能激發出靈感。

  江有枝吃完最后一口脆皮甜筒,用餐巾紙擦拭了一下手,環顧四周,尋找草坪上有沒有比較平坦的地方。

  “看那邊。”沈岸將她的頭轉到三點鐘方向,燈光下一間獨立的屋子好似水晶盒子般,被各色植被簇擁著。

  江有枝抬起頭去看他,兩個完全相反的角度,兩人對視。

  “你知道我在找什么呀?”江有枝心里一陣雀躍。

  沈岸勾唇:“過來。”

  江有枝順著小石子路走,想伸手去推開屋子的一扇門,卻發現這間屋子每一處玻璃都是可以旋轉移動的,靠近門框的地方有磁鐵的吸力可以合上,撩起不透明度比較低的簾子,江有枝只看了一眼,就愣在原地。

  一比一還原她在龍城公寓頂層的畫室。

  柜子中的石膏雕塑、錫箔紙,各種燈光和模型,還有那一疊雪白的紙,甚至畫筆和顏料,她常用的牌子,擺放得整整齊齊;畫架放在中央,江有枝伸手推了推,可以朝不同方向轉動,也可以調節高低。

  房間各個角度都有隱私簾,玻璃都可以推開,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致,這是每個畫師都夢寐以求的地方吧。

  江有枝的目光貪婪地掃過房間中的每一處角落,不肯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她在觸手可及的位置看到了幾瓶滴眼液和一袋蒸汽眼罩,是龍層公寓頂層的畫室里沒有的。旁邊擺著一個鬧鐘,鬧鐘上刻著卡通的字體:“每隔半個小時請點我一下~”

  江有枝放下鬧鐘,轉過頭去,看到沈岸斜靠在玻璃上,身量頎長,這會兒穿著居家服,但是人依然看起來很大一只,眉一挑,似乎在求表揚。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沈岸這樣的表情,走過去輕輕環住他的腰肢,聲音悶悶的:“謝謝你,三哥。”

  沈岸低頭湊近他,聲音輕輕的:“你親我一下啊。”

  江有枝往外瞄了一眼:“人家燕子和因萊還在呢。”

  “就親一下?”

  他語氣不依不饒,江有枝就踮起腳跟蜻蜓點水地在他唇角落下一個吻,沒曾想被人攬住腰身,加深這個吻。

  江有枝吸了吸鼻子,幾乎呼吸不過來了,連忙推開他,一只皮毛為花色的貓咪從柜子上跳到地上,“嗷嗚”一聲,發出了類似犬類能發出的聲音,讓她驚了一下。

  “這只貓是哪兒來的呀?”江有枝覺得有些陌生。

  “是美元和丫頭的寶寶,一個脾氣很大的小姑娘,我送給燕子養了。”沈岸伸出手試圖接近它,直接被一爪子拍走。

  江有枝笑道:“這脾氣,真和丫頭有點像。”

  “可不是,一開始會咬人,還會護食,現在好多了。”沈岸有些無奈。

  江有枝有些懊惱地摸了摸鼻子:“……沒想到它會在呀。”

  避開了人,卻沒有避開貓咪。

  沈岸從喉腔發出一聲輕“哼”,抬眉道:“有什么,嗯?我們是合法的。”

  江有枝:“……”

  這男人幼稚起來是真的蠻較真兒的,才剛領了證,就恨不得時刻提一句似的。

  二人還沒走到客廳就聞到了飯菜的香氣,江有枝瞬間就聞出來了,眼前一亮:“西湖醋魚?”

  “嗯,我剛才放在鍋里悶著的,悶一下肉質更嫩一些。”沈岸一面說,一面走進客廳。

  陳延徹站在沙發邊上,抬頭看見二人,表情很是緊張:“……因萊好像聞不來魚蝦的味道,我一把魚端出來,她就吐了。”

  江有枝微驚,走到沙發旁邊,看到戚因萊臉色蒼白,縮在沙發上,眉頭緊皺,一手捂著胸口,一手端著水杯。

  “……還好嗎?”江有枝擔憂問道。

  戚因萊露出一個不那么美好的笑容:“好多了已經——嘔。”

  她想要嘔吐,連忙跑到衛生間去。

  戚因萊身體實在不舒服,于是陳延徹先把她帶走了,晚飯是兩個人吃的,醋魚味道很好吃,但是因為心里裝著別的事兒,江有枝咀嚼有些機械僵硬:“……生孩子好辛苦啊。”

  沈岸抿了抿唇,眼神鄭重地望向她:“你要是不想生,可以不生。如果你不想生但是想要個孩子,我們就去領養。”

  江有枝垂眼,輕聲說:“我想和你要個寶寶,無論男孩兒女孩兒,給他/她世界上最好的一切,讓他/她真正幸福快樂地長大。”

  沈岸手一頓,心上那根弦似乎被觸動了,柔軟得一塌糊涂。

  新婚妻子對丈夫說的最柔情的話,莫過于“我想和你要個寶寶”。

  他注視著面前的姑娘,聲音放低放柔:“你想生,我們就要。”

  江有枝有些不好思,輕聲道:“順其自然吧,有了就要。”

  沈岸莞爾,幫她夾了些菜在碗里,點頭道:“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江岸有枝,江岸有枝最新章節,江岸有枝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