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 3、角落

小說:小哭包 作者:皓月如妖 更新時間:2021-05-14 18:45:55
  “行哥,你說你這幾天窩在家里做什么?兄弟幾個叫你好幾次也不出來。”

  十六七歲的少年翹著二郎腿,一邊說一邊往嘴里丟了顆花生米,他這副作態和紈绔子弟沒有區別。

  “是啊是啊,行哥你不知道,這些日子我們無聊死了,叫你三四次了,你還推三阻四,我都快懷疑你是不是在外頭有狗子。”

  娃娃臉的小少年附和著。

  他兩只手捧著手機,手指被快的在屏幕上滑動,話音落下,便傳來一聲‘first blood’。

  “菜雞,你又送一血!”

  這道聲音略顯沉穩,可里頭的嘲諷怎么掩都掩不住。

  萬錦氣憤的把手機扔到沙發上,憤恨道:“你可閉嘴吧,對面打野住中路了,你在哪!”

  “在你心里。”霍成燕頭也不抬道。

  萬錦:“………………霍成燕,我求你做個人!”

  岑右銘噗嗤一聲笑出來,隨后又往嘴巴里丟了一顆花生米,含糊不清道:“菜雞啊菜雞,老子帶你飛你不要,老霍一人帶崩你。”

  萬錦立刻把身邊的薯片朝岑右銘砸過去,“上一把誰演的老子?怎么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岑右銘單手接住薯片,順手把包裝撕開,嚼著薯片道:“再不動,隊友舉報你掛機了。”

  萬錦撇撇嘴,正想把手機拿起來,一只骨節分明的手卻先他一步把手機拿走。

  五分鐘后——

  “victory!”

  陸行身側的沙發上,三個腦袋湊在一起。

  萬錦:“你們說行哥今天是怎么了?”

  岑右銘:“不知道,進來到現在,一句話沒說過。”

  霍成燕:“我國服野王都掛機了,他還能拿放個大都分叉的妲己虐泉,誰惹他了?”

  有人提出疑問——

  岑右銘:“不會是被人甩了吧?”

  萬錦:“得了吧你,天底下有人敢甩行哥?”

  岑右銘:“那是表白被人拒絕了?”

  霍成燕:“能不能來個靠譜點的猜測?”

  岑右銘:“這還不靠譜?男人郁郁寡歡無非就這兩個理由。”

  萬錦:“你以為行哥是你啊,海王!”

  岑右銘:“你這么說我就不服了,我怎么就海王了?”

  霍成燕:“你就

  說說你列表里有幾個小姐姐?”

  萬錦:“百八十個吧,你不是海王是什么?”

  岑右銘:“………………喂喂喂歪樓了!”

  ‘哐當’包廂的門被關上。

  三人面面相覷。

  萬錦:“行哥……”

  霍成燕:“是真遇著事了……吧?”

  三人繼續面面相覷。

  霍成燕:“看什么?快去追啊,要是他想不開怎么辦?”

  萬錦:“這好像是海王上個女朋友哭著跑開的時候我跟他講的話。”

  岑右銘:“………………別說這些有的沒的了,我還有個忙要行哥幫,不能就讓他這么走了。”

  ………………

  寬大的包廂里,兩人霸著麥克風,發出一陣又一陣的鬼哭狼嚎。

  沙發上的人笑作一團,時不時叫好。

  “冉冉,聽說今天你還請了陸行來?”小姐妹挽著方冉的手臂,好奇道。

  “那可不,今天可是冉冉生日,陸行他不來像話嗎?”另一個小姐妹也挽著方冉,得意道。

  方冉享受著兩個小姐妹一左一右的吹捧,心情十分不錯。

  她道:“哪有你說得那么夸張,我也只是問了一句,沒想到他會答應。”

  “要不是心里有你,哪里會答應的這么快?”小姐妹嘻哈道。

  “你可快別說了,冉冉臉都紅了,要是被陸行知道你欺負冉冉,沒準和你沒完!”

  “我不說了,我不說了,唉,冉冉這么好看,怎么就便宜了那家伙?”

  她才有模有樣說完,包廂的門開了。

  兩個少年站在門外,一個嘻嘻哈哈,另外一個冷著一張臉。

  包廂里十分嘈雜。

  除了兩個鬼哭狼嚎的麥霸之外,桌邊還圍了幾個人在搖骰子罰酒。

  突然打開的門,讓包廂為之一靜。

  所有女孩都忍不住坐直了,企圖展露出最美好的一面。

  男孩也沒了剛剛的肆無忌憚。

  所有人都因為陸行的到來收斂自己。

  陸行飛快看向岑右銘。

  岑右銘討好的笑了笑,用只有兩人才聽得見的聲音說道:“行哥,兄弟欠的人情可就靠你了。”

  陸行睨著岑右銘,還沒動作,方冉已經迎了出來。

  她今天穿了一身溫婉的淑女裙,頭發也找了造型師專門打理過。

  她低著頭,露出一截

  雪白的脖頸,刻意留在兩頰的發絲垂在鎖骨上,隨著她低頭的動作輕輕搖擺,無端惹人心癢。

  陸行瞥了一眼試圖裝死的岑右銘,淡淡問道:“有事嗎?”

  方冉羞怯道:“行哥,今天是我生日,這才拜托右銘請你過來,你別生氣。”

  她說完,渴盼的看著陸行。

  陸行眉頭擰起,沒說話。

  方冉沒得到回應,有點失落,很快又揚起笑容道:“行哥,你快進來,大家都玩了好一會兒,就差你了。”

  陸行依舊沒說話。

  岑右銘扯了扯陸行的袖子。

  陸行隆著的眉頭又高了些,這才道:“生日快樂,抱歉,我還有事,先走了。”

  陸行撂下一句話,轉身,頭也不回離開。

  方冉瞬間失語,包廂里的人也面面相覷。

  岑右銘頭疼的看著陸行的背影,捧起手,拜佛似的拜了拜。

  “抱歉抱歉,行哥今天比較忙,我也還有事,就先走了!”

  岑右銘也不等方冉什么反應,說完就連忙追了上去。

  方冉咬著唇瓣,嘗到了水蜜桃味的唇膏,也感覺到身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丟臉,丟臉極了。

  她前一秒還享受著小姐妹的吹捧,后一秒陸行連門都沒進就走了。

  她幾乎可以感覺到某些目光里幾乎要凝成實質的嘲笑。

  方冉不甘心就這么讓陸行走了,緊著拳頭,同樣追上去。

  ………………

  “還有什么事嗎?”陸行壓著心頭的暴躁,語氣里卻不可抑制帶出幾分煩躁。

  方冉聽著,有點難過,卻還是鼓起勇氣抬起頭來。

  “陸行,我——”

  恰巧這時,陸行口袋里的手機響了。

  陸行看著來電顯示,道:“抱歉,我先接個電話。”

  方冉深吸一口氣,壓下泛到臉上的紅暈,體貼的點點頭。

  陸行轉身接通電話,“聞爺爺,怎么了?”

  陸管家:“少爺,已經晚上九點了,您和大小姐什么時候回來?”

  陸行:“我?我可能——等等,你說夏以還沒有回去?”

  陸管家:“少爺,您的意思是大小姐已經回來了?我剛剛問過小玫,她說……”

  剩下的話陸行已經聽不進去了。

  他隨手把手機抄進口袋,想也沒想就往外跑。

  方冉看著他跑開的背影,大叫了一聲陸行的名字,陸行卻跟沒聽見似的徑直往外跑。

  偷偷躲在暗處試圖吃瓜的三人也忍不住冒了出來。

  萬錦:“行哥剛剛是怎么了?看起來很急。”

  高又銘:“我剛剛好像聽他提到一個名字,不會是出什么事了吧?”

  霍成燕:“去看看?如果不是急事,阿行不至于一句話不說就走。”

  三人打成共識,又尷尬的看一眼墻邊紅了眼眶的方冉。

  萬錦和霍成燕悄悄走開。

  岑右銘尬笑一聲,試圖安慰。

  “那個,方冉,行哥是真的有急事,你的事要是不急,另外找個時間跟行哥說吧……”

  方冉忍住要掉出眼眶的眼淚,胡亂點點頭,一下跑開了。

  她為了在自己生日這天和陸行告白,整整準備了一個月!

  她想過被接受,也想過被拒絕,怎么也沒想到表白還沒出口,就被個電話破壞了。

  到了外頭,冷冷的雪花打在陸行臉上,他才停下。

  他從口袋里拿出手機,想要打電話,忽然意識到自己根本不知道夏以的電話號碼,也不知道這時候能去哪里找她。

  朦朧大雪之下,他忽然想起了自己中午離開時,夏以欲言又止的神情。

  他把人帶出來,人卻在他手里丟了。

  陸行紅了眼。

  媽媽失去意識前,還惦記著夏以。

  她要是知道爺爺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夏以被他弄丟了,會不會后悔當初養了他?

  恰巧這時,他身邊停下一輛悍馬。

  車窗搖下,露出霍成燕的臉,他道:“阿行,這個點這個天氣,一時間你怕是攔不到車,要去哪,我們送你。”

  心頭緊繃的弦稍稍松開,陸行抹了一把雪花落到他臉上化開的水漬,拉門上車,報了中午最后見到夏以的地點。

  剛剛還極為跳脫的萬錦和岑右銘一個比一個安靜,也沒試圖探究什么。

  車很快到了書店外的街上。

  晚上九點,雪又下得極大,街上早沒了人。

  環視而過,四處空落落。

  沒有夏以。

  陸行捏著拳頭,任由風雪刮在臉上。

  他不死心走到書店邊上,環顧一圈,依舊沒人。

  真的不在。

  他把人丟了。

  陸行喉嚨發緊,一股頹然從他心底升起。

  這么大的雪,她不在原地待著等人來找,能去哪?

  霍成燕三人見他這模樣,基本也猜到他在找人,正想說話,忽然看到陸行盯著書店邊角的花壇,一動不動。

  三人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隔著大雪,依稀能看到昏黃的燈光下,一個小小的人影縮在花壇角落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小哭包,小哭包最新章節,小哭包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