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 23、謊言

小說:小哭包 作者:皓月如妖 更新時間:2021-05-14 18:45:55
  學生會本來還要帶夏以去贊助商那試禮服。

  夏以立刻想到了北麓山莊園, 她衣帽間里的那些漂亮小裙子。

  她婉拒了學生會, 學生會的負責人也不做勉強。

  夏以又打電話給陸管家, 詢問了他方不方便讓人把衣服送來。

  夏以本意是從里頭選一套就好。

  等人上門時, 看著那一架子的禮服,夏以傻在原地。

  陸管家表示, 既然夏以要參加風揚高中的校慶晚會,怎么也不能寒顫了,聯系了幾個牌子,將他們單季最新款的禮服送到臨江公館。

  夏以想穿哪一套從里面挑就是, 如果好幾套都想穿, 可以都帶去, 到時候換著穿。

  夏以被這奢侈的想法嚇了一跳。

  禮服雖然漂亮, 但穿起來也麻煩, 夏以果斷拒絕了要換著穿的想法。

  不過因為送來的禮服都十分漂亮, 夏以糾結著,完全不知道該選哪一套才好。

  正巧陸行從外面回來, 他看著快要把客廳占滿的禮服, 嘴角狠狠抽了抽。

  “你這是要一套套試過去?”

  萬錦有個姐姐。

  陸行時常聽萬錦吐槽她姐姐參加個宴會, 就要花上一整天的時間做造型, 做就做了,還要拉著他在一邊等, 可沒把他給無聊死。

  陸行以前聽聽也就過了,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遇上這事兒。

  陸行認真看著夏以,試圖看清她是不是和萬錦姐姐一樣的人。

  夏以哪里知道這些?

  她聽到陸行遲疑的問話, 稍稍疑惑了一下,立刻搖頭:“這么多套禮服,我一套一套試過去,豈不是要把我累死?”

  夏以有如此覺悟,讓陸行緩緩松了口氣。

  “那你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干嘛?”

  他剛剛艱難的從客廳里一堆禮服找到小小只的她時,她一臉糾結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以托著下巴道:“這些禮服都這么好看,我不知道選哪一套?”

  過去夏以生活困苦,別說是挑衣服穿了,一年到頭能有件新衣服他都能開心好久。

  眼前這陣仗,著實晃了她的眼。

  “不都一樣?”陸行一句話暴露自己的直男審美。

  夏以立刻從沙發上站起:“哪里一樣了?你看這套,它是一字肩設計,這一套是露背設計

  這一套……”

  陸行聽夏以說得頭頭是道,瞬間頭疼:“你從哪知道的這些?”

  別以為他不知道她的本性。

  夏以侃侃而談的聲音頓時戛然而止。

  看到陸行那副“我早就看透你”的目光,她瞬間鼓起了腮幫子:“我就是知道。”

  她才不會承認,是剛剛送了這些禮服來的人口若懸河在她面前介紹的,她很認真記下來。

  陸行嗤她,隨后在一堆禮服里隨便指了一件:“我覺得這套適合你,你可以換上看看。”

  陸行說完就拎著包往樓上走。

  夏以見他如此敷衍,面頰又鼓了些,可卻忍不住去看陸行只過的那套禮服。

  那是一條天藍色的及膝小禮裙,是一字肩設計,不過肩膀裸露出來的部分有透明的薄紗遮擋。

  禮裙腰間綴著幾顆藍寶石,腰際往后有個極大的蝴蝶結。

  夏以本來沒覺得這條小禮裙有多么出眾,可這會兒越看越覺得這條小禮裙是所有禮服中最好看的。

  她取下小禮裙,抱在懷里,回到房間換上。

  在落地鏡面前照了好久,夏以越看越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這么好看過。

  可她又怕自己見識少,審美并不符合大眾水平。

  夏以忐忑的站在陸行門前,輕輕叩響了門。

  陸行打開門就看見女孩羞澀的偏著頭看向一邊。

  她穿著天藍色的小禮裙,只到達膝蓋上方的裙擺沒法遮住那雙白嫩筆直的雙腿。

  她的雙肩和手臂都暴露在空氣中,也許是常年都穿著長袖校服,她的皮膚白皙的不可思議。

  亮堂的天藍色把她整個人都照亮。

  除了俏皮可愛,還因著她偏頭的動作無端帶出幾分羞澀的妖嬈,像是含苞待放的粉荷。

  陸行下意識別開放在夏以玉潤肩頭的視線,假裝自然地摸上喉結,輕咳一聲:“干嘛?”

  夏以只顧著忐忑,完全沒有發現他的異樣,聞言,小聲道:“我這樣穿……好不好看?”

  她雙手攪在一起,帶了明顯的不安和緊張,可偏偏就是這讓人想欺負就欺負的姿態可愛到犯規。

  陸行一時沒緩過氣來,假咳變成了真咳。

  夏以被他嚇了一跳,連忙抬手要扶他:“你怎么了?”

  陸行立刻后退了一步,抬起的手不小

  心觸碰到夏以白嫩的小臂。

  明明是微涼微軟的肌膚,卻讓陸行仿佛觸碰到了火堆。

  陸行下意識縮回了手,想也沒想搖頭:“我沒事,剛剛喝水嗆著了。”

  夏以狐疑的哦了一聲,也沒有心思再注意自己穿著小禮裙好不好看。

  她細心叮囑道:“你喝慢一點,又沒人跟你搶。”

  陸行聽她老生常談,嘴角抽了抽。

  教她練琴的時候,他不小心在夏以面前喝水嗆了兩次。

  之后只要他在她面前喝水,她都是必要這么叮囑一番,讓陸行覺得自己像是還在幼兒園。

  找借口,一不小心就踢到鐵板,陸行立刻轉移話題:“你明天就穿這一身禮服去表演嗎?”

  夏以點點頭:“我覺得挺好看的。”

  也許是陸行沒有張嘴就嫌棄她穿著這身禮服丑,給夏以帶來了極大自信。

  她摸著柔軟光滑的禮服面料,在陸行面前緩緩轉了一圈,仰起頭,彎著眉眼道:“你眼光真好。”

  陸行要出口的話,瞬間卡在了喉嚨里。

  他有些別扭的偏過頭:“有點短了。”

  夏以一時沒反應過來:“嗯?”

  陸行立刻補充:“我是說明天晚上可能會很冷。”

  夏以連忙興致勃勃道:“沒關系,我帶了衣服去,等表演完馬上就把衣服換了。”

  夏以第一次穿這么漂亮的小裙子,整個人都沉浸在喜悅中,壓根兒沒有發現某人從頭到尾的別扭。

  夏以攏著雙膝,歡快道:“我去把衣服喚了,免得弄臟了明天不能穿。”

  她說完就回了房間。

  房門咔噠一聲關上。

  陸行聽到那清脆的關門聲,無奈的扶了扶額。

  最近,這小傻子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

  一天時間眨眼而過。

  周六早上,風揚高中格外熱鬧,以前從這兒畢業的校友重新穿上風揚高中的校服,不管年紀大還是年紀小,在校內形成了一片亮麗的風景線。

  夏以一大早就被抓去做造型,一直到下午六點,她才稍稍有點自·由的時間。

  校慶晚會是七點開始,夏以除了早上吃了早餐之外,就一直在學校里忙活,到現在都餓著肚子。

  也因為肚子餓,她給自己灌了不少水,她拎著自己的小禮裙跑進了廁所。

  舒

  舒服服地解決了人生大事,夏以正想從廁所出去,兩道聲音卻從廁所外由遠而近。

  夏以本來沒怎么在意,可忽然從那聲音中聽到了自己的名字,要開門的手頓住。

  女孩甲道:“你說夏以啊,她不過就是個孤兒院里出來,不知道靠著什么辦法進了風揚的小土妹。”

  “她的鋼琴彈得那么難聽,真不知道是哪來的臉敢站在舞臺上。”

  女孩乙道:“不是吧?我怎么聽人說她彈得還不錯?”

  女孩甲道:“你也說了是聽人說的,那天我就在現場,她彈的那首鋼琴曲《致愛麗絲》是鋼琴曲中最簡單的。”

  “而且那天陸行也在場,我偷偷聽到他和控場的老師講話,讓老師表揚夏以,免得讓她沒了信心。”

  “夏以彈完鋼琴曲之后,陸行還帶頭在底下鼓掌,如果不是他,別人怎么會跟著一起鼓掌?其他人的節目那么精彩,也沒見誰沉迷其中。”

  女孩乙瞬間發出一聲驚呼:“竟然是這樣?”

  女孩甲立刻道:“那當然了,我全部都看見了,也不知道那個夏以有什么本事,竟然讓陸行這么幫她?我們風揚校慶這么大的日子,晚會這么重要的事,都能讓他用來哄人開心。”

  女孩乙瞬間發出一聲驚呼:“哇,這也太浪漫了吧?如果陸行能這么對我——”

  女孩甲立刻打擊道:“別做白日夢了,陸行現在魂都被那個叫夏以的給勾走了,看你一眼都難。”

  “再說了,他這么做分明是不把別人的努力放在眼里,自以為是,又自私自利。”

  女孩甲瞬間一聲嘆氣:“你可別說了,讓我心頭存點幻想還不行嗎?”

  兩人說著打開水龍頭,嘩啦啦的流水聲在安靜的廁所里顯得格外突兀。

  與此同時,廁所里傳來一聲寬襠的輕響。

  兩個女孩從鏡子里對視一眼,一前一后露出得意的笑容。

  隨后,女孩乙語氣焦急心虛道:“是不是廁所里有人?我們還是快點走吧!”

  聽著外頭兩人走遠了,夏以扶著廁所的門把手,面色蒼白。

  原本要上臺的喜悅,一點一點消失,原本因為熟練彈奏出鋼琴曲的自信,也慢慢褪去。

  她無力的蹲下·身,抱著膝蓋把自己蜷成一小團。

  原來……原來是這樣……

  她就說,她什么時候變得那么厲害了?

  原來一切都是謊言,都是陸行害怕她不敢上臺,給她編織的善意的謊言。

  為什么要這樣?

  一滴眼淚從夏以眼眶中滑落,啪嗒一聲滴在在她天藍色的禮裙上。

  作者有話要說:一更,以以正在自卑和自信的過渡!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小哭包,小哭包最新章節,小哭包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