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我懷里放肆 16、我對你感興趣

小說:來我懷里放肆 作者:白青竹 更新時間:2021-04-28 01:38:25
  傅意看都沒有看閑雜人等一眼,視線全部在白嬙身上,看到她的時候他眼里那凜冽的寒意才漸漸退去,整個人溫和了些許。

  他眼里似乎看不到其他人,徑直朝白嬙走去。

  一旁的傅宜和其他兩個痞氣富二代都看呆了,半天沒有回過神來,連喘氣都不敢大聲。

  他們并沒有見過傅意,此時都在猜測這個氣場強大又神秘的男人是誰。這豪車,這氣場,除了西京的那一位他們想不到別人。

  但是,白嬙怎么會認識這種層次的男人!他們想盡方法都接觸不到的頂流!

  而此時,他們剛剛還在冷嘲熱諷的白嬙,開心的小跑奔向傅意,臉上都是幸福甜蜜的笑意,一雙眼睛熠熠發光看著他。

  跑到他身邊的時候,傅意情不自禁摸了她的發頂,滿是寵溺。

  那溫柔的動作和神情讓傅宜震驚的咽了咽口水。

  白嬙仰著臉看他,眼睛彎彎的月亮一樣沖他笑,“你怎么來的這么快呀?”

  “怕你等急了。”,傅意眼尾浮笑看著她,自然的攬住她的腰,“回家吧。”

  白嬙點頭,“嗯嗯。”

  傅意看都沒有再看其他人一眼,轉身走了兩步又忽然停下,“我先處理一件事”,他拿出手機給一個人打了電話。

  全程臉色緊繃,看著陰沉沉的,讓白嬙都感覺涼氣逼人。她不知道他是打給誰的,但是聽到他語氣淡淡說話,“傅宜,以及跟他相關的人,永久禁止入內。”

  白嬙看他打完了電話,剛準備說話,哪知他又繼續給不知名的人打電話。

  這次她還是不知道是誰。

  只聽到他嗓音低沉跟對方說話,“吩咐下去,所有公司不準跟海城的傅家合作,已經合作的訂單全部撤了。”

  “還有,我傅家旗下產業一律不準接待他們。”

  語氣雖然平靜但是聽著就讓人頭皮發麻,一陣壓迫感,他總是能用最平淡的語氣說出氣場最強大最讓人心慌的話。

  白嬙睫毛眨眨沒有說話,偷偷的低下頭抿嘴笑了笑。

  心里止不住的泛甜。

  她雖然不知道他在跟誰打電話,但是他在做什么為了誰她卻是清清楚楚的。剛才他們說的話他應該沒有聽到,估計只是猜到自己被為難了,這就強勢的為她出氣了。

  而且一出手就是重擊。

  車內,夫妻倆誰都沒有再說話。

  到家之后白嬙立馬就彎腰把高跟鞋脫了,舒服的伸了個懶腰,端著茶杯喝水,邊喝邊回想剛才的事情。

  傅意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她旁邊,一邊整理襯衫袖扣,一邊瞥她一眼。

  輕飄飄問她,“想什么?”

  “想剛剛傅宜的事啊……”,白嬙放下杯子,單純的直接就把話說出來了,并且臉上還一直甜美的在笑。

  她都沒有發現,她說完這句話之后傅意的臉色立即就沉了下去,眼神也沒有剛才溫和了。

  白嬙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忽然胳膊就被人捏住,還被人扭轉了一下身體,直接就跟傅意面對面了。

  他面無表情,甚至疑似有怒意,眼神忽然就陰沉下來,盯著她看。

  白嬙有點受驚的縮了縮脖子,一臉茫然的看著他。

  她嘴唇動了動,只是話還沒說出來,猝不及防的被堵住了嘴。傅意忽然俯下身,手緊緊松開她的手腕來到她腰上,把她往他懷里一按。

  俯身低頭,強勢的吻住她的唇,連呼吸都全部想給她奪去。一點也沒有給她思考的時間,就這么猛然一下堵住她要說的話,強勢的輾轉撕磨。

  這次的吻似乎含著怒意,跟第一次不一樣,沒有那么溫柔,更加的強勢霸道,更重更急,也結束的更快。

  白嬙腦子嗡嗡的,一吻結束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瞪大眼睛看著他。只感覺嘴唇有點麻麻的,依然是一臉茫然,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么點燃了他。

  怎么好好的就忽然親她了,一點前奏都沒有,她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看出來,到底是哪里吸引的他忽然忍不住親過來了?

  親完之后傅意摸了摸自己的唇,“為什么想他?”

  “啊?”,白嬙疑惑地張嘴。

  幾秒之后她忽然明白過來,有點好笑的推開他,忍不住邊說邊笑“我那不是想他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多討厭他,好不容易退的親,我是瘋了才會想他。我是在想剛才的事……覺得很解氣而已啊~”

  覺得他很帥,又帥又霸氣,每回想一遍都會對他的好感加很多分。

  但是后面這句她沒有說出來。

  白嬙笑瞇瞇瞥他,忽然開玩笑的打趣他一句,“干什么啊,你該不會是吃醋了吧?”

  傅意神色微變,看了她一眼,未發一言。

  晚上,白嬙看著隔壁被搬空的房間,懷疑是傅意干的,從這個細節來看他是不打算分床了。

  他們要從分床的名義夫妻進化了。

  白嬙洗完了澡看到傅意坐在臥室沙發上,她還有點不自然,瞥他一眼,然后迅速邁著小碎步跑到床上去。

  傅意瞥她一眼,放下筆記本,站起來。

  白嬙立即打起精神。

  不過他沒走兩步手機就響了,傅意瞄了眼坐在床上的白嬙,漫不經心接電話。

  秘書恭敬又小心的聲音,“先生,傅家那邊一直在打我們電話,求著見您一面。”

  “不見,讓他別浪費時間了。”,傅意蹙眉,神情略有不耐煩。

  “今天下午五點左右,傅踐行帶著他兒子傅宜在大廳等到現在,人還沒走。我這邊是把人打發走嗎?”

  “讓他們等,以后這種事不用打擾我。”

  “好的先生。”

  “嗯。”,傅意把手機扔在桌上,微微抬頭,緩緩解著襯衫紐扣。

  這時候,白嬙的手機又響了。

  她看了眼屏幕,然后又下意識望了眼傅意,想也沒想就掛斷了電話,并且隨手拉進了黑名單。

  傅意將最后一顆紐扣解開,把襯衫脫了,開始解皮帶扣,漫不經心瞥了床上的白嬙一眼。

  他語氣淡然隨口一問:“他的電話?”

  白嬙老實點頭,求生欲很強的補充,“應該是想讓我跟你求情放他一馬吧,我剛剛已經把他拉黑了。他真是想的太多了我怎么可能會幫他?我可是太解氣了,傅意你真是太厲害了!太謝謝你了~”

  “你叫我什么?”,傅意微挑眉。

  “……”

  額。

  她還是趕緊睡覺吧。

  傅意并沒有打算為難她,很快就去浴室洗澡了。白嬙這才放松的刷起了手機,沒想到刷著刷著就刷到了自己的瓜,準確的說是跟自己相關的瓜。

  連續刷到兩個都是“豪門頂流傅家二少閃婚”的標題。

  還配了一條微博截圖,底下還有他倆的結婚證件照。

  除了一張結婚證件照再沒有別的,簡單到令人發指。

  結婚照上赫然是傅意和她自己!

  雖然說女方是她自己這一點都不意外,但是忽然出現在網上還被自己刷到,還是讓白嬙震驚的脫口而出就是一句“臥槽!”。

  可想而知這條消息對她的沖擊力有多大,她平時輕易是不會說這種不優雅的詞匯的。

  剛才還懶散的躺在床上的人忽然猛地坐了起來,不敢相信的又研究了好幾遍,確確實實是她跟傅意的結婚證件照流出去了!

  她驚得出了一身汗,連滾帶爬的點進評論區。

  “誰啊?哪個明星?兩個都不認識。”

  “整天張口閉口明星能不能有點見識,這特么比明星牛逼多了,明星在人家眼里提鞋都不配。這可是豪門頂流,富甲一方的傅家,男的是傅家二少傅意!”

  “哇想不到還有這么年輕這么帥的,原來帥氣多金不是騙人的,這種就是沒錢我也愿意嫁啊!”

  “傅意居然結婚了?假消息吧。”

  “臥槽?!結婚了?這女的運氣是真好啊,嫁的這么有錢幾輩子都花不完啊!”

  “新娘是……白嬙?不可能吧,是什么營銷號放出來的假消息,連傅意都敢搞怕是不想做了。”

  白嬙自己也不敢相信,于是她立即切換到微博去。

  結果傅意那荒廢多年的微博,真的就剛剛更新了一條,跟之前的視頻軟件截圖的一模一樣。

  文案空白,配圖是一張結婚證件照。

  評論區分分鐘淪陷,無數名媛們現場檸檬。

  “什么?!結婚了真的假的?”

  “新娘是白嬙?不會是搞錯了吧?怎么可能會是她?之前不是說她跟傅宜有婚約嗎??”

  “她跟傅宜早就吹了,當初還傳是傅宜甩了她呢,之后白家不是差點破產嗎居然又起死回生了,當初傳的沸沸揚揚說是白嬙攀上了某知名富商。但是那富商的年齡……”

  “白嬙這種層次的怎么可能嫁給傅意?這里面肯定有問題,而且聽說傅意清冷淡漠,他不可能對白嬙感興趣的,估計倆人連x生活都沒有。”

  ……

  這種事她們都知道,真不容易。

  不過他們還真沒有。

  然后她一抬頭,猛然一下跟光著上半身的傅意眼神撞個正著,他剛洗完澡,身上都是淡淡的沐浴露的清香。

  白嬙不自覺的就想起了某個網友的評論,他們沒有x生活,然后她就尷尬到腳趾都卷曲了起來。

  臉立刻紅了,心虛的蹭蹭蹭往床里面滾。

  傅意掀開被子進來,順便把燈關了。

  臥室一片漆黑,白嬙心跳更快更清晰,她能感覺到男人火熱的體溫在朝她蔓延,整個被窩都熱了起來。

  黑暗中,男人朝她逼近,火熱的雙臂環住她的腰,她呼吸的空氣被他身上熟悉的男性氣息占據。

  白嬙緊張的說話結巴,“干……干什么?”

  “證明一下我沒有對你不感興趣。”,傅意嗓音低啞壓抑。

  他按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緊握她的腰,翻身而上,火熱氣息逼近讓她不能呼吸。

  親了親她的耳后,氣息溫熱,纏綿撕磨。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來我懷里放肆,來我懷里放肆最新章節,來我懷里放肆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