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 18、成績

小說:小哭包 作者:皓月如妖 更新時間:2021-05-14 18:45:55
  “爸!”

  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三步并作兩步從墓地的另一頭跑過來。

  一路上都心不在焉的夏以瞬間抬起頭來, 盯著中年男人。

  說他是中年男人未免把他說老了。

  急匆匆走過來的男人看起來不過三十幾歲。

  他的頭發打理得很精致, 一身西裝筆挺, 可以看得出是個講究的人。

  陸老爺子對他的稱呼恍若未聞, 而是帶著陸行和夏以繼續往前走。

  不過走了幾步,男人便先一步攔在三人面前。

  他小喘著氣道:“爸。”

  他只叫著陸老爺子, 卻又不說別的話。

  陸老爺子雙手交疊著放在龍頭拐杖上,威嚴的視線落到遠處。

  “我沒你這個兒子。”

  陸老爺子的話帶著雷霆之迅疾,果決毫不拖泥帶水。

  夏以渾身一震,茫然的看向疑似她父親的男人。

  男人沉穩的表情出現了一絲龜裂, 隨后露出一抹沉痛。

  “爸, 今天是媽的祭日, 我——”

  “你媽也沒你這個兒子。”

  男人的話還沒說完, 陸老爺子已經先一步打斷。

  “阿行, 以以, 我們走吧。”

  男人好像這時候才注意到陸老爺子身后的陸行和夏以。

  夏以注意到他的目光在陸行身上稍稍停頓之后,就落到了自己身上, 而眼中也泛起一種無法言喻的情緒。

  那種情緒讓夏以很不喜歡。

  男人卻已經收起了臉上的沉痛, 直直看向陸老爺子。

  “爸!當年你把盛染帶回家, 說是讓我把她當成妹妹照看, 后來卻逼著我娶她。”

  “現在你又弄了個女的在陸行身邊,是想和當年對待我一樣對待陸行嗎?”

  男人的聲音中充滿了質問, 還帶起濃郁的不滿。

  陸老爺子淡淡的看他一眼。

  “陸家的事和陸先生你一點關系也沒有,不管我怎么管教阿行,都不關你的事。”

  陸老爺子拄著拐杖往前走, 完全不管男人變得煞白的臉色。

  夏以傻呆呆地站在原地,陸行卻一把捉住她的胳膊,拉著她往前走。

  一直走出了老遠,夏以才回過神來。

  她動了動嘴想說什么,又什么都不敢說。

  她腦中充滿了疑惑。

  陸行說她的親生父親,不是他的親生

  父親,偏偏又不把話說清楚。

  而今出現了個叫爺爺爸爸的男人,爺爺對他的態度也很奇怪。

  回家這么久,夏以和陸老爺子接觸的次數其實不多。

  但她能夠感覺的出來,爺爺是真心疼愛她,不管她做什么丟臉的事都十分有耐心。

  他不會訓斥她做事粗鄙,而是會耐心的告訴她那些事該怎么做。

  夏以抬頭看著陸老爺子的背影,鼓了鼓勇氣,幾步走過去,扶著他的手和他一起往前走。

  陸行被她這舉動嚇了一跳,陸老爺子也沒想到夏以會站到自己身邊來。

  他看向身邊的小孫女,夏以靦腆的笑了笑:“爺爺,我扶著你走。”

  陸老爺子的腳因為年輕的時候受過傷,如今年老了,老·毛病襲來,雨天潮濕時,他甚至無法下地走路。

  陸老爺子看著夏以純凈的眼神,對她笑了笑,摸著她的腦袋緩緩點頭:“好,以以扶著爺爺。”

  陸老爺子在商場上叱咤風云了大半輩子,如今年邁,腿腳又不方便,可沒人敢把他當成一般老者。

  就算是在他身邊長大的陸行,也不敢直愣愣跑過來扶他。

  因為陸氏集團的董事長并不需要別人給予的同情,又或者沒什么分量的關心。

  “以以這些日子在學校怎么樣?聽陸管家說你們昨天剛剛月考完。”

  夏以慢慢放下心中的緊張,和陸老爺子像普通的祖孫一樣聊著天。

  見著一老一小如此相處,陸行慢慢跟在身后,一股名為失落的情緒占據他的心口。

  夏以卻恰恰轉過頭來,揚聲道:“阿行哥,你怎么走那么慢?”

  聽這稱呼,陸行霎時挑了挑眉。

  這還是她頭一次如此坦蕩的這么喊他。

  他提起嘴角,把剛剛升起的那點兒失落一掃而空。

  他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這么點東西也好斤斤計較。

  實在是某人太蠢,又玻璃心,不然爺爺哪里需要這么細心照看著鴨?

  夏·蠢·玻璃心·以覺得鼻尖發癢,察覺要打噴嚏,她連忙伸手揉了揉鼻子。

  陸行三步并作兩步跟過來,見了她這蠢樣,嘴角一個勁兒往上提。

  墓地照片上的陸老夫人看起來很年輕。

  夏以認真和她介紹自己,又給她獻上花,小聲和她保證,

  她以后會好好照顧爺爺。

  她放好了花,被落在后面的男子剛好追過來。

  他看著夏以對著墓碑笑,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可陸老爺子在這兒,他就算想做什么都有所顧忌。

  而現在趕來的他,身邊多了個女人。

  女人化著精致的妝容,穿著昂貴的皮草,雙手挽著男人的臂彎。

  她沒有貴婦人的端莊大氣,倒是有幾分煙視媚行的上不得臺面。

  陸老爺子注意到兩人的到來,面色一變。

  “你竟敢把這個女人帶到這里來!是想讓你母親走了也不安寧嗎?”

  女人見到陸老爺子時臉色就不大好,如今被明著針對,不自覺往男人身后縮了縮,從頭到腳散發著一股委屈的氣息。

  陸老爺子越發不待見對方,他握著拐杖用力在石板上敲了敲:“你給我滾!滾出這里!”

  男人硬著頭皮頂著喝罵,卻還說道:“爸,事情都過了這么久了,燕燕當年也不是故意的,你又何必揪著當年的事不放?”

  男人此話一出,陸老爺子更是被他氣得直咳嗽。

  夏以被陸老爺子這模樣嚇壞了,連忙道:“爺爺!爺爺,您怎么了?別生氣,我們回家,回家好不好?您不喜歡他我們就不看他。”

  夏以的話被男人聽見,他原本因著氣到了陸老爺子而升起的那么點愧疚瞬間煙消云散。

  “你是哪來的野丫頭?我們陸家的事與你——”

  “閉嘴!”陸行冷冷呵斥。

  他接過陸管家遞過來的藥,連忙喂給陸老爺子。

  男人被陸行呵得一呆,回神之后胸口的怒火成倍增長。

  “陸行,我可是你爸,你現在什么態度?”

  陸行一邊幫陸老爺子順著氣,一邊懶懶道:“我爸十幾年前就跟女人跑了,請問您哪位?”

  陸行看也不看被他氣得七竅生煙的男人,道:“爺爺,我們先回去吧。”

  陸老爺子緩過氣來,扶著夏以,幾人把站在不遠處的男人當成空氣,慢慢往墓地外走去。

  陸管家卻沒急著離開,而是微笑著走到男人面前。

  “陸先生,老先生在十五年前就和您斷絕了關系,而且當年您對此也是沒有意義的。”

  “如今,老先生并不希望您和您的夫人出現在老夫人面前,還希

  望您能離開。”

  陸管家雖然笑,但從眉宇到嘴角處處都透露出冷意。

  男人也就只敢在小輩面前耍橫。

  陸管家跟陸老爺干了一輩子,兩人風里來雨里去,是有過命交情的好兄弟。

  現在他雖然在北麓山莊園當管家,但卻是陸氏集團不折不扣的元老。

  他年輕時太拼,老了也沒個孩子。

  陸汵小時候,陸管家曾把他當成自己的孩子來看,而現在,陸管家對他也只有失望。

  陸汵動了動唇瓣,終是沒再說什么。

  陸老爺子在墓園被陸汵氣著了,回家,夏以就迫不及待打電話給家庭醫生。

  陸老爺子也沒想到她反應會這么大,被她弄得哭笑不得。

  卻又覺得,孫女在外頭過了那么久的苦日子,卻還保持著如此純真的性格,實在不容易,由著她去了。

  清明假期過的很快,一晃神就要上課。

  夏以回臨江公館之前,還反復叮囑陸管家要好好照看陸老爺子。

  陸管家自然再三保證。

  陸行只覺得她小題大作,嗤她一聲,反而被她翻的小白眼。

  陸行覺得最近這段時間,夏以的膽子是越發大了,以前靠近他都不太敢,現在都敢對他翻白眼了。

  依舊是拋棄陸行獨自去上課的一天。

  夏以起了個大早,還頂著兩個黑眼圈。

  今天就能知道月考成績了,她昨晚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好久沒睡著。

  夏以一大早到了教室,開始背單詞。

  陸行卻是踩著鈴進教室的,見著他那副懶懶打哈欠的模樣,夏以小小噘嘴。

  陸行看起來一點也不擔心月考成績,像極了傳說中的勝券在握。

  預備鈴響后,班主任進教室。

  班里不少同學都精神起來,就等著班主任下發成績條。

  班主任也不是個喜歡賣關子的人,讓學習委員把成績條發到每個同學手上。

  風揚高中和夏以以前讀的高中不一樣。

  夏以以前的高中每次考試之后,都直接把成績排·名貼在墻上,讓同學們自己去看。

  美其名曰鼓勵與鞭策。

  風揚高中卻比較注重隱私,只讓學生們知道自己的排·名,除此之外,在年段只會公布年級前十的名次。

  夏以緊張的看著學委手中不斷減少的成績條,知道學委慢慢朝她走了,把屬于她的成績條放在她手上。

  夏以捏著成績條,有點兒不大敢看。

  陸行卻嗤她:“至于嗎?”

  夏以哼他,天天翹課的人,怎么會知道努力學習的快樂?

  作者有話要說:先來一更

  感謝在2020-04-28 22:32:49~2020-04-30 00:09:3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鳳傾弦 1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小哭包,小哭包最新章節,小哭包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