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我懷里放肆 80、番外:蘇瑾年

小說:來我懷里放肆 作者:白青竹 更新時間:2021-04-28 01:38:25
  蘇瑾年已經不記得是第幾年了,他再次在街頭看到那個熟悉的背影時,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那一瞬間似乎空氣都凍結,只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時間也凝固。

  他腦袋空白,身體反應比大腦還要快一步,已經追了上去。

  跑過去的時候都甚至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在接近那個熟悉的人影時,他幾乎啞著嗓子,用盡力氣大喊了一聲“小薔薇!”

  他感覺用盡了力氣,但其實聲音卻并不是很大,只是驚得周圍幾個人回頭。

  那個背影停頓了幾秒,也回過頭來。

  是他想了很多遍的那張臉,幾年不見,她的臉不再是以前那樣青澀,已經完全長開。

  看起來溫柔甜美,只是看到他的時候,她臉上那種淡淡的恬靜笑容收斂了一下,隨即眼神冷淡下來。

  她不知道的是他的心也隨之冷了下來,更準確的說是凍結。

  小薔薇是他當年喜歡叫的名字,他覺得她像野薔薇,不像什么玫瑰牡丹看起來高貴,也沒有那么招人眼球,但是小巧甜美還帶點野性。

  只是后來,在聽到他說了句她只是普通朋友,他只可能會和玫瑰牡丹結婚,而不可能娶一朵野薔薇之后,這株充滿野性的小薔薇真的從他的生命中消失了。

  她倔強的一消失就是好幾年,讓他嘗盡了后悔的懲罰,但依然找不到她的下落。

  就在他即將放棄,不再抱有希望的時候,她卻在這人潮擁擠的街頭,猝不及防的再次出現。

  他深呼吸了一下,假裝鎮定的笑,克服掉那種陌生感。

  “小薔薇,好久不見,現在過的還好嗎?”

  她挎著一個繡著薔薇的小包,云淡風輕站在他面前,眼里波瀾不驚。

  在他內心波濤洶涌的時候,她淡然一笑,仿若陌生人。

  “還好。”

  她不再說話,轉身就要走了,蘇瑾年心頭一急,連忙上前一步。

  “那個,有時間嗎能不能一起喝杯咖啡?畢竟也很多年沒見了。”

  她愣了一下,像是在審視著他的想法,片刻之后她冷淡的搖搖頭。

  “不了,我們本來也沒有那么熟,這都幾年沒見了,也沒什么可敘舊的。”

  蘇瑾年被她拒絕的心頭一涼,慌亂感涌上來。

  她以前可不是這樣的,以前在他面前她乖巧可愛還帶點小脾氣,有時候會生氣,會跟他爭鋒相對,但是絕不會是這樣冷淡,眼里毫無波瀾沒有任何情緒。

  他希望看到,她哪怕是眼里有那么一點點恨意,跟當年消失時候一樣。

  但是都沒有了。

  蘇瑾年沒有說話,一肚子的話什么都說不出來,只感覺嗓子像是堵著東西。

  如鯁在喉的感覺。

  這時候她的手機響了。

  他看到她接電話的時候,冷淡的表情瞬間融化,唇角輕輕的勾起,眉眼都變得溫柔。

  像當年對待他時候的樣子,甜美又溫柔。

  一股慌亂感將他淹沒,他心里早已有了不愿意相信的猜測。

  她沒有再看他,站在原地接電話。

  就連聲音都溫柔了很多,輕聲細語,說話的時候唇角帶笑。

  眼里也有笑意,看起來不像是裝出來的,更不像是故意裝出來給他看的。

  她是真心實意的在笑,真心的流露出甜蜜幸福的神情,她眼里的溫柔也是真的。

  只是這些美好的東西,卻毫不留情的刺痛了他,讓他感覺呼吸都疼。

  那么一瞬間,過往的種種畫面像電影鏡頭一樣,在他眼前回放。

  她現在對別人的那些溫柔,當時都是給他的,全部都是他的。

  他都不知道她說了些什么,什么都聽不進去。

  她大概講了一兩分鐘的電話。

  將手機放回包里,這才有時間抬頭看他一眼,然后確實冷冷淡淡的一句“不好意思,我男朋友在等我,我得先走了。”

  她淡淡的在笑,那笑充斥著的都是冷漠和疏離。

  男朋友……

  蘇瑾年那一瞬間甚至感覺自己說不出話了,手腳冷的厲害,明明已經做好這個心理準備,但親耳聽到她說,還是讓他覺得接受不了。

  心里先是沉重的讓他承受不住,然后又堵得發慌發疼,最后就是空,死一般的空。

  他也不知道為什么幾年了他都沒有忘記她。

  可能這是報應吧。

  報應他當初沒有好好珍惜一個少女最純真熾熱的愛,才讓他孤獨的一個人惦記了這么多年。

  他喉結滾動了一下,嗓音略干澀開口:“你真有男朋友了?不是騙我的吧?”

  假裝無所謂,假裝跟當年一樣痞氣,假裝輕松調侃開玩笑,但是笑得真的很僵硬。

  甚至連氣息都微抖。

  不敢相信,但是又必須要維持最后的體面,即便物是人非了,他也不想在她面前失態。

  這次她笑了:“這有什么好騙你的,是真的。”

  “那我就先走了啊。”,她淡笑著轉身走了,跟他擦肩而過。

  那幾天蘇瑾年都是渾渾噩噩的,有時候會一個人喝酒喝到大半夜。其實過去他總說放下了,不抱再續前緣的希望了,但總歸還是有那么點幻想了,但現在這個幻想被徹底粉碎。

  忽然之間就好像失去了支撐,輕而易舉就倒塌了。

  兩天之后,朋友約了他去吃飯。

  他坐在副駕駛,心不在焉的看著窗外,偏偏一眼就看到她。

  他也不知道為什么現在這么容易偶遇她,過去的幾年卻從來沒見過,如果早一點,是不是還來得及……

  也許她是放下他之后,才回來這里的吧……

  他想移開視線但總是不聽使喚,視線一直隨著她的腳步移動,直到看到一個男人從旁邊過來。

  親密的自然的摟住了她的腰,低頭跟她說話。

  而她笑容恬靜美好。

  兩個人看起來格外的般配,格外的幸福。

  他不知不覺都笑了。

  朋友終于發現他的異常,連忙分散他的注意力,開車離開。

  當天,他在飯局上爛醉如泥,當著朋友面流了眼淚。

  也算是,還清了當年欠的感情債吧,到此就兩不相欠了。

  幾個月后,蘇瑾年跟家里挑選的大小姐聯姻了,對方知道他還沒有放下別人,但是表示完全不在意。

  兩家聯手會讓事業更上一層樓,她只要有錢就行。

  心里有誰無所謂,只要讓她隨便買買買花花花就行。

  蘇瑾年只是笑。

  婚禮結束后,朋友拍拍他的肩膀,想安慰兩句但是卻不知從何開口。

  反倒是蘇瑾年,非常想得開的笑笑,“你們別庸人自擾了,搞得好像爺馬上就掛了似的,不就是結了個婚嗎。”

  “過去總歸是過去了,人總要往前看的,我看那大小姐長得也很漂亮,我又不虧。”

  “你真這么想?”

  “當然。說她驕縱拜金那都是傳言,還是要慢慢相處才能了解,不一定就合不來嘛。婚后培養出感情的例子那么多,有信心一點啦~”,蘇瑾年垂眸笑,“畢竟已經負過一個了,這個還是要好好對待的。”

  他當真如那年所說,娶了朵高貴帶刺的紅玫瑰。

  <全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到這全文就結束了哈。

  掛一下我的接檔文

  現言:只許她撒嬌

  文案:1.豪門圈的神話人物徐景寒,僅僅兩年時間讓徐家站穩了頂流腳跟,并且天生一副好相貌,眼尾淺色紅痣,即便是疏離一笑也十足蠱惑

  卻因清冷寡欲,高不可攀,被名媛們稱為“最難摘的高嶺之花”

  當賀家那嬌滴滴的花瓶,身著旗袍,開始出沒在他身邊的時候,城里名媛們都在猜測,她什么時候會灰頭土臉的從此消失

  直到半月后,有人親眼目睹

  花瓶賀嵐一襲嫵媚旗袍,搖曳生姿的將徐景寒堵在豪車上

  他面無表情,“讓開。”

  賀嵐眉眼如花,囂張的揚起下巴,“不讓。”

  “你想怎么樣?”,徐景寒眼神壓抑。

  賀嵐曖昧湊過去,笑得風情萬種,“我不想怎么樣,只是想問一下徐先生,我今天的口紅好吃嗎?”

  ……

  半個小時之后,徐景寒從車里出來,干凈的衣領上,突兀的口紅印曖昧又惹人遐想

  2.賀嵐在白蓮花堂妹的手機屏保看到徐景寒的照片之后,她就發誓要追到這個男人

  后來她卻心虛的留下道歉信息,收拾包袱想跑

  那天,徐景寒臉色陰沉了一下午,不多久傳出賀嵐家失勢,跟徐家聯姻的人也即將換成她堂妹

  徐景寒的好友們還想恭喜他,終于擺脫了賀嵐

  卻不想,親眼目睹徐景寒抱著賀嵐,不停地親著她的脖子和臉

  把人家嘴上的口紅吃了個干凈

  低聲下氣的求和,“那你再騙我一次。”

  好友們:……

  #女主一開始接近男主是為了報復堂妹

  #女主是男主白月光

  古言:本炮灰只想保命

  文案:林漾穿書了,她穿到了一個有錢人家,并且男主將來會步步高升生活滋潤

  她開心的準備抱緊男主大腿,然而悲劇的是她穿成了個開局就因為打碎了男主珍貴玉佩而被弄死的炮灰……

  為了多活一天林漾只能每天為陰郁男主順毛,幸好她自帶金手指,聲音能治好男主的失眠癥

  于是林漾就開始了每天給男主講故事哄他睡覺的生活

  終于等到了女主快出場,林漾興奮自己終于可以功成身退保全這條小命了

  然而劇情走向好像有點不對勁

  她講著講著就被拖到了被窩里……

  林漾嚇的渾身發抖,“少……少爺不行啊!”

  “我覺得你可能有點冷,進來講。”,陰郁男主笑著用被子將人卷了進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來我懷里放肆,來我懷里放肆最新章節,來我懷里放肆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