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 29、甜的

小說:小哭包 作者:皓月如妖 更新時間:2021-05-14 18:45:55
  第二天一早, 夏以推開門, 正要下樓吃早餐, 腳邊卻忽然踢到了個東西。

  是個禮物盒。

  夏以好奇地蹲下來看了看, 禮物盒是粉紅色的,看起來很精美。

  放在她門口的禮物盒, 實在不能不讓夏以多想,覺得這個禮物盒就是給她的。

  她想了想,看向對面緊閉著的門。

  她覺得有點兒不大可能,可是又想象不出誰會偷偷把禮物盒放在她房間門口, 卻不直接送給她。

  夏以把禮物盒打開, 裝在禮物盒里的是個巴掌大的小盒子。

  她把小盒子打開, 一條項鏈出現在她面前。

  和萬錦他們送的亮晶晶的手鏈不一樣, 這條鉑金項鏈看起來很樸實, 不花哨。

  上面的小墜子呈水滴形狀, 里頭盛著透亮的藍,也不知是什么東西。

  夏以看一眼就喜歡上了, 她剛想伸手摸摸那顆水滴形的墜子, 對面的門突然開了。

  陸行穿了一件白色t恤, 雙手搭在口袋里。

  他似乎沒想到開門會看到夏以就站在外頭, 微微一愣后,高冷的挪過視線, 在她手中的項鏈上停頓了一秒鐘之后,又很快挪開。

  夏以動了動嘴,有點想問他這禮物是不是他送的。

  但又想到現在她還沒原諒他, 要是主動和他說話,豈不是又要助長陸行囂張的氣焰。

  她果斷閉上嘴,把禮物和蓋的起來,轉身回房。

  陸行刻意停在門口沒走,就是等她問起禮物的事。

  可她!可她竟然什么都沒說,就看了她一眼就回房了!

  現在,撿東西已經撿的這么理直氣壯了嗎?

  陸行只覺得一口血卡在喉嚨里吐不出來又吞不下去,難受極了。

  為了不讓夏以覺得他刻意停在這里,他咔嚓一聲重重關上門,確保夏以在房間里也能聽見。

  陸行抬頭挺胸,展示出陸氏高冷,下樓吃早餐。

  他今天要是主動和她說一句話,他就是狗!

  早餐過程中,兩人丁點交流也沒有。

  吃著吃著,陸行忽然冷冰冰道:“你打算什么時候去孤兒院?”

  夏以把嘴里的一塊燒餅吞下,說道:“今天明天都可以,如果你沒空的話,可以挑個你有空的時間。”

  暑假還有二十天,她不著急。

  總

  算是和夏以說上話了,可惜夏以擺明了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完全不見之前與他說話的忐忑。

  陸行心頭不爽,卻也只能道:“最近五天,我都可以。”

  托夏以的福,他接下來有整整五天的假期。

  這五天里他不用到公司學習,只要帶夏以回孤兒院一趟。

  夏以聽他這么說,想了想說道:“那就明天吧,今天我想準備一些禮物,到時候送給孤兒院的人。”

  夏以在孤兒院有許多朋友,她基本把爺爺給他的零花錢都存了下來,龐大的數額讓她有點眩暈。

  夏以一開始不太敢花這些錢,可昨天爺爺連集團的股份都給了她,她在著眼這些小事,未免太過小家子氣。

  既然和爺爺是一家人,她就不該和爺爺見外。

  她好好讀書,努力考上好大學,對爺爺來說就是最好的回報。

  “要什么禮物?我讓人送來。”陸行一開口就是土豪行為。

  他從小到大給人送禮物,都是想好了大致方向,再讓人送過來,他挑選自己看得上的,再給別人送去。

  夏以上次挑小提琴的時候,就見識過這做派。

  她無語的看著陸行:“挑禮物當然要自己認真去挑才能表現出心意,你囫圇吞棗選一些還不如不送。”

  說的好像真有那么點道理。

  陸行還是嗤之以鼻。

  對他來說,禮物不過是交際間表示友好往來的一種方式,至于送什么禮物,只要不冒犯了別人,那就是禮貌。

  “那你要什么禮物?”陸行涼涼道。

  夏以眼睛忽然亮起來:“我們去逛街怎么樣?”

  “逛街?”這對陸行來說絕對是個陌生的詞匯。

  他想要什么,一個電話就可以讓人把所有東西送到他面前供他挑選。

  逛街對他來說,絕對是件奢侈又浪費時間的事。

  “如果你不想——”

  “那好吧!”

  夏以剩下的話就被這干脆利落的三個字堵在了喉嚨里。

  陸行已經站了起來,皺著眉頭問道:“吃完飯就去嗎?你要去哪?”

  夏以早餐也吃的差不多了,她拿出手機,善用百度地圖,搜索到了最近的購物廣場。

  “我們去這里。”

  h市作為國家的經濟中心之一,大的離譜。

  夏以曾經待的孤兒

  院雖然也在h市,但是是在h邊緣,要真說起來,她也只對自己曾經生活過的那部分地方比較熟悉。

  夏以覺得和陸行兩個人逛街一定尷尷尬尬,而且極其無聊。

  正想著要不要打電話叫岑右銘他們幾個出來,陸行卻已經先一步看穿了她的想法。

  他淡淡說道:“阿銘昨天被他堂哥叫回去了,他今天應該沒空。”

  “阿錦家里昨天出了點事,今天估計也沒心思陪你逛街,老霍——”

  “哦。”這次輪到陸行話沒說完,就被夏以淡淡一個哦字打斷。

  陸行放在膝上的手指縮了一下。

  夏以這軟軟的一聲哦明明沒什么力度,卻忽然讓陸行有種小心思被看穿的窘迫。

  陸行假裝淡定把手肘放在車門上拄著下巴,仿佛剛才一切都沒發生過。

  車中陷入寂靜,一向在這氣氛中顯得忐忑不安的夏以這次顯得格外鎮定。

  反觀陸行,時不時動動手臂,無端端出現一股坐如針氈的感覺。

  陸行煩極了。

  可偏偏他又沒法把火氣發·泄出來,只能憋屈的抿著嘴,繼續保持自己的高冷。

  陸行第一次覺得做錯事這么難受。

  一直到了夏以導航上的購物廣場,車內的詭異氣氛才被司機小王打破。

  陸行假裝鎮定問道:“你要去買什么?”

  夏以摸摸下巴,也有些許糾結:“先看看,我們一層一層來。”

  夏以以前和芳芳去購物的時候,也總是喜歡把超市逛個遍。

  雖然沒怎么買東西,卻喜歡逛街的那種感覺。

  陸行對此是新手,不發表意見。

  夏以興致勃勃走進商場,完全把身邊一臉酷與她格格不入的陸行拋在身后。

  也許是陸行這兩日的別扭行為讓夏以覺得他沒那么可怕。

  夏以無視起他來也理所當然,不過,陸行充當工具人還是很不錯的,至少有人幫忙拎東西。

  大夏天的,就算商場里有空調,也止不住大家想吃冰激凌的欲·望。

  夏以看著甜品店里的甜筒,拉拉身邊陸行的衣袖。

  陸行被她拽著袖子走進甜品店,夏以興致勃勃的要了兩只甜筒。

  甜品店的服務員上下打量了兩人幾眼。

  她甜甜說道:“今天是我們老板結婚十周年紀念日,如果兩位

  是情侶的話,只要在店里寫下祝福便簽,就可以享受九折優惠哦。”

  小姐姐刻意拉長了的尾音仿佛戳中了什么東西。

  陸行條件反射道:“不用。”

  夏以這才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連忙跟著擺手:“我們不是……情侶,要兩個甜筒就好。”

  情侶兩個字,夏以覺得怪怪的,有點不好意思說出口。

  陸行拒絕的是快,可又見她如此干脆利落地順著自己的話說,忽然別開眼。

  服務員小姐姐立刻露出帶著歉意的笑容。

  夏以盼著兩個甜筒,一個塞給陸行,一個美滋滋吃起來。

  她還記得小時候時常羨慕坐在肯德基里吃甜筒的其他小朋友。

  長大后,也還是羨慕。

  陸行見她吃得有滋有味,也試探性的吃一口。

  他不怎么喜歡吃甜食,對冰淇淋甜筒之類的也敬而遠之。

  甜滋滋冷冰冰的滋味在嘴里散開。

  陸行忽然覺得甜筒不像他以前吃的甜食那樣甜膩膩的。

  他又咬了一口。

  夏以立刻笑開了:“很好吃對不對?”

  她仰著臉,像是在尋求認同感。

  陸行剛想發揮陸氏嘲諷,忽然想到自己目前還是戴罪之身,只好干巴巴點點頭。

  陸行就看著她吃個甜筒都能幸福的瞇起眼睛,一直看著,一直看著。

  夏以專心致志吃著甜筒,忽然覺得坐在她面前的陸行有點兒不大對勁。

  她抬頭,一不小心就對上了他的“死亡射線”,嚇了一跳,險些把手上的甜筒給掉了。

  “你……你一直看著我干嘛?”

  陸行被她這一聲帶著小小害怕的反問叫回了神,這才后知后覺意識到自己剛剛做了什么?

  他尷尬著輕咳一聲:“嗯……有點甜。”

  夏以狐疑地看他一眼,又見陸行咬了一口手里的甜筒,只好收回視線。

  的確有點甜。

  陸行表面上人模人樣,心跳卻一陣又一陣加速。

  他覺得自己可能太累了,不然最近怎么會莫名其妙在意夏以在想什么,又無緣無故對著她發呆。

  陸行開始進行陸氏自我催眠。

  甜筒吃的差不多,夏以和陸行正打算離開。

  一個嬌軟中帶著疑惑的聲音忽然插了進來。

  “行哥?”女孩聲音軟軟甜甜的,和夏以的聲線有著幾分相似。

  夏以循聲望去,就看到個穿著公主裙的女孩站在不遠處,手里拿著個甜筒,正看著這邊。

  作者有話要說:抱歉大家,今天更新晚了,隔壁皇叔趕榜一萬四正好完結,晚上有點切換不過來,一直卡文,今天先更一章,剩下的更新這周內會補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小哭包,小哭包最新章節,小哭包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