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我懷里放肆 71、番外:白嬙X傅意

小說:來我懷里放肆 作者:白青竹 更新時間:2021-04-28 01:38:25
  傅意忙工作一整天都不在家,白嬙把母親接到了家里,白天母女倆開心的逛街,到處吃吃喝喝,晚上還看了會燈光展,湊了會熱鬧。

  原本她是想讓母親在家里多住幾天的,但是無奈父母感情太不錯,不輕易分開。

  到了晚上快九點,就急著要回去了。還說等會可能傅意就要回來了,她就不去打攪他們夫妻了。

  白嬙沒勸住,只得搖頭嘆氣,開車把母親送了回去。

  父親和大哥都沒在家。

  將母親送到家,白嬙打方向盤回去,手機忽然響起。

  是傅意的來電。

  “今天出去了?要我去接你嗎?”

  白嬙一邊打著方向盤,一邊騰出一只手接電話,驅車準備離開別墅區的小路。

  “我今天跟我媽一塊在外面逛街,剛剛把她送回去,現在已經在回去的路上了。”

  “怎么沒留媽在這里住幾天。”。傅意道。

  “我倒是有這想法啊,但是她不愿意,說是擔心打擾到我們,其實我覺得她可能是離開我爸有點不習慣。”

  白嬙笑瞇瞇的調侃,心里美滋滋的。

  父母感情好當然喜聞樂見,有利于家庭和諧,所以她從小就是在和睦有□□里長大的。

  父母感情一直挺好,頂多拌兩句嘴,父親還年輕的時候工作忙,那時候時常跟母親分開,但是自從不管公司的事了,他倆就很少分開。

  感情也好像更好了。

  傅意笑了下:“家里隔音還不錯的,只是可能心理上會有點怪異。”

  “誰跟你說隔音了,一說就想起這個事,你真是沒救了。”,白嬙猝了一口,對著空氣翻了個白眼。

  “行了,我掛了,別打擾我開車,我得走了。”,不客氣的掛了電話,懶得等傅意回話。

  她將手機放好,這才驅車順著這條道離開。

  晚上十點,洗完澡之后,夫妻倆人例行公事。

  到了關鍵時刻,傅意挪了下身體,直接伸手拉開床邊的抽屜,在里面摸了好幾遍,沒有找到自己需要的東西。

  白嬙疑惑地坐了起來,探頭看著他:“怎么了?”

  “東西沒有了。”,傅意也終于起身,將抽屜拉開,仔細的看了一眼。

  剛才他是手伸進去拿的,并沒有看著,摸了半天沒有找到東西,這才疑惑地將抽屜完全打開。

  身體前傾,探頭過去看了下。

  確實沒有。

  白嬙也大驚失色,抬起身,探頭往抽屜里面看。

  睜大眼睛,又疑惑又不敢相信。

  “沒有了?怎么可能啊,昨天還有很多的,怎么可能會沒有了。”

  傅意沒吭聲。

  當然不是被他們用完了,家里是常備的,絕對夠用,還有一大包。

  但是抽屜里面確實沒有。

  抽屜里面東西本就少,他們平時放的也是一眼就能看到,如果里面東西多倒還可能是被壓到下面了。

  但是里面根本就沒有什么東西,也不可能被遮擋。

  他還順手把抽屜里僅有的物品往旁邊撥弄了一下,事實證明,就是沒有。

  白嬙皺眉:“是不是放到其他地方了啊?”

  “我沒有動過,你把東西拿到別處了?”,傅意將抽屜重新關上,轉過身去看她。

  白嬙眨眨眼睛,搖頭:“我沒有啊。我今天壓根沒有想起這回事,都沒有碰抽屜。夫妻嘛家里有這種東西很正常嘛,也沒有什么好害羞的,而且一般人也不會隨便亂翻抽屜的啊。”

  除非是故意的,或者是需要找東西。

  而且一般也只有非常親近的人才會碰抽屜這種物件。

  可是偏偏這東西少了,她覺得故意拿走的可能性非常大。

  “……”,白嬙眼珠子轉了轉,恍然大悟的跟傅意對視了一眼,有點不敢相信的猜測,“這……難道是我媽干的?”

  傅意輕挑眉梢:“確實有這個可能。”

  白嬙陷入了沉默。

  她在認真思考這個猜測的可能性,然后發現真的非常有可能。畢竟他們被催生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都快催瘋魔了,然后今天一起逛街的時候,她媽也是偶爾會順口一提這事。

  也許就是蓄意的,正好他們的東西又放的比較隨意,就把東西拿走了,或者可能藏到別處去了。

  反正那東西是不可能自己長腿跑的,她也確定沒有用完,自己跟傅意也都確定沒有轉移過位置。

  那很明顯,就是被其他人動過了。

  今天只有她媽來過,而且非常有作案動機。

  這么一想幾乎確定了,是她媽偷偷把這小東西拿走了,或者藏起來了,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這種情況,箭在弦上了,然后東西沒了?

  一般人都不太可能直接停下來吧,何況他們是夫妻,合法的。

  她媽這個行為又明顯又粗暴直接,就是逼他們生娃啊。

  白嬙眨巴眨巴眼睛,有點無辜的轉頭看向傅意,神情略為難。

  眼神里透著“要不要繼續?”。

  傅意唇角微微上揚,眉梢輕挑了一下,沒有說話,但是看她的那眼神已經把他的想法暗示的很明顯了。

  二話不說,直接長臂一撈,將她抱到了懷里。

  房間里的溫度又開始上升,熱的人有點出汗。

  兩人抱在一起又重新躺了下去,準確的說是白嬙被人按著躺了下去。

  她心跳砰砰的,其實也沒有什么變化,但就是感覺哪里不一樣。

  心情還挺激動的,莫名的有點興奮,也不知道興奮什么。

  她還是喜歡這種親密的距離,這樣才是真正的毫無距離的親密,能清晰的感覺到彼此的身體。

  親密接觸。

  無比的滿足。

  長夜漫漫,窗簾關著看不到外面的夜色,使得臥室內更加安靜。

  越安靜,曖昧的氣氛就越濃厚,空氣里只有兩個人的呼吸聲,染上彼此的體溫。

  最后的時候,白嬙抱著他,嬌嬌柔柔的笑了一聲。

  傅意低頭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嗓音微沉,帶著笑意問她:“笑什么。”

  “感覺有點不同呢。”,白嬙仰頭,黑暗中她的眼睛亮晶晶的閃著笑意,看著他笑。

  雖然因為黑看不清她的眼睛和表情,但是黑暗中卻能隱約看到她眼底閃亮的星星,她說話時候柔媚的尾音,聽著就叫人心酥。

  她笑得的時候,懶懶的充滿嫵媚感,不難想象她此時饜足的樣子。

  傅意更加一陣心潮涌動,笑著將她抱緊,手掌按在她的脊背上。

  她的體溫也挺高,有點熱,他笑著又問她:“有什么不同。”

  “就有點不同,說不上來嘛。”,白嬙笑嘻嘻的,雙臂伸過去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耳邊嬌笑,“太親密了啦,有點不習慣。”

  就感覺很親密很親密,心里的那種甜蜜的幸福的感覺,要涌出來了。

  應該是她的心理反應,畢竟身體上其實感覺并沒有多大差別,但就是甜蜜蔓延的很厲害。

  很想黏著他纏著他,想一直這樣親密著。

  傅意火熱的手掌輕拍了下她的脊背,笑著回應:“心理原因。”

  白嬙哼了一聲。

  她哪里不知道,但她就是感覺更開心一些,更舒服一些。

  第一次嘗試嘛,就算身體上沒什么不同,但是心理上肯定會有所變化的。

  她哼了一聲之后,傅意笑了,摟著她的背將她按到自己懷里。

  帶著誘哄的語氣,安撫她:“我也有這種感覺。”

  白嬙嬌嗔的翻個白眼:“哦。”

  黑暗中,傅意輕笑,靠近過去親了下她的眼睛。

  捧著她的臉,蹭了蹭又親了親:“我很喜歡。”

  “哦,我……一般般吧。”,白嬙傲嬌的一揚下巴,輕飄飄瞥他一眼,隨即推開他的手,懶洋洋的打個哈欠,“困了,我要睡覺了。”

  說完就躺下,側身背對著他,真的不再說話了。

  傅意躺過去,手臂搭在她腰部,側著身攬著她。

  兩個人依然粘的很緊。

  白嬙有點嫌棄的想掰開他的手,閉著眼睛抱怨:“熱死了,別抱了。”

  傅意沒吭聲,自然也沒有理會她的抗議,依然抱著她。

  甚至聽她這么抱怨,他還抱得更緊了。

  雖然現在兩個人剛完事,身上都還有點汗津津的,但是他一點都不在意,甚至喜歡這種毫無顧忌的親密感。

  這樣抱著是沒事,但是現在她并沒有穿睡衣,只穿了小衣服。

  兩個人都是衣物有限,她擔心他這太粘人,粘的太近,會摩擦出火花啥的。

  她可不想繼續了。

  又累又困。

  白嬙有點無奈,幾次拿下他的手,但是他又很快放上來。

  跟個孩子似的黏著她,好像不抱著就睡不著似的。

  這人經常晚上睡覺都要這樣抱著她睡,搞得她連翻個身都沒有辦法。

  她默默地對著黑暗翻了個白眼,被他抱得沒法,她輕哼一聲,一邊拉開他的手,一邊翻個身。

  翻身的時候傅意倒是配合,但是完事了他還是手搭在她身上,側著身那樣抱著她。

  也就只有睡著之后,兩個人睡著睡著就分開了,那時候她還能松口氣。

  自由一點。

  也就自由一點點時間,也不知道他睡著的時候是怎么知道的,迷迷糊糊的都能摸到她這邊來,然后又把她撈過去抱著。

  這才安心的繼續睡。

  那時候她也是迷迷糊糊的,就那么繼續睡了。

  半夢半醒的,她還想推開這纏在她身上的胳膊,無意識的時候都抱怨,“你往那邊去一點,擠死了。”

  傅意沒有吭聲,聽話的往旁邊讓了一下,白嬙舒服的嘆口氣,終于覺得渾身舒暢了。

  然而并不能舒暢多長時間。

  從原來的擠在角落,變成了擠在床中間……

  黏黏糊糊終于睡到了第二天早上,白嬙一睜眼就想起昨晚的事情,都忍不住想給她媽大哥電話。

  問問這事到底是不是她干的。

  就算被設計了也不能不明不白啊。

  不過想起昨晚,她心上又一點一點的涌上絲絲甜蜜,低頭一看,男人結實的手臂還橫跨在她腰上。

  她視線上移,忽然就發現傅意醒了,眼里甚至都沒有多少睡意,只是笑意有點濃。

  兩人視線相觸,他這眼神瞬間就讓她想起昨晚的種種。

  很奇怪,明明跟平時都是一樣的,多了那東西也多不了多少距離的,但就是心理上不一樣了。

  更親密了。

  也許是第一次就是意義不一樣。

  這么一對視,她忽然莫名其妙不好意思,也許是他的眼神太赤|裸。

  她嬌嗔的瞪他一眼,順便小拳拳捶了他一下。

  傅意還挺樂在其中的,被她捶了一下之后,他笑著握住她的手。

  然后傾身上前,把她抱住。

  兩人親親蜜蜜的抱在一起抱了一會,抱著抱著就不知不覺越來越緊,越來越有曖昧味道。

  現在中途也不用停下來拿東西了,感覺更順利了。

  完事之后傅意抱著她,手還在她小腹上摸了摸,滿臉笑的看著她。

  眼角眉梢都是笑,“以后要小心點了,萬一里面已經有我們的寶寶了,別傷著孩子。”

  “……”,白嬙無奈的瞥了他一眼,嫌棄的回了一句,“哪有這么快,現在是我的安全期,孩子你以為那么容易懷的。”

  傅意笑意更深了,手在她肚子上揉了兩下,然后抬起頭把她抱過去。

  讓她的臉貼在他胸口上,他的手溫柔的滿是寵溺的輕撫她的側臉。

  笑著說了句曖昧的話:“那我就再多努力一下。”

  白嬙給了他一個嫌棄的眼神,話都懶得說了。

  別,已經夠努力了。

  再努力她可就要救命了。

  她很相信他的能力,就憑他這努力程度,只要沒有措施,估計離懷孕也不遠了。

  她現在還不著急呢,不需要一發就中。

  現在是安全期,應該不會一次就中的。

  說到這個,她倒是非常想問一下,到底是不是她媽干的好事。

  說起來還真是巧,白嬙只是這么想了一下,還沒有真的做出行動。

  忽然就聽到手機叮咚了一聲,是微信消息的聲音。

  她也沒想什么,就隨手拿過來,看看是誰發的消息。

  一看居然是她媽給她發了一條語音消息。

  白嬙就很有預感,多半是跟催生這方面有關,心里就基本已經確認,肯定那東西被拿走是她媽干的。

  即便沒有這條語音,她也確定。

  畢竟昨天除了她媽沒有人過來,更沒有人會碰他們的抽屜。

  更更不可能什么不拿,拿走這東西。

  她看著這條語音消息,下意識扭頭看了眼旁邊的傅意。

  他顯然也看到了,一手還親密的搭在她肩膀上,眼里滿是笑意。

  眼尾上揚一下:“估計是來盤問戰績的。”

  白嬙兇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把被設計的不爽都算到他頭上了,沒給他好臉色。

  然后她才點擊播放語音。

  “嬙兒,昨晚睡得怎么樣啊?”

  白嬙:“……”

  還能再明顯一點嗎?

  她有點無奈的皺皺眉,是自己親媽,啥也不能說。

  “還行吧。”,她猶豫了一下,沒有發語音,打字回復的。

  她又下意識瞥了傅意一眼,轉過身,背對著他。

  繼續給她媽回復消息。

  “媽,昨天那東西是不是你給拿走了,你弄哪去了?”

  過了幾秒鐘,消息就來了,回復非常迅速。

  “是我拿走了,你們都結婚那么長時間了,要這東西也沒有用。”

  “……”

  白嬙看著她媽這理直氣壯的消息,有點忍不住抿抿嘴,忽然被噎住。

  她都不知道該回復什么好了。

  這就干脆承認了,一點都不帶心虛的。

  她想了半天,只能無力的回復:“媽,你真是的……”

  “你上次不是也說有這個考慮了嗎,這不正好,給你拿了就不要再放回去了啊。”

  過了兩秒,她又補充一句,“對了,過幾天我給你準備一份清單,你好好養一下身體,吃點備孕的對身體好。”

  白嬙發了一個流汗的表情。

  她媽開心了,知道她這是妥協了,于是還大張旗鼓的開始給她張羅起了備孕知識,甚至還操心起了月子餐。怎么補身體,怎么帶小孩,怎么恢復身體,就差把小孩名字都給想好了。

  白嬙不得不無奈的提醒她,現在操心這些還為之過早,她現在并沒有懷孕。還說不定在什么時候,這誰能保證她就那么快,想懷的時候這崽兒就往她肚里來了。

  自從知道他們開始備孕了,公婆那邊就高興的合不攏嘴,婆婆更是隔三差五噓寒問暖。

  倒是沒有直接問她懷了沒有這樣的問題,大概是怕她有心理壓力吧,雖然這樣她也挺有壓力的……

  公公的反應沒有那么夸張,但是笑容明顯增多,在公共場合露面的時候都是容光煥發。

  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媒體和吃瓜群眾們都在猜是有什么喜事,不約而同想到可能是要抱孫子了。

  于是關于白嬙懷孕的消息更是鋪天蓋地了。

  對此白嬙并沒有什么反應,畢竟應付這種情況她已經是老手了,甚至全世界都以為她懷孕的時候,她情緒毫無波動。

  完全習慣了。

  她依然該干什么干什么。

  跟鬧別扭的時候也一樣不少,關鍵傅意還一點都不知道。

  她一個人生著悶氣走在前面,傅意正好遇到某認識的人,跟他說了兩句話,她回頭看了一眼,等了幾秒。

  然后不耐煩的自己繼續走了。

  只是走的速度稍微慢點。

  “白嬙?”,忽然前面有人喊了她的名字,帶著驚喜的試探著看著她,“是你嗎?”

  白嬙一愣,驚訝的抬頭看過去。

  喊她的好像是前面那個年輕男人,戴著銀色的邊框眼鏡,白色襯衫,看著干干凈凈斯斯文文。

  有點像某某雜志封面,那種干凈清秀的溫和男人,一看就性格很好的那種。長得也挺好看的,念書的時候可能是比較受歡迎的校草那一類人物。

  但是她真的不認識。

  白嬙眨眨眼睛,疑惑地看著他:“我?我們認識嗎?”

  “我……你不記得我了嗎?……”,男人有點失望,著急的想介紹自己,但是隨即他看到快速走到白嬙身邊的那個男人。

  對方充滿敵意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摟住白嬙的腰。

  他一下子就泄了氣,解釋的話也斷在了肚子里。

  忽然想起來,她已經結過婚了,連孩子都有了。

  她壓根不記得他了,其實他就是當年那么多暗戀者的中的一個而已,只是他自以為有點特殊,還以為她至少有點印象。

  白嬙自然不會記得,這人就是當年她死對頭有好感但是他卻喜歡自己的男生,其中一個而已。

  當年還有點印象能認出來,但是這些年了,早忘干凈了。

  傅意從后面跟上來,攬住她的腰,淡笑著問她:“認識?”

  手卻握的緊,雖然在笑但是眼底里卻是濃厚的敵意。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來我懷里放肆,來我懷里放肆最新章節,來我懷里放肆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