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癮 番外篇/完結

小說:上癮 作者:綰酒 更新時間:2021-05-14 15:16:51
  番外篇/完結

  番外篇/曝光

  —

  雷鏡公司官博剛掛出電影正式選角的微博, 他自己前頭剛轉,后頭就直接點贊了夏引之工作室剛發的微博消息。

  不管誰來看, 基本就差他直接發條微博廣而告之, 女主角是她了。

  更別說,雷鏡微博注冊認證三年多,他關注數從始至終就只有夏引之工作室和郁蘭兩個。

  哦, 今天又多了兩個, 一個是公司官博,另一個是認證中國分公司的CEO, XT。

  雷鏡這個微博, 注冊初衷本想是為了找機會和鐘樂湛“一決高下”的, 哪想到他的阿引那么貼心心疼他, 根本用不著他出手, 就自己斬斷了自己桃花。

  所以這號后來雷鏡便沒上過了。

  可即便如此, 當初因為夏引之學金融的粉絲在超話里扒出來他“賺錢機器”的身份,他粉絲還是漲了大幾十萬,而且幾乎全是夏引之粉絲…事業粉。

  因為他們太想他們的猜測是真的了——郁蘭幫他們人美能力強的寶寶搭上了國際影視資源這條線!

  所以雷鏡安靜了三年這猝不及防的一頓操作, 直接讓網友炸了鍋。

  夏引之粉絲自然全是歡喜, 可其他各路數得上數不上的明星粉絲簡直在網上吵翻了天。

  如此好的影視資源, 這種幾乎已經明目張膽算內定好的事, 怎么可能讓大家服氣?

  憑什么就定了她夏引之了?

  憑什么就不能是他們自家正主了?

  ……

  品牌活動正式開始, 工作人員過來叫夏引之,小褚把她送到臺上, 繼續刷手機。

  這才發現短短幾分鐘, #《赤足風雪》女主角內定夏引之#已經被網友刷上熱搜。

  本來小褚先前還因為雷鏡暗戳戳給她之之姐“秀恩愛”的事高興著呢, 結果刷到一條熱貼,直接黑臉了。

  【大城市不讓放炮】:電影片方這算什么操作哦?

  發開放選角的消息, 自己老板卻點贊了xyz的微博?

  咋不就直接發條微博說女主角定了xyz唄~那些天天在微博上吹噓自家正主不爭不搶佛系神顏小仙女的看到這個我就問心虛不?

  要說xyz入圈沒金主包養罩著,你們自己信么?

  呵呵~

  金主?

  包養?

  開什么玩笑…

  就她之之姐這身份、身家,圈子里誰包得起啊?

  黑子不但沒心,還沒腦子。

  不過也不能怪他吧…誰讓她之之姐就是這么低調呢。

  只是讓小褚奇怪的是,以往這種黑熱搜工作室很快就會出手了,怎么今天這么老大會兒了還沒動靜?

  還在上面掛著呢?

  難道沒看見?

  不可能吧…

  為了以防萬一,小褚還是給工作室去了電話,卻沒想得到的答復是:蘭姐說了不撤熱搜,等熱搜到前排再說。

  小褚:……?

  不但小褚沒明白郁蘭想做什么,連熱搜里的吃瓜網友們都迷惑了,有的甚至開始下注熱搜過幾分鐘會撤。

  [半個小時過去了,熱搜還在!]

  [四十分鐘過去了,熱搜還在!]

  [七十八分鐘過去了,熱搜還在!]

  ……

  [熱搜在第三已經保持了一個小時五十分鐘了!還在!]

  ……

  [之前網上都在說xyz賺的錢都撤熱搜用了,所以這熱搜在上面掛了這么長時間工作室都沒動靜…是沒錢了嗎?

  哈哈哈…(開玩笑的,人家沒錢肯定也比我有錢T—T)]

  [不追星,就來吃吃瓜,這個xyz說實話我關注很久了誒,看過她出道電影《梨園東皇》和前兩年參演過的那部獻禮片,演技挺好的小姐姐~而且出道這么多年好像也沒咋炒作過吧?

  就好好拍戲拍電影的,我覺得片方就算是內定了人家,也沒啥吧?

  反正粉絲支持正主,其他觀眾想看就去不想看就不去咯~]

  [樓上自信點,人家是壓根兒就沒炒作過,不是沒咋炒作過…當初《深情渡》片場采訪的事忘啦?

  鐘影帝這么個大咖人家都不稀罕呢~~]

  [樓上搞明白點啊,人xyz雖然出道晚,但可是貨真價實的國內大滿貫影后,咖位也不小的行嗎?

  犯得著跟某人炒緋聞?

  ]

  [樓上我點你主頁了,zlz黑粉吧!]

  [我歪個樓~看官博介紹,這部電影好像是講的無國界醫生吧?

  我上網搜了一下,確實是個很偉大的組織,如果真要拍應該也挺辛苦的…不過無國界醫生官網上寫著,能應聘上的都是英語特別好,甚至還要會法語的…所以我比較好奇如果真的是xyz來演女主角,她會后期配音嗎?

  (狗頭),畢竟當初不是說她出道電影里面連唱戲部分都是她真聲么?

  (狗頭)]

  [我覺得這熱搜估計是xyz對家請水軍刷上來的吧,就挺莫名其妙的,難道沒人發現人官博發的消息說了開放選角的角色里壓根兒就沒提過女主角嗎?

  敢這么明目張膽的內定,人片方也不是傻子,放眼內娛整個圈子,還有比xyz更合適的嗎?

  年齡演技長相…也活該人小姑娘得這個大便宜啊~]

  [啊哦,坐標hg,想說的是去年在這里就聽說《赤足風雪》選角的事了,同樣也沒有女主角的事~]

  [我靠…翻了翻熱搜前排,我忽然有個大膽的猜測…如果xyz真的有金主,不會就是這個德國公司的老板吧?

  我靠我靠我靠…想想xyz進圈這么多年真的這么‘潔身自愛’卻還資源不斷一個接一個…雖然演技是挺好的,但圈子里演技好的又不止她一個!可像她這么順風順水的…除她以外沒別人了吧?

  ]

  [樓上金主論貌似有點兒道理…]

  [謝謝大家關注,我們之之向來是以作品說話的哈,新電影下月上映,希望大家支持哦~]

  [謝謝大家關注,我們之之向來是以作品說話的哈,新電影下月上映,希望大家支持哦~]

  [謝謝大家關注,我們之之向來是以作品說話的哈,新電影下月上映,希望大家支持哦~]

  ……

  [Xyz粉絲能不能別刷屏了?

  翻好幾個頁面全是一樣的消息,影響我吃瓜了!]

  [所以xyz工作室到底什么時候撤熱搜啊?

  我困了想睡覺了2333……]

  ……

  撤熱搜?

  不可能的。

  隔天早晨,熱搜不但已經到了第一個,后頭甚至還頂著一個紫色的“爆”。

  各路吃瓜群眾再點開,排在最上面的熱貼變成了昨天歪樓的那個。

  而底下熱評第一…是最新修改過的夏引之百度百科截圖,其中用醒目紅色框框圈起來的赫然是——

  擅長語言:英語、法語、德語、荷蘭語、粵語等。

  頁面下滑,歪樓熱貼下竟然是夏引之在讀大學時代表學校參加比賽時的視頻。

  去荷蘭比賽時的德語荷蘭語,去法國比賽時的法語,去加拿大的英語和法語,去香港的粵語和英語,美國的美式口語,英國的英式口語,甚至在視頻里還有個很簡短的意大利語自我介紹……

  各路網友:……

  年紀合適,演技在線,語言還不成問題…

  他們要是片方,也直接內定好吧?

  所以機會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古人誠不欺我。

  就算其他正主有金主罩著撐腰,可自身條件不行,這機會你抓得住么?

  誰家正主誰抱走吧,夏引之這是低調的真·學霸,比不過比不過…

  ——所以這就是昨天郁蘭攔著不讓撤熱搜的原因。

  自家藝人是“內定”沒錯,但那也是因為她本身天花板,別人夠不著。

  *

  《赤足風雪》男主演雖然在幾個亞洲國家都做過試鏡,可幾個導演綜合考慮過各方條件,最后還是一致定下了…鐘樂湛。

  雷鏡在聽到這個消息的當下,倒是沒有什么大反應,只是那天晚上做兩人運動時格外的磨人,光是前戲就磨得一無所知夏引之哭著求饒了好幾次。

  事后她被他抱著到浴室連動動手指頭的力氣都沒有了。

  就這樣,回到床上,他還不依不饒的哄著她叫了好幾聲老公才摟著她親親額頭,抱著睡過去。

  ……

  隔天醒了到工作室,夏引之從郁蘭那知道了這消息才明白過來昨晚是怎么一回事。

  ——雷鏡因此睡了一個星期客廳沙發,而夏引之在那一個星期里連親親都沒給他。

  ……

  電影正式開拍是在所有演員定好的半年后,拍攝地輾轉中國,柬埔寨,南蘇丹,孟加拉國,中非,埃塞俄比亞,等十幾個國家,歷時一年零三個月。

  電影拍攝結束,夏引之整整瘦了一圈還多。

  本來就不胖的人,如此被雷鏡抱在懷里,簡直沒把他心疼死。

  可當他聽到窩在自己懷里的人兒小聲告訴他,她真的好愛自己的爸爸媽媽時。

  雷鏡就覺得,自己當初做的這個決定,再正確不過。

  沒有哪個小孩會真的那么懂事,可以毫無芥蒂的接受自己的父母真的把“別人”看得比“自己”重要,即便是在自己成年過后。

  她雖然從始至終表現的都很理解寬容,但他是她的阿鏡哥哥。

  是知道她所有紙老虎時刻的阿鏡哥哥。

  沒有人比他更了解她。

  所以,能說服…或是安慰她的最好方式,就是讓她可以感同身受。

  就像劇本里寫的那兩句:

  —當我赤足走過風雪,你是畫外人,正觀賞那茫茫的景致。

  —前線人員不愿撤退的原因很簡單,但必須到達前線才能明白。

  她從一個畫外人,走到畫中,成為一名像甜甜媽媽一樣的“前線人員”。

  就算是以另外一種方式,但她“走”過了歐陽爸爸和甜甜媽媽走過的路,就一定會從中得到她久尋未果的答案,而這個答案,會讓她真正釋懷這一切。

  ……

  和鐘樂湛他們只是完成一部好的作品不同,夏引之是把現實里的自己全然投入到故事里去的。

  這一年三個月,耗費了她太多的心神,所以在工作室貼出她要休息至少一年的時間時,影迷粉絲們第一次沒有一片哀嚎,而是滿滿暖心的讓她好好休息,好好照顧好自己。

  畢竟那天她回國他們自發去機場接機,那是第一次她知道他們來,還是走了機場VIP通道離開。

  后來才從后援會那里了解到,是怕她狀態不好讓他們擔心才讓他們跑了空的。

  可他們這寶貝卻忘了,明明工作室說了不讓他們接機,他們自發非要去的。

  根本怪不了她呀。

  ……

  夏引之休息的那一年,大部分時間都在安城安安穩穩的當個米蟲,偶爾有什么公益活動,郁蘭才能把她從臨港公館拽出去,除此之外,唯一值得一提的,大概就是她順利陪著好友進入了一個人生新階段。

  因為昭昭在讀博士的最后這一年,和談了兩年戀愛的唐崢結婚了。

  他們是直接在部隊里辦的婚禮,夏引之和雷鏡以家屬身份參加,她也不怕被媒體拍照。

  好友能夠得償所愿得到幸福,沒有人比她更開心了。

  晚上回到鏡市家里,她眼睛里的笑都沒有消散。

  雷鏡好笑,“他們結婚就這么開心?”

  “當然啊,”夏引之回他,又有點想不明白,“你說到最后他們還是走到了一起,那以前唐崢為什么就沒有喜歡昭昭呢?”

  為什么?

  雷鏡想起好友曾在酒后給他說的那些話。

  —以前心里沒她的時候,眼睛看不見她,后來看見了,她一點一點進來,直到這顆心里滿滿當當都是她,再容不下別人。

  —她笑起來多好看啊,你沒覺得?

  —而且每次聽她在耳邊說這說那,然后后知后覺再反應過來是不是自己話太多了的時候,那個小表情,真的特別可愛。

  —我就想,看一輩子,好像也不會膩。

  —阿鏡,我有點理解你了。

  “理解你?”

  夏引之聽完雷鏡的復述,看著他眨眨眼睛,“他理解你什么呀?”

  雷鏡看她挑眉“你說呢?”

  夏引之好像知道,但又不確定,還是想聽他親自說,遂搖搖頭“一臉茫然”道:“我不知道啊…”

  雷鏡又怎么可能看不出來她的小心思,他指尖在自己唇上點了點,看她笑,“十分鐘,哥哥就告訴你。”

  夏引之聞言倒是一點都不矯情,摟脖子踮腳湊上去,在他下巴上親了口,才壓著他后頸咬上他的唇,眼睛亮晶晶的看著他囫圇道,“十分鐘就夠了嗎?

  可我還想要再親親久一點怎么辦?”

  雷鏡:“……”

  真是個磨人的小妖精。

  他一邊回吻著她,一邊抱起她往浴室里走。

  理解他什么?

  還能是什么。

  自然是理解他為什么會如此愛她。

  甘愿為她掏心掏肺,為她生,為她死。

  那時候唐崢也問過他類似的話。

  為什么會那么喜歡?

  他后來假設想過這個問題。

  然后覺得,喜歡她的理由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她聰明,好看,愛撒嬌,也愛耍脾氣,心軟,善良,遇強則強……

  喜歡她的理由真的很多,而且每個都很普通,可為什么還是會這么喜歡她呢?

  他真的想不出來哪怕一個不喜歡她的理由。

  所以,喜歡她這件事,更像是一種本能。

  大概只是因為,她是夏引之。

  *

  《赤足風雪》首映在德國柏林,還沒正式公映就被送審參加來年二月的柏林國際電影節,并于二月作為最佳紀錄片,獲得長期以關注政治和社會現實而聞名的柏林國際電影節最高獎項金熊獎。

  因此三月過后電影還未在國內正式上映,預售已經刷內娛影片歷史新高。

  關于影片內容的熱搜和話題榜上前前后后好幾條,連著掛了好些天。

  而隨著每次對影片的討論,連帶著好奇夏引之身家背景的討論度也像以往一樣接踵而來——

  [夏引之一出道肯定就被行業某頂級大佬給包養了,圈子里的人都知道這點,可為了自身利益,沒人敢爆。

  嘔!惡心——]

  [夏引之從出道開始所參與的電影,都是以拿獎為主的文藝、紀錄片為主的吧?

  連電視劇都要么官方指定,要么年代正劇,年紀輕輕就能有如此資源,要是說背后沒金主捧,傻子也不會信。

  )]

  [回1樓2樓,看你倆主頁,xxx的粉絲吧?

  草包美人的審美也不指望能看出來說出來點什么了…不管人夏引之有沒有金主捧,人實力擺在那,夏引之的存在就是為了告誡演藝圈里那些整天想著投機取巧,只想以皮囊一時風光用流量撈錢的眾小花和小鮮肉——實力!才是你混在這圈子里經久不衰的硬道理!個別小花和小鮮肉好好學學吧。

  :)]

  [同意樓上,每次看那些流量小花小草買的尬熱搜,都光想讓我當場摳出一套三室兩廳,有那個時間能不能就好好提升提升自身業務?

  天天特么占公共資源讓我看這些沒營養的…]

  ……

  [佛系路人路過…看過夏引之這個小姐姐的一部電視劇和兩部電影,膜拜演技!跟老戲骨搭戲絲毫不見弱,雖然我對這個小姐姐不太熟,但看到平時低調不作妖,演技也還不錯的小姐姐,私下參加公益活動和捐款都這么多(順便說一句,前面多層樓吵架,為毛大家都看不到這個統計表的最后幾條?

  ),如果小姐姐背后有金主捧,我倒覺得還挺好的…]

  [純路人…看照片挺吃這小姐姐顏,好好看~]

  ……

  因為討論度創新高,#夏引之 金主#硬是被網友們生生刷到了熱搜和話題榜第一。

  然登頂沒有十分鐘,熱搜和話題榜就被人給撤下來了。

  可沒多會兒,又上了熱搜和話題榜首頁,只是還沒機會登頂就又沒了。

  ……

  午夜十二點半,鏡市國際機場。

  夏引之包裹嚴實站在出站口,踮腳往里可勁兒張望著,那架勢足像她只要脖子伸得夠長,自己迫不及待想要看到的人就能夠瞬間從里面出來一樣……

  兜里的手機響了又響,她才不堪其擾,一臉郁悶的從兜里拿出來手機看了眼放到耳朵邊,喚了聲,“蘭姐。”

  就算接著手機,眼睛仍舊不離出站口分秒。

  話筒那頭的郁蘭聽見聲音,先是噼里啪啦說她一通這么晚接電話,才開口問道:“還沒接到人?”

  “嗯。”

  夏引之隔著口罩淡淡應一聲。

  她指尖壓在鼻側揉了揉,心里腹誹,接到了就更不會接你電話了。

  “帽子口罩都戴了嗎?”

  郁蘭在那邊問。

  夏引之再“嗯”了聲。

  “……”讓你多說兩個字是真的不可能,郁蘭嘆氣,“我說讓人替你去接吧,你非不樂意要親自去,你最近電影馬上上映,熱度正高,萬一在機場再被人認出來拍了照…你知道我每次處理這些有多麻煩嗎?”

  “我上次見我爸爸已經是一年多以前了。”

  夏引之回她,語氣依舊平平淡淡,“而且我爸爸不喜歡跟陌生人打交道。”

  以前跟夏引之的父親宋歐陽打過兩次照面的郁蘭聞言閉了嘴,除了夏引之在場的時候,夏爸爸神情還算“和藹可親”點,此外真的就…有點可怖了。

  郁蘭有時候無聊會好奇他們一家三口相處起來會是什么樣子…夏引之這丫頭除了在雷鏡面前會話多點、鬧騰點,平時也是能少說一個字決不多說半個字的人。

  郁蘭在心里默默翻個白眼,不再說這個,對她道,“那你自己一個人小心點,有什么情況就打電話給我,我可不想雷鏡過兩天回來再給我說些有的沒的。”

  “知道了,”夏引之應聲,看見自己等著的人從出口走出來,她眼睛一亮,連帶著給郁蘭說話的聲音都有了生氣,“不說了,我看到我爸爸了。”

  說完,她沒等對方回話,把手機塞到兜里,手扶著欄桿,踮腳對著就算混在人群里也因為身高優勢異常明顯的宋歐陽揮手示意,她怕引人注意,沒敢出聲。

  父女倆隔著來來往往的人群視線對上,宋歐陽先是一愣,看著夏引之露在外的一雙眼笑瞇瞇的伸手指指自己頭頂上的黑色棒球帽,又指了指他頭上的那頂同款黑色棒球帽,和她相視一笑,在她再對他招手示意他快出來時,推著手里的行李箱邁著大步繞過護欄,走到了夏引之跟前。

  人還沒站定,就被小姑娘摟著脖子一把抱住了。

  “爸爸,我好想你。”

  宋歐陽臉上再有了笑,他一只手臂用力抱了下夏引之,側頭在小姑娘的棒球帽上親了親,“爸爸和媽媽也很想你。”

  “我媽媽呢?

  先前打電話不是說一起回來的嗎?”

  夏引之問。

  “到機場你媽媽接到電話有事回香港辦事處一趟,所以改簽了航班,爸爸本來要跟著媽媽一起去,但你媽媽怕你兩個人都等不到失望,就讓我先回來了。”

  夏引之仰頭看他笑的古靈精怪,“聽起來爸爸似乎有點兒委屈。”

  宋歐陽不置可否,也笑,“是有點兒。”

  夏引之:“……”

  宋歐陽松開她,隔著口罩掐掐她小臉,在她肩膀拍了兩下,“我沒想到你會來接我,我聽阿鏡說你那部新電影在國內馬上上映了,還以為你會很忙。”

  雖然自家閨女已經在娛樂圈里浮沉了十來年,但因為有雷家照應,宋歐陽對這其中的事情并未了解過多,在他的眼里心里,她始終就是那個在外堅強獨立,在他們夫妻兩人跟前又會撒嬌使性子的貼心小棉襖。

  “阿鏡哥哥可比我忙多了,今天早晨他又飛德國去了,上周才從法國回來沒幾天。”

  夏引之嘀咕,說完無視宋歐陽的一臉調侃,挽著他手臂,一臉期待的問,“這次您和媽媽會休假多久?

  我下周的電影發布會您和媽媽有時間來參加嗎?”

  “有。”

  宋歐陽看她一眼,直接給了她答復,“我和媽媽都會去。”

  ……

  夏引之聞言,露在外的一雙大眼笑的都瞇了起來,“明天媽媽會忙完回來嗎?”

  宋歐陽點頭,“不出意外,明天下午就到了,到時候我來接。”

  她迫不及待接話,“我們一起。”

  宋歐陽失笑搖頭,“算了,下午機場人多,你要是被認出來,又有的阿鏡忙了。”

  夏引之不滿的嘟嘴,有些不以為然的回他,“我只是典型的戲紅人不紅,沒有太多人能認出來我的。”

  宋歐陽沒回話,牽著她的那只手抬起來,指了指機場四周好幾塊諾大的LED顯示屏里反復播放的她的新片預告,看她挑了挑眉,“看得出來。”

  夏引之:“……”

  *

  隔天。

  鏡市郊區某高檔別墅。

  夏引之可能想到下午就能看到母親夏天,人有點兒興奮,天還沒亮就醒了,再睡不著,起來洗漱好在因為倒時差還窩在樓下客房里睡著的宋歐陽門口轉了兩圈,還是沒忍心打攪他的好夢,轉到樓上的娛樂室里,堆起了樂高。

  夏引之組裝的太過認真,以至于放在兜里的手機一震動,手一抖,碰掉了剛組裝好的那一小塊機頭。

  “……”夏引之有些郁悶的抿了抿嘴巴,掏出來手機看,看到屏幕上的“蘭姐”兩個字,拿手機放到耳邊“喂”了一聲。

  “大小姐——”郁蘭在電話那頭聲嘶力竭喊道,“我昨天怎么給你說來著?

  是不是讓你小心一點別被拍到?

  結果呢?

  不止你被拍了連帶著宋叔叔都被拍到了!”

  夏引之聞言眉頭瞬間皺了起來,“我爸爸也被拍了?”

  郁蘭應一聲,“而且時間也是趕巧,昨天你和你‘金主’的熱搜和話題才被人刷上去,今天那照片一出來,得,直接‘坐實’了,現在全網都在猜這‘金主’到底是誰呢,可比以往激烈多了——”

  “那拍到我爸爸正臉了嗎?”

  夏引之沒等她話說完,急切的反問道。

  “正臉沒有,大部分都是背影,還有一張你倆一同進別墅的側身照,雖然臉看不清楚,但是很明顯能看出來你們兩個頭上戴的帽子是同一款,也是因為這個,所以網友們猜一口咬定你們是‘情侶帽’。”

  還說別墅就是夏引之‘金主’送她的小金屋。

  郁蘭也是郁悶,不過也就是昨天司機老馮家里有事讓別人給開了這么一次車,竟然就被拍了。

  ……

  夏引之點了聲音外放,自己到網上搜看,少頃,她邊看邊道,“昨天那個時間機場人本身并不多,而且我注意過周圍,確定沒有拍我的人。”

  她雖然平時不營業不大在鏡頭前露面,但好歹在這圈里待了這么多年,有沒有跟拍的警覺還是有的。

  “而且他們拍的照片雖然看著隔的距離很遠,但鏡頭很清晰,不像是手機拍的,應該是專業的相機,沒人會去機場還專門帶著專業相機的,除非這人跟我媽媽一樣,是個專業的攝影師,就算真是攝影師,也沒有多大機會就剛好認識我,甚至認出來我,更別說還特意在半夜把照片傳到網上。”

  她雖然出道早,但從出道就直接走的實力派演員這條路,所合作的基本也都是圈內以作品說話的實力導演,所以公司除了在有作品上映時,偶爾對她做一下必要的營銷,并不會像現下的偶像愛豆,需要過多的營銷來保持自己的曝光率。

  夏引之條理清晰,繼續說,“如果是狗仔,他們拍了照片首先第一時間肯定會先和我們聯系,既然沒有,那就只能說這些照片是有人故意散播到網上的。”

  而且時間還特意挑在讓他們防不勝防的凌晨。

  所以,不出意外,結論就只有一個——有人想在電影上映前搞她一波。

  “我兩周前剛從國外回來,這兩個星期待在家里都沒怎么出去,這一出去就被這樣‘別有用心’的拍到,可見這段時間,這個人專心蹲著我呢。”

  “……”郁蘭聽她頭頭是道的分析,搖頭嘆道,“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每次私下給你說話,再想著你在雷鏡面前的樣子,我總覺得你是不是有什么精神分裂癥?”

  她嚴重懷疑,一個人怎么就能兩極分化成這種程度?

  夏引之:“……”

  她用手里的樂高碎片蹭了蹭鼻尖,“阿鏡哥哥在的時候,也輪不到我‘秀智商’啊。”

  郁蘭聞言默默對著空氣翻了個白眼,“給你打電話是想給你說,你媽媽不是沒有跟你爸爸一起回來么?

  所以我先警告你,現在關鍵時候,接你媽媽這件事我會安排人去,讓叔叔到時候也別去了,說不準對方還在蹲。”

  郁蘭跟在她身邊多年,早明白她的私生活一向不愿示人在外,也知道她看家人、家庭有多重,無論如何這都是她的底線,她自然不會讓人碰。

  雖然夏引之有時候不是那么聽話,但那一般都在芝麻大的小事上,大事她還是分得清孰輕孰重的。

  這次接機,她見父母心切,又想著是深夜,沒想到會有意外。

  她理虧,也不想故意給人找麻煩,自然現在都聽郁蘭的安排。

  只是沒想到自己住處會暴露…這房子是她和阿鏡哥哥的婚房,住了這么多年,她真的很喜歡。

  …不想換。

  可是...唉。

  夏引之對郁蘭說了句一會兒她會錄段澄清小視頻給她,讓她發到工作室微博上。

  只是沒想到即使夏引之讓工作室發了那條澄清微博,甚至當天就被撤了熱搜和話題,到電影發布會那天“夏引之和金主”的熱度也依然不減分毫。

  有網友表示羨慕她有個如此年輕高大帥氣的爸爸的。

  有網友冷嘲熱諷這人不知是她親爸還是親“干爹”的。

  ……

  不論如何,每個人都只想相信自己想相信的而已。

  夏引之不想父母以后的生活受干擾,所以本來宋歐陽和夏天決定去參加夏引之發布會的行程也不得已只能取消了。

  因此她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能稍微安慰到她一些的,是雷鏡在前一天晚上從國外趕了回來,特意在第二天陪她一起。

  …本來他因為工作只來得及參加晚上的晚宴的。

  而且夏引之職業素養在,發布會終究是順順利利的過去了。

  當天晚上,夏引之洗漱好爬到床上,窩在雷鏡懷里,絮絮叨叨的給他發牢騷,發小脾氣,雷鏡好脾氣的從頭哄到尾,好不容易把趴在自己身上的小祖宗給哄睡著了,他想了想,沒考慮太久,用被子裹緊她,找了個角度,拍了張照片,又從手機相冊里找了八張照片湊成九宮格一起發到了自己的私人微博上——

  第一張配圖:約莫四五歲的小男孩站在病床邊,食指被剛出生沒多久的小嬰兒緊緊攥著。

  第二張配圖:剛升小學的小女孩乖巧的在家門口站著,仰著小腦袋看著面前比自己高了一個頭的小男生在給自己認真的系紅領巾。

  第三張配圖:一身紅色騎馬服的可愛少女和一身黑色騎士服的清俊少年共騎一乘,飛馳在漫無邊際的草地上。

  第四張配圖:十幾歲的小姑娘帶著生日帽,笑眼彎彎的把叉在叉子上的蛋糕喂給身旁清潤端莊的少年嘴里,可能因為鏡頭的原因,少年面上有些不好意思,但眉眼依舊漾著歡欣。

  第五張配圖:梳著高馬尾,穿著牛仔背帶裙的少女踮腳摟著身前長身玉立戴著學士帽的少年,而微彎著腰回抱著她的少年手里,捧著一束花。

  ……

  ……

  第八張配圖:是在一座暖色復古裝飾的大廳里,在一群人的拍手歡顏中間,男人后背側對著鏡頭,擁著身著白紗一臉燦笑的女生,在跳舞。

  第九張配圖:脂粉未施的女孩雙手交疊趴在男人胸口上睡的安穩,長睫就像兩把細密小扇子一樣。

  配文:

  她“金主”從小到大,只我一個,好不容易把小姑娘哄睡了,都散了吧。

  散?

  ……怎么可能。

  隔天郁蘭醒來,看著手機里的未接電話和短信還以為世界末日到了……

  再看到微博熱搜和話題榜首頁并排的幾個相關消息后面的紫色“爆”字,整個人直接就炸了。

  雖然公開你們結婚的文稿,工作室早準備過,但…

  好歹提前商量一下啊!

  ……

  *

  網上的腥風血雨,夏引之還不知道,所以影響不了她。

  隔天早晨醒過來還沒睜眼,先迷糊著伸手去摸旁邊,果然沒人。

  不過空著的位置還有溫度,應該離開不久。

  她起身套上睡衣以最快速度去衛生間解決了下生理需求,洗干凈手再飛快回到床上,閉著眼睛在被子里翻了個身,躺到旁邊還留有余溫的位置。

  雷鏡進來時,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依賴的,耍嬌的,黏人的小姑娘。

  他的。

  夏引之聽見他進門的動靜,沒睜眼,看著像還是在熟睡著。

  她以為自己能瞞得過雷鏡,哪想到盤子放到窗邊茶幾上的聲響后,聽見走到床邊的他帶笑的聲音,“現在睜眼,哥哥抱你去洗漱,還裝睡,一會兒就自己去了。”

  “……”太奸詐了吧。

  夏引之作勢兇巴巴從被子里起來撲向雷鏡,后者臉上的笑不消分毫,不躲不避接抱住她。

  “我演的不好嗎!”

  她小臉上全是不服氣。

  雷鏡在她臉蛋兒上親一口,忍笑,“演得挺好。”

  “真的?”

  “嗯。”

  “那你怎么還能知道我裝睡?

  ”

  夏引之簡直氣呼呼。

  雷鏡抱住跟個小浣熊似的主動掛在自己身前的寶貝往浴室走,聞言理所當然回,“哥哥看你又不是用眼睛看的。”

  夏引之:“……”

  犯規了吧。

  雷鏡陪夏引之在浴室里洗漱結束,準備抱她出來時,一點不意外小姑娘摟著自己脖子,先仰頭踮腳湊過來討親親。

  甜滋滋軟乎乎的女孩子在懷里,雷鏡都不知道用多大力氣才能不讓自己抱她回床上去。

  小姑娘親滿意了,嬌俏笑著再掛到他身上。

  “走吧,我們換衣服下樓吃飯!”

  雷鏡被她甜的只能照做。

  只是剛出浴室門,就聽下巴搭在自己肩上的她開口問,“阿鏡哥哥,我這么黏你,你會煩嗎?”

  他聞言在她小屁股上拍了下,坐到床上看她,“找打了是不是,說什么傻話?”

  夏引之跨坐在他大腿上,看他倒是一臉認真,“因為很多人說經常吃同樣的喝同樣的都會膩啊,連歌經常聽一首也會膩呢。”

  “那陪一個人萬一也會呢?”

  除去中間分開的那五年,他都陪她二十三年了。

  “所以你有一天會膩了阿鏡哥哥?”

  雷鏡朝她挑挑眉反問。

  “當然不會!”

  夏引之義正言辭道。

  “你不會膩就好,”雷鏡笑,“至于你的問題…”

  他親親她,“等下一個二十八年后,哥哥再回答你。”

  *

  人生美好,愛一個人,會發光。

  而在我眼里,不論何時,你總會是人群里最矚目的那一個。

  阿引,我這一生都是堅定不移的唯物主義者,唯有你,我希望有來生。

  ——雷鏡

  ——全文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上癮,上癮最新章節,上癮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