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我懷里放肆 26、陪|睡覺

小說:來我懷里放肆 作者:白青竹 更新時間:2021-04-28 01:38:25
  白嬙一直不承認自己有點吃醋,傅意就親一次停下來問一次,得到否認的答案他就繼續。

  這樣來回折騰了三個回合,白嬙還是嘴硬說沒有沒有不是不是。

  她是覺得自己沒有吃醋啊,吃什么醋,她本來就知道那個方誠美是故意的,也不會相信她的話。只是自己的東西被窺竊,她覺得生氣而已,還有就是心里一點點的酸溜溜。

  只有一點點,真的!

  她對這小氣的狗男人也就只有一點點好感,多一分都沒有的!

  于是她就這么倔強的被親了好幾分鐘,來回好幾次,嘴巴都感覺親腫了,反正就是火辣辣的,還有點麻麻的。

  都快沒有知覺了。

  這狗男人是親吻狂魔嗎?!親了這么久還不夠?都把她親麻木了,剛才當著外人的面忽然親她,現在回來還繼續。

  一親就是這么久,神仙也受不了啊,她現在都感覺要窒息了,呼吸非常不順暢。

  一個不高興就要來這一套,真是高興也來不高興還來,就沒有點其他東西了嗎?

  白嬙被親的上氣不接下氣,終于受不了,一個用力把人推開。

  推開之后還用手摸了摸嘴唇,都不敢用力,總感覺緊緊巴巴又麻又辣,這不用看她都覺得是腫了。

  被這么大只蟲子咬到現在,可不腫嗎。

  再不推開她感覺就不好推開了,親吻是最容易調動感情的互動真的很危險。每一次親吻都清晰感覺到感情那個進度條往前推動了一點,每次都是越親越沉入,氣氛的曖昧更是幾何增長。

  親著親著他的氣息就變了,手的動作也變了,就連呼吸都染上了某種不可言說的欲|望。

  危險氣息很重,她要是再不推開自己恐怕就逃不過這一個小時。不反感,但是不代表她準備好了,這事情是勉強不來的。

  她現在感覺還不行,自然得小心著點,能拖就拖。

  看他能忍到什么時候吧,實在控制不住那也就順其自然的事,反正他們都是夫妻了,也是水到渠成的合法運動。

  兩人領證算算已經差不多一個多月了,傅意當然工作也很忙,但是一般情況都是會回家的。

  時常睡到半夜感覺到旁邊多了個人,然后被人抱到懷里去,安安穩穩睡一夜,第二天眼睛一睜又是一個人。

  傅意時常下班晚,走得早,她醒來的時候床上就沒人了。

  偶爾下樓還能看到他在吃早餐,說不到兩句他就換鞋出門。只是臨走的時候偶爾會很有儀式感的抱她一下,一走就是忙到深夜回來。

  天剛黑看到他回來,白嬙都是會驚訝的。

  大多數時間他都是這么忙,有時候出差就幾天不回來了。

  他朋友們來家里吃飯之后,傅意那段時間就比較忙了,忙完一陣好不容易稍微松一點,也就一天,然后就飛到其他城市了。

  又留她獨守空房。

  白嬙倒是日子過的還算快活,跟朋友們逛逛街喝喝茶做做臉泡泡溫泉,看看時裝展買買奇石真寶,有時間還跟網友們直播畫畫。

  日子過得不要太開心,都快忘記自己還有個出差在外的老公了。

  然后,當天晚上傅意就打電話來了,說是有東西落在家里忘了帶,明天會讓人過來拿,叮囑她別出門。

  白嬙沒多想,爽快應下。

  大約剛吃過午飯的功夫,白嬙還打算小憩一會,傅意的助理就來敲門了。

  “他讓你拿什么東西?我看我知不知道在哪,或者你知道放在哪嗎?”,白嬙把人迎進來,還客氣的倒了杯咖啡,不過被禮貌的婉拒了。

  她之前沒想起來問他要拿什么,后來想起來再發消息的時候,他沒回,可能是忙,沒看到。

  “先生沒說有什么東西落下,只讓我來接夫人過去。”,助理一板一眼回答。

  白嬙呆愣愣的看著助理,眨眨眼睛,臉上寫著“你沒有搞錯吧”。

  明明說有東西忘了帶走,讓助理過來拿的,怎么就變成接她過去了?難道這狗男人口中“落在家里的東西”是她?

  天哪,是誰告訴他,能這樣形容一個人的。

  所以,搞了半天那個落在家里沒有帶走的物件是她自己?她一個大活人?

  還讓助理回來拿回去……然后現在,這助理的態度還真的就是公事公辦,刻板嚴肅,白嬙恍然間真的以為自己是被空運過去的“落在家里的重要物件”。

  她跟助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越看越滑稽。

  白嬙被傅意這操作驚呆了,于是她沒有控制住,跟著助理坐上私人直升機,飛去了陌生的城市。

  她倒要當面問問,說的那個丟在家里的物件到底是不是她。

  到達目的地已經是幾個小時之后了,傅意說現在還沒忙完,讓她自己去逛街購物隨便刷。怕她無聊,還讓助理和秘書陪她一起,一個男一個女,非常齊全。

  然而,那兩個渾身寫著“刻板,嚴肅,面無表情,一絲不茍”的助理秘書,她覺得不太合適一起逛街購物享受。

  不僅自己會沒心情,還可能嚇到人,以為她是來干什么的。

  晚上八點多,酒店門終于被人從外面打開,而此時白嬙正盤腿坐在床上,嘴里還在吃著東西,茶幾上還扔著一堆。

  聽到聲音她連忙拍了拍手里的碎屑,從床上跳下去。

  傅意一看到她,唇角就有了上揚的弧度,眼尾也浮起笑意,一邊慢條斯理的脫下西裝外套。

  修長的手指優雅的將領帶往下扯了扯。

  白嬙過去,開門見山的問他,“你不是說有東西忘了拿嗎?怎么沒見你助理帶過來,我問他,他說你根本沒說。”

  “他不是已經帶來了嗎。”,傅意扯下領帶,意味深長的看向她。

  白嬙頓時想要翻白眼。

  原來他還是真的是幽默,說的物件居然是她,居然是把她落在家里,特意讓助理用私人直升機去把她接過來。

  千里迢迢。

  她感覺自己對他還真的是太不了解了,每次都能發現更多她想不到的東西。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感情多好,多如膠似漆,一天都離不了。

  居然專門找人回去接她。

  接她來干什么?就為了陪他睡一覺嗎?

  難道……他想尋求刺激,在外地,在酒店,難道這睡一覺不是簡單的睡覺?

  傅意并不知道白嬙此刻在想什么,他脫了西裝脫了襯衫,一點都不優雅的光著上身,看她發呆,手在她肩頭按了下。

  目光瞥了下她堆在床上的東西,“把床整理一下,等會休息了。”

  說完就開始解皮帶。

  等會休息!休息!休息了!!!

  傅意瞄了她一眼,沒再說什么,走進了浴室。

  白嬙過了半晌才走到床邊去把東西整理了一下,她剛剛找東西的時候,把衣服扔了一床,確實有點亂。

  收拾床的時候她還在想著休息的事情,心跳有點快,一直在琢磨著傅意那是什么意思。

  他可沒有提前通知過她啊,當時可是說過不會勉強她的,她現在可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想想那件事兒她還是會很緊張,又很害怕啊。

  她并不是那什么又當又立,也不是矯情,就是心理防線還沒有完全放開而已。真要也可以,但是她肯定是不希望那么快的。

  可是,如果不是,難道他把她接過來就是為了抱著睡覺?

  事實證明,傅意還真的是腦回路比較特別,真的就是抱著睡了一覺而已。還說只是因為酒店太安靜了,沒有她嘰嘰喳喳的說話,他睡不著,睡眠狀態不好,導致工作效率底下。

  ……

  白嬙被噎住不知道該說點什么,第二天醒來被通知,他又要飛另外一個城市,那邊環境比較艱苦不能帶她。

  先讓人把她送了回去。

  白嬙:說的好像我愿意跟你去受苦似的,還是回去買買買比較香。

  只是前一天被送去,第二天又被送回來,怎么想都覺得有點怪怪的,好像妃子侍寢。還是個素寢……

  之后幾天夫妻倆聯系就比較少了,白嬙也不在意,心想應該是那邊太艱苦了,信號都沒有。

  反正她可是很忙的,也沒空想這個。

  她收拾收拾就得去參加高中校友會了,本來她不怎么想去,表姐這人喜歡湊熱鬧,反正沒事就拖著她一塊去湊。

  白嬙在聚會上安靜的很淑女,禮貌微笑,人雖然都認識但是關系都挺一般。

  校友也大多是同階層的,白嬙一出現就圍上來挺多人噓寒問暖,各種打聽她跟傅意的感情狀況。

  “哇白嬙你氣色真好啊,人逢喜事精神爽啊哈哈哈,好像又變漂亮了哎!你這身衣服……哇!這是司徒雅特高定款吧!”

  “你耳朵上這是那什么什么寶石吧!聽說價值連城的!你戴著真好看啊特別顯氣質~”

  本來她是不想出風頭的,想隨便點,但是表姐說隨便點會被人瞧不起,會被說風涼話。

  白嬙剛要謙虛,忽然人群里一個女人尖酸的請嗤一聲,“長得漂亮就是好啊,靠男人就能錦衣玉食,不過這有得總有舍,豪門里那點事咱們又不是不知道。物質不過是空虛的掩蓋罷了。”

  “嫁進豪門還只是第一步,抓住男人才行啊,白嬙你得趕緊讓傅意給你一個婚禮啊。花點心思想想怎么抓住他的心,不然啊這么優秀的男人可是大把人等著撬墻角。”

  “對哦,怎么到現在還沒辦婚禮,而且也沒見公共場合出現過。”

  “聽說傅意冷漠寡淡,白嬙怕是拿不住他。男人嘛,結婚都是應付,外面怎么樣還不知道呢,多少女人獨守空房……”

  顧明美憋不住了,“你們這些八婆說什么呢?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有本事你們讓傅意娶一個試試?”

  ……

  眼看著要吵起來,再鬧下去打架都有可能。

  白嬙連忙拉住自家表姐,“消消氣。傅意今天回來,我給他打個電話讓他等會順便接咱們吧。”

  必須要氣勢上鎮住,不然這氣氛可能真打起來,鬧到警局那可不太光彩。

  至于傅意會不會來接,她也不知道,回來是回來了。

  白嬙此話一出,立馬人群傳出嗤笑聲音。

  那幾個酸的最厲害,最囂張的,抱著雙臂看著她打電話。

  沒讓她等多久,一分鐘之后電話就通了。

  手機里傳來傅意沉穩的有質感的聲音,“怎么了?”

  作者有話要說:文中奢侈品全是作者瞎編的哈,大家看的開心就行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來我懷里放肆,來我懷里放肆最新章節,來我懷里放肆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